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熄灭的逝地,一片幽暗,残灵,鬼物,都是精神碎片具现的产物,影影绰绰。即便曾有超绝世,但死去后,留在此地的碎片也算不得什么了,终将要被彻底抹去痕迹。
王煊和岁月之书达成一致意见,跟着它向前跑去,每一步落下后,又如炮弹般,猛然冲击向远方,动静不小。
最后,他来到一片大峡谷前,跟着跳了下去,而后直入地底深处,沿着裂缝,来到一片恢宏但却残破的宫殿前。
漫长岁月过去,这里依旧彰显不凡,混沌气缭绕,中央地宫那里闭合着,有法阵在发挥作用。
“这是逝去的那个超凡文明的重地,在这个神话时代复苏,又在这个末年渐熄灭。”岁月之书介绍情况,这里绝对隐秘,外界无法探究。。
大门开启,王煊踏足这里,顿时觉得像是跨入了一片新世界,完全不同了。
前方,星河璀璨,宇宙茫茫,似来到了天外,但却没有飞船,也无观战的超凡者,无比宁静。
他转过身来,地宫的大门关闭了,身后的逝地不见了,这像是星空之门,关闭了与外界的联系。
“你是不是有些不俗的手段,想要施展,觉得能够压制我?来吧。”岁月之书发出声音,相当平淡。
王煊腹诽,果然是个老贼,它有所觉察,居然瞒不过它。
“还是由你先给我讲故事吧。”王煊平缓地开口,为了麻痹它,拎出斩神旗。
并且,他稍微迟疑,铁钎子也出现在左手中,然后,他一副平静自信的样子,似是因此有了底气。
“这是……御道旗!?”岁月之书被惊住了,这两件器物的出现,超出他的预料。
它在审视,道:“它们有问题,是被拆分后的零件吗?似乎又都有些不对头,似是而非。”
“你认识御道旗?”王煊不动声色地问道。
“当然,同属于超凡宇宙的星空下,我如果连它都不认识,又怎么配称岁月之书。”
王煊听到这里,愈发确认,这多半就是旧约承载之物,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可以跨越大星域,跨越时空,非常了解消逝的至宝。
“人世剑、逍遥舟、养生炉这些,你……也知晓?”他和岁月之书交谈。
“自然知晓,正是因为它们,才有了不朽之地、神明之地、科技生命之地超凡文明的诞生。”岁月之书做出肯定的回应。
王煊原本一门心思的想对它下黑手,找机会撕书,但现在克制了,因为他被惊住了,心神为之而动。
这是什么状况,几件至宝,造就了另外的三大神话之地?他有些不解,也很震惊,必须得弄清楚。
岁月之书道:“尽管不愿意承认,甚至,不朽、神明、科技三大域,也有人在极力隐瞒,不希望揭示过往,但真相就是如此,假不了。神话虽是偶然而现,但若是追溯的话,传承确实出自于于同一个源头。”
王煊大概能了解那种心态,毕竟,旧土有些小部落,恨不得说全宇宙都是他们以他们始。
更何况,这三大域确实绚烂照古今,极其辉煌,早已走出自己的路,自然更加愿意美化过去。
“具体一点。”王煊想揭开真相。
“昔日的一个超级文明,铸出人世剑,最后关头,希冀以它劈开宇宙洪荒,横渡时空,超脱出去,找到真实之地,进入神话永存的大界,最终,人世剑从仙道之地坠落在神明之地……”
人世剑是一个超级文明的心血结晶,由至高仙道符文交织出火光,以无数典籍为柴炼制它,此剑自然算是传承之物。
沉寂无尽岁月后,当超凡流星再次划破万古长夜时,它在那片大域的生命星球传出了法,最后演绎出璀璨的神明之地。
从此以后,每当超凡之火偶尔亮起,在宇宙中短暂出现时,神明之地自然也成为了一个神话之地。
“竟是这样!”王煊思忖,想到了在旧土外太空看到的那些文明余烬,那些火堆,那些昔日的旧景,确实是这样。
他还清晰的记得,逍遥舟也是如此,承载着希望,带着一个超级文明的各种血液烙印等,破空远去,寻找适合超凡生存的土壤。
旧约之书的话证实了这些。
“逍遥舟坠落在科技生命之地,很久以后,瘆灵又出现在那里,演绎出超凡和科技并进的道路。”
“瘆灵究竟什么来头?”王煊趁机问道。
“大概率,真的不属于这片宇宙,他们来历奇异,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将来可能会出事儿。”岁月之书说道,它对瘆灵的本质也不了解,难以追溯源头,只是凭着直觉,认为不妥。
随后它告知,养生炉坠落在不朽之地。
“这么说,它们最后又都离开了,回归仙道之地。”
岁月之书道:“是,大多都离开了。”
王煊顿时一惊,道:“嗯,还有其他至宝?”
