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老蜥蜴和溟沌鲲并行而来。
他们两个都没现出巨兽之身,像是两个老朽不堪的怪异老人,溟沌鲲变得牙齿残缺,头发稀松,而银鳞族老叟形态的深渊巨蜥,身躯扭曲佝偻,脸色严峻沉重。
“我受源界之神的邀请,愿意来灰域掺和一脚,也是听说……”
老蜥蜴看向瑟瑟发抖的幼年星罗步甲,咧嘴低沉地笑道:“也是听说还有它的血脉后裔,被老泰坦棘龙养在灰域。”
他用了一个“养”字。
因柳莺那番话,被震惊的纷纷沉默的几人,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他。
露出一截头的星罗步甲,又赶紧缩了回去,任凭柳莺怎么呼喊,打死也不敢露头了,就连它甲壳上浮现的一幕幕星河图,也被它给隐没了。
看起来,它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且没有一点神秘的巨型大甲虫。
“胆小的家伙,一点没你先祖的魄力!”
老蜥蜴冷冷哼了一声,见众人都看着他,便说道:“它是被老棘龙刻意养着的,也是希望等它又朝一日成年了,甲壳上隐藏着的星河图能全部浮现。老泰坦棘龙的野心,是你们想象不出的。”
“在我们这方世界无敌的他,去过深渊以后,还从深渊斩获了异宝。”
“他得知还有别的奇地,也想一个个地找上去,如侵蚀深渊般掠夺那些世界的异宝,所以他才让小星罗步甲在他开辟的领地好好活着。”
深渊巨蜥道出内情。
尋秦之龍御天下
“别的世界,如深渊一般?”
星族的丹妮丝,听着老蜥蜴的话,结合柳莺刚刚的描述,震慑的柔软娇躯都僵硬了起来。
不论深渊巨蜥,还是阴恻恻低笑的溟沌鲲,都没看她一眼。
“我……”
常年流窜在星空边界,一直躲避大魔神贝尔坦斯的老蜥蜴,沉吟许久以后,才说道:“在最近十万年内,我游荡在最边沿的地界,有幸看过几幕奇观。”
“其中一幕,是虚无空旷却有界限的区域,突现极光般的异景。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青蛙,它仿佛也看到了我,所以它朝着我想说些什么。”
“它一开口,我看到它口中衔着三颗太阳。而它口腔中的粘液,已将太阳的光芒遮掩,它应该是以这种方式炼化太阳。”
话到这里,溟沌鲲哑然一笑,不屑地说:“这并不难,我们两个也能做到。”
“还有……”
老蜥蜴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责怪他打断了自己的话,“两万年前,大概就是在那月牙形的星河图区域,也就是现在神魂宗的天外驻地。那时的神魂宗,远不如此刻强盛,生活的异常艰难,也不入我法眼。”
“我无意途径那边,看到星空边界的空寂之地,现出海市蜃楼般的奇观。”
“我看到一头金色的巨鹿,那头金色巨鹿被漫天的火炎流星追杀,每一道火炎流星都宽阔百里。金色巨鹿试图冲破星空界限,仿佛要从另外一个世界,逃亡到我们这里,可惜……”
老蜥蜴摇了摇头,遗憾地说:“我不知道最终的结果,因为那一幕不知真实还是虚幻的奇观,突然间就消失了。”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我在那边又待了百年,可再也没有别的发现,于是也就失望地离开了。”
他的这番话,仅仅两幕场景的描绘,已让虞渊和纪凝霜暗暗动容,柳莺和丹妮丝更是流露出神往之色。
反倒是,暴熊和三头九级巅峰的异兽,因他所说的画面激动起来。
“是你们的同类?”虞渊问道。
“不,不是我们的同类。感觉上,应该是……”
老蜥蜴看向了暴熊,还有灰神鳄、雷蒙兽和三足金乌,“感觉是它们的同类,且早已打破血脉桎梏,全部晋升到了十级巅峰。”
呜嚎!嗷嗷!吼!
