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聖
小說推薦人道大聖人道大圣
于啸的反应也极快,虽然水鸳没提前知会他什么,可在水鸳喊出那句“还我小师弟命来”之后,于啸便洞察了水鸳的心思,心情古怪地配合水鸳演了一出,后续赶来的四个真湖境是真的不知情,所以那一战打的极为逼真。
这还没完,水鸳在“德高望重”的掌教出面调和之后,显然是心中怒意难消,又杀进了灵溪战场中……
她如此,掌教更过分,都跑雷州那边去了,要知道那可是万魔岭的地盘。
还有四师兄也在灵溪战场内活跃起来。
眼下水鸳已返回碧血宗本宗,掌教也在回去的路上,没办法,雷州那边防御的密不透风,掌教实在是找不到可趁之机,又有浩天盟盟主亲自传讯掌教,让他老人家息怒,不要孤身犯险。
掌教便借坡下驴,从雷州撤走了。
至于四师兄……丹心门那边将他好一顿训斥,然后禁足在驻地中,未得调令,不得擅自离开。
碧血宗陆一叶被毒杀之事,在闹了好几天之后,终于慢慢平息下来。
对九州修行界的庞大格局而言,陆叶不过是个小小的灵溪境修士,万魔岭忌惮他,是因为他所展现出来的破阵能力,他眼下已死,那万魔岭就没必要再多生事端了。
倒是陆叶这边,最近有不少宗门的镇守使或者副使传讯过来询问,他死没死,别人不知道,与他互相添加过“好友”者还是清楚的。
此事对他们这些人隐瞒不住,而且这些镇守使都是各自宗门的栋梁之才,身家清白,自不会泄露消息,陆叶没去解释太多,只说逼不得已,那些人也都不傻,大约能明白陆叶的意思。
最近一段时间,九州各大宗门都在清查自家弟子,免得再有如类似的事情发生,这一清查,双方布置的暗子大量损失,也算是这次事件引发的后遗症。
战场印记中又有讯息传来,陆叶查探,是花慈传来的。
“今日是你头七,想要什么?我烧给你。”
陆叶面无表情地将目光移开,站起身,前往白迁的寝居。
这一次受邀来天衍宗驻地,陆叶本就是为了深造阵道而来的,天衍宗因为占据百阵塔这个地利,所以门下弟子很多都精修阵道,只不过造诣高低就很难说了。
整个天衍宗中,阵道造诣最高的无疑便是白迁这位大长老,这是连宗主于啸都比不得的,所以这些日子陆叶一直都在白迁这边,跟他学习阵道。
有陆叶拿出那等宝物医治赵立在先,白迁教导起来自是毫不藏私,这让陆叶收获巨大,阵道上的造诣节节提升。
之所以要先跟白迁修行阵道,那是因为只有将阵道造诣提升了,才更容易去闯百阵塔。
一番教导下来,白迁发现陆叶在阵道上的天赋极高,不过联想到陆叶有灵纹师的底子,这也正常。
阵修算是灵纹师的一个分支,陆叶之前在云夫人那底子打的好,修行阵道自然事半功倍。
尤让白迁感到在意的是,陆叶在破阵方面,有着难以想象的毒辣眼力,不管是什么阵法,只要让他观察一阵,他都能找到破绽。
这对一个阵修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的本事,因为想要破除一个阵法,首先就是要找到阵法的破绽和节点,没办法做到这个,根本别想破阵。
白迁最初以为这是陆叶的天赋,但几日观察之后才发现不太对,便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陆叶没瞒他:“白老可知洞察灵纹?”