“当然!岁月太长,虽然超凡文明是‘错误的’,背离大宇宙本意,会被纠正,但漫长的光阴,还是出现了一二十个神话文明。”
按照岁月之书所说,还有不朽伞、神明宫、生命池三大至宝。
王煊有些发呆。
“不过,这三件至宝很有可能就是在三大域本土诞生的,和仙道之地无关。”
從契約精靈開始 筆墨紙鍵
四地,共有七至宝,刷新了王煊的认知,如果再加上毁掉的御道旗和幕天镜,那便是九件!
“好了,我和你讲个故事……”岁月之书又开始了。
“等一等,你是旧约承载物吗?”王煊求证。
“是,而且是两件承载物合在了一起。”岁月之书大方的承认。
书籍翻动,定格在其中一页上,那里模糊了,朦胧了,出现一道门户。上一次那个灰发男子再现,向外走出,他身材高大,一米九五以上,古铜色皮肤,手持一口黑色长刀。
“刀魔,眼中无红尘,拔刀自然神,一生从未有过败绩,在他二十出头时,就踏足十一段领域,不说前无古人也差不多了。”
岁月之书讲述这个人的事迹,并教育王煊,当放下红尘中的一切执念,这才是他的路。
“他曾有一个亦敌亦友的红颜知己,最后关头,他毫不犹豫的拔刀,斩去那个女子的首级,头也不回的远去,独自上路,从此道心通明,了无牵挂,实力突飞猛进,一路破关……”
岁月之书讲到这里,身材高大的刀魔身前出现一个柔和的女子身影,他直接果断的出刀,噗的一声,血花溅起,他眉头都没有皱下,就斩杀了那个女子,大步前行,离开那道门户,向王煊走来。
“我……不怪你……”隐约间,有那女子最后的精神碎片波动传来,然后一切寂静。
王煊皱眉,这个男子冷酷无情,和王谪仙相比,简直就是个野兽,后者甘愿驻足红尘中,和一个女子共腐朽,两人的气质和性格截然不同。
突然,王煊猛地抬头,他看到一条身影在成型,那是吴茵,由部分精神之光构建,这是临时被岁月之书拘禁过来的,还是上次它动了手脚,留下她部分心灵之光?
“你在做什么?”王煊怒了,上次,岁月之书不仅对赵清菡用了手段,似乎也对吴茵出手了。
“心中无情,大道自然明,你的路应该从放下现世的虚幻开始,斩了这个女子,明你道心,你才能走的更远。”岁月之书开口。
“放你爷爷的……仙气!”王煊动了杀意,这书有问题,过于偏执,他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想撕书!
毫无疑问,吴茵的精神之光被注入了另外一个女子的情绪,现在她觉得头痛,轻语道:“我知道,你要远去,我……不怪你,此生注定无果……”她代入了那个女子。
王煊的眼神顿时凌厉无比,道:“你把她放走,不要操控我身边的人的心神!”
岁月之书道:“既然上次禁锢了她部分元神之光,现在直接放走不合适,你先证明自己,值不值得我继续关注你,先赢了一生未有败绩的刀魔!”
那个高大的男子走来,带给人以无尽的压迫感,雪亮的道光刹那倾泻,像是带动一片宇宙星空拍击而来。
咚!
突然间,外界剧震,所有超凡者心神发颤,宇宙虚空中的很多飞船在摇动,这片地带有惊变发生。
远处,一片璀璨的大结界浮现,当中的绝世大战爆发了,当场就有至强神明殒落,血淋淋,被人击碎。
绝世篇开始,四大域,想要争夺半成熟至宝的强者都出击了,从仙界而来,从神明大结界而至。
现在,方雨竹、张道岭、血皇、战神等人在大结界中的主身,都出动了,各方至强神明,甚至超绝世相继出现,那种大战极其恐怖。
有人第一时间寻到了半成熟的至宝,想要收走。
现实世界超凡余韵共振,让人强烈不安。不朽伞、神明宫不知蛰伏在何处,竟在轰鸣,引发了无比恐怖的异象,震撼不朽之地。
“有人野心勃勃,不止是想夺半成熟的至宝,估计还在打成熟至宝的主意,要捕获神明宫、不朽伞、生命池,这次的盛会不够纯净啊,大概会有血雨腥风!”
岁月之书话语沉重,接着又道:“走到至强神明那个层次的生灵,果然没一个善茬儿,这次的大会复杂了,有阴谋,有死亡,不朽之地可能会被血水染红!”
王煊避开刀魔,眼神异样,没有注视对手,反而在看着岁月之书。
“不去证明你自己,看我做什么?”岁月之书有感,有些不解,怎么突然觉得,那种目光不对头。
王煊如同闪电般,手持斩神旗,向着岁月之书轰去!
“笑话,还不会走,就想奔跑,你当我是猎物了?先去对付刀魔吧!”岁月之书不高兴,对他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