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信息全知者
众人遥望虚空水瓶,虽然能看到祂的恢弘体型,但实际还相隔甚远。
少说也有十万光年,其中环绕水瓶的星环,就有直径两万光年。
如此漫长的距离,光靠飞太慢了,折跃时空无疑快得多。
眼见林立正要这么干,苦影连忙制止道:“不要!”
“七元虚空都会一招‘折叠轰炸’,一旦在祂的领域内,使用邪神跃迁、虫洞穿梭、独立时空,甚至升降维技术,统统会引发真空粉碎。”
“不仅无法跃迁,你所处的时空还会原地爆炸,破灭成庞大的纯能将你湮灭。”
林立惊愕道:“那你们以前是怎么讨伐祂的?”
苦影理所当然道:“飞过去啊,航行十万年而已,事实上我们上次讨伐,只航行了八万年,便死伤惨重不得不撤退了,也就堪堪进入星环而已……”
林立无语,十万年在这帮超维者眼里,根本不当一回事,说得跟十天一样轻巧。
事实上,在六维描述的万年,都是翻译成银河时间,确实在苦影口中,也不是多大的时间单位。
苦影继续说道:“这航行过程中,我们会频繁受到各种各样的邪神因果律打击。”
“记忆燃烧,只是最基本的。最可怕的是一种‘能量禁止’,其分布在这十万光年的路径上,就好像一个个陷阱。”
“它潜藏在时空中,隐秘性极高,一旦我们进入陷阱所在的时空,所有能量都会消失,我们也就死了。”
别看只是能量禁止,实际上这种描述简单的因果律,才最可怕。
任何事物存在就有能量,它是万物运动的本质,就连时空也不例外。
如果没有能量,等于他们所有人立刻成为绝对零度,连反应时间都不会有,就连心里闪过‘不好’这种念头,都来不及!因为表达任何资讯,也是能量!思考也需要能量!
其实绝对零度因果律,就是能量禁止这一招的前身,只不过后者更厉害而已。
想要对抗绝对零度,有很多方法。但对抗能量禁止,就没辙了,因为任何武器、任何现象、任何行动,任何操作,都需要能量。
雨空山心情沉凝:“真的任何能量都会禁止吗?”
“也许不是客观上的任何能量,但至少已知的都会……”苦影叹息道:“别忘了,祂是七元,且智慧远超于我们,经历的未知数不胜数,祂通晓的能量形式,可比我们多得多。”
雨空山惊讶道:“好家伙,这就是七元邪神啊,连这种科技都有。”
兰绝飒然道:“必然不是所有能量,能量根源的维度可是九维!除非祂是九维存在,否则不可能禁止一切能量形式。”
“这只是一种暗科技,将祂解析的能量形式,以因果律的方式消解了。”
“而且祂禁止我们多少能量,祂必然也要支付多少能量,甚至更多,归根结底还是以势压人。”
苦影认真地看向兰绝:“不错,你倒是清醒。”
“祂要真有那么厉害,也不会只是设置成陷阱,隐藏在时空中等我们去踩,这充分说明了,祂不可能随意地将这种效果,直接覆盖在我们身上,将我们秒杀。”
“不过,知晓这一点也没用,当年我们讨伐,最终还是得拿命填,步步推进排雷。”
林立愕然道:“等一下,向前释放大量的物质用来探路,哪里的能量消失了,不就知道哪里有陷阱了吗?”
黄极终于说话了:“那就是找死了。”
苦影涩声道:“你想到了?我们当初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意识到这是个连环套。”
“虚空水瓶,怎么可能只是单纯放一些陷阱那么简单?”
“在这片领域中,还覆盖了一种暗科技,叫做因果连锁,我们与我们所释放的物质、能量,会被视为一体。”
“用死物探路,陷阱是找到了,但释放者必死无疑!”
“不过我们最终还是用这种方法,依靠牺牲眷族的方式,穿越了八万光年。”
林立奇怪道:“视为一体,怎么可能有这种科技啊?”
黄极笑道:“因果其实本来就是一体的,不用连锁。”
“苦影,这招应该叫因果传播,或者直接叫模因也没关系。”
“本来就是一体的?”苦影思索片刻,恍然道:“的确,我的模型复杂了,如果设计成因与果,都是某种事物的一体两面,我的模型瞬间简洁了好多!”
