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绿柳和虞蛛两个新晋至高,又非不可战胜的存在,流血受伤不是很正常?”
钟赤尘撇了撇嘴,对那两位似乎颇为不屑,他指着以明耀的彩色宝石,堆砌起来的时空之门,就见那条缝隙渐渐裂开的更大。
虞渊无需眯眼细看,他这具世间独一无二的阳神,就从殷红的血色中,解析出参战者的种类。
殷红鲜血,来自深黯星域的血魔族强者。
绿柳淡绿色的鲜血,还有虞蛛的血迹,在殷红血色内只有零星半点。
而且,每一滴出自绿柳和虞蛛的鲜血,仿佛还有着独立的生命意志,依然在蚕食着那些殷红血迹,捕捉里头的血能。
一条条袖珍状的绿蛇,绿翡翠般剔透晶莹,在绿柳血迹内飞窜。
众多水珠,像是一个个微型立体的水世界,将殷红鲜血内的血能一一拉入。
虞蛛的鲜血,则是充满了剧毒和污浊流光,不断同化着不知来自那位血魔族强者的血能。
看似受了伤创,可两位妖神脱离妖躯的鲜血,余威依旧不可小觑。
“你!”
钟赤尘修长的手臂一划拉,一道扭曲空间的法则光电闪过,让那裂开的缝隙关闭,“你的阳神过于特殊了,相隔层层叠叠的空间壁垒,阳脉和妖凤还是有可能感知。在你没有决定立即参战前,还是尽量少去窥探深黯星域。”
他秘密搭救在深黯星域的通道,因虞渊阳神对那些血渍的解析,已惊动临近的一位巍峨存在。
一尊庞大到超乎想象的巨猿,浓稠的血能如万千瀑布般,和道道深紫色的电光魔魂碰撞,炸的附近几颗星辰爆裂,散落为一堆堆的陨石海。
那是荒神和大祭司里德的战斗。1
“荒神!”
这是时空裂缝闭合前,虞渊最后看到的一幕画面。
“嗯,他在和里德战斗时,竟然还有余力。他的妖能覆盖着千万里星空,但凡有一点异常波动,他的目光就能投射过来。”
钟赤尘摸着下颚,也估摸不准那头长居大泽的老猿,有没有发现他开辟的域界通道,有没有觉察出异常。
“依你的要求,有一条通道被我在深黯星域内部打造。也不算是我开辟的,是原本就存在的,我只是疏通之后,将其和泰亚主星连接起来。”
钟赤尘解释,“此星,我通过一些灰域生灵的描述,知道当年的老祖宗,便称呼它为泰亚主星。”
虞渊没吭声。
荒神和大祭司里德鏖战的场景,深深刻印在他脑海,他发现那一轮深黯星域的深红圆月,也悬在荒神现出本体的巨猿头顶。
当时令他震颤的圆月,在那头老猿的头顶,就像是泥丸一般小。
给虞渊的感觉,如果老猿不是要对付大祭司里德,转身几巴掌拍下去,那一轮深红圆月就会被他给怕碎。
单凭这一幕画面带来的感觉,虞渊就不看好阳脉。
妖殿的那位至尊,比老猿的层次还要高,那可是一位漫天猎杀巨兽的紫色凤凰,阳脉能支撑多久?
“还没杀到源血大陆,所以暂时不必着急。”
见他沉默不语,钟赤尘开口说道,看了龙颉一眼后,这位曾经的时空之龙又说道:“我远远看了妖凤片刻,她还尚未出手。可比起当年来,她要强的太多太多了,我甚至怀疑……”
龙颉金色眼眸突现不甘心。
钟赤尘还是说了,“我怀疑龙颉的穷极黄金之身大成了,也未必能杀死她。即便是你……”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沉吟了一下,他才继续说:“当初的那个你,全盛时期的战力,和现在的她至多持平。好在,你先她一步得到了源血的青睐,拥有了这具神奇的阳神,弥补了当年的短板缺陷。不然的话,你完全苏醒过来,也不一定就能胜过她。”
閑 聽 落花
钟赤尘对妖凤的忌惮溢于言表。
“除大魔神贝尔坦斯,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在一对一的情况下,稳稳胜过她了。”
……
同在灰域。
宽敞的斩龙台上方,有虞渊、纪凝霜,还有阳神和本体合一的柳莺,星族的丹妮丝,加暴熊和另外三头九级巅峰的异兽。
暴熊的血脉桎梏,此时还是没被解开,虞渊目前也只是找到帮异兽延寿,让他们能活更久的办法。
灌注生命精能,尝试缔结一条和再造生命相关的血脉晶链,这倒是不难。
可目前来看,不论暴熊还是那三头异兽,都没有急到需要他尽快帮忙。
然而,该如何为他们提升血脉,让他们跨入到十级的高度,他还是毫无头绪。
嗖!
