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六 域外之争
第2403章    图穷匕见
矿场寂静无声,时间一久就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以二人大罗金仙的修为,竟隐约多出如坐针毡的不安感。
趋吉避凶乃修士本能,黑衣眉头一皱,睁开双目,恰巧见波遥美眸望了过来。
“姚兄,有些不对劲。”
快递宝宝:总裁大人请签收 小说
一紙休書:邪王請滾粗 翩翩公子
以他们眼下的修为,任何一丝危机都可能引起心悸,波遥的目中多出一些凝重。
“等下我把夜郎王他们喊过来,大家聚在一起,也有个照应。”
不再迟疑,黑衣单手掐诀,口中默默催动神诀,下一刻,眉头渐渐堆成一团。
和夜郎王间的那丝感应竟消失不见了。
凭着上古诅咒之力,只要在同一个位面,他可以轻易传递信息,这地下矿场方圆不足万里,竟无法感应到夜郎王的存在。
“看来我们的警觉是真的,必须做些准备。”
波遥眸光一闪的,带着凝重,说着就左手一翻,取出一叠各色阵旗,一道道异芒闪烁间没入四周,此女开始布置一个看似不凡的法阵来。
黑衣并没有阻止,在这个诡异之地,多出一道保护总不为过的。
很快波遥就布置完毕,接着双袖一挥下,九块银白色的玉佩就闪烁飞出,随着法诀催动,九团耀目的光团就围绕着二人盘旋飞舞,慢慢地,四周矿道都变得模糊起来。
黑衣有些惊奇,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消失”在原地,这片矿道变得空无一人。
之前和魏敕公子约定了三天时间,无论事情结果如何,时间一到,他们就可以离开,并不算违约,二人耐心等待起来,至于夜郎王他们,一位尊者修士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担心什么。
数个时辰之后,黑衣心中一动,听到波遥的传音,“有四个人过来了……不,还有一个在左侧。”
黑衣默默点头,安慰道:“不要慌,有无量玉遮掩,还有你摆设的法阵,肯定无人发现我们的,先看看情况再说。”
很快脚步声停了下来,一道声音响起,“之前在下见过,他们就在此地的。”
“焦茴?”
黑衣心中一动,听出来人是谁,刚想出声招呼,耳边又响起一道轻笑的声音。
“没错,他们就在此处……姚圣子,还请现身一见。”
“是他?魏敕公子!?”
黑衣眉头一皱,对方这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做下如此人神共愤的弥天大罪,还什么圣子。”又一道声音响起,带着些许寒意。
黑衣听的莫名其妙,什么人神共愤?一旁探来一只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袍袖,微微颤抖,却是波遥,明显感到了不安。
“令长老,也许是个误会,姚圣子身份何等尊崇,就是借给在下一千个胆,也不敢去怀疑圣子大人。”
这是魏敕公子的声音,显得十分痛心,“要不先听听圣子自己怎么说的……”
黑衣心中一沉,对方所言自己一无所知,可听这意思,似乎自己真的做下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了。
接着四周空间蓦地一晃,消失的矿道再次出现在眼前,而前方站着五道身影,正朝着自己望了过来。
魏敕公子,焦茴,以及两位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他们站在了左边,而右边正是相貌怪异的荣升尊者,目露寒芒,冷冷地站在那里。
功法融合器 小說
“姚圣子,真的是你!之前焦师兄告诉我,亲眼看到你进来了,我还不相信,堂堂圣子大人光临万青族,这是何等荣耀,圣子大人为什么不声不响跑到这矿场里?”魏敕公子一副震惊模样。
黑衣双目一眯,心中念头急转,对方突然翻脸不认人,肯定有什么目的,可自己之前从未见过对方,更谈不上有什么恩怨,为什么会如此做?
“孽畜!你如此残暴,屠戮族人,没有话说?”其中一位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突然怒喝一声,脑后神环蓦地高悬,将这片矿道都照耀的如同白昼。
“尊者!”
黑衣心中一紧,一旁的波遥同样花容失色,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令长老,禹长老,此事需从长计议……”
魏敕公子一副忧心忡忡模样,转头朝着黑衣关切道:“姚圣子,你是不是修炼了某种邪功,勾结了亡灵修士,竟然以万余名神族弟子来祭奠?”
这番话落到黑衣耳中,却如滚滚焦雷,对方如此信口雌黄,竟然将如此恐怖的祸事扣在了自己头上!
“胡说八道!我们不是受你邀请而来吗?焦茴道友,荣升尊者,之前春风殿见面的时候你们都在场的,怎么任此人信口开河?对了,我们从紫兰星前来,还是竹山道友一路陪同,他人呢?焦茴道友,你把竹山道友喊过来,一问便知。”波遥情绪激动,胸脯不住起伏,连声喊道。
“圣子果然好手段,找竹山是吧,这是不是你的杰作?”