所谓因果,并不是一个因一个果,这都是人为定义的。
因就是果,果就是因。中间没有隔断,它并非一份一份的。
就好像一枚硬币,正面向上,则反面必然向下。当人们看到因,则果已经存在了,两者是同时诞生的。
只不过,生命存活于时间中,非得等到未来,才能看到那个早就决定的果,继而误以为果是后来发生的。
如果将因果加入物理模型,它必然是一个整体,所谓的改变了因果,其实是拨弄了这个‘宿命球’的运动轨迹。
而它的运动轨迹有很多,就是所谓口语化中的‘因果线’。
人们所见到的起因事件,和结果事件,只是这个宿命球翻滚的残影,而它的残影,可以是任何事件的样子。
六维是因果的维度,因果的本体无处不在,令整个宇宙变成纯白世界。
灵魂海,就活在这个‘宿命球’之中,一旦到了七维,就可以很直观地看到它在那翻滚。
黄极笑道:“你把因果分开,以一份份的量子态,也照样可以描述,并不是错了。”
如果用量子理论描述,则因果粒子是六维的主要物质,很多超维者用它塑造身体,并且行使种种因果技术。
他们不需要星神境界,就能使用所谓的邪神因果律,原因就在这里。
都实用化了,怎么可能错?只能说因果同时也包含有粒子态。
这就像是日心说与地心说,其实两个都不是真理,前者更简洁,继而把后者抛弃了而已。
如果硬要说地心说是错的,那就扯淡了。
黄极所说的一体化,是七维视角,是迟早都要建立的概念。
林立很不适应,感觉更难理解了。
但兰绝、苦影等顶尖强者,适应力极强,能驾驭这种模型,反而觉得这样更简洁。
“很好,我已经算出来,虚空水瓶的因果追溯范围。”苦影大喜。
以前他算不出来,还以为能量禁止效果,可以直接通过死物,连锁到他们身上,于是就拿命填。
可换了个视角,就能知晓模因的传播范围,这个范围不是空间范围,而是因果纠缠的亲密程度。
如果没范围,能量禁止甚至都可以直接追溯到宇宙诞生了!
“大帝,给探路者下命令的人也会被杀死,不过下命令的定义,是指两者能量交互……引力不算!”苦影说道。
兰绝笑道:“当然不算,不然所有在引力场内的人,都会被能量禁止,那你们全死了。”
“所以很简单,我们接下来只用引力波沟通,虽然这样范围有限,但不会莫名其妙被某种模因感染。”
众人很快切换了通讯模板,改为‘不沾因果’的引力通讯。
引力通讯真的是很简单的技术,但凡是星际文明都会,随着科技发展有无数新的通讯去替代。
在六维大家都用神识力,超距沟通,没想到现在又得复古……引力真是永远滴神。
“我来探路!”夜獠一马当先,他深受黄极大恩,什么危险的事都愿意抢着做。
貼身甜寵
然而黄极笑道:“不用探路,跟着我就行了。”
说罢,他以最快的速度,冲锋在前。
众多邪神连忙跟上,惊讶道:“大帝,你可不容有失啊!”
紫微的天,带头冲锋,这要是出事,顶梁柱就倒了。
哪有这样的?当年博奥让手下探路,手下又让眷族探路……现在黄极竟然自己探路,这一路上危险重重,光靠苦影这点情报,可不够用啊。
可是黄极并不听他们的,只用行动说话。
只见他约束着阵型,和小虚并肩,身后跟着众多战力,如一字长蛇,在真空中,以一种诡异的路线,前进!
七拐八绕,上上下下,左右左右,叠叠悬悬,好似穿梭无形迷宫!
一个月过去了,竟然什么都没发生!
“完美规避了所有陷阱吗?”
“大帝怎么看到的?”
苦影、夜獠等人震惊于黄极的观察力,简直绝了。
众人士气如虹,以前讨伐虚空有多惨烈,现在就有多舒服。
“咻!”黄极忽然停下,让众人都聚在身边。
“再紧密一点!”
众人不敢怠慢,纷纷人贴着人站好。
不过心中困惑,这是干嘛?怎么停了?还远着呢!起码要飞八万年,才能进入星环地区。
林立很快解答了他们的困惑,只见他竟然在头顶,造了一颗奇形虫洞!
“小心!”博奥城的老人们,失声提醒。
前面都说了,这片领域不能折叠时空,会爆炸的。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林立熟练地当起了传送员,扭曲场笼罩众人,直接将他们全部传送到八万光年之外的某处。
大家眼前一阵恍惚,就见自己置身于虚空水瓶周围的星环之中。
“虚空水瓶的领域,被林立破解了?”
“应该不是破解,不然没必要多飞一个月。”
“好像需要特定的位置,我懂了!是盲区!”
在场没有弱者,最弱的其实就是林立,超维者们只通过现象,稍加分析就看破了真相。
原来‘折叠爆炸’领域,并不是完美覆盖,是有盲区的。
史上最强赘婿 沉默的糕点
只不过他们以前看不到,所以宁可当做全覆盖,也不敢跃迁。
“怎么会有盲区呢?”苦影百爪挠心,他不在乎黄极、林立是怎么看到盲区的,无非是观察力够强。
毕竟一个完美演化规律,一个成为星神,都是紫微的至强存在。
他如果也是七元,他也能看到陷阱。
真正令他们更困惑的,是虚空水瓶为何会留下盲区?这不是专门给人家钻空子吗?