此方世界的异兽们,因老蜥蜴这句话沸腾了,忘我地咆哮。
它们终于看到了希望!
如果口衔三颗太阳的青蛙,如果那头金色巨鹿,如它们般也是异兽群体,那就说明它们这个族群的血脉终极,绝不是目前的九级!
那一刻,想吻你
九级,并非是它们的极限!
“这,可能只是其中一个世界。一个,异兽泛滥且强的离谱的世界。”
老蜥蜴的声音透着沉重,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幼年的星罗步甲,你可以选择放养它,让它成年以后将完整星河图显现。或者……索性提前灭杀它,让它永远不将星河图浮露,不被人看到。”
星罗步甲浑身颤抖。
它显然听得懂。
“你哦。”
虞渊冲着老蜥蜴摇了摇头,“你经历过老泰坦棘龙的时代,又遭遇了大魔神贝尔坦斯主宰星河的时代,你血脉内的锐气被他俩消磨了太多。深渊邪神,还有那个巅峰异兽横行的世界,令你觉得不安了是吗?”
老蜥蜴沉默。
溟沌鲲也突然叹了一口气。
他俩是难兄难弟,一个被贝尔坦斯吓的流窜在星空边界,一个被妖凤常年镇压在浩漭的星烬海域。
正如虞渊所说的那样,他们锐意进取的热情,他们血脉内的贪婪野心,被多年的憋屈和恐惧给冲淡了。
重生 之 嫡 女 不 乖
对未知的世界,对深渊和那方奇特世界,他们更多的是抗拒和抵触。
而非饥渴地探索。
“摄魂,该是有事瞒着我。”
虞渊忽然哼了一声,他想到摄魂这位新晋神王,坐镇在那月牙形星河,可能还负责压制未知的生灵。
未知的生灵是什么?来自于何处?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过来?
摄魂,乃大魔神贝尔坦斯的女儿,这说明了什么?
——贝尔坦斯应该也是知情的。
突然,纪凝霜简明扼要地说道:“留着,并等它成年。”
“我也是同样的态度。”
虞渊神色轻松地,斜了一眼老蜥蜴和溟沌鲲,微笑道:“我相信我们才是最强的,我也相信不论别的世界如何,我们都有压过的力量。”
“至今为止,似乎也都是我们这个世界,不断蚕食着别地。”
“老泰坦棘龙在当年,压过了所有深渊的邪神,并从中带回深渊异宝。浩漭的辉煌文明,我猜也有那件异宝的功劳。而如今的大魔神贝尔坦斯,也已经涉足深渊,我相信他也会让那里的邪神束手无策。”
“源界之神灵魂过来了,还不是被打了回去?他残留的最后一道灵魂,试图拿回深渊异宝,也被魔主和极慧剿灭。极慧,俨然成了深渊的巨头之一,檀笑天也在整合深渊的黑暗势力。”
廢柴休夫,二嫁溫柔暴君 小說
“我们要坚信,我们才是无垠世界的中央霸主,应该惧怕的不是我们。”
“而是他们!”
虞渊激扬顿挫地述说他的看法。
这一刻的他,在纪凝霜的眼中,在柳莺和丹妮丝的眼中,整个人仿佛闪烁着太阳般的光芒。
溟沌鲲体内的热血被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喝道:“留着就留着!”
