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白骨大聖

超棒的都市异能 白骨大聖 線上看-第665章 刀來!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几位师兄,看来我们今日要圆寂在这死亡谷里了。”
罗桑上师看着已经失去耐性的天竺人,他已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双手合十。
“吉祥。”一位老僧同样双手合十,脸上无悲无惧,脸色平静。
吉祥,在密宗佛教里,意指功德圆满。
吉祥是断恶修善,发菩提心,修功德。
在生死前,简单的“吉祥”二字,是融入了毕生密宗佛法参悟,早已经把这些生死置之事外,时刻做好为佛祖舍身的准备。
“佛祖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这次开口的老僧,同样是名佛法参悟高深的高僧,坦然笑对接下来的死亡大恐怖降临。
所谓百千万亿大光明云,有大圆满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大智慧光明云、大般若光明云、大三昧光明云、大吉祥光明云、大福德光明云、大功德光明云、大归依光明云、大赞叹光明云……
这是一种心性开阔,这是一种慈悲胸襟,即便面对死亡,也能含笑面对。
而这又何尝不是问心无愧的另一种至高境界。
“曲旦师弟是仁增寺的铁棒武僧,希望他已经冲杀出死亡谷,为我们仁增寺留下最后香火,我们今日能在这白色禁地以身喂魔,又能永世镇封邪魔于此,让世人免遭杀戮,这非但不是仁增寺的厄难,反而是我们师兄弟的大吉祥,是仁增寺的大吉祥。”最后一位红袍老僧哈哈一笑,人生有死,死得其所,这是一种舍己为人的至高佛法意境。
大吉祥,这是密宗佛教里一种更大的宏愿,不仅能让自己永离灾祸,还能帮助他人永离灾祸。
那些为了一己私利,屠杀坚热村的人,在世人眼里那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鬼王爷的绝世毒
仁增寺这四位高僧今日把这些魔头击毙于此,让魔头灵魂永封于白色禁地内,既是为坚热村那些无辜村民报了仇,也是让魔头死后无法成为雪域赞魔。
在高原雪域,民间信奉善人死后能得到吉祥天母的祝福,化作雪山赞神,为人间带来福祉。而善恶不定的人死后则会背弃吉祥天母,灵魂会变成食人赞魔,也就是俗称的厉魂恶鬼。
罗桑上师庄严诵经:“大吉祥。”
“大吉祥。”
“大吉祥。”
“大吉祥。”
四位高僧齐呼大吉祥,为仁增寺祈福,希望曲旦上师能成功冲杀出死亡谷,继续发扬光大仁增寺佛法。
曲旦上师是仁增寺的铁棒武僧,比他们更适合冲杀出去,所以他们一起送曲旦上师出去。只要仁增寺还留下一份香火在,仁增寺就不会灭亡。
此时,那些先前围而不杀的天竺人,开始对仁增寺四位高僧发起最后的总攻。
这些人很卑鄙,占着人多,向四位高僧抛洒盐灰,然后由之前说话的头裹高布的天竺人和中年男子白袍瑜伽师带头,带领着百余人一起出手。
四位高僧没想到这些天竺人这么卑鄙,这么多人连正面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占着人数优势还用扬灰这么卑鄙手段,他们闭眼憋气仓促迎战。
不愧是佛法精深的高僧,六识修行远胜常人,即便在如此劣势下,几位高僧身绽佛光,手结密宗手印,接连击毙十几人。
此时就连一直被四位高僧庇佑着的汉人,也加入战团,同仁增寺共进退。
这个时候,那名头戴高布的天竺人,找准时机,欺近身陷围攻中的一名高僧。那高僧六识灵慧,听声辨位,感应到危险临身,果断放弃其它方向攻来的破风声,双掌连连轰出十几道佛印。
连空气都被佛印轰击得炽热赤红起来。
那头戴高布天竺人也不知道练的是什么奇法,当他鼓荡一身修为时,全身有一条条赤红火蛇缠绕,一身气血雄壮无比,更甚至在沉重呼吸时,鼻息里喷吐出两条灼热火蛇,撞碎一片佛印,在夜空里爆发起火光焰浪。
但是他恒强仁增寺的高僧也不示弱,在拼命架势下,不顾火焰焚身,全身笼罩佛光,继续强行轰出佛印,撞杀向头戴高布天竺人。
看着这不要命的打法,头戴高布天竺人全身气血点燃,附近空气温度猛的提升许多,在他体表游走的那些火光焰蛇,全都张开尖牙蛇吻,爆射向面前高僧。
轰隆隆!
