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天色已明,大营一片混乱,大夏士兵已经开始收拾残局,联军已经溃败,大营中到处都是尸体,将士们三五成群,看见地面上尸体,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心脏部位来上一枪,免得有敌人装死。
粮草虽然没有多少,但金银却是有很多,战马、战象等等物资纷纷聚集在一起,还有些总督没有及时逃走,也成了大夏的俘虏。
“陛下,补罗稽舍二世已经逃走了,距离我们不过半天的时间,根据俘虏交代,他们带走了部分的粮草。臣估计,也只能管上数日而已,应该到不了德干高原。”古神通飞马而来,大声禀报道。
“你想追击?”李煜打量着古神通一眼。
“陛下圣明。”古神通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不仅仅是他,就是闻讯而来的程咬金等人脸上也露出一丝意动来,乘胜追击,这是大家都想干的事情。
补罗稽舍二世麾下的兵马士气低落,他们已经损失了不少的士兵,现在连粮草都不够了,这样的机会岂能放过,战功就在眼前,将士们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和敌人进行决战。
“陛下,臣愿意为先锋。”程咬金睁大着双目,恨不得现在就率领大军出发。
“陛下,军心可用,将士们现在都恨不得立刻启程追杀,遮娄其王朝的士兵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只要我们的兵马出现,敌人肯定不敢与我们交战,最后胜利肯定是我们的。”尉迟恭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想做就做了的故事
“既然军心可用,那就进攻。”李煜从善如流,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为了防备遮娄其王朝的反扑,诸位进攻的时候,还是小心为妙,拖在后面,就像是饿狼一样,先吃掉后面的士兵,一步步的蚕食对方,他们的粮草比较少,这正好是我们的机会。”
这一套大夏已经玩的很溜,每次追击敌人,显得轻松娴熟。
众将得到李煜的允许之后,当下纷纷上马,率领本部兵马开始进行追击,只有十三太保率领御林军护卫中军大帐,收拾战场。
补罗稽舍二世对身后的情况还是很担心的,不仅仅派出了大量的哨探,监视后面的联军大营,还派出了大量的哨探刺探大夏军机,监视大夏的行动。
一大早,他就得到联军大营被攻破的消息,更是气的面色赤红,不停的咒骂着波曼等人,认为这些人都是无能之辈,数万大军连一个晚上都没有坚持下来,导致他的后路出现了问题。
他心里面更加担心大夏会趁机发起进攻,又在想着大夏士兵经过一夜的厮杀,必定身心疲惫,弄不好还要休息一天,这样也能给自己赢得一定的时间,但很快他的希望落空了,等到了半上午的时候,哨探传来的消息,大夏的士兵已经跟在后面杀过来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难道就不知道休息一阵吗?”补罗稽舍二世面色阴沉,他身边的将军们脸上也露出一丝惶恐。
实际上,将士们已经行走一夜了,身心疲惫,在这之前,他们认为自己的背后是有盟友保护的,所以对于敌人的进攻,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现在不一样了,后面的盟友被大夏所击败,而且是一夜之间击败的,这对将士们的士气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行军的时候,难免有些惶恐。
“加快脚步,只要我们前进的速度加快,敌人就追不上我们。”补罗稽舍二世看着身边的将士,却不知道如何是好,面对这种局面,他也没有办法解决,谁让敌人的势力很大,自己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抵挡对方的进攻。
谁都知道断后是必死无疑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人愿意断后,他们宁愿驱赶着麾下将士,让将士们加快脚步,好将速度加快,然后逃之夭夭。
“陛下,要不,您先离开这里。”身边的大将建议道:“陛下身边的亲卫都是骑兵,离开的速度更快一些。这样一来,我们就有足够的机会抵挡敌人了。”
“来不及了,我若是离开了,恐怕将士们就真的兵无战心了,面对敌人的进攻,我们没有办法抵挡,只能是被动的迎战。”补罗稽舍二世正容说道:“实际上,我们的士兵英勇善战,所缺少的就是粮草,只要有足够的粮草,我们就能轻松的抵挡敌人的进攻。”
“陛下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得到更多的粮草?”周围的将军们听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眼前的情况不就是这样的吗?只要有足够的粮草,就能支撑更长的时间,未必不能和敌人一较高下。
“陛下,我们现在想要得到更多的粮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钵逻耶迦城的失陷,粮道就已经崩溃,想要重新建立新的粮道,需要大量的时间。”大将阿克谢迟疑道。
“我们的粮草肯定还是在周转,只是还没有和我们联系上而已,只要找到他们,我们就能恢复粮草的供给。”补罗稽舍二世双目中光芒闪烁,这无疑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稍不留意,不但等不到粮草的到来,身子自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陛下,虽然我们的粮草正在搬运中,相信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可以将我们的粮草搬运过来,可是这也是需要时间的,我们现在的粮草只能支撑数日之久,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我们的粮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时间。”大将达席尔迟疑道。
刑警使命
“寻找粮草是需要时间,但我们在这周围还是有能得到不少粮草的,不是吗?我的将军们。”补罗稽舍二世面色狰狞,嘴角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将军们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这里面的道理,想要成批成批的找到粮草是很困难,但从戒日王朝的百姓手中夺取粮草却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或许得到的粮草很少,但总比没有好,或许能支撑到大批粮草的到来。当然,最后倒霉的还是那些百姓。
“怎么,你们愿意看着自己的将士被敌人击败吗?看着自己的将士死在自己的面前吗?那些贱民们并不是我遮娄其王朝的百姓,死了也就是死了,与诸位有关系吗?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如何能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想其他的事情,连活下去都困难,哪里还能照料其他国家的百姓呢?”补罗稽舍二世面色阴沉,他冷冷的看着众人,脸上难掩的是一片杀机。
将军们听了也连连点头,连自己活下去都很困难了,哪里还能想着其他人呢?而且还是那些普通的百姓,更是不被众人记在心里面了。
“还请陛下下令。”达席尔大声喊道。
“很好。”补罗稽舍二世听了很高兴,对将军们说道:“派出五个百人队,三队人马向东,寻找我们的粮队,尽快将粮食运到这里来,达席尔将军。你领军一万人,向南去,为大军搜寻粮草,其余的将军们,跟随在我身边,就在这里抵挡大夏的进攻,我们不求击败敌人,只是想防守而已,等到我们的粮食到来,然后再缓缓撤退。”
补罗稽舍二世现在将自己的要求放的很低,不想击败大夏,鲸吞戒日王朝,只是想让自己能够安全的返回遮娄其王朝就可以了。至于戒日王朝的未来,那已经不是他能考虑的事情了。
“是。”众将听了心中虽然还有一些担心,但见补罗稽舍二世一脸镇定的模样,心里面的担心顿时减轻了许多,连补罗稽舍二世都坚守在这里,众人又有什么资格离开呢?
