我,嫦娥男閨蜜!
小說推薦我,嫦娥男閨蜜!我,嫦娥男闺蜜!
“轰隆隆……”
“咔嚓……咔嚓……”
就在七彩光晕流转的道果,没入巨大龙蛋的同时,一股浩瀚无边的气息,陡然间自混元龙蛋之上,顷刻蓬勃而出,使得整个的龙蛋,瞬间缓缓裂将开来。
一道七彩的光芒,刹那间冲天而起,顷刻间照亮了整个的洞府。
洞府镶满各色月光石的穹顶,也因为那冲天的毫光,而直接被掀飞而去,刹那间,整个的万龙渊之中,被照耀的一片璀璨,一道道默然林立的石碑,被染上了点点的金色,就仿佛是大道降临,将要万仙飞升一般!
“坤坤你看!”
林坤被眼前的情景,震撼的无以复加,还没等他彻底的回过神来,就听一旁的嫦娥猛地提醒道。
他猛然抬头,望向浩渺苍穹,就见在那万里虚空之中,一条足有数万丈巨大的七彩神龙,在虚空中蜿蜒盘旋,俯视大地。
一股无量的神威,自那七彩神龙身躯之上,缓缓的弥漫开来,使得整个的巨龙,神圣而浩瀚,飘渺而无量!
博人傳BORUTO
于此同时,在这顷刻间,整个九霄之中的所有生灵,都是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陡然间从天而降,向各个位面覆盖而下,无一例外!
……
兜率宫中,正在悉心教导童子们炼丹的太上老君,声音戛然而止,几乎是在同时,他眉心之中,一道浩荡的圣人防护罩,陡然间扩散开来,将整个的兜率宫,都急速的笼罩而进。
“无量天尊,这……这是有人踏入圣主之境了吗?”
“怎么可能,除了师尊以外,居然有人比我和元始、通天先一步晋入了圣主境?”
太上老君一脸震惊的缓缓开口道。
……
而正在调兵谴将的元始天尊,也是感觉到了这道连他都心神战栗的威压,顿时原本平静的脸上,涌上了一抹愤怒和嫉妒!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我堂堂三清之首,都没有晋入圣主境,居然会有人走到我前面去了?这简直是荒谬之极!”
不过,说归说,但此刻他的脸色,却是变的愈发难看。
一直以来,元始天尊都是以正宗盘古化身自居,在他的眼中,整个的苍宇之中,除了师尊鸿钧老祖,任何人都没有半点资格,凌驾于他之上。
烈火女將
可是如今,自己刚刚开始进攻大宇宙,已经颇有进展,称霸指日可待之时,居然有人晋入了圣主境,这让他的心情,怎么可能不沮丧。
……
“好强大的气势啊!”
金鳖岛之上指挥各个仙府,抵御阐教和神剑宗、祖龙家族进攻的通天教主见状,眼底也是闪过一抹浓浓的震撼之色,而后惊异的脸庞之上,也是涌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先我三清之前,晋入圣主境了?看来我这个老朽,也要加倍努力了!”
“师尊,依你之见,这晋入圣主境之人,到底是谁呢?”
一旁的碧霄闻言,也是不由好奇的开口问道。
“你觉得呢?”
通天教主并没有回答,而是淡淡的开口问道。
而脸庞之上的笑容,则是更加浓郁。
……
西方教,须弥山。
接引和准提盘坐于山巅之上,望着一道道从天而降的恐怖威压,同样是一脸的震惊!
“居然有人晋入圣主境了?”
“难道是三清?不对啊,我刚才还和元始老哥意念沟通过,最近他正在实行他的称霸大业,并没有闭关修炼啊?”
接引望着喃喃自语的准提,却是不由的摇了摇头。
“这气息,不像是三清,很是陌生,居然隐隐的有种龙族的感觉。”
Dejavu
“不过,龙族早在亿万年前,就已经彻底灭绝,除了一些隐世高人自行圈养的坐骑和宠物之外,圣人境以上者,都已经化为累累白骨了啊?”
“难道,这世间,还真的有赶超天道化身鸿钧老祖的存在?”
……
而天庭、幽冥地府、北冥之海、人界等,此刻都被这道恐怖的气息,彻底震惊了!
……
大宇宙无尽混沌之中,气势恢宏的紫霄殿若隐若现,一道道玄妙的道韵,缓缓的笼罩其上。
大殿之中,一道身着淡灰色袍服的人影,猛地睁开了眼睛,一股浩荡的气势,从他身体之上,陡然间弥漫开来,就仿佛天道显化一般。
正是鸿钧老祖!
“这气息……居然是从万龙渊涌起?”
“圣主境威压?”
“如今的苍宇之中,怎么可能诞生如此逆天的存在?莫非,这是龙族四大君王的后手?”
鸿钧不由喃喃自语道,眼底渐渐的涌上了一抹异色。
下一刻,就见他右手一招,一块流光溢彩的玉蝶,在手中缓缓的显化而出,一道道极为玄妙的光影,也是自其上一点点的绽放开来。
正是造化玉蝶!
当年开天大劫,造化玉蝶四分五裂,后被鸿钧收集了绝大部分的碎片,在他以身证道之后,借助天道本源之力,化作了如今的新生天道至宝!
在如今的苍宇之中,先天灵宝虽然时有出现,但真正的天道至宝,却是绝无仅有!
“嗯?”
“奇怪了,居然天机不显?”
“以我现在的能力,居然推演不出?”
“这到底是变数?还是……”
“看来,我需要加快修炼的进度了!”
推演良久,鸿钧老祖的整个心神,才从造化玉蝶中,缓缓退出,神色微一变幻,但很快再度的平静了下来。
四周的空间,微微的震荡开来,他高大的灰袍身影,也是瞬间消失,就仿佛从来都没有在此出现过一般。
……
东海龙宫之中,一座巍峨的大殿傲然而立,大气恢宏,而大殿之中,龙王敖广却是整个身体匍匐在金色龙椅之上,目光向着虚空之中,遥遥望去,双目中皆是浓浓的惊骇之色。
“老天爷…那个方位,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那可是万龙渊的方向啊,难道…难道是……”
就在此刻,忽然,他就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原本灰暗的龙目,陡然睁大,射出一道希望和兴奋之色。
“难道,正如那道预言,龙族要重新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