在一声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空中冲击起一圈圈火浪,天竺人忽然目光一喜,抓住高僧体力衰败,后力不济的间隙,张口一吐,一条火蛇直射高僧面门。
这么近距离的奇袭,令人防不胜防,若真的击中皮肉最脆弱的面门,肯定要被炸得血肉模糊,当场毙命。
仁增寺上师并非浪得虚名,高僧虽然两眼被盐灰刺激得睁不开眼,又年老体衰体力有些跟不上高强度搏杀,但是佛门六识修为精深与降妖除魔经验丰富的他,还是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最及时的反应。
“吽(hòng)!”高僧张口怒喝。
这是密宗六字真言之一。
诵吽者,能减退地狱道众生之痛苦,从地狱中脱离痛苦,不受烈火焚身、寒冰刺骨、山崩地裂等痛苦影响。
飞袭向高僧面门的火蛇,当空炸成一团火焰。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天竺人一直戴在头顶上的高布帽子里,冷不丁蹿出一条细小黑鳞蛇,这条黑鳞蛇实在太细小了,比毒箭还难以防范,通体乌黑,带着剧毒,还不等高僧反应过来,已经咬中肩头,半边身子瞬间失去知觉。
哪怕临死前,高僧都面无畏惧,他一掌拍碎这刁钻小毒蛇,免得其继续偷袭其他同门。
“你找死!”
天竺人勃然大怒,打得高僧口吐黑血摔飞出去。
这名天竺人为了速战速决,继续杀向另一名仁增寺高僧,这次他杀向的是罗桑上师。
而同样的杀戮,在那名中年男子白袍瑜伽师身上也在发生,瑜伽师信奉太阳神,各个都是体修高手,在他的强势快攻下,年事已高,气血衰退的仁增寺上师,被他打得连连后退,每一次交手,五脏六腑都被震伤,吐血不止。
另外一名高僧听到同门师兄弟的惨叫声,想要赶过来救援,可他陷入重重包围,无法及时冲杀过来救人。
瑜伽师目光冰冷,杀伐无情,根本不顾及什么卑鄙不卑鄙,对方年龄大不大,他见眼前的仁增寺显露败迹,两手拳风反而越来越迅疾,拳头坚固如铁石,每一拳上的力道都似一块磨盘砸出,砸得仁增寺高僧双手臂骨布满裂痕,脚下不断后退。
当退到被黑鳞蛇咬中,倒在地上生死未知的同门师兄弟时,这位仁增寺高僧不再后退,他用佛法点燃衰败气血,脸上出现一抹回光返照的红光,如一尊闭目金刚强行抵挡下一次次强攻。
但是这种强行燃烧自身所带来的回光返照对身体伤害极大,每挡下一次强攻,他必吐出一大口鲜血。
与此同时,脸上的回光返照红光在迅速消退。
知道眼前老僧已是强弩之末,中年瑜伽师面目越发冷漠,一路乘胜追击,根本不给喘息机会,就在他打算彻底击杀面前这个老顽固时,突然!
他背后发寒,全身汗毛都炸立起,那是强者的心血来潮,对危险临身的提前预兆!
他想要躲。
但根本没有机会。
身体剧痛,一口未出鞘的赤红长刀,如箭矢冲来,洞穿他肩膀。
砰!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 公子安爺
他的肩胛骨被刀鞘撞碎,一条臂膀坠落在雪盐地,血腥染红一片,白红两种颜色形成刺眼对比。
赤红长刀动如崩天,静如轻羽,最后平稳落在罗桑上师手中。
薰之岚
这是赠术!
是晋安杀到了!
中年瑜伽师还没从痛苦中回过神来,一声暴喝如霹雳炸在耳畔,炸得他头晕目眩:“刀来!”
镪!
小阳伞
赤红刀影出鞘,火浪遮天,在出鞘的刹那,有神秘道韵从刀身震荡而出,修为稍弱者都觉得这一刻全身气血滚热,差点要被点燃,沸腾。
噗!
