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
小說推薦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狂妄!”
本来还在顾忌秦洛昇身份的三人,顿时被这毫不客气,完全是侮辱性的言语给激怒了。
“假仁假义的臭流氓,在老子面前装尼玛的大头蒜呢!”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秦洛昇也不再虚伪客套了,狠狠的唾了一口,语气满满的讥诮。
本来就对佛门很不爽,如今又接连碰到了这种烂事,当真是印象降低到了极点。
纵然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喜欢既当biao子又立牌坊,但能做到这般清新脱俗的,着实少见!
“施主已经入魔太深,就让贫僧来为施主驱除心魔!”
法善三人心中升起一丝凶戾。
他们本来就是天之骄子,一直被大梵般若寺保护得好好的,在宗门内潜修,以往几次出外游历,在历练期间,遇到什么事什么人不是一帆风顺,备受敬仰的?
在很多时候,他们甚至连宗门的名义都不需要借,仅凭他们的卖相与能耐,就足够解决事端。
现如今,居然在一个年轻的小鬼身上吃瘪不说,还这般大言不惭,丝毫没将他们放在眼里,这如何忍得?
“呵!又是这一套无耻至极的说辞。入魔?我入你奶奶个腿儿!”
秦洛昇差点没被恶心吐。
这就是佛门最让人瞧不起的一点。
神不會擲骰子
又当又立的最佳典范行为。
轉生大聖女
少女爭鳴
动手就动手,本来就是谁的拳头大谁是老大,而你却偏偏还他娘的找借口,冠冕堂皇的不说是谁谁谁误入歧途,谁谁谁入魔较深,谁谁谁沉沦苦海,……
合着。
什么都由你们说了,什么道理都在你们那边!
谁他娘的都得你们来搭救,否则众生都tmd过不下去了是吗?
“施主,现在回头是岸还来得及!”
法善一脸和善的看着秦洛昇。
典当 打眼
若是可以,他们还真不想和眼前这个少年动手,不是怕他,而是怕他背后的势力。
毕竟。
年纪轻轻就是公爵之位,这代表着什么,非皇族,不然是王爵,但也不差,肯定是个开国的国公之后,也唯有开国的那一批国公的爵位有着永久继承权,不会被一代一代的削弱!
这意味着,有着大家族支撑!
而且,不仅是国公,还是大将军。
这大将军可比国公厉害得多,即便他们是方外之人,也知道帝国的传统,哪怕是皇子都不能一步登天,想要军功亦是得一点一点打出来,累积起来。
不信?
那看看人家那一身狂暴的血煞之气,这可不是纨绔子弟被塞进军营里镀金能够产生的,人家那是凭借真本事成为了大将军!
权,有了!
军,有了!
再加上此行还是奉旨行事,代表着帝国的威严。
这尼玛,谁扛得住?
可师命不可违,宗门之命令更是不容拒绝。
主持方丈命令他们带回极乐教门人,尤其是极乐教高层,不容有失,即便他们法字辈三师兄弟,天赋奇高,备受宗门喜爱,倾斜大量资源培养,亦是不敢和宗门唱反调。
同时。
聪慧如他们,也知道其中的猫腻。
某些东西始终见不得光,但某些本不应该存在于光明伟大的大梵般若寺中的东西却是出现了,其来源,禁不得深究啊!
他们此行带回的不单单是极乐教的这批渣滓,也是某些注定只能掩埋在黑暗之中的东西,一旦这些玩意被其他势力得到,尤其是被敌国得到,那对于大梵般若寺,乃至于整个佛门而言,皆是一场灾难。
“施主,何不各退一步?”法善与两位师弟眼神沟通了一下,又权衡半天,方才一咬牙,道:“这些罪恶滔天之人,由贫僧带回大梵般若寺受罚,而其他弟子皆交给施主回去交差,这般两全其美,我大梵般若寺承施主这个人情,来日必有厚报!”
秦洛昇差点笑了。
这是不打自招吧,是吧,是吧!
好家伙。
原来是给老子整这一出呢!
刚才还真差点被你给蒙过去了,什么慈悲为怀,不忍杀生,什么普度众生,劝人为善,什么度化邪魔,功德一件,……统统都是狗屁!
之所以那么维护极乐教,那么想要见个人带走,原来是这群家伙掌控着某些黑料证据啊!
普通弟子没那资格接触到层面,唯有眼下的这些高层知晓对吧?
如此紧张,看来那些东西的威力不小啊,即便无法倾覆那所谓的大梵般若寺,但肯定能够让其狼狈不堪,甚至于伤筋动骨呢!
“叮,选择性隐藏任务触发:1,答应法善,各安其好,获得佛门的好感,大梵般若寺的友情;2,拒绝法善,剿灭极乐教,并且俘虏极乐教高层,将某些东西带回去交给皇帝,奖励未知!”
哟呵。
系统也出来凑热闹了吗?
这还用考虑吗?
老子早看这群秃驴不顺眼了,又当又立的家伙,恶心到了极点。
佛门的好感?
大梵般若寺的友情?
顶个P用!
要是真的相信这群欺世盗名的家伙,怕不是被卖了都不知道。
“我选择2!”
秦洛昇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顿时。
原本还保持着和善的法善三人,脸色狂变,那本来应当宝相庄严的神色,突兀的扭曲狰狞了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施主执意如此,与魔为伍,与佛为敌,那贫僧也就只要出怒目金刚之相,超度了你!”
三道金光闪过,莲台流转,法善,法悟和法妙,以三才之姿态,将秦洛昇包裹围了进去。
“哦,不超度这些恶贯满盈之人,反而来找我这个敌国公爵,三军大将军的麻烦?”
秦洛昇一脸的讥诮之色。
听闻刺眼,法善三人脸色难看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收整心情,变得坚毅起来。
为了宗门,甚至是为了整个佛门,今日,必然不能让极乐教的事泄露出去,而这个身份太过于敏感的男人,能制服就制服,不能制服,那就唯有杀。
至于秋后算账,那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嗯?有杀气啊!原来,自诩慈悲为怀,普度世人的佛,也会心生杀念吗?”秦洛昇感受到了法善三人的杀意,冷笑道:“看来,你们口中的佛也不过是你们借以欺世盗名,用来达到那不可言喻的肮脏目的的工具呢!不知道,你们死后到底是以渎佛者下十八层地狱,还是被佛光接引入西方极乐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