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鬼巫宗的群山间,蜕变成巫鬼者,如打了鸡血般望着又有变化的巨大符隶。
在纪凝霜讲话时,这些沦为阴脉傀儡的悲惨灵魂,其实眼瞳的光芒正在溃散。
大 唐 第 一 村
虞渊清楚地看到,一道道青灰色的轻烟,从他们的灵魂识海内流失。
流向那枚魂阵暴增到九十六种的巫鬼符!
被摄魂镇压的阴脉,利用了他们的巫鬼之魂,并让所有未被幽瑀庇护的魂灵鬼物,再次踏上求死之路!
条条肉眼不可见的细长阴间冥河,类似阴脉支流的灵魂线路,出现在这枚神奇诡异的巫鬼符附近。
此符在何处,那些河流和灵魂脉络,就会在何处显现。
“我们……”
恐绝之地的阴云处,初灵和罗玥、千劫三大鬼王,望着体内再现的五彩光晕,对阴脉的那一丝敬意终于消散。
即便是他们,因巫鬼符的再次突变,也又一次感受到了奴印的发作。
他们每一个鬼王体内,包括同样在恐绝之地的幽鬼、天鬼,全部有这样的奴印,让他们难以掌控自身。
幽瑀留下了对抗奴印的力量,但并没有剔除那些奴印,因为剔除将惊动阴脉。
每每奴印浮升,幽瑀遗留的五彩魂能便会被触发,帮助他们抵御阴脉,让他们不至于失控。
只是。
还有更多没被幽瑀青睐,不是一直忠诚幽瑀的鬼物,此刻纷纷从恐绝之地飞出。
看架势方向,该是奔着鬼巫宗,奔着那枚奇诡的符隶而去。
“拦阻他们!”
初灵一抖锁灵图,便以他执掌的灵魂器物,将试图冲向鬼巫宗送死的鬼物挡下,强行将他们拘押幽禁在图卷内。
罗玥和千劫犹豫片刻,也踏上了拦阻鬼物,反叛阴脉的路上。
从即可起,他们就和阴脉彻底分道扬镳了,并挥出了神兵利刃,指向了阴魂不散的地底阴脉!
“江杏雯?”
玄漓通过虞渊的述说,得知最先发动巫鬼秘咒者,竟然是太渊宗的这位女修时,面色深沉地说道:“或许,就是因为她的出现,因为她带来了阴脉的旨意,才让那个性格孤僻的鬼符宗大修沉沦。”
“她见过那人?”虞渊讶然。
“嗯。”
玄漓指向那具冰寒的大修尸骨,“此人也是自在境,我收拢了鬼符宗、巫毒教以后,他只来拜见过我一回。他终年在阴暗不见光的洞穴内,镌刻着他所收集的众多符隶,前不久江杏雯来过,和他见过一面。”
“也就一面而已!”
身为当代鬼巫宗的魁首,玄漓将那位自在境大修,视为他麾下的成员。
每一位自在境大修都弥足珍贵,此人被江杏雯说动,经过江杏雯和阴脉进行隐秘沟通,在巫鬼潮爆发后,烙印在他阴神内的巫鬼符印发作。
他最终化身为巫鬼,差点让一枚枚三角形巫鬼符,流入潋婧和袁青玺等人识海。
“江杏雯逃脱不掉的。”
虞渊摇了摇头,忽然就意识到在阴脉源头的心里,所有出自浩漭的生灵,在它需要的时候,都该献祭魂魄力量给它用。
江杏雯变成了它最虔诚的信徒,可在它被摄魂逼迫的没有其它办法时,它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牺牲。
就好比,它和摄魂在深潭进行魂战时,满天下的魂灵鬼物纷纷被它调集。
没有幽瑀提前的防备,初灵、罗玥和千劫,甚至袁青玺、潋婧和玄漓,也终将沦为它的炮灰被牺牲。
现在轮到江杏雯了。
“还有,还有三位自在境大修,脑海深处也有隐藏的巫鬼符。”
纪凝霜仰头看着那枚终于趋于完整的巫鬼符,达到至高元神的她,以这枚符隶感知天下,锁定了三位本可能造成隐患的大修。
有寒阴宗一位长老,有裂衍群岛商会的一名客卿,还有青鸾帝国陈家一位避世多年的族老!