于是在补罗稽舍二世的指挥下,一个坚固的大营逐渐兴建起来,将士们在得到补罗稽舍二世的旨意之后,士气逐渐恢复了正常。
实际上,这些将士们士气还是有的,他们担心的是,那些贵族们会抛弃自己,独自逃走,现在连补罗稽舍二世都坐镇在这里,和自己并肩战斗,将士们心中的不满也就消失了许多。
正在追击的程咬金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敌人居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逃走,反而留在当地扎下了大营,依靠周围的地理形势,挡住了大夏的进攻,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快,派人去禀报陛下,这些家伙居然不后撤了,想留在这里和我们决战了,这是什么一丝?他们有什么资格?他们的粮草足够吗?”程咬金见状,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不屑来,敌人的粮草缺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按照程咬金的想法,最好的办法就是抛弃部分兵马,自己率领骑兵,立刻离开这里,这样还能保存自己的实力。
可是没有想到敌人的胆子这么大,根本不想放弃部分兵马,全军撤回德干高原,而是留在这里,和大夏决一死战,这种选择出乎程咬金的意料之外,甚至就是其他的将军们,也没有想到这一点。
“到底是统一了德干高原的人,在这个时候,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个时候撤退,就是找死,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敌人,就算兵力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在这个时候,和我们决战,反而还有一线生机。”李煜接到消息之后,也命令大军启程,朝南方压了过去,。
“陛下,臣听说敌人的粮草不足,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失败的可能性越大,还不如早点返回德干高原,率领骑兵离开,虽然这样一来,损失惨重,可也能保留一部分兵力,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现在大军留在这里,和我们决战,稍不留意,就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向伯玉有些好奇。
“怀玉,你怎么看?”李煜并没有回答他的询问,而是望着秦怀玉。
“敌人看上去缺粮,但实际上并不缺粮。他们的粮道一直是在东线活动,只是因为我们的缘故,攻下了钵逻耶迦城,使得他们的粮道出现了问题,但仅仅只是问题,只要给予充足的时间,他们的粮道肯定是可以恢复的。第二,就是沿途还有不少的百姓,这些百姓家中也有不少的粮草,只要敌人下定决心,就能得到大量的粮草,所以末将认为,敌人的粮草并不缺少,敌人这个时候挡在我们的前面,大概就是因为如此。”秦怀玉将自己心中所能想到的说了出来。
李煜听了连连点头,说道:“怀玉说的,你们都听见了,遮娄其王朝的士兵实际上并不缺少粮草,只是他们以前没有发现而已,现在既然已经停下来了,说明敌人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已经找到了足够的粮草,甚至还想着边打边撤。”
“陛下,只要我们再断了他的粮道就是了,如今戒日王朝大部分领土都已经落入我大夏之手,沿途也没有多少城池,他们的兵马肯定是不会保护他们的粮道,只要我们摧毁他们的粮道就可以了。”程咬金捏紧了拳头,大声说道。
“陛下,就算他们会从天竺土著手中夺取粮草,但相对于十几万大军来说,这些粮草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就不够看,只要我们断了他的粮道,最后失败的仍然是他们。”秦怀玉也说道。
李煜连连点头,轻笑道:“诸位将军既然这么有信心,那我们怕什么呢?补罗稽舍二世若是这个时候逃走,我们或许还会给朱雀王留下大敌,现在既然留下来了,那就让他不要走了。怀玉,你领军八千,向东进发,看看能不能找到敌人的粮道,再传旨给郭孝恪,让他们南下,找到敌人的粮道,将其摧毁。”
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大夏在天竺战场上,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将戒日王朝的援军赶走了,补罗稽舍二世不仅仅没有得到好处,反而损失惨重。
可怜的他,并没有想到,大夏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他的粮道上,甚至还派出了两路人马,对他的粮道进行围剿,在不久的将来,他的粮道将会再次出现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