林立好笑道:“这盲区是象牙天留下的,外围的这些设计,人家早就破解了。”
“象牙御座每次来,都可以直接从内环开始攻略,不像你们,还要在外围损兵折将……”
黄极告诉了他很多情报,所以虽然他是最弱的,但在这种遍布陷阱,未知危险重重的地方,攻略才是最重要的,他是仅次于黄极的强大!
“象牙御座已经杀进了内环?现在还在吗?”苦影连忙观察周围。
果不其然,他发现了附近充斥着各种邪神能量的残留波动,从时间上来看,仅仅几年前。
这时间实在是太近了,象牙御座的人很可能还在这!
“当然,不然你以为象牙御座,为何不对紫微的诞生有什么大的反应?因为他们主力都在这!”林立解释了众人心中的一个小困惑。
紫微这么大个势力突然崛起,哪怕是情报不足,不敢妄动,也起码要交涉一下,求同存异一些规矩,怎么可能直接无视?
同时,黄极也不管对方,直接就带人来讨伐虚空水瓶,原来人家老大,和主力全在这,这是要一锅端啊。
“同为星空侧,在虚空的地盘,就不要内斗了吧?”夜獠小声嘀咕道。
星空弱势,在夹缝中发展,所以内卷,但在虚空面前一定得团结,不然全都得死。
他们能在残酷的灵魂海有一席之地,重点就在于星空生灵,关键时刻懂得抱团。
黄极笑了,点头道:“你说得对,所以我是来救他们的。”
“啊这……”夜獠瞪大眼睛,难道说,象牙御座的核心团队,要折在这里了?
噌!
远方忽然一道银光乍现!
随后所有看到银光的人,上方都悬浮着一圈弧形银光,犹如森冷的刀锋,在众人头顶盘旋!
“是处刑场!”苦影惊吼,立刻变化为类似的弧光,跟着转!
其他人也同样如此,相关的破解之法,苦影已经教过大家。
处刑场,是虚空邪神特别爱用的一招,顾名思义,领域内的生命会被直接处决。
原理就是针对所有生命形式,设定了专杀,一种反生命法则!
这是只有规则爆炸后的暗科技,才会存在的现象,如同‘宇宙规定没有生命这种东西’。
确实,生命几乎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属于物理学中‘非必要’的东西。
但既然宇宙有生命法则,那反生命法则自然就成了暗科技,只于冥冥中存在。
生命的演化树,是有限的,将其制作成数据库,然后在一定范围的时空内,罢黜维持他们存在的生命规律,则如釜底抽薪般抹杀目标。
但还没有谁,能使用完整版的数据库,真要能做到,就意味着生命本源已经造好,就等于是九元了。
所以处刑场这一招,分为很多种类,每一种抹杀方式都不一样,针对的对象也不一样,破解方式也各不相同。
谁的处刑场更丰富,谁就更可怕。
博奥十亿年前,败给的那个‘虚空死刑’,就是全身心钻研处刑场技术的怪物,妄图有一天处刑场笼罩整个六维灵魂海,杀死所有生命,是非常典型反社会虚空之一。
虚空或多或少都反社会,他们讨厌生命,当然,他们没把自己算在这个类别里。
此刻,众人变化为银色弧光型能量生命,这是该处刑场的盲区,是他们损失惨重才模仿出来的。
别看着弧光好像很简单,实际构型复杂的要命。
这其实就是虚空水瓶自己当前的生命表达式,别看虚空不把自己当成生命的一份子,但客观上他们就是,所以会有至少一个盲区。
“咦?”
只见黄极巍然不动,银色弧光闪烁进黄极体内。
那是反生命法则,那是‘伏行的死亡’!瞬息间黄极就要化为死物!
“转啊!跟着转啊!”苦影惊呆了,有生路为什么不做?
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秩序基本力更无解。
“宇宙演化生命,将反生命的法则隐藏,这是宇宙的伟大。”
“可生命偏偏又要把反生命法则,从冥冥中制造出来……”
黄极笑谈着,竟然举重若轻地就化解了这处刑场。
秩序基本力,可以篡改暗科技的配方。人被杀就会死,但如果把杀人的动作改成了喂饭,那自然就不会死了。
只见黄极竟然吸收了银色弧光,反生命法则,压根没有触发。
如此反复,所有人头顶悬着的‘死亡’,一一被黄极吞噬。
随后一股令人灵魂颤栗的未知气场,蓬勃旺盛,黄极……七元了。
“七元……”
“星空史上……第一个七元!”
苦影激动地颤抖,他领教过黄极的秩序基本力,当初就把他的攻击改成了强化。
当然,不是直接改那么简单,操作是非常复杂的,仿佛是用无数个小骰子,拼出一副高清照片。
对别人来说,这能力很是鸡肋,基本只能乱动,唯有强者,依靠惊人的智慧与计算,才能善加利用。
可黄极,又更进一步,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仿佛是能随意篡改一般。
简直是无物不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