一段人体上半身轰然落地,鲜血溅射一片,昆吾刀出鞘的刹那,近在咫尺的锋利刀光直接把那名正强势攻向罗桑上师,头戴高布帽子的天竺人削落成两截。
看着视野突然变矮,自己的下半身离自己身体越来越远,这名天竺人一脸迷茫,还未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砰!
直到上半身重重落地,他才惊惧,愕然发现,自己被人拦腰斩断。
这一刻,恐惧与痛苦如潮水笼罩全身,身体冰冷:“这是…第三境界的控物杀人!”
接下来他看到了这一生都难以为继的一幕!
一个男人提刀奔来。
用力砸击地面。
赤红刀身爆发出扇形火浪,怒浪翻天,火光焚天,似带着赤刀主人的无尽怒火,把围杀在巨大雪盐石附近的人全都吞噬进去。
当火焰怒浪退去,最后还能活着站立的人不足十人,唯独仁增寺几人全都毫发无伤。
他终于看清提刀杀来的男人是谁!
他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那个在昆仑雪山里的五色道袍身影,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是那个强势杀死迦南达大师的汉人道士!
“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他念头还没想完,对方路过他时,一道赤红刀影劈下,噗,血箭彪飞,人头落地,对方神色冷厉,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连被看一眼的资格都不配。
一股悲哀涌上心头,胜过被腰斩的剧痛,下一刻眼前一黑,已经彻底失去意识。
接下来就是一场一面倒的镇杀,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線上看-第641章 自在宗藥擦佛,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走近拐子格桑,发现对方正跪在地上,面朝太阳与一尊小佛像虔诚膜拜,嘴里一阵念念有词。
拐子格桑对佛像祈祷十分虔诚,就连外人靠近都不知,还在继续膜拜祷告。
那尊佛像是高原擦擦佛,所雕刻的是密宗药师佛,宝象庄严,通体蓝色,身穿佛衣,左手持药壶,右手结施无畏印,身后有光环、祥云、远山。
说起擦擦佛,晋安并不陌生。
“嗯?”
“这擦擦佛的尺寸怎么跟密宗正统的擦擦佛不一样,好像比正常的小了一圈?”
忽的,晋安面色一变,在他看到擦擦佛上围绕着药师佛的晦涩佛经时,已经认出来,这擦擦佛并不属于吐蕃正统密宗,而是源自西域佛国!
与他曾在西域佛国看到过的那些附佛外道擦擦佛有着许多相似细节!
他绝不会认错佛国的擦擦佛,毕竟经他手灭掉的擦擦佛不在少数,比如有求子佛擦擦佛,有红眼佛擦擦佛,有欢喜佛擦擦佛!
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自在宗信徒,更令他意外的是,这拐子格桑也是信仰自在宗的人。
这拐子格桑身上有着不少秘密。
晋安眸子逐渐冷下来:“正好,我不知道自在宗的老巢在哪里,现在连向导都有了!”
当拐子格桑从祷告仪式中睁眼醒来,他做了个让晋安大感意外的举动,居然抱着擦擦佛伸出舌头舔了几口并深深呼吸几口,脸上露出一副很享受很幸福的样子,连气色都好看了不少。
他闭眼享受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的睁开眼,啊,一声惊慌叫声响起,引得不远处正低头喝水的牛马抬头看来。
拐子格桑被身旁突然多出来的汉人道士吓一跳,当看清晋安长相后,他脸上表情更加意外与吃惊:“是你!”
拐子格桑记忆力很好,一眼就认出曾经在昆仑雪山附近见过晋安,也有着高原上像晋安这么年轻的汉人道士并不多见的原因在里面。
晋安早就给拐子格桑看过面相,知道这个人是个心狠手辣的奸猾之人,所以一上来就毫不客气的冷声道:“我知道你给人当向导听得懂汉人的话,我问你,这个擦擦佛是不是你从自在宗求来的?”
