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學生
小說推薦大明小學生大明小学生
京城军器制作有两个系统,一个是太监系统的兵仗局,一个是工部下属的军器局。
当年二者具体职能还是有所区分的,但发展到嘉靖时,抛开御用品不谈,两个部门区分其实已经没那么分明。
而工部军器局下面又设有两个厂,一是位于京城东南角的盔甲厂。
二是位于京城西南角宣武门附近的王恭厂,因为九十年后的天启大爆炸事件而出名。
具体到火器制作,太监的兵仗局和工部的王恭厂都有这个职能。
但秦德威想研发新式佛郎机炮的话,当然是找王恭厂了,他和太监又不熟。
作为一个文科生,秦德威不会为难自己。其实很多东西已经有现成的了,他只是替汪鋐把事情继续往下干。
得到了工部虞衡司的准许后,秦德威又打着京营总督王廷相的旗号,从库里把十多年前汪鋐缴获的几门佛郎机炮原型找了出来。
然后又在王恭厂里与老工匠谈话,找到了十多年前从葡萄牙人手里搞来的图纸。
在大明火器制作算是是机密事情,如果没有工部和王廷相支持,秦德威根本没有资格接触这些。
接下来,无非就是在秦翰林的指导下,按部就班的研究原理,进行本地化设计改造,铸造试验用的部件等等。
这日王恭厂里,秦德威蹲在地上,扒拉着样机的子铳。
旁边有老工匠恭恭敬敬的说:“这佛郎机炮优点确实多,但就是密封差了点意思。
子铳和母管之间不可能完全密实,火药会泄气,威力无法做到极限。越大的炮管,这个问题越明显。”
秦德威叹口气,这种密封性的问题,他倒是能想出解决办法,但做不到啊。
一个办法是用橡胶制品来填充接口缝隙,这时候从哪找橡胶去,就算找到了也没化工技术。
另一个办法就是用螺纹联接,但子母嵌合的螺纹加工这事,就算是最粗的螺纹,放在大明也是超级难题。
即便是穿越者,人力也有时穷啊。
秦德威拍拍手站了起来,无奈说:“万物都是有利有弊,世上从没有十全十美,尽力而为吧。”
这时候,有个杂役过来禀报说,门外有个道童找秦翰林,说是从显灵宫来的。
秦德威估计是陶老道从宫里出来了,但不知为什么找自己。
从王恭厂出来,跟着小道童回了家,陶老道居然主动等门造访,已经在穿堂等待了。
秦德威看陶老道满面红光,便问道:“想必是有好事了?”
陶老道答道:“天恩浩荡,因为驱邪有功,敕封贫道为神霄保国宣教高士。”
虽然封号不是邵国师那样的“真人”,但也是个很好的开始了。
秦德威倒是没什么感觉,知道陶老道以后的成就,对这个“高士”当然就不看重了。
可对如今陶老道而言,这可是个大成就,宗教界才有几个人能获得圣上金口敕封?
他一直到五十多岁都没什么成就,偶尔结识了邵国师,才慢慢在京城站住了脚,有今天这样多么不容易。
陶老道对秦德威行了个礼说:“承蒙阁下吉言!”
现在他有点相信,秦状元可能真的具有神通。
去年的时候,秦状元突然跑到显灵宫说什么望见彩云,说自己会得到皇上青睐,从此飞黄腾达,甚至能当国师。
而自己当时觉得都是瞎扯淡,秦状元脑子有毛病发呓语,还非要让妻家与陶家结亲,简直失心疯了一样。
却万万没想到,转过年来,自己居然真就进宫朝觐皇上,并且在皇宫做法事了。
李闲鱼 小说
然后又得到皇帝欣赏,给了一个封号,就像是打通了升往天界的梯子。
此时的陶老道反而心存敬畏起来,他在别人眼里算是老神仙了,但在他眼里,直接看穿自己未来的秦状元才更像神仙。
秦德威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和蔼的笑道:“老仙长登门,不会只是来报喜讯的吧?”
催眠師
陶老道就顺势问道:“还请秦翰林指点指点,接下来应该如何?”
秦德威意有所指的说:“我能指点你什么,诀窍都在你自家里!你想想,当今圣上最大的心病是什么?”
御劍齋 小說
这个暗示很明显了,皇上最大心病还能是什么,肯定就是儿子了,甚至连个女儿都没有。
后宫那么多女人,一个也生不出来,那毛病出在谁身上不言而喻。
陶老道若有所思,秦德威所指,莫非是孙女陶修玄那些乱七八糟的药?
沉思良久后答道:“给皇上献药,必须谨慎,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能担待得起?”
秦德威随口道:“那先找个人试试看吧,吃不死人就行,真有壮阳效果更好,圣上不会不满意。”
陶老道:“……”
“吃不死人就行”是什么鬼?这是给皇帝献药,你这是正确对待皇帝的态度吗?
但秦神仙指点了路子,陶老道打算试试看:“贫道回去就与修玄说说这件事。
再找人服药验证下,若无问题,就想法子献与圣上。”
秦德威叹道:“老仙长啊,容我多一句嘴。虽然你们混的是神仙圈,但终究还是活在人世间。
这人情世故的问题,你要考虑进去。”
陶老道恍然大悟:“确实如此!是贫道的疏漏!如果真有好药,一定先送给你秦翰林!”
秦德威:“……”
都市小神醫 小說
陶老道很懂的点点头:“秦翰林你放心,贫道不会对任何人说起的!”
秦德威忍无可忍的说:“我的意思是,劝你把药给邵国师,让邵国师献上去!你别抢这个风头了!
那邵元节都为陛下祈祷两年了,还没个结果,你陶道长献个药上去,如果皇帝生出了儿子是谁的功劳?
到时那邵国师怎么看你?你现在这点根基还都是邵国师给的,如果你得罪了邵国师,你还能安稳?”
陶老道愕然片刻,自己活了六十多岁,竟然还没有这个十八岁的少年通透!
但老道长又想到,这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便释然了。
陶仲文转而说起别的:“你先前答应过,让修玄投靠你修行,你怎么也没动静了?贫道可是真心乐见其成。”
秦德威苦恼,陶仙姑给家里那位贤妻的第一印象太不好,心结解不开啊。
她宁肯收李小娘子,也不愿意让陶仙姑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