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兔子女孩来了以后,就没有说过话,而且,她似乎很不喜欢被注视,哪怕一直待在路易吉的身后,安格尔的目光看过去,她都把缩的更紧。
安格尔本来还想和兔子女孩打个招呼,但看她现在的状况,安格尔还是决定算了。
魔妃嫁到
兔子女孩和路易吉都到了,如今就只剩下格莱普尼尔了。
又等了十分钟,格莱普尼尔依旧没有出现。
这倒是很稀奇了,之前格莱普尼尔送记忆之森过来的时候,都没有用这么久,这一次是怎么回事?
安格尔疑惑的看向拉普拉斯,而拉普拉斯表现的也很诧异,似乎她也不知格莱普尼尔为何会迟来这么久。
拉普拉斯示意安格尔稍等,然后闭上了眼,安格尔估计是去和格莱普尼尔联系了。
半分钟后,拉普拉斯睁眼道:“格莱普尼尔去了牙仙古墟。”
“牙仙古墟?”安格尔目光忍不住看向一旁的路易吉,他犹记得之前路易吉去调研镜世界生物的做梦情况时,去的地方叫做牙仙乐园。这个牙仙古墟和牙仙乐园,听上去似乎有点关联?
见安格尔看着自己,路易吉拨了一串弦音,用咏叹的语气道:“朋友,你在好奇牙仙古墟吗?那就让最伟大的路易吉大人来告……”
路易吉话还没说话,拉普拉斯那冷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牙仙古墟是第一代牙仙堡,建在近海处。如今的牙仙堡,建在牙仙乐园里,属于第二代的牙仙堡。”
安格尔:“近海?靠近空镜之海?”
拉普拉斯点点头:“是的,最初的牙仙堡是由牙仙长老会建立的,牙仙长老会的核心长老是个对空镜之海有深入研究的学者,所以,它选择了将第一代牙仙堡建立在空镜之海的边缘。”
“不过,也正因为靠近空镜之海,第一代牙仙堡出现了一场空前绝后的灾难——空心牙仙蔓延事件。并且,当时的核心长老,也在这场灾难中变为了空心牙仙。”
“新的核心长老登位,在掌控了当时的牙仙长老会后,决定将牙仙堡转移到牙仙乐园,于是就有了第二代牙仙堡。”
“不过,牙仙内部有一群固执的学者,并没有跟着离开,它们选择了留下来,继续住在牙仙古墟里,对空镜之海进行研究。”
安格尔:“所以,现在的牙仙古墟里住着的就是那些学者以及它们的后代?”
拉普拉斯点点头:“算是吧,不过,现在它们不再自称牙仙,而是自称镜海学者。”
“镜海学者,这似乎更像是称谓?”安格尔琢磨道。
拉普拉斯:“是的,算是称谓。其他的镜内生物,基本还是称呼它们为牙仙,只是会加一个前缀:古牙仙。”
“但它们自己不喜欢这个名字,哪怕它们承认自己的种族是牙仙。”
风情万种 小说
安格尔:“听上去很矛盾。”
拉普拉斯想着现在也无事,便将她知道的一些秘闻说了出来。
“其实只要了解牙仙历史,就知道这一切不矛盾。”
紧接着,拉普拉斯讲了一个牙仙历史上的第二个重大转折事件:女王登基。
牙仙堡转移到牙仙乐园后,牙仙长老会其实并没有完全和牙仙古墟里的牙仙断了联系,两方的感情还是很好,牙仙学者在研究累了后,也会去牙仙乐园定居。
不过,这种场景并没有持续太久。
牙仙学者经久研究空镜之海,也有了一些成果,其中最大的成果就是:寻物之法。
这个寻物之法有点类似巫师的寻物术,但巫师的寻物术不能在空镜之海使用,但寻物之法却可以。它们可以靠着从空镜之海里捞到的记忆碎片,关联定位随着记忆碎片一起漂流进空镜之海的实物。
这些没有磨灭在空镜之海里的实物,基本都是好东西,而且非常适合用于研究。
