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不仅仅重生,而且,玫瑰园里的大玛丽玫瑰凋零,可能与她脱不了关系。
因为她是在无数鲜艳欲滴的大玛丽玫瑰簇拥下重生的。
安格尔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就从肉眼来看,她似乎逆势吸收了所有玫瑰的生命能量,这才开始出现了诡异的变化。
重生后的少女,全身都带有大玛丽玫瑰的纹路,无论是长裙还是头饰、耳钉,包括露出来的肩膀、后背皮肤上,都有鲜艳玫瑰的纹身。
就连她仰天长笑,庆贺重生时,安格尔看到她的眼瞳以及舌钉,都变成了玫瑰形状。
玫瑰重生后的少女,在肆无忌惮的大笑后,目光慢慢放到了房子的方向。大笑放缓,而是勾起了一个充满恶意与病娇的诡笑。
一步一花开,少女慢慢的朝着房子里走去。
随着少女进入了房子,箱庭再次出现了剧变。
那本来看上去普通的房子,突然被无数的玫瑰刺藤给包围了,绿色的藤蔓就像是绳子,捆缚着白墙红瓦;藤蔓上的刺,刺入了房子内部,宛如在吸血一般。
不久之后,刺藤上出现了玫瑰花苞,紧接着就是一朵连绵一朵盛放的玫瑰。
到此为止,箱庭里不再有变化。
或者说,有变化,但都在房子内部。安格尔此时的视角固定,无法看到房子内的情况。
在等待了片刻后,安格尔还是放弃了继续窥探,从鸟笼视角退出。
退出鸟笼箱庭后,安格尔缓缓睁开了眼。谁知,他睁眼的第一秒就愣住了。
他犹记得……自己进入鸟笼箱庭前,面前的水晶造物是一根长有倒刺的长鞭。
但现在,长鞭整体不变,但不知什么时候,开满了大大小小红色水晶的玫瑰花。
从外观上看,长鞭变得更漂亮了,但给安格尔的感觉,也变得更加的危险了。那带刺的大玛丽水晶玫瑰,就像是一个美丽的陷阱,在吸引着你目光的时候,仿佛也在诱惑着你堕落。
“这是……怎么回事?”安格尔眼里带着惊疑。
拉普拉斯古怪的看了安格尔一眼,道:“我还想问你呢,你闭上眼没多久,这个鞭子就长出了这些玫瑰……是你搞得鬼吗?”
安格尔连忙摇头否认。
拉普拉斯:“暂且不提鞭子上的玫瑰。我记得你不是说,你要进去解谜么,怎么一直没有进去?还是说,你靠着你口中那特殊的权能,在外面就可以解谜?”
安格尔顿了一秒,尴尬的偏过头,讪讪笑道:“出了点小小意外。”
“小小的……意外?”拉普拉斯眯着眼,审视着安格尔。
虽然拉普拉斯那屑女人的屑眼神让安格尔感觉如芒在背,但他还是顶着那怀疑的目光,解释道:“特殊梦境出现未知变化的时候,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哪怕是我,也不行。只有等它变化结束,才能进入其中。”
安格尔说话的时候,是直视着拉普拉斯的眼睛的,而且安格尔也没必要在这件事上骗她。所以,拉普拉斯相信了这个说辞。
“虽然你没有进入海伦之梦,但应该可以看到里面的变化吧?”拉普拉斯问道,否则,安格尔为何闭眼了那么长的时间。
这点,安格尔也没否认,点点头将自己看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出现未知变化时,连直接探入其中都不行吗……这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拉普拉斯沉思了片刻:“少女重生,吸收玫瑰的生命能量,最后进入了房子还用玫瑰捆缚了房子。听上去有点离谱,不过,我相信。”
这种情况越是离谱,拉普拉斯反而越相信。更何况,外面晶体造物的长鞭,也长出了大玛丽玫瑰,似乎也在应证着少女借玫瑰而重生这件事。
“这样看来,未知变化是从这个少女开始的?”拉普拉斯低声喃喃:“难道之前我未曾探索到的1%进度,也应在了她身上?”