“这自然是知道的。”白迁这样的阵道宗师,也是精通一些灵纹的,不过那些灵纹全都偏向阵法一道。
洞察灵纹他知道,不过构建的不熟练,十次当中能有一次成功就算不错了。
有一些侦测环境,查探敌情用的灵器中的禁制,便是以此灵纹为核心。
“弟子于双目之中构建洞察灵纹,可窥阵法虚实。”
白迁就怔怔地盯着陆叶,似是觉得他在开玩笑。
但仔细想想陆叶在破阵时的种种表现,便知这不是玩笑,面前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在自己的眼中构建洞察灵纹了。
“原来如此。”白迁微微颔首,唏嘘不已:“年轻人敢想敢做,果然了得。”
在双眸之中构建灵纹,这实在是太大胆了。
“这种事切莫频繁施为,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白迁正色叮嘱,陆叶虽不是天衍宗弟子,但这几日在阵道上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白迁是爱才之人,这才有这般叮嘱。
因为这样做实在太危险了。
在双眸之中构建洞察灵纹的危险程度,不亚于在灵窍中构建聚灵灵纹。
药门重生:神医庶女 小说
古往今来那么多灵纹师,一代代传承钻研,不可能只有陆叶一个是聪明人,先辈灵纹师们也想过在灵窍中构建聚灵灵纹,提升修行效率,同样也想过在双眸之中构建聚灵灵纹,窥查肉眼无法看到的隐秘。
可没人敢这么做,因为再怎么出色的灵纹师,也不敢保证自己构建灵纹的时候就一定会成功,同时,构建出来的灵纹越小,难度就越大,若是不小心构建失败,灵力必然暴乱。
若是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是灵窍破损,双目失明的下场。
所以这种设想基本都只存在于理论之中,没人敢这么做,哪怕是云夫人那样的灵纹大师,她也没有必成的把握。
陆叶不一样,他催动起天赋树上承载的灵纹是没有失败的可能的,所以可以肆无忌惮。
如果洞察灵纹是他从书上学来的,他也不敢这么干。
白迁的关切他感受的到,不过这种事没法解释,而且最近这些日子跟随白迁修行阵道的时候,他都是先通过自身的能力来观察阵法的破绽,等了一些判断之后,再催动洞察灵纹来加以验证,有时候判断对了,有时候判断出错,由此可以汲取一些教训,提升自己破阵的经验。
话已叮嘱到,陆叶能不能听进去,那就是他的事了,白迁不再多说,而是随手一招,手上出现一杆小旗:“今日咱们说一说阵旗和阵基……”
陆叶连忙正襟危坐。
金陵春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天在白老那里修行阵道,到了夜晚便自身修行,同时也在研读从云夫人那里带出来的书典,印证自身所学。
白老这边极为清净,因为在天衍宗中,他的地位很高,他虽不是宗主,可哪怕是于啸见了他也得执弟子礼,所以陆叶等人躲藏在这里倒也无人发现。
再者说,如今传闻白迁在之前碧血宗掌印使大闹的时候被余波所伤,每日里宗内的医修都会前来替白老诊治,这个时候谁敢来打扰他。
巨甲成日打坐修行,这里的修行环境虽然没有灵溪战场好,但他却没有浪费半点时间。
赵立的情况也在日渐好转,而且经由洗魂水医治,潜在的好处也慢慢展现出来,这些日子赵立发现一些变化,自己对灵力的掌控好像更强了,而且感知能力也有显著提升,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死里逃生一回,怎地还因祸得福了。
不过每每想起驻地被攻占一事,他都心痛难忍,不管什么原因,天衍宗驻地都是在他手上丢失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夜间,陆叶正在看书修行,依依忽然从窗户外飘了进来,慌里慌张地喊道:“陆叶陆叶。”
陆叶抬眼看她。
依依道:“巨甲和琥珀不知道在干什么,你快去看看吧。”
片刻后,陆叶跟着依依来到一处凸起的岩石旁,这岩石下便是黑漆漆的悬崖。
此刻月上中天,清冷的月光挥洒。
前方岩石上,巨甲和琥珀俱都是四肢伏地,头颅高扬,时而抬头,时而俯首,诡异的是,有肉眼可见的月华在他们头顶上方汇聚,随着一人一兽的呼吸吞吐,被吸入腹中。
那月华如透明的纯白丝带,轻盈舞动,远远望去,好似天地之间多了一条月华桥梁。
而随着巨甲和琥珀的吞吐,两者身上都披挂了一层淡淡荧光。
陆叶眉头一扬。
“他们没事吧?”依依开口问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前几日。”
陆叶晚上一般都在修行看书,所以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清楚,不过依依跟琥珀之间一直都有斩不断的感应,琥珀这边有什么事,依依都能知道。
自前几日开始,巨甲到了夜间便跑到这里来,琥珀也会跟着,最初的时候,巨甲只是在这里打坐修行,没什么不太对的地方,依依以为他在屋子里枯闷,所以想要换个环境。
但从三日前,事情就有些不太对劲了。
往日里打坐修行能纹丝不动彷如雕塑的巨甲不知怎地,扭来扭去,好像怎么都不舒服似的,接连变换了好多种姿势,最终找到了这种怪异的姿势。
琥珀就跟他有学有样。
此刻这一人一兽时而抬头吸气,时而俯首吐气,动作极为同步,随着他们的吞吐,身上的荧光也开始闪灭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