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在叶听容带着李七夜他们回来之时,引起了纷纷议论,不少的修士强者都在猜测,叶听容是不是选择了李七夜,将要与李七夜联婚。
当然,仅仅是李七夜独自一人,只怕也没有多少人放在心里面,就算李七夜独自一人再强大,那也是无法与一个大教疆国相抗衡,更何况,还有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庞然大物。
但是,如果说,李七夜背后站着有狮吼国、祖神庙这样的庞然大物,那就不一样了,有了狮吼国、祖神庙这样的庞然大物支持,那就意味着李七夜拥有着挑战天下任何大教疆国、古宗圣地的底气,包括了三千道、真仙教这样的传承。
“叶姑娘,终于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欢悦的叫声响起,一个男子快步走来发,眨眼之间走到了叶听容面前。
这个男子出现的时候,乃是神光照人,神焰跳跃,看起来有着神圣气息。
“燃空神子。”在这个时候,一看到这个男子之时,不少人一下子认出了他。
“看来,燃空殿也是来提亲了。”看到燃空神子在这里出现。
有强者看到燃空神子,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地说道:“燃空阁,没有竟争力,莫说是与真仙教、三千道相争,就算是八百里城、司马世家这样的传承都无法与之相比。”
“燃空神子,背后乃是神龙谷,或许,为衬托神龙谷而来。”也有世家弟子嘀咕了一声。
“神子,又见面了。”看到燃空神子,叶听容点头,打了一声招呼,也不得罪。
毕竟,对于当下的黄金门而言,任何上门的大教疆国,黄金门都不想得罪,也都不想与之为敌,否则,有可能会为自己带来祸端。
看着叶听容,燃空神子为之一喜,他们燃空殿也是前来提亲的,这一次,他们燃空殿也是有想法。
特别是对于燃空神子而言,他喜欢叶听容,更重要的是,若是这一次联姻能成功,对于他而言,乃是飞腾黄达。
燃空殿这一次前来提亲,除了是想促成这一门亲事之外,当然是为了衬托神龙谷了,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为神龙谷摇旗呐喊。
燃空神子他个人是十分喜欢叶听容,叶听容本就是一个美女,更何况,不论是气质修养,那都是十分出众,燃空神子一见便喜欢。
更何况,若是联姻成功,那么,说不定他凭借着姑爷的身份,能从黄金拳帝手中得到好处,特别是所有人都垂涎欲滴的惊世无双之宝,若是得之,那么,不仅仅是对于他自己而言,乃是益处无穷,说不定,他们燃空殿也会凭此与神龙谷相提并论,得到神龙谷的再三照顾。
所以,在这一次来黄金门,燃空神子在内心里面是抱着满怀的希冀,他虽然知道自己娶叶听容的机会很低,但是,他在内心里面还是有着这样的一份渴望。
以实力而论,那怕他们燃空殿乃是拥有大教疆国的实力,但是,与真仙教、三千道、神龙谷一比,就显得是黯然失色,就算是与司马世家、八百里城这样的大教疆国相比,也是失色不少。
尽管是如此,燃空神子在内心里面依然渴望一个奇迹,再一自己真的是被叶听容看上,她愿意嫁给自己呢?
“我们长老正与狂拳前辈品茗。”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有些渴望望着叶听容的脸庞,好像是要把叶听容的脸容刻在心里面一样。
狂拳,乃是黄金门当下的门主,人称之为黄金狂拳,也是叶听容的爷爷。
“多谢神子告知,神子有空,也可在黄金门内走走,若是有需要,门下弟子一定竭尽全力。”叶听容不失礼貌地说道。
叶听容这样不失貌又显得疏离之时,这让燃空神子有些没有手段,毕竟,作为神子,平日里在燃空殿的时候,都是别人奉承他,特别是他们燃空殿的女弟子,但是,现在对于叶听容,他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手段。
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不由瞅了李七夜他们一眼,就故意说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本来,燃空神子是认识李七夜他们,在阴阳渡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装着作认识了。
“这几位乃是李公子一行。”叶听容介绍了一下。
“就是你们吗?”燃空神子不由挑了一下眉头,乜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一群无名小辈,也想门提亲不成?”
