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穿越有點早
小說推薦這個穿越有點早这个穿越有点早
自打升官后,刘海中就觉得自己很牛,尤其是在制裁了傻柱又找人请教了点生意经后,他几乎都快膨胀爆了,然后他就遇见了聋老太太……
一顿劈头盖脸的拐棍落下,让老头彻底悟了。
他,牛个嘚儿啊!
此时,被抽的满头是包的刘海中哭丧着脸对聋老太太的讨饶道:“老太太,老太太,您别打了,我明儿就去把傻柱放出来行不行?”
“不行,我现在就要见着我大孙子!”聋老太太倚老卖老的拿出了一股蛮不讲理的劲,拐杖往地上用力一杵,气咻咻道骂道:“你个吃人饭不拉人粪的东西,今儿个我要是见不着傻柱,我就呆在你家不走了!不怕告诉你这臭小子,今儿我要是在你家死了病了,您就等着给老太太我陪葬吧!”
“哎呦喂,您别介啊,这大晚上我怎么往出领人啊!”刘海中都快哭了,胖乎乎的身子在屋里直转圈,活像一只吃不到喷喷奶急的嗷嗷叫的大胖达。
聋老太太的背景,院里年轻人不知道,他这个老辈人可是一清二楚。
别看这老太太是个老绝户,平时也不见有什么人来看她,可她却不是真就无依无靠的。
她过世的丈夫跟儿子们的战友、朋友什么的可多得是,而且不少人都是身居高位,要不是老太太不愿意让人打扰,也不想麻烦旁人,早就让人给接走养老去了。
所以今天要是让老太太在他家出了什么事情,能不能陪葬不一定,但跟着吃挂落倒是肯定的。
旁的不说,他这个小破组长保准是保不住的!
“那我不管,我就要见我大孙子!”老太太今儿算喝出去了,就打算耍横耍到底,大马金刀的往刘家堂屋板凳上一座,摆出了一副不见人不走的架势。
九尾美狐赖上我 夜落杀
“您这……您这也太不讲理了!”刘海中急的满头汗,最后一咬牙一跺脚,道:“让我去放傻柱也行,不过您必须得回家等着去,不然咱俩就在这干靠!”
聋老太太眼睛一斜,哼道:“你小子不是糊弄我老太太呢吧?”
“哎呦,我糊弄谁也不能糊弄您啊!”刘海中连忙道。
“那成,我就回家等着,我告诉你,今儿我要是见不着傻柱,我回头就把你家房子点了!”老太太冷笑一笑,眼睛一瞥看下外头,高声喊道:“小恒子,送太太我回家!”
“嘿,这黑灯瞎火的您眼神还来好使了。”楚恒听了一乐,屁颠颠进了屋,跟伺候老佛爷的小太监似的,到老太太面前弯腰躬身,递过去一只胳膊,做恭谨状:“咱走着!”
“救你会作怪。”老太太被逗得眉开眼笑,伸手搭在他胳膊上,缓缓站起身。
刘海中见状,连忙凑到楚恒跟前,道:“楚主任,您受累,帮着好好安抚安抚老太太,我保证能把傻柱带回了!”
“我尽量。”楚恒皮笑肉不笑瞥了老头一眼,又笑嘻嘻的扭头对聋老太太道:“老太太,咱回府?”
“回吧!”聋老太太也玩心大起,当即端上了架势,佝偻的腰身缓缓挺起来,嘴角下撇,眼睛半眯着,脸上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在楚恒的引领下,踩着小步慢悠悠的走出刘家。
秦京茹见了也连忙跑上前,到另一头扶着老太太。
等到了后院,聋老太太突然对楚恒问道:“小恒子,你说明天能把傻柱带出来,是真的么?”
“比真金都真!”楚恒拍胸脯保证,旋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老太太,听您这话音儿,您是没指望刘海中能弄出傻柱啊?那您还跑他家闹什么?”
“我就是见不惯这兔崽子的操行!”老太太撇撇嘴,骂道:“那小东西打小就不是什么好饼,这回有了权了,指不定要作什么妖呢,我不得敲打敲打,让他知道知道这院里谁说了算!”
“您圣明!”楚恒顿时肃然。
雲青青 小說
要不怎么说人老奸,马老滑呢,这老太太可真是活成了人精了,看人看事可真叫一个透彻!
送老太太回屋后,楚恒也没急着走,坐那跟老人说了会话,又问了问秦京茹工作上的事情,过了好一会才出了后院。
他到家时,倪映红被惊醒了一瞬,见是自家汉子凑热闹回来了,含糊不清的嘟囔了一声就接着睡了。
楚恒也连忙脱吧脱吧上床,心满意足抱着香软的媳妇沉沉睡下。
夜,再次恢复了该有的宁静。
后半夜的时候,刘海中还真把傻柱给带了回来,具体是怎么操作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翌日。
楚恒早上起来就听说了傻柱被带回来了的消息。
对此他是一点都不意外,他隐约记着,傻柱好像是拿李富贵跟食堂寡妇刘岚之间那点事自救的。
吃过饭后,楚恒想了想还是去了傻柱家一趟,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切之意。
他过去时,傻柱兄妹俩正在吃早饭。
“来来来,兄弟,吃点。”傻柱连忙起身招呼。
“吃过了,您吃您的。”楚恒笑着摆摆手,走到床边坐下,打趣道:“柱子哥,您这够本事的啊。我还想着等会去找李厂长求情呢,你自己偷摸就回来了。”
“嗐,就一个李富贵,哪用得着你出马,我自己就摆平了。”傻柱得意的笑着,比比划划的吹嘘道:“我一个眼神那孙子就吓得溜溜的。”
“呵!”
楚恒看破不戳破,静静地看着他装逼。
煩惱著戀愛的惠莉
俩人闲扯了一会,等快到上班点了,他才起身离开。
不过这事楚恒知道,其他人可不知道,全都以为是刘海中放出来的傻柱。
是以,老头在院里的威望猛的攀升了一大截。
而刘海中也真是够猛的,虽然经过老太太的敲打后,他现在不敢在院里作威作福的,可在外面却是
敢打敢拼。
傻柱事件过去没两天,这老头就接连办了几件大事,一时间风头甚至都盖过了沈玉琴!
现在院里人对他是又敬又怕。
就连一向抠门的阎埠贵,都忍着心痛拿出了自家的副食本,把换芝麻酱的配额拱手送上。
嗯,只是送定量而已,钱还得刘海中自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