拐子格桑原本还想装糊涂充楞的,可当看到晋安毫不客气手指擦擦佛,对佛祖做出轻蔑侮辱举动,他吓得脸色苍白,赶紧仓惶下跪磕头,嘴里不停朝通体蓝色的药师佛擦擦佛赔礼道歉,希望佛祖不要怪罪他,一脸虔诚表情。
但是这一切落在晋安耳里,就是说着他听不懂的吐蕃语。
晋安目光一沉,又连问二次,见拐子格桑始终不回答他的话,始终都在朝擦擦佛磕头道歉,他大步上前一步,砰!
昆吾刀刀鞘一下地上擦擦佛斩成两半,露出草叶根茎木灰搓揉而成的内部。
大道感应!
阴德一千!
“果然是附佛外道余孽在借药师佛之名装神弄鬼!哼!一个不入流的小小擦擦佛,也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看我今天把你挫骨扬灰!”晋安当着拐子格桑的面,又一脚狠狠踩烂擦擦佛。
这不止是踩烂擦擦佛,也是一同踩碎了自在宗留在拐子格桑心中的无上信念。
“不!”
“你这个混蛋汉人,这是尊者亲自开过光的药擦佛,里面住着药师佛和尊者佛爷!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拐子格桑就像是发疯般的冲上来要找晋安拼命,呃,强烈的窒息让他的气急败坏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脖子被晋安手掌死死掐住,手脚腾空的乱蹬挣扎,憋得面红耳赤。
“回答我的问题!这药擦佛是不是来自自在宗?”
“回答我!”
晋安单臂举起身子瘦小的拐子格桑,眼神冷冽,升起危险的寒光,吓得人头皮发凉,不敢对视。
拐子格桑还在剧烈挣扎,可他那点力气,在晋安面前就如蚍蜉撼树,蚂蚁撼象,晋安举在半空的手臂始终纹丝不动。
直到拐子格桑两眼翻白,脸色转青,快要窒息过去,在死亡威胁下身体冰冷,挣扎幅度变小,晋安这才砰的把他随手丢在地上。
三界迅雷資源羣 琅琊一號
要不是这里是草甸子厚厚的湖边,就这重重一摔,拐子格桑早就摔得头破血流了。
重新获得自由呼吸的拐子格桑,两膝跪地,手解开衣服,贪婪呼吸每一口空气:“咳咳咳…这药擦佛是我一心一意勤恳侍奉自在宗十年,好不容易才面见到尊者,从尊者那求来的经过尊者开光的药擦佛,你今天毁了尊者药擦佛,肯定逃不过全能全智的尊者,尊者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咳咳咳,你今天就算杀了我也没用,我是为自在宗死的,来世肯定能和妻子女儿团圆,一起成为尊者身边的护法,继续服侍自在宗和尊者!”
晋安冷哼:“我看你是吸食药擦佛上头,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就让我送你进圣湖里好好洗净你那被附佛外道控制的肉身与心灵。”
虽然已是进入夏季,但这是雪山融水,而且这里本就海拔高气候寒冷,当拐子格桑自己挣扎着爬上岸时第一时间脱掉全身衣服,人冻得嘴唇乌青,眼神恍惚,瞳孔有点涣散,终于安静了会。
“你刚才说的来世跟妻女团聚,一起成为尊者护法,是怎么回事?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晋安见拐子格桑已经安静下来,他施展《天魔圣功》心魔劫,唤醒拐子格桑内心的心魔,让对方一五一十全都吐露出实情,他终于弄明白所有起因。
十年前,这拐子格桑还是名普通牧民,像多杰措大叔这样的普通牧民一样,过着虽然日子艰苦但潇洒自在的马背上生活。
但这一切,从他认识自在宗僧人,成为自在宗信徒后,发生了巨变。
他从自在宗那买来一尊药擦佛,每天都虔诚供奉,不管是牛马生病还是家里人生病,不管是大病小病,只要舔一口药擦佛,吸食几口药擦佛身上的“圣灵佛气”,就会药到病除。
这药擦佛虽然治疗神奇,可消耗也很大,在人畜的昼夜不停吸食下,药擦佛逐渐缩小,很快消耗光“佛祖佛气”。
自从断了“药擦佛”后,拐子格桑一家都觉得浑身难受,干活没有力气,经常口干舌燥,晚上睡不着觉,只要一闭眼脑子里就全是浮现药擦佛的身影,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他找到自在宗僧人询问原由。