而好东西现世,自然会引起窥伺。
牙仙乐园这边也有一些学者,他们想要研究这些实物,于是像牙仙长老会提出申请。牙仙长老会联络了牙仙古墟,双方本就同族,也没芥蒂,便将捞出来的实物分了一半给牙仙乐园。
而牙仙乐园也投桃报李,为牙仙学者提供了不少凝晶。
——凝晶,就是浓郁的聚合能被特殊方式压缩后,形成的结晶。因为结构稳定,可以让镜内生物不受限制的吸收内部的聚合能。
大致用途和魔石相似。
这种分配方式,一直持续了很多年。直到后来,牙仙长老会里出现了一位新晋长老,这位长老觉得两方都是牙仙,还要计较凝晶有点太市侩,再加上彼时镜域出现了类似能量潮汐的情况,聚合能在镜域的浓度陷入了低谷,牙仙乐园自身对凝晶已经供不应求,所以这位长老便提议暂时断了凝晶的供给。
一开始也没有什么变化,牙仙古墟还是一如既往的供给实物,因为牙仙学者也看得清大环境变化,理解牙仙长老会的决定。
但当能量潮汐的低谷过去,牙仙长老会也没有再供给凝晶后,牙仙学者就有些不理解了。
拉普拉斯说到这时,轻轻叹息一声:“因为凝晶关系,两方爆发了一些外人无法了解的冲突。我们以为,它们最后还是会有内部解决方案,毕竟牙仙长老会一直向着牙仙古墟的学者。但谁知道,那位新晋牙仙长老通过背后煽动的方式,让牙仙乐园和牙仙堡的冲突加深。”
“这就像是你们人类之中的民众与王权的争斗。”
“普通人的世界里,王权拥有军权,想要镇压还是很简单的。但是,牙仙的世界,掌权者更看重德行,它们也没有所谓的兵权,在这场民意的对冲下,长老会溃不成军。”
“最终,牙仙长老会被废除,而那位背后煽动一切的牙仙长老,借此登基。”
“成为了第一代的牙仙女王。”
“而这个牙仙女王本身就是提议了断绝供给牙仙古墟凝晶意见的前长老,此时掌权,怎么可能会更变自己的想法,她依旧选择断绝凝晶供给,理由是牙仙乐园的普通民众更需要凝晶。”
“如果只是断绝凝晶,倒也没什么,可偏偏这个牙仙女王又有些太过天真,一边断绝凝晶,一边又想靠道德绑架牙仙古墟的学者,让他们持续提供实物。”
“牙仙古墟的学者自然不可能同意这个条件,于是从那一年开始,牙仙古墟和牙仙乐园彻底的分裂。”
“牙仙古墟的学者也开始自称镜海学者,不愿意和牙仙乐园为伍。”
“这种行为,也激怒了牙仙乐园,双方甚至连和谐共处的空间都没有了,进而变成了敌对。”
“但牙仙古墟处于空镜之海的近海,就算敌对,牙仙女王也不敢派手下过来打仗。所以,牙仙古墟的学者也不惧怕牙仙乐园。”
“这就是牙仙历史上的第二个重要转折,女王登基。”
拉普拉斯讲到这,基本就已经将牙仙历史里的重要里程碑都讲了出来:“这件事孰好孰坏,外人无法评断。但从现在的发展来看,两方发展的其实都还不错。”
“牙仙古墟的古牙仙继续研究空镜之海,继续捞取实物,并通过这些实物与其他镜中生物进行交易,也因此,形成了如今镜域最大的交易商会。”
“而牙仙乐园的初代女王虽然有些固执天真,但后面登基的女王都是德行兼备,慢慢的牙仙乐园也真的发展成为了外界所羡慕的‘乐园’。”
“后续的牙仙女王也有想过和古牙仙和解,可惜,作为掌控最大交易商会的古牙仙,已经不缺凝晶,而且,牙仙古墟的古学者很多都是从当年过来的,它们怎么可能忘记当初受到的欺辱,自然不愿意与牙仙女王和解。”
無上丹尊 夢醒淚殤
“这就是现在牙仙的内部格局。”
安格尔听完拉普拉斯的这番历史科普后,并没有太过讶异,只是轻声道了一句:“类似的事情,在人类世界也不断的发生着。”