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有激怒李七夜他们的意思,想在叶听容面前一展手段,让叶听容见识一下他的手段。
虽然说,燃空神子也见识过李七夜的手段,但是,他们燃空殿有强人在这黄金门,所以,燃空神子并不怕李七夜他们,认为在这黄金门,李七夜他们也奈何不了他。
“哟,这是什么黄毛鸡,也敢在这里口出狂言。”李七夜没有说话,而在一旁的简货郎就又毒又贱地说道:“哦,我看到了,是一个只火烧屁股的黄毛鸡。”
“你说谁是黄毛鸡了。”简货郎这样一说,燃空神子就顿时脸色一变。
在场不少的修士强者也都哄堂大笑,有强者甚至不由笑道:“火烧屁股的黄毛鸡,这好像很不错。”
燃空神子乃是妖族出身,真身是火云雀,现在简货郎说他是火烧屁股的黄毛鸡,那还真的是有几分的形象。
“谁说的——”被大家哄堂大笑,燃空神子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双目如冷电,一扫而过,但是,在场依然有一些人低声笑了一下。
虽然说,燃空神子身份不俗,实力在年轻一辈也是十分强,但是,对于在场的修士强者而言,没有一个是出身于小门小派,或者是无名小辈,不少是大教疆国的传人,他们又焉怕燃空神子呢。
如果说,是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庞然大物还害怕一下。
燃空神子在这个时候,老羞成怒,双目一寒,落在了简货郎的身上,冷森森地说道:“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嘿,简小子是不是活腻了,那就不知道了。”此时,算地道人嘿嘿一笑,嘴巴也是有些毒,说道:“不过嘛,我倒知道,嘿,你想上门提亲,没戏了。还不如我们家的简小子,简小子,嘿,也是来黄金门提亲的,你这只黄毛鸡,就靠边站吧。”
“净胡说。”被算地道人这样一提,简货郎有些尴尬,瞪了算地道人一眼。
“你——”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双目寒光更盛,牢牢地盯着简货郎,一听到简货郎要来上门提亲,燃空神子的目光就要把简货郎盯死一样。
在众多上门提亲的门派传承之中,燃空神子无法与真仙教、三千道这样的传承抗衡,但是,在他眼中,简货郎就不值得一提了。
“你是什么东西。”在这个时候,燃空神子不屑地看了简货郎一眼,说道:“就是一个破落货,也敢上门提亲,也是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识相的,现在就滚出去。”
简货郎本像是一个脸皮厚的无赖,平日里别人怎么嘲笑他,他都不会当一回事,甚至是嬉皮笑脸反击。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一下子被燃空神子给戳到了,顿时脸色通红,双目一瞪,像牛眼一样,很少见到过简货郎如此愤怒的。
“黄毛鸡,敢大言不惭,看你有几分斤两。”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不由怒视燃空神子。
溫泉泡百合
“嘿,看了被戳到点了。”看到简货郎一怒,算地道人嘿嘿地低声说道。
在平日里,不论说什么,简货郎都是嬉皮笑脸,并没有动过真怒,但是,这一次,因为叶听容,简货郎就一下子被激怒了。
“就你吗?”燃空神子不由冷冷地看了简货郎一眼,冷笑,晒笑一下,说道:“不服气吗?有本事放马过来。”
“好。”简货郎虽然平日嬉皮笑脸,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就真的是认真了,一下子被激怒之后,双目瞬间露出了杀意了。
“这小子,终于来真的了。”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看出来了。
“两位何不消消气呢。”在这个时候,叶听容不由劝说道,她也不希望在这个时候,黄金门发生什么事。
“叶姑娘,不用劝我,且让我出手好好教训一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破落货。”燃空神子底气十足,睥睨简货郎。
“黄毛鸡,你出来,本大爷好好教训你。”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也是真的动怒了,站出来叫阵。
“教训,太轻了,斩了他。”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李七夜这样慢悠悠说了一句,在场的人都相视了一眼,太一神少笑了笑,叶听容只好叹息一声。
“公子开口,这小子死定了。”算地道人嘀咕地说道。
“我公子已发话,斩你。”此时,简货郎底气更足,指着燃空神子,大叫道:“今日,怕杀你,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被简货郎如此叫嚣,燃空神子顿时脸色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