自在宗恭喜他们一家这是与佛有缘,有慧根,受到了佛祖的感召,与佛祖种下因果,可惜了前面几十年浑浑噩噩,慧根受到蒙蔽,白白蹉跎浪费了几十年的修行时间,幸亏遇见了自在宗,所以这药擦佛就更加不能停了,要用经过更高佛法开光的药擦佛追赶上前面浪费的几十年,继续坚持修行必能修成正果,成为佛祖身边的护法佛。
高原人人信仰佛教,拐子格桑一听自己一家都与佛有缘,而且也的确体会到了药擦佛的神奇,当场信以为真,喜不自禁。
只不过大师用更高佛法给药擦佛开光,对身体消耗很大,但佛渡有缘人,难得碰见与佛有缘的人,自在宗愿意消耗庞大佛法渡他们一家修成正果,不过得加钱。
就这样,坚信自己与佛祖有缘的拐子格桑,卖牛卖马,带着一家人信奉起自家总,从此再也离不开药擦佛。为了渴求早日修成正果,他开始卖掉更多牛马,甚至到后来卖光所有家产用来加钱购买被更高佛法开过光的药擦佛,渴望成佛。
此后的结果就是一家人穷困潦倒,居无定所,努力节省每一分口粮,就是为了去自在宗买一尊药擦佛,依旧做着成佛的梦。
期间拐子格桑家里人受不了这份苦,也曾动摇过信念,自在宗僧人说人今生所受的苦和来世所享的福是紧紧联系一起的,你今生受的苦越大,挨得寒冷和饥饿越多,就表明你对自在佛越虔诚,你并不是把田财献给而是用今生的短暂苦得到来世更厚的福报,这世受的苦越多,捐献给佛祖的香油钱越多,来世得到的自在就越多,有寿命自在、田宅自在、心灵自在、愿望自在、业报自在等三十二自在。
拐子格桑一家人就此彻底成为自在宗虔诚信徒,节省出更多口粮用来买药擦佛,甚至到后来因为贫困饿得不行,妻女吃了不干净肉,染上可怕鼠疫无钱治病。
已经魔障的拐子格桑,不仅没有带妻女寻医治病,反而带着妻女去找自在宗,自在宗僧人恭喜说他染病太重,需要献给佛爷,才能挽救两人性命,拐子格桑不仅没有悲痛,反而主动把妻女都献给了佛爷,他觉得这是老婆和女儿的福分,比他先修成正果了。
而这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他至今还想着来世还能与家人团聚,一起成为佛祖身边的护法佛。
……
了解到发生在拐子格桑身上的种种,晋安变得沉默。
他也不知道该可怜拐子格桑的愚昧无知,信自在宗疯狂到连妻女都肯抛弃,还是该冷血认为拐子格桑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活该拐子格桑继续受罪一辈子。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看拐子格桑时面相会那么奇怪,矛盾了,缺钱又不贪财,每天都很缺钱一颗欲望似无底洞却没有贪财之相,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愚昧固执的拐子格桑把这十年赚的钱全都奉献给自在宗买药擦佛,做了十年都还没醒的成佛梦,到后来害死妻女,家破人亡。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沉默过后,晋安看了眼像是长期营养不良,身子瘦弱得好像随时会被高原大风给吹倒,一脸穷苦命,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的拐子格桑:“你知道在你眼里被自在宗高僧开过光,能治百病的药擦佛,是用什么阴料做的吗?”
“你又可知你的妻女最后为什么会死吗?”

精品都市言情 白骨大聖 ptt-第553章 尊前重见 反跌文章 看書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看著自打來臨醫館後,一路剖各類小節的晉安,阿平不由目露稱羨。
“仍舊晉安道長的腦筋比我們這種村屯民夫好使,讀過書的腦力執意龍生九子樣。”
晉安正襟危坐的看著阿平:“阿平,我感到你那幅話裡掩藏著追查眉目,你再多說幾句婉辭,只怕能打我更多的破案樂感。”
唉?