拉普拉斯:“比起人类世界的争权夺利还是不太一样,至少牙仙乐园和牙仙古墟并没有发生战争。”
安格尔笑了笑,对拉普拉斯的意见不置可否。
“话说回来,虽然听了不少的牙仙历史,但你好像还没提到,格莱普尼尔为何会去牙仙古墟?”安格尔问道。
拉普拉斯:“格莱普尼尔通过占卜,觉得单靠我第二次蜕鳞形成的特殊星象盘,并不保险。毕竟,那个星象盘更大的作用是占卜与防御,没有什么攻伐手段。”
我在古代有片海
“而格莱普尼尔常年在空镜之海活动,与牙仙古墟的古牙仙关系一直不错。所以,格莱普尼尔决定去牙仙古墟借一件攻伐之物……到时候可能也需要你帮忙,将那件攻伐之物拉入梦之晶原。”
说到这里,安格尔算是明白格莱普尼尔的打算了,去牙仙古墟这个最大的交易商会,找一件强大的攻伐之物,来应对“贪食者的狂欢”。
在安格尔看来,帮格莱普尼尔拉攻伐之物进入梦之晶原并不是什么难事,难点在于,格莱普尼尔能不能使用相应的攻伐之物?
拉普拉斯能使用蜕鳞,是因为她本身就是蜕鳞的拥有者,所以使用起来可以得心应手。换做其他人使用蜕鳞,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功效都难说。
所以,格莱普尼尔如果是要借一件强大的攻伐之物,还能操纵,这是很大的难点。
拉普拉斯对此却是不以为然:“这个你不用担心,当格莱普尼尔装备上星象盘后,等同于我装备上蜕鳞,到时候操控一些武器是轻而易举的。”
听到拉普拉斯的话,安格尔算是解开了一些心中疑惑。
但是,拉普拉斯的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她也支持格莱普尼尔去借攻伐之物。
安格尔对此倒是没有意见,不过,从拉普拉斯和格莱普尼尔的行为来看,拉普拉斯对那1%的执着,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否则的话,拉普拉斯自己去“贪食者的狂欢”,也肯定可以打穿整个副本……只是探索度不一定能拿满罢了。
原本安格尔就觉得贪食者这次有点可怜,要面对火力全开的拉普拉斯;现在嘛,贪食者面对的还不仅仅是拉普拉斯,武装到牙齿的格莱普尼尔也要上场了。
安格尔默默的在心中给贪食者点了根蜡烛,希望它下次挑选猎杀清单的时候,要慎重点……哦,对了,它还有下次吗?
……
安格尔在默默思索间,突然听到一声稚嫩的“咦”声。
发出声音的是兔子女孩,她此时正紧抱着路易吉的大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远处的树枝。
发生什么事了?
安格尔循着兔子女孩的眼神看去,却见远处的树枝上,有一团淡粉色之风正在不断的窜动。
安格尔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疑惑道:“速灵?”
随着安格尔的叫喊声,淡粉色之风慢慢停了下来,抖落身周那粉色的装扮,回归到了淡青色近无形的轮廓。
正是速灵无疑!
“你在做什么?”安格尔疑惑的问道。
左妻右妾 小说
速灵飞回到安格尔的身边,通过契约,向安格尔表述了自己的行为意图。
因为速灵的表达能力堪忧,安格尔思索了半天才明白,它是在试图模拟粉色之风的效果。
不过……成效见微。
安格尔犹记得,之前速灵和其他颜色之风融合后,也在试图模拟那些风的效果,现在又模拟起粉色之风来……你这是模拟上瘾了?
