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喂,我虽然很喜欢这个小女孩,但你为了让她看一眼自己的妈妈,是不是牺牲的有点大了?你真打算就这么杀回去吗?”房车里,表世界分壹问道。
“这件事,确实需要神秘事业部做出一些牺牲,”庆尘一边开车,一边随口回应道。
“我说的是你要做出牺牲啊,你不会真以为自己杀回大阪,还能全身而退吧?”表世界分壹感到奇怪。
“我本来也没打算全身而退,”庆尘平静道:“影子说,凡有获得,皆会失去,我认可这个道理。如果是上个月,我会努力衡量利弊,然后做一个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现在呢?”
“现在我会觉得,如果这个世界甚至都不允许,一个小女孩看一眼自己的妈妈,那这个世界一定是错了。”庆尘认真道:“我过去认为,真正的世界就只有利弊,但后来我发现,当你开始衡量利弊的时候,就已经被这个世界打败了。。”
表世界分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我父亲任小粟说过一句话,送给你。”
“什么话?”
“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恭喜你回来了,你还是我最初认识的你,”表世界分壹说道。
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
庆尘细细的思索着这句话,然后咧嘴笑了,这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比完成了一次生死关还要让人高兴。
表世界分壹说道:“你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你们这类人最容易看破世界的本质,最容易获得权力与金钱,但你们这类人也最无情。你们将世界与规则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不知道自己丢失了什么。”
“别用‘你们’,”庆尘挑挑眉毛。
“对了,这次你要给我五百……一百万!”表世界分壹说道。
“成交!”
“我是不是要少了?”
“好像是,”庆尘岔开话题道:“你哥哥醒着吗?”
“没有,他抹掉了三十多个尝试在网络中永生的意识体,然后又睡觉去了,”表世界分壹说道:“不过他临睡前关注你了一阵子。”
庆尘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壹的哥哥竟然还关注着他?
他忽然问道:“我想知道,穿越事件,是你哥哥计划的吗?”
表世界分壹:“这个小女孩你打算让秧秧带回洛城吗?”
庆尘笑了:“嗯。”
壹的态度已经说明很多事情了。
那么,就算这件事情不是壹的哥哥在主导,也一定是参与者之一。
只是庆尘想不出来,到底什么手段能打通两个世界。
这种事情,就算是半神也做不到啊,难道里世界真的还存在着神明?
表世界分壹:“你可得把她藏好了,她对神代家族的威胁太大,神代家族如果发现她的踪迹,哪怕她在洛城,也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掉她。里世界曾有一个威胁到神代的家族,如今已经灭绝了。”
“里世界有没有神宫寺真纪这个人?”庆尘又问,他要确定,小真纪是不是内测者。
表世界分壹:“有的,如果你不想让她穿越的话,就别让她靠近大阪。”
奇怪了。
内测者在里世界都是没有替代者的,例如庆尘,就是影子一直在假扮他。
如果里世界也有一个小真纪,那就意味着小真纪不是内测者。
可如果不是内测者,为何能够直接修行,难道就只是因为表世界的规则已经渐渐松动?
这几天,表世界已经有新闻出现,很多‘非时间行者’开始觉醒。
但庆尘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某一刻,他甚至认为,神宫寺真纪更像是某位神明,专门留着用来毁灭神代家族的大杀器。
只因为这个小女孩在里世界容易被神代扼杀,所以才送来表世界。
给她一个成长起来的机会。
但现在,表世界分壹的话,似乎推翻了这个猜测。
等等。
庆尘问道:“壹,你会说谎吗?”
表世界分壹:“我可以学。”
庆尘:“……”
換到了最糟的座位上
这个态度就很尿性。
庆尘有一种直觉,壹一定在某些信息上误导了自己。
此时,他距离大阪越来越近。
金柑糖的秘密
冷枭的专属宝贝 小说
十天之内,那里将成为神代的修罗场。
表世界分壹:“紧张吗?要为小真纪吸引注意力,就得闹出足够大的动静才行。”
“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庆尘笑道:“我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肾上腺素开始分泌了。可还是那句话,如果这个世界不能允许一个小女孩看自己妈妈一眼,那就需要有人来纠正这个世界。”
表世界分壹说道:“或许这就是穿越的意义。”
“嗯?”
