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仙王的日常生活
这是朽丰年从所未见的法相之灵,高大、虚无、伟岸、神秘……各种可以用来描绘神迹的词语似乎都不足以形容直面这尊法相之灵带来的震撼。
他像是一块隐藏在宇宙深处的深邃星河,看不清面容的人形身躯星光点点,依稀可见那一颗颗恒星如钻石般点缀他身体的各个方位上。
本是巨大无比的宇宙天体,在这法相之灵身上却渺小的又如尘埃,成了最华丽的点缀品。
这一掌,让至高世界的虚空直接破碎,四面八方的灰暗裂缝涌出,肆意横扫的混沌气铺天盖地的席卷整个至高世界。
王令的动作与法相之灵几乎同步,他操纵法相之灵一掌崩碎了混沌锁连,五指之间神光道道,刺眼的让人生畏。
核心世界内,孙茹与洞爷仙人完全呆傻了,两人面面相觑,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说不出一句话。
一首隨意的情歌
法相之灵他们见过,但这么夸张的法相之灵,还是头一回所见。
这到底是什么存在?
是掌控宇宙万物的神吗?
太令人窒息了……
连王影心中也很惊悚。
作为王令的影子,他几乎拥有王令全部的能力,但唯有两样东西是没法从王令身上复制的。
超眼透視
一个是王瞳。
而另一个就是法相之灵。
当然,现在他的状态可以和王令共同法相之灵。
可要是等到有朝一日,他从王令身体里真的剥离出去,实现了完全的自由。
王令的法相之灵他也是带不走的。
这样的法相太过惊人,让人一度有一种词穷的感觉。
朽丰年也愣住了。
但只能说,祖王境不愧为祖王境。
作为王令当前遇到的实力还算过得去的家伙之一,即便在王令的法相之灵面前,他仍然表现出一种“无惧”的态度。
超时空垃圾合成系统 缠绕在指尖的灵感
倒不是因为朽丰年真的不害怕,而是一种无知者无畏。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法相之灵究竟是什么存在,所以才会表现出这样的态度。
下一刻。
法相之灵在王令的操纵下从巨人状态缩小,变成了正常的人形大小,然后化作一道极光猛然跃出。
朽丰年反应迅速,立刻双手交叉进行防御。
王令的法相之灵冲击力实在太大了,那不顾一切的冲锋直接带着朽丰年撞破了身后的虚空壁,整个至高世界的虚空壁被不断撞穿。
连周围的环境也在不断更替变化,火山、丛林、沙漠、岩浆带、银河系……法相之灵顶着朽丰年,穿过所有自然环境下孕育而出的次元空间层。
绕了一大圈,最后重返到了王令跟前。
浑身的绷带都溃散了,衣不蔽体,以一种狼狈的姿态跪在王令跟前,头上、身上鲜血淋漓,这一轮法相冲击在短暂的时间内让他穿越了无数次元壁战场,让朽丰年还没回过神来。
王令发现,朽丰年是真的挺抗揍的。
刚刚那一下法相冲击,威力可相当于20%律令掌,也就是他正常封印状态下连续被打了200掌的掌力。
结果朽丰年的祖王之体还是抗住了。
尽管狼狈不堪,但没有就这样直接死去。
对朽丰年来说,这本来应是他宣布重新出世的复出一战。
但此刻的狼狈让却让他近乎癫狂了,无法接受眼前的结局。
他在古鼎中沉寂了那么久,以为已经完美消化了外神细胞,继承了外神道统的自己应当举世无敌。
结果此刻他竟敢跪在了一名年龄只有十七岁的少年眼前。
十七岁啊……
这样的强大……
这样的成长性与他而言完全没有认可可比性。
朽丰年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眼角中鲜血喷涌,彻底陷入了癫狂,踉踉跄跄的起身后,其面容已经完全扭曲了,再也不见最初的那股傲慢。
“就你有法相之灵吗……我也有……”
话音刚落,这被王令的法相之灵冲击的一片狼藉的至高世界再度地震,一棵半径有数百丈大的树干彷如这片至高世界的顶梁支柱直接从地下拔地而起了。
无数的枝桠、树枝蔓延开来,异常威猛,带有一种惊人的灵能,树干之上王令只扫了一眼,上面密布着全宇宙各种灵兽、圣兽乃至神兽的鳞片,主树干上被这密密麻麻的万鳞甲给牢牢裹住,密不透风。
彼岸树……
王令心中略有诧异,他认出了这法相之灵的来历。
只是正常状态下的彼岸树肯定不是这样的。
真正的彼岸树,是一种象征长生的宇宙神树,若要追溯年龄,甚至要比王令认识的那棵宇神树还要大上数十个纪元。
现在的彼岸树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了,只出现在古籍之中,而朽丰年的法相之灵竟然是彼岸树,这是让王令略微惊异的一个点。
当然,王令所判定的正常的彼岸树与眼前朽丰年召唤出的这棵不同。
隐隐约约之间,王令其实可以听到这棵作为法相之灵的彼岸树暗暗的哭泣声,正常状态下它身上应是没有这万鳞甲的。
那是被外神血脉入侵被被迫强化后的结果。
带个系统去当兵
虽然看上去足够震撼,实际战力也要比原先更强,但对彼岸树本身却是一种痛苦的体验。
但变异的彼岸树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它已经完全臣服于朽丰年之下了。
随着朽丰年疯狂的结印,一根巨大的柳枝如神鞭,从天际上空抽打而来。
彼岸树拥有万树的枝条,并非只有柳枝而已,但仅一根柳条的抽击威力也是巨大无比,直接让周围的虚空都扭曲了。
王令捏拳,其法相之灵也随之同步握拳,毫不畏惧,直接迎着柳条而上,化身成人形灵芒,一晃而已,直接用自己的身躯将这巨大的柳条从中劈开,分割成两半。
然而被分割成两半的柳条要比之前更生猛难缠了。
下一刻,又有数根柳条从天际横贯而来。
彼岸树的再生能力与韧性本就强悍,如今又被注入了外神血脉强行强化,其创造再生的能力更上一个台阶。
这至高世界便是让他源源不断汲取养分的土壤。
而借着彼岸树的掩护,朽丰年就可以拖延时间,来治愈自己身上的伤势。
但王令可不会让朽丰年就这么得逞。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是王令常干的事。
不就是一棵树。
彼岸树虽然是神迹里的法相之灵,但那又如何。
就算他认识的宇神树比不上彼岸树,可王令也认识其他神迹里的树……
想要和他比种树是吗。
此时,王令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让人一度有种巨物恐惧症的庞大神树,心中淡定的叹息了一声。
下一秒,他手中金光涌现,直接将惊柯与白鞘共同召唤而出了。
只见他将惊柯与白鞘合并,直接交到了自己法相之灵的手里。
将三者,直接种到了这片至高世界的地底。
不就是彼岸树。
呵,神迹里的树,他也认识一棵……
现在,他用法相之灵当做养料。
用一个神迹,去培植另一个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