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西王母平静注视着一切,轻声诵读道:“共工与帝俊论道,败,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天河,终究还是动了。”
自九重天开始,浩荡天河流淌星海,滋润虚空万象,坠入不周之山,跌落洪荒多元宇宙,链接山川河流,五岳四渎,注入浩荡汪洋之中。
原本天与地,在水元的作用下开始联合,汇聚,形成了大循环。
借助太一天帝离开的空档期,水元大道占据了整个多元宇宙的大势,水这一个词汇将会是整个时代主角。
这一情况,或许会一直持续至颛顼帝绝地天通,大禹王平定水乱。
但无论如何,随着共工的头铁计划开始,时代已经变迁了。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时代变迁并不是一举一动,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于洪荒底层众生,乃至是成仙了道,位证真神的普通修行者而言,无疑是巨大的灾难。
无数生灵在天河的肆虐下哀嚎,在无情的流水中哭泣,一尊尊往日神通广大的神仙看着自己族人,被淹没的祖地,心中升起一种无力感,饶是他们法力通天也无法对抗无穷无尽的天河之水!
无穷无尽的天河相当于一尊大罗者在咆哮,即便天河没有恶意,只是单纯为了链接天地水元,打造新时代,众生在祂面前犹如蝼蚁。
即便是开辟出自己世界观的道果金仙,在面对天河的时候咆哮的时候,只能躲进其他维度自保。
“上苍啊!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我们要遭受这样子的灾难!”
“太一天帝!你在何方?众生祈求你现身吧!”
“诸天神圣,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
无尽生灵,无论是凡俗种族,还是修行者,亦或者神仙面对浩浩荡荡的天之威的时刻,无力发出哀求哭诉,祈求天庭如同往日一般派出使者解救苍生,哀求大能出手解除灾厄。
他们的哀求,在哭泣,在咆哮,在绝望之中。
窩在山
九天之中,原本谈笑风生的敖丙自天界向人间,望着这一幕,顿时不寒而栗,哪怕他从九重地狱爬出来斩杀了无数恶魔,哪怕始作俑者共工跟敖丙有一定的联系。
敖丙依旧感受到凄凉与绝望,同时心中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
不同于听故事,看史书,敖丙此刻亲身经历史。
他们是时代变迁的背景板,是一串串无情的数字,可是在现在时空节点,他们又是一位为鲜活的面孔,活生生的生灵,赤裸裸的生命!
他,敖丙,也是众生的一员。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
“这就是天道吗?这就是大势吗?!”
敖丙神色平静,声音却微微颤抖,死死望着青童帝君询问道
青童帝君感受到背叛,顿时心生狐疑,决定改变原本的计划。
碰巧敖丙心态大崩,青童帝君顿时心生一计,决定利用敖丙前去搅混水,试探试探真相。
“天帝已然超脱,旧的秩序打破,新的秩序建立,一切都是为了更加伟大的未来。”
“这是时代变迁的阵痛罢了。”
“这就是大势,这就是改革!”
青童帝君一脸平静,故作冷漠述说,给敖丙的感觉不像是活生生的人,而是高高在上的万古苍天,无情注视人间。
敖丙跌宕地退后一步,身冷,心更冷,他第一次感受到大罗者的冷漠无情,高如天意,众生在祂们眼中如泡沫虚幻之物。
同时也深深感受到无力,这是天数,这是大势所趋。
他,敖丙,区区一个刚证道果的金仙拿什么去对抗?
拿脑袋吗?他的脑壳可没有共工那般铁!
至于广元子已经彻彻底底傻了眼,共工一言不合不周山,青童帝君的冷漠,颠覆了他对于天庭的幻想,原本先天神圣的形象,在他心目当中一落千丈。
这就是离开太一天帝之后的天庭吗?
“怎么可以这样?天庭不管吗?!天庭不管吗?”广元子跌坐在原地,反反复复念叨这一句话。
青童帝君淡然道:“天庭自然会管,只不过要分一个主次罢了。”
“究竟是妖神们去处理,还是巫神们去处理,终究要开一个会决定。”
看似为天庭解释,实际上疯狂抹黑巫妖两大阵营,青童帝君不断挑逗敖丙的心灵。
“开会,开会,到了这般境地竟然还要开会?”敖丙不禁升起一丝绝望,这样的天庭还有救吗?
太一天帝的离开,竟然能让天庭瞬间堕落吗?!
To my…
“自然是要开会的。”青童帝君冷笑一声,疯狂拱火道:“不开会,只能开战了。”
“两害取其轻,自然是要先开会。”
话音未落,太一殿内传出一道威严的声音,一尊背负日月轮转的妖帝喝命道:“十大金乌何在,晒干天河之水,解救洪荒众生。”
是劫难,也是机缘,谁能解决水元之难,将版本改回来,就能获得巨大威望,就是铁板钉钉的下一任天帝。
妖帝帝俊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刹那间,预先准备的十大金乌化虹而出。
十方大日,璀璨辉煌,照彻十方世界,洞彻四海八荒,破除水难,解救苍生。
“乱了,天数乱了。”
见证这一切的敖丙,突然愣在原地,望着十轮大日说不出话来。
按照他所了解的历史,帝俊十子遭人算计,十日齐出游历太古洪荒大地,生灵涂炭。随后由于十日齐出死伤无数,大巫夸父不满,行逐日之事,帝俊十子将夸父晒死。
大巫夸父被杀后,大巫大羿大怒,举部落之力,加以巫族各种秘术,造箭用射日弓射杀九只金乌。
原本的天数中,十日是危害苍生的劫难,现在被妖帝一安排,瞬间化身了救世主。
青童帝君眼瞳微微一闪,暗叹妖帝不愧是妖帝,着实好手段。
却没有发现,一侧的敖丙心态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命运的枷锁开始失控了。
“原来天数是可以变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