虽然安格尔也说过,玫瑰园门栏上的人头气球也出现了惊人的变化,但那些人头气球可没有影响水晶造物的外在形象。
如果以水晶造物的形象变化为依据,重点还是少女与玫瑰上。
拉普拉斯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作为海伦之梦的亲历者,她对那没有完成的1%探索度十分的在意。
在安格尔看来,这就是一个初接触游戏策划的副本、或者说密室,不把一切的疑问解开,誓不罢休的宅女行径。
想想其实也有一定的道理,拉普拉斯的本体常年待在空镜之海,算是个深宅。就算拉普拉斯会在空镜之海里开盲盒——去观看各个世界流入空镜之海的记忆,但观看只是观看,亲历还是第一次。
从上帝视角转换成了玩家视角,那种感觉肯定不一样。
上帝视角能居高临下的俯瞰一切,解谜在上帝视角的人看来,只是个儿戏行为;但玩家视角,就必须要步步为营,一点点的寻找“记忆”里的蛛丝马迹,最终想办法去攻略这个“记忆副本”。
拉普拉斯第一次成为玩家,却还想玩成上帝视角的结果,就会如此:心痒痒,放不下。
这种纠结,目前还不算是完美主义,只能说是视角转变的必然结果。
而在拉普拉斯沉思的时候,那鞭子形状的晶体造物……喔,不对,现在应该叫做玫瑰长鞭,也在慢慢的变得虚化。
显然,它也遵循着梦游仙境权能的规律,只要不触发,就会自动隐匿。
那隐匿之后,又如何寻找、触发它们呢?
要知道,之前隐匿的晶体造物可不止玫瑰长鞭,漫天都是晶体造物,他们现在隐匿到了什么地方呢?
安格尔见拉普拉斯久久不吭声,索性将视角更改成了上帝视角。
打算以宏观的角度去看看现在的梦之晶原,找找那些隐匿的晶体造物。
安格尔最先看的自然是当前所在位置的附近。
无论是晶原表面,还是晶原下方的地下世界,安格尔都没有看到任何晶体造物……又或者说,这些晶体造物和晶原本身融为了一体。
这就很难找了。
就像是一滴水融入了大海,在满是晶原的世界里寻找和晶原本质一样的晶体,很难很难。
附近找不到,安格尔就将范围扩大。
之前是细查一定范围,安格尔如今是直接以最宏观的角度去寻找。这一找,还真的让他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
而这个地方,距离安全区与记忆之森所在位置并不远,正是此前那些魔怪所在的尸骸山。
如今,尸骸山上的尸骸,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
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庞然到可以直抵高天的巨大晶体山。
如果只是晶体山,倒也没有什么值得可说的,说不定是之前的“创世之争”的动静太大,天翻地覆而形成的晶体山,这也是有可能的。
但安格尔注意它,自然不单单是因为晶体山,而是这个极其陡峭,宛如直插天穹的削壁之山,居然有山道。
虽然没有人工制造的那么精细,但从山脚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山道,一直延伸到了顶部。
这实在很奇怪。
试想一下,一座高近万米的大山,有一条完全没有断绝,从平原到山巅的路,这不奇怪?
安格尔在将目光放到这座晶体山的时候,权能树也随之传来了一道信息。
根据信息表明,安格尔可以对这座晶体山进入梦游仙境的观察模式!
不过,同样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触碰到晶体山;第二,激活梦游仙境的权能。
安格尔现在处于上帝视角,身体肯定无法触碰晶体山……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权能树在手,安格尔现在等于是梦之晶原的半个主人。
此前的一些权能也可以运用了,其中“天象更迭”权能的可操纵范围变得更大。
安格尔的做法,便是通过天象更迭的权能,将地下世界的魇界气息从地缝里裹挟出来。结合魇界气息与天象更迭,释放了一个幻魔之手。
触碰晶体山这个条件,说直白点,就是对魇界气息的感知。
这个幻魔之手本身是魇幻类戏法,也可以作为安格尔的身体延伸。
故而,当安格尔操控着幻魔之手,触碰上了晶体山后,顺利的满足了第一个条件。紧接着,安格尔又激活了梦游仙境的权能。
随着两个条件的同时满足,安格尔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意识飘飘荡荡,瞬间穿越了无数的距离,来到了晶体山外。
然后,意识慢慢沉入了晶体山……
新的箱庭出现在了安格尔眼前。
然而,让安格尔惊疑的是,哪怕他进入了箱庭内部,视角可以随意的拉伸,也没有发现晶体山与外部有什么不同。
一样的山体,一样的山路,没有想象中的魔怪,也没有其他异常。
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这不是特殊梦境,那为何激活梦游仙境权能可以进入箱庭视角?如果是特殊梦境,那里面为何一点变化都没有?
安格尔百思不得其解,或许……只有亲自去看看才会知道。
權色官途 飄逸居士
就在安格尔心思放在这晶体山的时候,附近的拉普拉斯终于从沉思中苏醒。
“不见了。”
安格尔听到拉普拉斯的声音,睁开了眼。却见拉普拉斯看着空荡荡的半空,低声喃喃。
“你是说那条鞭子?只要不激活它,它就会逐渐虚化,隐匿不见。最终它会去哪,我目前也不知道。”安格尔道。
安格尔话音刚落,就听到拉普拉斯淡淡道:“我知道在哪。”
安格尔:“欸?!”