阿平聊懵啊。
霓裳傘女紙紮人眸光輕瞥一眼晉安,那一眸,自有風華一清二楚,似是對晉安的嘴貧和厚人情也感到很莫名。
阿平一頓挖空心思也說不出數碼句軟語,轉機是他也付諸東流腸道和腹啊,腹無水墨、詩華,倒漿糊莘。
“我看晉安道長你顏色繁重,成竹在胸,以晉安道長的能者,顯而易見是業已找出外調線索了吧。”阿平訕訕笑嘮,是速決坐困。
爆笑 寵 妃 爺 我 等 你 休 妻
阿平單獨隨口一說,卻那邊透亮,晉安還真找回了重要初見端倪,還實在被他說中了。
晉安有數的自信笑容滿面道:“爾等可還忘記才俺們在找找庖廚時,看樣子廚房鍋臺上有盤活了但還沒蒸熟的梅餅嗎?”
盛寵妻寶 抹茶曲奇
阿平翻然醒悟:“我眾目睽睽了,晉安道長這是餓了,讓我拿幾張梅餅蒸熟,人吃飽了腹內才好思維。”
吱。
一視聽吃的,藍本始終在馱簍裡陪著小女性的灰大仙,也耳尖的跑下蹲在晉安肩胛。
也不察察為明是不是緣這裡陰氣重的提到,自他倆進陳氏祠堂後,小異性便淪為了酣睡。
一劈頭晉安還道是陰氣侵體,三魂七魄被陰風凍住,往後一通檢查才垂心來,小女性身子並亦然樣,確確實實惟獨安眠了。
就此他蓄灰大仙給小雄性做個伴,而且也是有裨益灰大仙和小異性的興味,這一人一鼠就像兩個長細小的雛兒,在協辦的功夫話最多,有灰大仙隨同小雌性消遣,晉安也能寧神。
晉安見灰大仙霍然鑽下揹簍,還道是小男孩醒了,迅速耷拉馱簍的重視視察,小姑娘家仍然捧著幾個肉饅頭睡得很香,肉嘟嘟的雪膚小臉孔上掛著笑貌,也不詳這童男童女在做著該當何論玄想,但終將是一度磨滅暴徒,未嘗惡夢的夢魘。
晉安還悔過書一遍小男性,認同身段別來無恙後,他再謹慎背起揹簍,而後溫笑抬掌揉了揉拼盤貨的灰大仙:“這梅餅認可是用於吃的,但是另有大用。”
吱?
……
急促後,阿平既取來幾張梅餅,還從廚找來小電爐,籠屜,還從柴房找來早已劈好的乾柴,這架式,購銷兩旺要把庖廚都搬回心轉意。
很無聊的TS漫畫
晉安找來那些梅餅,理所當然謬用於吃的,他一初露還白濛濛白,庖廚為什麼有辦好但還沒蒸熟的梅餅,直至適才他才想智慧,該署梅餅並差錯給死人吃的,但是拿來給殭屍用的。
下一場的流水線就很一絲了,阿平己即或開包子店的,看待玉米餅優秀便是熟門熟路,脫去喪生者衣著,隔著蠶紙貼上一張張梅餅,靜等須臾,當解開梅餅後,生者隨身的確迭出廣土眾民半年前遭人毆的淤青。
雄霸南亚 小说
阿平發驚呼:“晉安道長你為啥領略用該署梅餅膾炙人口驗屍?算作瑰瑋。”
晉安:“一濫觴我也沒料到伙房裡這些未做完的梅餅的誠然用處,以至於頃我才好容易想通,這些梅餅並魯魚亥豕給活人吃的,而是醫體內有完人看看這人死得光怪陸離,忖量是也跟我天下烏鴉一般黑透亮梅餅驗屍之法,於是想作幾張梅餅驗屍。倘或身前被毆致死又找近明確傷勢,好好用這梅餅驗票法重現皮下淤青。”
晉安眸光溫暖的由此可知起遍事件原形:“專職的真相本當是陳氏一族一見鍾情這醫館,想顛覆醫館,聚集地組建陳氏宗祠。然則醫館不從,為著一己慾念的陳氏一族,因故備災了諸多腌臢手段,預備吞沒,內中一計即若先把一下死人打成戕害,又看不出淤青,那人歸因於身負傷送來醫館沒多久就嚥了氣。要冷暖自知,心明如鏡醫館是行醫的本土,好好兒一度大生人平白死在醫隊裡,這事也好小,對醫館名譽反射很大,假定再用錢財內外賄選,幾便是絕了醫館繼往開來施政救命的機遇。”
“但是醫團裡有賢哲,領悟仵作的梅餅驗票之法,他相信他人是被人訾議,不甘示弱死路一條,因此就悟出梅餅為生者驗屍,但是,幕後真凶大勢所趨不會如他所願,實倘或袒露他和浩繁糾紛此案的人都要未遭聯絡……”
說到這,晉安微頓了下,眸光凍的中斷往下說:“用,一計不良,更生仲計!”
