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降臨
小說推薦天魔降臨天魔降临
“恶蛟作乱,水淹县城?”
长乐公主神情微变,疾声道:“伤亡如何?”
师琪摇摇头:
“事情发生未久,具体伤亡尚未清点出来。但洪水是入夜时发生,县城百姓大多都已归家,甚至已经入睡,洪水突至,猝不及防之下,伤亡恐怕不小……”
怀州就在灵州隔壁。
自从去年天子亲自下旨,允许天河龙神在京师立庙传教,龙神教会算是得到了天子背书,在大周彻底开禁。
于是本就在灵州发展得不错的龙神教会,开始传播到隔壁怀州。
那洪泽县城,月前刚刚立下一座龙神庙,由一位出身灵州,于去年灵州赈灾时,得到过师琪亲自培训,因其虔诚干练,已经凝炼出神力种子,可以施展几种基本神术的庙祝主持。
正因有龙神庙和凝炼了神力种子的庙祝在,巨泽县水灾发生后,师琪才能在第一时间,接到那位庙祝以神庙信力网络传来的急讯。
也多亏有龙神庙的信力网络传讯。
否则怀州之事要传过来,就算快马加急,也至少也得三五天功夫。
“那位巨泽县庙祝,正在组织信众实施救援,但整个县城都已被洪水淹没,连面向千星泽的那一面城墙都被洪水冲垮,救援非常艰难……
“据他说,洪水初发时,那恶蛟还一度驾浪冲入县城,吞噬了不少百姓。庙祝与巨泽县尉联手与那恶蛟战了一场,只是勉强将之击退……”
倪昆沉声问道:“巨泽县龙神庙祝实力如何?”
师琪道:
“巨泽县龙神庙祝,凝炼出神力种子未久,目前只会三种基本神术。
“一是疗伤治病、展示神迹的‘龙涎甘霖术’;二是杀伤力一般,威能最多相当于武道宗师挥刀劈砍的‘月华风刃术’;三是可以加持己身或友军,令身体轻盈、移动迅捷的‘清风流云术’。”
倪昆点点头:
“巨泽县尉虽是武官,但既是在巨泽县这种并不与边疆接壤,承平已久的内地当县尉,武功想来也高得有限。两人联手,能击退那恶蛟,说明那蛟实力非常一般。现在这环境,也出不了妖力通天的大蛟。”
野生蛟类,依其成长年份,强弱非常悬殊。
强大的野蛟,可以与真龙争锋。弱小的野蛟,也就是一种特殊的巨蟒。
其鳞甲固然坚韧若铁甲,可即使凡俗之中,也多的是可破开铁甲的武器——破甲箭头、床子巨弩、投石机、霹雳炮,乃至武道高手手持的沉重钝器。
低阶野蛟若离水上岸,一支准备充份的凡人军队,都有机会付出一定代价将之斩杀。
但再是实力普通的野蛟,也有天赋御水之能,可借水势掀起大浪,发挥出十倍乃至百倍于其本身实力的破坏力。
那头发洪水冲击巨泽县的野蛟,应当就是最普通的低阶野蛟,否则不至于被庙祝、县尉联手击退。
不过就算实力再弱,只要它不离开水,以巨泽县的实力,想要杀它,也几乎不可能。
“此蛟已开始破城吃人,已经尝到了甜头。若不将之斩杀,今后定会时常作恶。”长乐公主看着倪昆,沉声说道:“须得尽快赶到巨泽县,协助救灾,并将那头恶蛟搜出斩杀。”
香盈袖 小说
倪昆点点头:“传我命令,全速航行,前往巨泽县。”
待师琪前去传令后。
倪昆摸着下巴,沉吟一阵,说道:
“低阶野蛟,智能不高,与野兽一般,有着固定地盘,只要不是食物匮乏,轻易不会离开其固定领地。
“而千星泽水域广阔,乃是大周第一大湖,我记得是南北五百里,东西八百里,最深处可达百余丈,水产十分丰盛,有着足够的食物。莫说一头野蛟,便是十头、百头野蛟也可养活。
“既不缺食物,那野蛟为何要掀起大浪,冲击县城?此举大违其本性。”
长乐公主道:
“也许是它想吃人?”