拉普拉斯:“在它消失的时候,我又得到了一些信息。”
“离开了海伦之梦还有信息?”安格尔也惊到了,这个梦游仙境的权能也太“人性化”了吧,居然连售后服务都有?
拉普拉斯点点头,将得到的信息道了出来——
「特殊梦境“海伦之梦”出现联动变化,与“碧拉的美梦”结合。」
「特殊梦境“海伦之梦”改变为“贪食者的狂欢”。」
「探索进度重置。」
「所有通关“海伦之梦”的人,都将进入“贪食者”的猎食清单。」
「所有在“海伦之梦”里获取的奖励,在特殊梦境“贪食者的狂欢”里,都会得到双倍加持。」
「“贪食者”的猎杀,将在三小时倒计时结束后开始,离线后倒计时依旧计算。」
「目前倒计时为02:59:59」
「目前倒计时为02:59:58」
「……」
盆景天堂
「目前倒计时为02:55:50」
緣來是你,霍少的隱婚甜妻 小說
拉普拉斯将所有信息说完后,倒计时已经到达了2小时55分。
也正因为拉普拉斯能一直感知到倒计时,所以,她才会说:她知道在哪。
因为倒计时结束,特殊梦境“贪食者的狂欢”会主动来猎杀拉普拉斯。一旦贪食者到来,相应的特殊梦境必然会出现,到时候那根承载特殊梦境的玫瑰长鞭也会出现。
而且,根据信息里的说辞:离线后倒计时依旧计算。
也即是说,只要拉普拉斯下线超过三小时,等她上线时,无论她在哪里,都会立刻面对玫瑰长鞭的攻击。
听上去有点索命纠缠的意思。
只是,拉普拉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不仅没有一点惧怕,还隐隐带着期待。
而安格尔在听完拉普拉斯的这个消息后,也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贪食者可真是……活腻了。
如果是其他的普通人来攻略海伦之梦,失败导致“贪食者的狂欢”出现,上了猎食清单,绝对会害怕。
因为他们的实力不够。
但拉普拉斯则不一样,激活蜕鳞状态后,只要蜕鳞的补给跟的上,她就算杀正式巫师级别的魔怪,都如割草。
面对这样的怪物,贪食者想要猎食?别做梦了
安格尔自然不担心拉普拉斯的安全,不过,话又说回来,拉普拉斯所说的这个信息里,抛开后续的追杀,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词。
——联动变化。
之前,海伦之梦是即将发生未知改变。
现在确认了,这个“未知改变”就是“联动变化”。
“联动变化”里的“联动”这个词,使用的很微妙,也非常的有画面感。
海伦之梦,是海伦的造梦。
碧拉的美梦,估计是一位名为碧拉的人睡着时做的梦。
这两个梦出现了联动,这才有了现在的新梦:“贪食者的狂欢”。
“原来这些特殊梦境,也可以联动的吗?”安格尔轻声道:“不过,碧拉是谁?”
“碧拉就是那个肥胖少女。”拉普拉斯道:“是海伦之梦里出现的那座房子的房主女儿。”
安格尔:“那个被当成玫瑰肥料的少女?”
拉普拉斯点点头:“我在走廊上,看到过她的画像。旁边有写她的名字。”
虽然海伦之梦里有不少的文字,拉普拉斯不认识,但走廊上画像里的一些名字,却是很标准的通用文。估计是海伦这个造梦人,最记忆深刻的文字,所以在梦里也将这些名字完全的复现了出来。
安格尔原本还以为碧拉是一个外侵的梦境,但现在看来,这个碧拉还是海伦之梦这个故事里的反派啊……
“这么说来,是有内在联系的两个梦境,进行了联动……这是联动的既定规则,还是说可以无条件联动呢?”
前者就像是一出名为“超维术士”的话剧里,主角是安格尔,可桑德斯如果出现在这出话剧里,也不违和。
而后者,所谓的无条件联动,同样以“超维术士”的话剧举例,主角是安格尔,但哈利波特却出现在了这出话剧里,那就很违和了。
不过,就算违和,也不影响“联动”这个词的本质。
就像是《魔夜弄潮声》里,作者安排图拉斯去杀死传奇海盗红胡子,小说出版后也没有读者质疑——包括主角之一的图拉斯自己都夸夸其谈。但实际上,图拉斯称霸极东之海的时候,红胡子都还没出生,怎么能扯上关系?