“他们三个化作巫鬼时,将凝成玄漓说的那种,能毒害自在境的巫鬼符。”纪凝霜不屑地冷笑,“在来看阴脉,能够被它说动的自在境大修,是更好的符隶种子。”
“给出准确的方位,我以斩龙台瞬移!”虞渊当机立断。
“不急,这枚巫鬼符……”
纪凝霜的嘴角逸出冰冷笑容,瞥了一眼恐绝之地方向,“它暗藏在符隶中的阵列和力量,和它存在着感应,要带着符隶向恐绝之地飞。”
“要我来斩断吗?”虞渊轻喝。
“我自己就可以。”
纪凝霜脸上终现傲然之色,似乎根本没将阴脉放在眼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参悟的极寒道则,我所醒悟的寒冰之剑,很容易碎灭它的魂力和阵列。”
摄魂和阴脉战斗时,极慧和檀笑天去了地火山脉,她也被虞渊招呼归来。
她在九幽寒渊的地底,当时也隐隐感受到阴脉的存在和战斗的波澜,调用各大极寒域界的她,当时就有一种感觉。
如果是她和阴脉战斗,她能动用的极寒法则,特别是参悟至冰霜巨龙的部分,定能让阴脉源头吃个大亏!
没被镇压前的阴脉,她都没什么敬畏之心,何况是现在的阴脉?
于是,“星霜之剑”的剑尖刺在那巨大的,由九十六种魂阵嵌套而成的巫鬼符。
剑尖处,点点耀目的星光陡然一亮!
和恐绝之地连接着,促使这一枚巫鬼符向阴脉所在飞去的一条条魂线,被那些星辰剑光炸灭。
“是新的魂线,没有我的力量。”
纪凝霜随口解释了一句,挥剑的小手轻松写意,如虚空作画般,“随着众多巫鬼的魂能恶念迁移,还有万千鬼物的聚拢,有不属于我的魂力再重新结阵。外力形成的魂之阵列,还想抹掉我的灵魂痕迹,想让这枚巫鬼符化作它的。”
“痴人说梦。”
那柄举世瞩目的“星霜之剑”,划拉出更多的眩目剑光,在这枚最初由纪凝霜缔结,却渐渐被外力侵蚀的巫鬼符内游动。
哧啦!
银丝钢线被斩断的声音,接连从那一枚神奇诡异的符隶传来,“瞬移?不用那么麻烦的,我们不用去另外三个地界。”
她冰莹手腕轻轻转动,一束束蕴含极寒道则的剑光,精准地刺在三个新生魂阵。
噗!噗噗!
寒阴宗的一位长老,通天商会的那个客卿,还有青鸾帝国陈家的耄耋族老,眉心被搅的稀碎。
千万里之外,这三个同样被江杏雯说动,选择和阴脉利益结合的自在境大修,顷刻间魂灭身裂。
“就让我来平息这场异动的巫鬼潮吧。”
在明里暗里众多目光的注视下,纪凝霜不断地挥剑,剑光如雨洒落。
洒落在那枚巨大且神秘的全新巫鬼符中!
一道剑光落下,就有一位已难以搭救者,在太渊宗、裂衍群岛、鬼巫宗而亡,巫鬼之魂如烟花般爆开。
魂灭的“噗噗”声,爆竹般响个不停,持续了好一阵子。
“好了。”
利剑入鞘以后,她看着那因她而凝结,此刻却变得千疮百孔,破破烂烂的凄凉巫鬼符,道:“两千七百三十个化身巫鬼者,已全部死绝。还有一些,脑海有巫鬼印记,还没有被激发者,我也一并杀了。”
“仅剩一个江杏雯还留着,但只要她不能四处活动,不能继续在别人脑海留下巫鬼符,劫难就不会继续发生。”
“已被镇压的它,并没有能力挣脱,没有办法再次发动新巫鬼潮。”
纪凝霜御剑悬停半空。
她根本不在意,那些被她所杀者的宗派势力,会借机生事。
虽然,她也算是滥杀了不少人,可只要被她定性为隐患者,不论有没有蜕变为巫鬼,她都简单粗暴地直接灭杀。
玄漓盯着她,脸色渐渐变得阴沉难看。
如果大道当真相生相克,眼前的“星霜之剑”纪凝霜,就是他鬼巫宗,是他和幽瑀的天敌。
他已经感觉到了。
……
ps:还有一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