倪昆摇摇头:
“偶尔撞上渔夫,打打牙祭或有可能。但为了吃人,刻意离开领地,冒险冲击岸上的县城,这不是野兽会做的事情。我怀疑,那恶蛟是受人驱使。”
长乐公主眼神一寒:
“率兽食人?丧心病狂!若真是受人驱使,那驱使恶蛟之人,非判他个千刀万剐之刑不可!”
倪昆劝道:
“不必这么生气,我也就是猜测而已。你去通知陛下一声,救灾之事,她也得出面。”
长乐公主点点头,又返身前往天子寝居。
这时,舵手已得到师琪通知,转动大舵,巨舰开始缓缓转向,船首对准巨泽县方向。
而动力舱中,两个赤膊上身的道兵,也在得到通知之后,奋力挥动铲子,将细碎的火焰宝石粉末,铲进一只造型好似炼丹炉,高有两丈,炉身连接着各种管道的四脚铜炉之中。
铜炉轰鸣之际,灼热的焰力,通过阵法管道,涌入动力阵法之中。动力阵法由暗红变作通红,衍生强大动力,推动巨舰不断加速。
现在的飞天巨舰,还需人工添加燃料。
等到将来灵机复苏,“聚灵阵法”开始运作,则巨舰可自行凝聚天地灵机,化为动力。
届时加速或是减速,都可以直接在舵台上操作。
动力阵法全力运作之时,悬在船头的沙漠之王,也卖力催动神力,召来大风,辅助加速。
飞天巨舰现在的极限航速,只有每时辰四百五十里。为免动力阵法过热损坏,还只能以极速航行一个时辰。
但船头镶嵌了沙漠之王头颅这个挂件之后,得他神力辅助,飞天巨舰能以每时辰六百里的速度,持续航行一个半时辰。
巨舰此时所在,距离洪泽县直线距离也就千余里,全速航行之下,约摸两个时辰就能抵达。
就在巨舰全速驶行巨泽县时。
千星泽深处,一座小岛之上。
被迫回归第一世真龙血脉躯壳内的萧立,负手站在小岛最高峰上,眼神深沉地看着下方几条忙碌的身影。
他这副躯壳的人形状态,乃是一位身形瘦高,眼窝凹陷,鼻高唇薄,一副刻薄酷戾模样的中年男子,外表与第二世那白衣翩翩的美男子模样截然不同。
他不喜自己这第一世的身躯,倒不是因为外表,纯是因为这大虞皇家的真龙血脉,太过暴戾嗜血,很容易令他情绪冲动,理智昏沉。
原本,他是不想再轻易与倪昆起冲突的。
他本打算耐心修炼,等到灵机复苏,天宫降世,再来借刀杀人。
可隐修之时,每每想起两次败迹,他便暴躁无比,越想越气。
暴戾的真龙血脉,时刻冲击着的他理智,令他不止一次想要不顾一切,冲到京师,冲进皇宫,逮着倪昆、凰玖大杀特杀。
当然,理智上他很清楚,若真那么做了,他只会被大杀特杀。
可这真龙血脉的暴戾情绪,着实令他难以克制。过去的一整个冬天,他都在与血脉催发的各种极端情绪作着斗争,压根儿没法安心修行。
忍了一整个冬天,理智摇摇欲坠的萧立,知道不能再忍下去了。
再违背本性,强忍下去,恐怕会被血脉情绪冲击得理智尽失,真做出自寻死路的蠢事。
无奈之下,他只能设法宣泄情绪。
大虞皇族的真龙血脉,不是暴戾嗜杀么?
他便以杀戮宣泄,跑到南疆屠了好几个山寨。
可是屠杀与他无冤无仇的无辜之人,只能稍微延缓他的情绪,并不能治本。
萧立无法,只能与群龙殿的人联系上,找倪昆、凰玖报复一波。
话说,灵机虽未复苏,可天宫修士,也已有不少提前进入主界。
只是天地桎梏的大环境,令天宫修士也无法肆意妄为,只能躲在暗中布局。
萧立凭借血脉感应,找到提前进入主界打前站的群龙殿修士,以掠杀大周皇族,报大虞国灭之仇,顺便夺取“神凰血”,提前打破天地桎梏,横推主界,占据先机为由,成功说服了他们。
其实萧立并没有冥凰破界丹方。
所谓的神凰血可以打破天地桎梏,只是随口忽悠。
但群龙殿的真龙血脉们目空一切,狂妄傲慢,本来就没有将凡俗世界放在眼里。
对群龙殿修士来说,若真能提前打破天地桎梏,那这主界还不是任凭他们横着走?
