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天下
小說推薦道界天下道界天下
“萧存己?他哪里不对劲?”
听到魇兽的传音,姜云不由得是皱起了眉头。
虽然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好好看过那位萧存己,但在他想来,既然有魇兽亲自对付对方,对方又始终没能摆脱魇兽布置出的那片黑暗,那自然是不足为虑。
可没想到,魇兽竟然会好好的向自己询问萧存己的来历!
魇兽答道:“我感觉他的实力极强,至少要超过寿老和文青子。”
“甚至,就连我刚刚也是不得不冒着苏醒的危险,才将他再次困入梦中。”
接着,魇兽便简单的将刚刚和萧存己的对话告诉了姜云后道:“你要是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就问问司徒静!”
“不弄清楚他的来历,我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姜云听完之后,心中同样也是升起了一丝担忧。
眼看着这场大战,自己梦域就要获胜了,却是又冒出来一个不知来历,让魇兽都有所忌惮的萧存己。
如果对方的实力,真的超过寿老和文青子,那一旦他杀了魇兽,那梦域的胜利就变成了一场破碎的美梦了。
因此,姜云也不敢怠慢,但是他却没有询问司徒静,而是直接找到了妖元子,向他询问了起来。
毕竟,萧存己肯定是在九族离开之后才出现的伪尊。
而那段时间,司徒静和东方博都不在真域,未必会知道萧存己的情况。
此刻的妖元子,在解决了真域所有的极阶大帝之后,便不管南离子的拒绝,正和他联手对抗寿老。
对于姜云的问题,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萧存己,就是地尊培养的一名修士而已。”
“在我听说他名字的时候,他就已经生活在地涯中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来历了。”
“至于他的真正实力,我也不清楚。”
“甚至,我和你一样,也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原来他是伪尊强者!”
火爆医妃:魔尊抢亲先排队
妖元子的回答,其实也在姜云的意料之中。
地尊当然不会大张旗鼓的告诉外人,自己亲自培养出来的人,到底是什么实力了。
姜云将妖元子的答案转告给了魇兽。
而魇兽在沉默数息后道:“那没事了,他现在至少还被困在了我的梦境之中,暂时无法离开。”
“你们尽量速战速决,解决掉真域其他的人,到时候,就算他能够从梦中走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姜云点了点头道:“你千万不要冒险,如果觉得有危险,就将他放出来。”
“只要你没事,那他才掀不起什么风浪。”
萧存己的实力或许是超过寿老,是地尊暗中布置的一招后手。
但既然魇兽能够将萧存己困在梦境,那就说明他的实力,应该仍然在魇兽能够抗衡的范围之内。
也正如魇兽所说,只要快速的解决掉真域的其他强者,别说萧存己了,就算是地尊的分身前来,凭借梦域这么多强者联手,也足以对付了。
因此,姜云暂时定下心来,不再去考虑萧存己的事情,而是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赫连越的身上。
虽然赫连越不知道姜云刚刚在做什么,也有心想要逃走,但他很清楚,所有的真域修士,根本无路可逃!
回真域的通道,都被司徒静给彻底摧毁。
即便从梦域逃走,最多也就是逃往幻真域,和没逃没什么区别。
比起逃走来,还是尽量赢得这场大战的可能性要高一些。
这时,看到姜云再次将目光看向自己,赫连越却是突然眼睛一亮道:“还有一个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活捉姜云。”
“姜云在梦域的身份显然非同小可,只要将他抓住,就无人再敢动我了!”
“正好,他刚刚对我发起猛攻,力量消耗极大,应该已经快要油尽灯枯!”
想到这里,赫连越冷冷一笑,伸手一招。
就看到他身周的空间之中,顿时多出了无数道雷霆,向着他的手掌汇聚而去,形成了一条数丈长的雷霆之鞭,狠狠的挥向了姜云。
赫连越推测的没错。
从姜云回到梦域开始,自己一人就已经杀了七位真阶大帝,耗尽了力量。
虽然恢复了点力量,但因为阁老之死,刺激到他,让他现在差不多又要将力量耗尽。
如果赫连越用其他的方式,甚至就是凭借自身修为来对付姜云,在不考虑有人出手救姜云的情况下,赫连越都有可能成功抓住姜云。
但赫连越偏偏是用了刚刚领悟的雷之规则!
眼看着那条雷霆之鞭已经来到了姜云的面前,姜云眼中寒光暴涨,突然冷冷开口道:“杀了他!”
赫连越清楚的听到了姜云说出的这三个字,但却是根本不知道姜云在对谁说话,还以为姜云是自知接不下自己的攻击,故意在这里装神弄鬼,虚张声势。
然而,姜云的话音刚落,那条差点就要缠绕住姜云身体的雷霆之鞭,却是陡然停了下来,不但不敢再前进分毫,而且竟然颤抖了起来。
我乘白虎去
雷霆之鞭的颤抖,顺着鞭身,传递到了赫连越的手中,让他大为疑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而下一刻,那条雷霆之鞭突然倒卷了回来,以比挥出去时更快的速度,瞬间就来到了赫连越的面前,反过来将他的身体给缠绕了起来。
紧接着,雷霆之鞭更是爆发出了夺目的光芒,就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一样,死死的勒进了赫连越的身体之中,轰然炸开!
“啊!”
雷霆的爆炸声中,也传出了赫连越的惨叫之声。
Sex Sales Driver
赫连越不仅仅是用雷之规则对付姜云,而且用的还是梦域的雷霆!
姜云如今掌握的雷之规则,都已经凌驾于真域之上,梦域的雷霆哪里还敢伤他分毫!
更让赫连越没有想到的是,攻击他自己的,并非是姜云的力量,而是他自己召唤来的这些雷霆!
赫连越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虽然没死,但也已经失去了再战之力。
“砰!”
就在赫连越发出惨叫的同时,不远之处,又有一声闷响响起。
小山內同學的成長期沒來
姜云循声看去,发现是自己的二师姐,重创了自己的对手。
司徒静因为身份的特殊,再加上寿老交代过要活捉她,使得她面对的真阶大帝,出手之时都是缩手缩脚。
而司徒静则是没有这种顾虑,而且,她自身的实力也是极为强悍,所以现在已经分出了胜负。
司徒静看了姜云一眼,冲着他微微一笑,身形晃动,主动去帮助其他梦域大帝了。
除了司徒静和姜云之外,赤月子也是重伤了闻柳先生,同样冲出去相助其他人。
真域的真阶大帝,本就已经是军心涣散,现在看到自己这方的强者接连落败,哪里还有心情继续斗下去。
因此,不过片刻之间,真域的真阶大帝,已经全部战败。
虽然战败,但因为真阶大帝实在太难击杀,所以倒是没有人陨落。
现在,所有梦域的强者,自然都是向着寿老和文青子这两位伪尊包围了过去。
唯有姜云的目光看向了魇兽困住萧存己的那片黑暗,心中长出一口气,对魇兽传音道:“再等一会,可以主动将他放出来了!”
然而,魇兽还没有来得及回应,姜云却是突然低头,手中出现了一块令牌,正在疯狂的颤抖着。
如果不是姜云用力抓住它,感觉它立刻就能脱手飞出去!
令牌之上,更是自主浮现出了一道道的纹路。
这块令牌,是古不老送给姜云,也是真域言己阁内某位强者想要的那块令牌。
姜云一头雾水,不明白这块令牌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莫名其妙的发出这么大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