作者在《魔夜弄潮声》里将这个故事瑕疵给圆了过去,同样的,如果“特殊梦境的策划”,也能将瑕疵圆过去,海伦之梦联动孙悟空之梦都可以。
用乔恩的话来说,这就是所谓的:跨界联动。
安格尔在意的也是,这个特殊梦境的联动,必须存在内在联系,还是说,可以跨界联动?
浮夸的灵魂 小说
如果可以跨界联动,那说不定本来是一个普通人的梦,跨界联动到了一个神祇的梦,那这副本难度岂不是逆天?
拉普拉斯:“这不是什么问题。多经历几次特殊梦境,答案自明。”
安格尔想想也对,现在没必要求甚解。正如拉普拉斯所说的,经历多了,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
更何况,他还手握权能树这个大杀器,慢慢的去解读梦游仙境,也是可行的。
思及此,安格尔也不纠结联动问题了,而是看向拉普拉斯:“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拉普拉斯:“你是问贪食者的追杀令?如果是追杀的话,我就等她来,我倒是想看看,能不能从她的追杀中,寻找到之前那1%的差离到底在哪里?”
安格尔:“……不,我不是指这个。我之前提到过,你有想过要承担什么权能吗?”
拉普拉斯:“想过,也有一些意向,不过,我打算等会让格莱普尼尔占星后再做决定。”
每次拉普拉斯提到自己时身的时候,安格尔就特别想要问一下,你们自己默认为一个人,现在在梦之晶原又联系不了对方,这算是一个人?
不过,安格尔嘴巴动了动,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因为拉普拉斯每次回答的都差不多,而且,每次回答必露出屑眼神,他大概都能猜到拉普拉斯的反应了,所以没必要自找罪受。
安格尔:“既然如此,那你现在要去看看记忆之森吗?我是说,梦之晶原里的记忆之森。”
“你把记忆之森带进来了?那之前的那只蜘蛛魔怪……”
安格尔:“被记忆之森吞噬了。没有清剿者,梦之晶原现在算是彻底安全了。”
拉普拉斯知道安格尔肯定还隐瞒了一些事情,不过这对拉普拉斯而言,并不重要。既然她选择了支持安格尔所做的决定,那么这些安格尔主动隐瞒的事,也没必要去深究
“好,去看看。”拉普拉斯点点头,还是决定去看看记忆之森。毕竟,记忆之森涉及到了法则,她也想看看梦之晶原里的记忆之森和现实中的记忆之森有什么不同。
“所以现在要先下线?”拉普拉斯已经看出安格尔运用权能的一点门道。
安格尔点点头。
拉普拉斯很果断的从梦之晶原退了出去。
安格尔也跟着退出。
当他们在映照空间睁开眼的时候,拉普拉斯却并没有立刻接受安格尔的邀请,进入梦之晶原,而是问道:“梦之晶原应该也和你口中所说的梦之旷野一样,让其他人进去吧?”
安格尔:“是的。”
拉普拉斯:“那我想让我的时身和我一起进去,可以吗?”
既然是你的时身,它们算“其他人”吗?不就是你吗?安格尔默默在心中吐槽,不过表面还是很平静的道:“可以,你就算让你本体进去也没问题。我这里有登录器,哪怕你的本体在空镜之海不便离开,也能透过登录器让它进入……不过我也不知道登录器会不会被空镜之海冲刷掉能量,如果会的话,那最好不要让登录器进入空镜之海。”
拉普拉斯淡淡道:“我就是本体。”
又来了……安格尔按捺住吐槽的欲望,说道:“我是说空镜之海的本体。”
拉普拉斯:“我就是空镜之海的本体。”
看蜕鳞的形状都知道你不是本体啊!
拉普拉斯或许看出了安格尔心中想法,难得解释了一句:“我目前的这具身体,本身就是本体意识所化,证据就是,当我进入梦之晶原的时候,我的本体也在沉睡。”
“也正因为是本体,所以我才能发挥出蜕鳞的全部效果。”
假如进入梦之晶原的不是本体,而是时身:路易吉或者格莱普尼尔。
那么,在空镜之海里的本体是不会沉睡的。
而且,路易吉和格莱普尼尔就算在梦之晶原可以使用蜕鳞,也没办法发挥出全部的效能。
安格尔:“我明白了……”才怪。安格尔只是隐约有点懂所谓的本体与时身的区别了,但如果拉普拉斯一会儿又将时身称之为“自己”,安格尔估计自己又会搞混。
“既然你同意了,那我现在让时身过来。”拉普拉斯话毕,闭上眼,透过思维空间里的镜面,联系起了时身。
在拉普拉斯联系时身的时候,安格尔却是走到了一旁。
目光放到了不远处淡粉色之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