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台下的议论纷纷,并没有避开独孤漠北等人的耳朵。
当听到下面那帮修者居然纷纷为肖舜叫好的时候,那些家族修者脸色都变得有些难堪,尤其是独孤漠北以及司徒雄风四人。
身为一流家族的代表,台下那些人反抗家族,其实就是反抗他们本身,这事儿可不能轻拿轻放!
然而,此时他们都在擂台上,不能下去对付那些口无遮拦的家伙,所以只能够将阴冷的目光对准肖舜,打算将后者当成出气筒,然后好好收拾一番,以此杀鸡儆猴。
肖舜这时挺无语了,毕竟他不知不觉就被代表了,因此站在了独孤漠北等人的对立面。
如果是平时,这倒也没有什么,可关键是现在擂台上一共四十二个人,自己偏偏被四十个人个盯上了,那场面还真是有些令人哭笑不得啊!
scene-000
旋即,肖舜扭头对面如金纸的章程摊了摊手:“老哥,情况貌似变得有些不妙啊!”
有些不妙?
仅仅是有些不妙吗?
章程都快要吓得尿裤子了,要不是老弟还在那边站着,他现在都不需要独孤漠北他们动手,自己就会主动滚下擂台!
嗨,这特么都什么事儿啊!
念及于此,章程讪笑道:“老弟呀,我看咱就别凑这个热闹了,听说东街那边新开了一个酒肆还挺不错的,不如咱们去哪儿把酒言欢,顺便在叫两个姐儿吟诗作对,人生岂不美哉?”
见章程脚软在此时打起退堂鼓,独孤漠北鄙夷笑道。
“呵呵,两只臭虫!”
紧接着,擂台上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哈哈,也不知道这两小子是打哪儿来的勇气,竟然敢在这个擂台上面。”
“可不是么,明明是各大家族的战场,他们也有脸来参战?”
“照我说,咱们也别跟这样的废物多说,直接轰下去完事!”
……
家族子弟们你一眼我一语,全然没有将肖舜跟章程放在眼里。
被人如此羞辱,章程脸色变得铁青,然而却不敢发作。
毕竟擂台上站着的那些家伙,他没有一个是打的赢的,所以在这个时候顶撞他们,只会自取其辱啊!
就在章程惴惴不安之际,吴劲敌站出来讥笑道:“小子,你们想要下去也可以,若是当众跪下给爷爷们学几声狗叫,爷爷们兴许一高兴,就将你们当成屁放了!”
独孤漠北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得好!”
旋即,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肖舜以及章程两人。
被那么多道锐利的目光盯着,章程只感觉自己双脚有些发软,忍不住就要朝地上跪去,以此换来自己的苟且偷生。
他这一声,遭受过的屈辱不计其数,跪下学学狗叫什么的,绝对不是第一次干了,只要能够保住性命,别说学狗叫了,即便是让他当一条狗都不是问题。
章程一开始,其实并不是这样懦弱的性格,可经历的事情多了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是有多么的无能,哪怕拥有满腔热血,而也敌不过人家背景深厚!
就在他卑躬屈膝想要跪倒在地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突然按在了肩膀上。
抬眼一看,章程立刻便看到肖舜那双深邃犹如星辰一般的眼睛:“老弟,你……”
肖舜没有说话,而是冲章程摇了摇头:“老哥,男儿膝下有黄金,堂堂五尺男儿,岂有给别人下跪之理!”
他的铿锵话语,让章程神色一怔。
炮灰通房要逆襲 小說
这一辈子多少困难都经历过,要是一位的委曲求全,只会将自己的斗志与韧性磨灭。
此刻,章程居然有一种茅塞顿开之感,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之所以在修为上寸步难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怯懦导致!
一念至此,他瞬间挺直了腰杆,满脸坚毅道:“妈的,死就死吧,老子这次即便是死也要站着死!”
听罢,独孤漠北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即趾高气昂道:“你们不过就是条臭虫而已,在我们手底下,唯有匍匐在地才是你们的生存方式,若是不跪下臣服,连站着死的资格都没有!”
话至于此,他周身猛地一震,荡开一道汹涌罡气。
霎时间,独孤漠北透体而出的罡气山呼海啸般朝着肖舜和站成奔涌而去。
他地仙巅峰修为悉数爆发,让章程脸色巨变。
在那股恐怖的威压下,章程并没有选择臣服,而是咬着牙挺起胸膛进行对抗。
只可惜,双方实力差距太过明显,饶是章程施展浑身解数,却依旧难以抵挡那呼啸而来的气劲,逐渐败下阵来。
就在他将要被那股气势镇压的时候,肖舜脚步一错,瞬间出现在了章程面前,将独孤漠北释放出来的恐怖气势尽数抵挡。
独孤漠北见状,眉头一挑:“嗯!?”
他也没预料到,一个毫不起眼的存在居然能够抵挡自己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
暗暗打量了肖舜一眼后,独孤漠北目光逐渐变得阴鸷,随即快速运转丹田,试图给对手一个下马威。
只可惜,哪怕将丹田的运转速度发挥到了极致,独孤漠北却发现不远处的肖舜依旧是一脸的分清云淡,根本就没有被自己的手段所影响。
这一幕,看的在场之人是目瞪口呆。
肖舜此时虽然没有跟独孤漠北短兵相见,但在气势上的较量中,丝毫不落下风。
要知道,独孤漠北可是雍城才俊榜排名第六的存在,实力本就不可小觑,万不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能够比拟!
“这小子不简单,连独孤漠北都能够正面硬抗!”
“哈哈,原本还以为这最后一轮的比赛就是个大家族之间的舞台,想不到半路上杀出一个大高手,这下有的看咯!”
讨论声中,众人的目光又一次汇聚在了擂台上。
此时,这里已经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独孤漠北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敌一个无名之辈,心里也是恼怒异常,他也知道在这样暗中较量下去,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的收获,于是主动将安放的气势收回体内,冷冷看着肖舜。
“小子,雍城可没你这样一号人物!”
见对方主动收招,肖舜也笑着将手背负在了身后,随即淡淡说着:“我不过是一介散修而已,自然无法入各位少爷法眼。”
他这话落入独孤漠北耳中,有几分挑衅的意思。
强行按下心中怒火,独孤漠北满脸阴鸷道:“雍城散修界,我认识不少的人,但你却并非其中之一,赶紧老实交代,你到底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他身为独孤家大少爷,对于雍城各大势力分布了若指掌,哪怕是散修界,也有不少相熟之人,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肖舜这样一号人物。
所以,他完全有理由相信,肖舜现在是在隐瞒身份。
迎着独孤漠北炯炯目光,肖舜仍旧是一脸古井无波。
“我是何出身,有那么重要么?”
独孤漠北摇了摇头,接着话语森然道:“并不重要,但老子手里,不死无名之辈!”
肖舜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这便是才俊榜第六的自信?”
独孤漠北傲然回答:“是又如何?”
肖舜自顾自的摇头:“也不过如此啊!”
这几个字,说的独孤漠北勃然大怒:“小子,你还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嚣张,虽然刚才暗中较量你我势均力敌,但只要一动手,我三招之内,必取你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