老蜥蜴沉默半响,也缓缓点头。
发抖中的星罗步甲,因虞渊的这番话,因溟沌鲲和老蜥蜴的反应,仿佛又慢慢地放松了下去。
“它在没有成年以前,甲壳上的星辰精妙,于我无益。”
纪凝霜的清冷目光,从星罗步甲的身上收回,瞥了丹妮丝一眼,道:“你可以去它甲壳上,在那些诸天星河图内,令你的血脉提升。但你和它没缘分,它相中的人也不是你,你不要有别的想法。”
丹妮丝乖巧道:“我是知道该怎么做的。”
星罗步甲摆明不喜星族族人,她能参悟一点星辰方面的精妙,也该心满意足了。
来前,她就意识到她争不过柳莺的。
“你师傅不会有事,我在剑宗对杜远叮嘱过,被拘押在天外剑狱的人,绝不可妄动。”纪凝霜又对柳莺说。
从踏足灰域起,就对纪凝霜戒备且冷淡的柳莺,态度稍好了一些。
“这只幼年的大甲虫,就留给她们吧。”纪凝霜示意虞渊引路,她想去灰域的泰亚主星,想了解深黯星域的情况。
“虞渊,我们决意参战!”溟沌鲲肃然道。
“很好,你们终于想通了。”
虞渊灿然一笑,满意地看着老蜥蜴和溟沌鲲,“给妖凤轰杀了阳脉,将下方源血的生命真谛斩获,这个世界就没人能处理她了。你们两个,还有所有的星空巨兽,包括那头幼小的泰坦棘龙,一个休想逃过她的追杀。”
“也不知道为何,她仇视所有的星空巨兽,她这些年干的就是猎杀你们的族类。”
有深渊巨蜥和溟沌鲲参战,再加上龙颉和钟赤尘,或许还有恢复巅峰的不死鸟女皇,虞渊对接下来的那场战争,突然充满了信心。
……
泰亚主星。
辽阔的深海中,一道体魄魁梧的身躯骤然飞出,万千神光幽电环绕,像是一条条显形于外的血脉晶链。
轰!
他落在虞渊的阳神旁,竟是一个天生霸烈气质的少年。
少年面容冷峻,眼神坚毅,脖颈和裸露在外的半截胳膊,有天然的紫金龙鳞。
他和龙鳞色泽一致的紫金眼瞳,闪烁着咄咄逼人的光芒,给人一种极度危险,也极度贪婪的感觉。
“见过父亲大人。”
他朝着虞渊的这具阳神鞠身,又猛地抬起头,直视着虞渊的眼睛,嘲笑道:“父亲何必弄的那么复杂?对付浩漭的妖凤,我有更好的建议。深渊巨蜥,还要溟沌鲲,父亲帮我一下,加上这两头龙神,宰了给我吃了就是了。”
他舔了舔嘴角,残忍地狞笑道:“吃了这两头巨兽,父亲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将不死鸟女皇也吞吃了。有了这三头巨兽内的强者来打底,我随便在星河掠食一番,不就能杀了妖凤了?”
“老父亲死了,你就是我的新父亲啊,你难道不该帮我吗?”
暴戾而凶残的少年,看着也就十二三岁,个头却高人一等,通体流转出来的贪婪和嗜杀味道,吓的七彩拱门旁的一头头龙都悄然躲开。
龙颉和钟赤尘看着他,又是敬畏,又有些担忧。
“你成长的很快,已能化形为人,还变得牙尖嘴利了。”
虞渊的阳神体魄,端详着这头本性逐渐压不住的紫金小棘龙,“你喊我父亲,倒是让我很意外。就看在父亲两字上,我不再和计较你先前的恶毒心思。你还小,你似乎不太清楚妖凤意味着什么。”
小棘龙哼了一声,正打算讥笑几句,脸色突然变得深沉。
七彩的巨型拱门,又有一条缝隙裂开,还不是钟赤尘的手笔。
一道紫金龙影从中一闪而过,让看到的虞渊,钟赤尘和龙颉,还有叫嚣中的小棘龙都沉默了。
“我的……妹妹。她被妖凤养的很好,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她成长的速度极快,看来,深黯星域的这场血战,反而变成了她迅速壮大的沃土。”
小棘龙眸光凶光毕露,冷冷看向再次愈合的缝隙,道:“是她率先感应到了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