另外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突然冷笑一声,脑后同样升起一道耀目神环,单手一抬,一堆烂泥就出现在身前。
“竹山!”
黑衣和波遥同时一惊,那人脑袋已经不见,可只看那堆肥肉,除了竹山,还会有谁这么肥?
“圣子杀人灭口,好心计,死无对证,可惜没有毁尸灭迹,你还有什么话说?”那令长老冷笑连连。
黑衣的心彻底沉了下去,对方这是冲着自己来的,甚至不惜灭杀了竹山。
“夜郎王和金浮子呢?”他冷声道,听不出丝毫慌乱。
只见魏敕公子连连叹着气,显得十二分的痛心,“圣子大人,我对你虽未见过面,可素来仰慕,怎么想到你竟会如此残暴无情,灭杀万名神族弟子眼都不眨,却关心那位亡灵邪修……”
“告诉你也无妨,那邪修逃了出去,是不是还寄希望他回来救你?”
此人所言不知道是真是假,可黑衣已经无暇顾及。
三位尊者!
如何脱身?
“和这等屠夫废话什么,抓住了再说不迟!”
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突然怒喝一声,脸上带着狞笑,右手一抬,袍袖中探出一根手指,冲着黑衣虚空一点。
顿时一道光柱“嗤”的一声飞出,竟是那根手指变得如碗口般粗细,气势汹汹地朝着黑衣一点而落。
“禹长老,此事需要汇报神王,留活口!”令长老在一旁大声提醒道。
而禹长老只是冷哼一声,那根手指蓦然一颤下,体积狂涨,化为一道丈许粗大的巨棍,朝着黑衣狠狠砸落。
这诡异之地对于尊者修士同样极为压制,可即便如此,丝毫不影响尊者施展恐怖神通,如果被砸实,说不定当场化为泥浆。
黑衣没有闪避,周身响起密集的爆鸣声,一道道玄关被点燃,上前一步踏出,右手握拳,朝着那巨棍迎了上去。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在矿道内炸开,呼啸的飓风肆虐,那根手指碎裂开来,而黑衣同样倒退了一步,脸色一白,瞬间又恢复了原状。
只是他的心底却再次沉入了谷底。
恐怖的爆炸竟连这片矿道都没有波及,显然此地已经被对方做了手脚。
“咦,不愧是圣子,还有些手段……”
见此一幕,禹长老有些惊奇,随即就冷笑一声,周身释放出一股惊人的气息,脑后神环猛地精芒大放,单脚狠狠地一跺。
怪物大師
顿时一道巨蟒在地下生出,几乎瞬息间就出现在黑衣所立之处,“呼”的一声飞出,獠牙毕露,朝着黑衣当头咬落。
尊者修士果然手段通天,随意跺下脚,就有符文所化的巨蟒生出,恐怖的气息横扫开来。
黑衣却丝毫没有慌乱神色,同样单足在地下轻轻一踩,顿时一道漆黑剑芒涌出,虽不是真正的利剑,却锋利无匹,似流星般划过,那巨蟒猝不及防下,被剑芒卷过,竟瞬间的溃散而灭。
这一次连异响都没有传出,磅礴的攻击就化为无形。
目睹这一幕,对面的几位修士同时目露惊奇,甚至魏敕公子的脸上多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要知道这片矿道内,五行之力都会受到极大压制,如果换作自己,尊者修士的这连续两击绝无可能接下来。
以自己万年一见的天才都做不到,为什么他却可以?
尽管此人不承认,可一股熊熊嫉火在心中升腾起来。
“荣升大人,小心此人狡诈!”
靈夢總受合同誌 大家的靈夢!
得到魏敕公子传音提醒,一直站在那里冷眼旁观的荣升尊者却冷冷一笑,
“禹道友且慢,此人虽是神族圣子,可灭杀了本尊的爱徒竹山,无论如何本尊都要亲手将他拿下,不然难以对我竹山爱徒在天之灵交代。”
禹长老面无表情地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却手势一收,停了下来。
而荣升尊者脸上露出狞笑,上前一步踏出,身上的气息变幻起来。
一道银色身影缓缓从其身后浮现,竟是一头银白的巨象虚影,长鼻甩动,咆哮不已,仿佛随时都要暴起伤人一般。
而随着此人前行,地面上留下两个数寸深的足印,一步步走来,带着恐怖气息。
“呵呵,小辈,本尊不理会什么圣子大人,只要你来偿命!”
这位尊者修士竟要凭借纯粹的肉 身力量,碾压一切。
波遥见状,只吓得六神无主,可这种战斗,根本不是她可以插手的。
“你且退后。”
此时的黑衣神情变得凝重了,对方明明是一位银象妖修,比拼力量根本就没有胜算,可此地更躲无可躲。
他深吸一口气,周身金光骤闪,双肩上多出两颗脑袋,而肋下有四条手臂探出。
古神,古妖,古魔!
这个时候,他变幻成三头六臂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