斩龙台虚空横移,一霎千万里地,出现在星罗步甲的藏身地。
那个破败的小天地,因斩龙台的出现,竟猛然一震后开始挪移。
尚未成年的星罗步甲,是因为嗅到了纪凝霜的气息,吓的魂飞魄散,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你跑什么?”
虞渊一瞪眼,身为此方世界的神祗和主宰,他心神一动,那方被星罗步甲藏身的破败天地,重力场狂飙千倍。
才移动一下的小天地,顿时又动弹不得了。
喀嚓!
腹黑總裁霸嬌妻 小說
纪凝霜挥剑,将一块块万钧碎石刺穿,在尘土飞扬中,星罗步甲被迫现身。
这个兽躯几乎充满了地下世界的巨大甲虫,甲壳上一片片的天然星图,焕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看着,它仿佛将诸天星河的布局图,早早就刻印下来。
还是天然而成。
“它的先辈,探索了我们世界的整个星空,出没于各大星河域界,将星图烙印在了血脉内。而血脉又被它给继承,所以它出生以后,甲壳上就有……唔!”
收剑的纪凝霜,望着星罗步甲身上的诸多奇妙星图,说到一半突然顿住。
她微冷的眸光,停留在星罗步甲头颈部位,看着一片月牙形的星河图,若有所思地说:“那里的星河图,最边沿区域连接着什么?在我的印象中,那里是星空边界,该是空无一物的啊。”
此言一出,柳莺和丹妮丝不由轻呼起来。
两女已被星罗步甲身上的星河图惊呆,丹妮丝体内的星辰血脉,变得异常活跃,她恨不得冲向星罗步甲,落入那一幅幅巨大的星河图中央,好好地琢磨体悟。
纪凝霜这么一说,她和柳莺神色恍惚地,也看向月牙状星河图,却没看出什么。
呜嚎!
雷蒙兽捶胸低吼,朝着虞渊比划着,告诉虞渊那月牙形的星海,就是目前神魂宗在天外的驻扎地。
公主是騎士團長
还说,此方边沿的星空,时有未知的生灵出现,一直被神魂宗死死压制。
“它说什么?”
纪凝霜奇怪地问。
虞渊复述了一下,道:“那里,是目前神魂宗的天外据点。根据它的说法,离浩漭和此方星河中央极其遥远。”
唰!
柳莺化作一道星光,落在星罗步甲的脖颈,脚踩着月牙状的星河图。
星罗步甲的头,刚刚已经缩回了甲壳,但因为她的落足,因为她轻声细语的呼喊,竟又慢吞吞地露出一小截。
那一小截也比柳莺大千百倍。
它的一小截头,笼罩着醉人的星光中,看着像是一团璀璨的星云,它主动向柳莺求救,说着一些连虞渊都听不懂奇怪音符。
看到这一幕,丹妮丝苦涩一笑,立即知道她和星罗步甲怕是无缘了。
她感到很奇怪,明明她是星族的族人,明明她流淌着星族的血脉,可为何这头星罗步甲没青睐自己?
似乎觉察出她的酸涩,柳莺在那月牙状的星河图上方,朝着丹妮丝解释:“你们星族的族人,以前的那些强大战士,曾经来过灰域。那些人,四处搜寻它的踪迹,捕杀它放在外面的幼虫,对它不算友好。”
“它不喜欢星族,是因为前面的星族至强,想将它制作为星盾,想奴役炼化它。”
丹妮丝眼神为之一暗。
虞渊轻咳一声,不由想到了贝鲁、利奥、杰拉特的到来,这三位九级星族战士,想要做的事情和柳莺说的确实差不多。
以前的那些星族族人,应该也存着类似的心思,甚至是更极端。
所以他们让星罗步甲反感,不但不主动亲近,还刻意地躲避着。
“它还说,它甲壳上的天然星河图,将会在成年之后更新。它先祖探索的星河,超乎我们想象的广阔,甚至超出我们现在知道的范畴。”柳莺惊喝道。
这话一出,斩龙台上的所有人,都深深地惊憾起来。
“超出我们的所知?”虞渊沉喝。
“嗯,它大概的意思,就是,就是……”
柳莺斟酌着用词,组织着言语,“就是说,它先祖探索过更远的地界。它还曾越过我们的星空边界,但很快就遭受了重创,所以又退了回来。”
“但只要它先祖探索过的地界,就会留下星河图,就会在它成年以后,完整地浮现出来。”
“它脖颈处的,月牙形的星海,只是连接地之一。”
鮫之音
“它屁股下,还有类似的地方,也能连接别的地界。它的先祖,是成年的星罗步甲,所以能横跨星空边界,能触及到另类的存在。”
柳莺的说辞,让斩龙台上所有人都沉默了,虞渊和纪凝霜也心神震颤。
“她说的没错。哦,不对,是这只小星罗步甲说的没错。”
深渊巨蜥低沉、严肃的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除深渊以外,还有别的异域存在着,这我是知道的。可惜,我也突破不了星空边沿的界限,无法触及也不太敢触及更多。”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