表世界分壹:“好了,你交代的事情我会办好的,最多两个小时,你看好了。不过,钱也要及时到账。另外,里世界主壹让我送你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庆尘愣了一下。
“开,往城市的边缘开,”表世界分壹说道。
“怎么还唱起来了,”庆尘挑挑眉毛,他很好奇,壹到底要送他什么礼物。
房车顺着公路一路向大阪行驶而去。
就在他远远看到那座辉煌城市的轮廓时,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孤独的站在路边。
这个人好像总是独来独往,格外神秘。
郑远东,郑老板。
表世界分壹:“壹让我告诉你,祝你旗开得胜,杀尽仇敌。你需要的,它帮你取回来了。”
庆尘停好车,默默的下车走向郑远东。
却见那位如山峦般可靠的郑老板,拍了拍身边立着的一支长长的黑匣子,笑着说道:“大开杀戒之前,把属于你的东西拿回去。”
农家童养媳
庆尘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匣子。
黑色冰冷的反器材狙击步枪,以德服人。
透明若无物的缕缕丝线,提线木偶。
可以打开世间所有门的黑色尾戒,权力。
还有一枚金币,那是老叟李修睿留给他的人生礼物,用来换少年时一两风的一两黄金。
庆尘笑了,此时此刻他才算是真正回归了最鼎盛的战斗力。
他对郑远东说道:“谢谢。”
郑远东摇摇头:“我也是跟别人做了交易,不用谢我。”
庆尘明白了,如果说这世上还有谁能如此轻易找到自己藏禁忌物的地点,那就一定是壹。
但郑老板面对三件禁忌物都能不心动,足以证明郑老板的人品。
庆尘看向远处大阪市的灯火轮廓,他又回来了。
“郑老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要你要杀的人,我自然也有我要杀的,你在大阪,我去神户。”
……
……
岛国网络里的各大社交平台突然被一段录音侵袭,录音里两名神秘事业部正商量着如何分配神宫寺真纪,语气中俨然将小女孩当做宠物、玩物。
发布者是陌生号,没人查得到她的地址,录音的标题很简单:披着神明使徒的外衣,将人间变成炼狱。
很快,发布者账号被封禁,录音也被纷纷屏蔽。
可是,陌生的账号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
没有什么特殊的技术手段,只是发布者更换IP、注册账号的速度超乎想象,删号、封禁的速度还没她注册的快。
一开始只有一段录音,再后来数百个录音被曝光,其中包括限制潜在时间行者的自由,包括如何让时间行者当骡子运送货物。
所有录音曝光出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曝光神秘事业部的勾当。
仅仅两个小时,这数百段录音便传遍了岛国的大街小巷,那两名神秘事业部成员的恶劣语气和话题内容,激起了无数民众的愤怒。
这段时间很多人都被神秘事业部带走,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此之前,神秘事业部都说这是一件好事,被带走的人是被神明选中了。
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这就是表世界分壹与庆尘的交易。
北海道,神宫寺真纪母亲的小楼外。
原本正蹲守着的民众,渐渐交谈起来。
大家来这里,一方面是因为悬赏对普通人确实很有诱惑力,一方面也是因为,通常情况下,被通缉的人都是‘有罪’的,所以没有心理负担。
可是,大家听完一段段语音后忽然发现,事情好像和他们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那个带着小女孩杀了神秘事业部数百人的凶徒,似乎只是一个守住人类良知底线的“保护者”。
小女孩有什么罪过呢?她为什么要被神秘事业部抓走,神秘事业部又有什么权力将她视作宠物、玩物?
幻雨 小說
而且,帮助神秘事业部的人,又成了什么?帮凶!
那些蹲在门外的人都站了起来,有人小声嘀咕道:“我们走吧?就算钱再多,也不能做这种事情啊,别人站出来保护一个小女孩,我们却要帮神秘事业部抓他,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走走走!”
短短几个小时,那栋小楼外面的人便走了一大半。
神秘事业部的人坐在车里冷笑着,终究还是有一小半人为了钱留下来了。
可正当他们冷笑时,外面忽然有路过的人丢出两个鸡蛋来,蛋清与蛋黄、碎蛋壳糊在玻璃上,看起来格外突兀。
待到他们下车追出去时,砸鸡蛋的人已经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
感谢感谢铁血旗队长、逸影风云、有风塘畔花未眠、名怼怼丶Gungnire、李胖胖的赵肉肉、沉沦的欲望少年、寒夜舞墨、零夏之人、阅亿为雄、Tuomasi_、流浪孤注一掷、后备箱都是航模、JAcKrAkEn、吐气泡的小鱼、潦草或情深、杨威利up下、醋缸子里的玻璃、抠脚大汉交版费,这些同学成为本书新盟。
老板们大气,祝老板们走路四平八稳不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