不仅可以屠灭大周皇族,灭绝神凰血脉,报大虞国灭之仇,现实利益也是数不尽——大周皇家的栖凰楼,可是一尊洞天灵宝,一旦能够夺取掌控,不仅能坐享此宝,还可一举得到诸多秘境。
主界现世,还有许多前辈炼气士的遗府,里面有不少宝物残留。提前恢复修为,也可抢在其他天宫修士降临之前,将那些前辈炼气士遗府搜刮一空。
天宫炼气士都是很穷的。
挤了那么多宗门,有那么多法相大能、炼神大修,天宫早就被刮地三尺,资源枯竭。能够维系到现在,全靠数百年前,一次神秘的收获。
可虽然现在还能维系,大部分在这七百年间出生的天宫炼气士,都是穷得叮当响。
很多中小势力的修士,连件像样的法器都拿不出手。甚至有祖孙几代人,共用一件祖传法器,谁出门谁带法器的辛酸故事。
这几个群龙殿的修士,也是在这灵机断绝的七百年间出生,虽然背靠群龙殿这等大势力,不至于穷得心酸,却也是囊中羞涩,身上没什么好东西。
所以,大周皇族的栖凰楼、皇家藏宝、秘境,以及前辈遗府,对他们着实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但无论想要得到什么,前提都是得恢复炼气修为。
没有炼气修为,单凭世俗武功,不要说夺取栖凰楼,连随便一个前辈炼气士遗府都进不去。
所以萧立的出现,对他们来说,无异于一场及时雨。
同样的血脉,让他们对萧立有着天然的信任。狂妄傲慢的秉性,又让他们没将世俗世界放在眼里。于是萧立随便一说,他们便与萧立一拍即合,加入进了萧立的计划之中。
却不知,萧立不过是拿他们当炮灰,利用他们,宣泄情绪而已。
哪怕已经做好布置,设下圈套,萧立也从未真个指望过,这几个群龙殿的真龙血脉,真个能干掉倪昆、凰玖。
这时,那矮壮男子爬上山头,哈哈笑道:
“老萧,阵法已经布置好了!九子真龙锁凰大阵,嘿,若当年凰天擎造反时,有这阵法,他岂能夺了我大虞天下?”
这矮壮男子姓罗,名飞龙,正是前朝皇族血脉,群龙殿罗氏嫡裔,亦是几个来主界打前站的群龙殿修士头领,有法力境前期修为。
不过即使身在天地桎梏较为薄弱的千星泽区域,又有能短暂恢复修为的秘法,他最多也只能发挥出开脉境大成的修为。
没有天地灵机,便不能凝聚法力。境界高也没多大用处。
“九子真龙锁凰大阵,虽能短暂封锁神凰血脉,但干涉不了真气修为。凰家小儿已修出真气,就算用不了神凰火,也可施展其它法术,还是不能太小看她。”
“呵,只活了十几岁的小女娃娃,又能掌握多少手段?法术神通,也是需要时间积累的。”罗飞龙不以为然地嗤笑一声,又道:“老萧,你说那天魔倪昆、凰家小儿何时能来?”
萧立淡淡道:
“环千星泽畔,有十多个县城。我之所以选择巨泽县动手,就因为巨泽县有天河龙神庙入驻。
“真神庙宇,都能借信力网络隔空传讯。倪昆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得知巨泽县遭遇蛟灾的消息。他们又有飞天巨舰,当可很快赶至巨泽县。
“不过抵达之后,他们应该会第一时间救灾。直至处置完灾情,才会前来千星泽,搜索恶蛟。”
罗飞龙哈哈一笑,摩拳擦掌地说道:
“等他们找到此地,咱们可以等他们先斩了那蛟,在他们得意之时,突然出手,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萧立淡然一笑,“正是如此。不过咱们得好生隐匿,莫被他们窥出破绽。”
“这个容易。真龙能飞能潜,咱们都是真龙血脉,隐迹匿息,对咱们不是小事一桩?必不会被那天魔倪昆看出端倪!”
“嗯,那现在便都各自分散,潜藏起来。”
“老萧你藏哪儿?咱俩一起。”
“不了。两人一起,目标太大,恐会暴露。”萧立微笑摇首:“咱们还是分散一点的好。”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