面对安格尔的疑惑,速灵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迟疑了很久,才通过契约向安格尔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听完速灵的想法,或者说,速灵的请求,安格尔忍不住抚了抚额。
这是什么事啊?
这些带颜色的风,该不会是镜世界意志特意准备的鱼饵吧?
“你怎么了?”拉普拉斯的声音在安格尔耳边响起。
安格尔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无奈的长叹一声:“没什么,就是这家伙向我提出一个请求,而这个请求是关于它在粉色之风里得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启迪。”
拉普拉斯眼睛一亮:“是关于这个特殊映照空间所在的信息?”
安格尔摇摇头:“不是。它得到的启迪是——”
“这些带颜色的风对它很有用,说不定可以让它晋级……但前提是,要去接触真实的风。”
而所谓的“真实之风”,并不是由镜面空间复制出来的记忆里的风,而是映照空间所对应的现实坐标里的风。
这也意味着,速灵向安格尔提出的请求,和拉普拉斯的述求完全一致。
它也想要去到现实世界里对应的这个特殊空间。
也因此,安格尔才会觉得,这会不会是镜世界意志丢出的鱼饵。如果只是帮助拉普拉斯,安格尔或许会去做,但不会那么上心。
但帮助速灵的话,好歹也是自己人,安格尔自然会多花一点心思去做。
拉普拉斯也理解了安格尔的意思,她轻声道:“这么说来,你的元素伙伴也想去寻找这个映照空间对应的特殊区域?那……我们的目标一致了?”
安格尔默默道:“……速灵这家伙并不是我的元素伙伴。”
拉普拉斯狐疑的看了眼速灵,又看了看安格尔,她一直以为速灵和安格尔是元素伙伴关系,因为在她的角度来看,安格尔对速灵是非常的好,无论提什么要求,安格尔都不反对,而是尽力满足。
倒是安格尔肩膀上那个火元素精灵,看上去和安格尔亲近,但安格尔却会时不时言语鞭笞一下它。
这是安格尔和他的元素生物相处的独特模式?
在拉普拉斯心中思虑的时候,安格尔继续道:“不过,无论目标是否一致,我都会尽力帮你寻找这个空间所在地,这点是无疑的。”
安格尔看了眼旁边的速灵,轻轻叹了一口气:“也顺道帮它完成一个小目标吧。”
安格尔话是这么说,心中却是在想着:他的那些风系生物手下还挺多的,虽然契约年份不长,但好歹现在也算是他的手下,如果真找到了这个特殊区域,干脆把他们一起带过去洗礼一下?
毕竟,速灵对这里风能有启迪,说不定其他风系生物也是如此。哪怕没有办法晋级,稍微有点感悟,增进一点实力也不错。
安格尔自顾自思索着的时候,却是没注意,一旁的速灵,那原本几乎肉眼难以捕捉的两个青色豆豆眼,在听到安格尔的话后,头一次出现了变化,慢慢的笑弯了起来,化为了两道小月牙……
……
速灵的事,其实和拉普拉斯的事属于同一类,都是寻找那特殊空间的坐标。现在还不急,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重新进入了等待的漩涡中。
安格尔也不知道格莱普尼尔到底要借什么东西,居然这么久都没到。
之前他也答应了拉普拉斯,等格莱普尼尔来了占卜一下,再将甜蜜之梦拉入梦之晶原。现在格莱普尼尔没来,安格尔也不好擅自拉甜蜜之梦。
眼看着时间从半小时开始往一个小时走的时候,拉普拉斯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找起了话题。
“对了,我记得之前你带进去的那个繁生之菇,它现在还没出来吗?”
拉普拉斯自认为找的话题,纯粹是为了缓和现场气氛的一个干巴巴的话题,但安格尔听后,却是整个人顿住了。
对啊,繁生之菇呢?!
他怎么就忘记繁生之菇了呢!
安格尔犹记得,之前繁生之菇好像还在尸骸山下。如今尸骸山化为了晶体山了么,那繁生之菇难道在晶体山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