“那就請來會些歪路妖術的人,給醫館來個遺骸上樑、老狗刨墳、老鴰報憂,民間最忌口這種,見此垣錯覺喪生者是被醫館害死的,毫不會多想別的,奇蹟底子不實況看待黎民百姓和高位者們既不最主要,煞住民情鼎盛,防衛受寵若驚與言談誇大,反應到協調宦途才是著重。因故,廚房那些梅餅才功德圓滿一半,還沒驗票,竟都沒給仵作驗票的機會,此案就漫不經心蓋棺定論,鬆馳找幾個替死鬼下鐵欄杆,應時住民怨。”
晉安四呼一鼓作氣,響聲越說越冷清,那永不是見慣了生老病死的冷酷,但是氣沖沖到最的平穩:“我之所以彰明較著這人是先死在三大茫然預兆事前,由於吾輩一不休出現在醫館時,是大清白日先走著瞧屍體,天黑回來才看來異物上樑、老狗刨墳、烏鴉報喜。”
坐見過豺狼,故此越來越痛恨魔鬼,嫉惡如仇的阿平曾經撐不住一頓含血噴人:“陳氏宗祠八卦樓崩裂得好,人死絕得好,這幫貨色算惡事做絕。”
就在晉安說出真面目時,熱烈的醫館外,驀地鳴熱鬧聲氣,是那開殯軍隊和迎親人馬的衝鋒號、嗽叭聲音。
當五里霧分散,識破畢竟,門外的老狗和老鴉都不見了,但是一隊張燈結綵的隊伍和一隊大眾酥麻薄倖的廠慶武力站在醫館外,騎在千里馬上,配戴品紅囍袍的新郎,膚色青白的看著醫館竹藤床上的活人。
三人這才發明,這死在醫班裡,被人利用的無辜憐憫人,竟然饒外圈那位新郎!
那日,既然如此他大婚之日,亦是他發喪之日,紅白喜事全在一天有!
齊備本來面目在這片時都已明瞭!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白骨大聖 咬火-第532章 遗德余烈 好歹不分 看書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養父母坐坐後,個別給晉安、防彈衣傘女紙紮人、阿平、十五的神位,續一杯紹興酒。
总裁宠妻有道 莫筱浅
過後他眼神率真的舉杯商:“你們方今的心曲醒眼有眾疑問,在你們諏狐疑前,先讓我買辦全客棧父母,敬你們一杯酒。”
“爾等都是好小不點兒,你們為行棧所做的竭,我輩都看在眼底,也稱謝你們另行牽動那幅老女招待來與我重聚,吾輩感同身受,先乾為敬。”
上下說完,抬頭一口悶杯中老酒。
眾目昭著僅家長一下人的座席。
這兒在晉擱在牆上的燈油生輝下,卻照出長老百年之後站著灑灑的人,她們氣色平易近人,目光謝天謝地,與考妣動作一路的作到勸酒喝舉措。
莫明其妙。
站滿了幾近個刑房。
每張臉上都滿載著華蜜,臧笑容。
對晉安、球衣傘女紙紮人、阿平、十五的靈位、灰大仙漾買賬秋波。
那幅人都是從前被活火燒死的舞客,他們在方才因而衝消現身,決不是不堅信晉安她們,唯獨都在十六號產房裡為晉安她倆計較這一桌答謝宴。
他倆並並未歸因於苦楚,而怨之五洲。
文抄公 小說
也無影無蹤被氣憤瞞上欺下眼眸,只餘下衷粗魯與怨尤,不復言聽計從人家。
相悖。
她倆服從住了心裡那一份善念,了不得躺在床上入眠的小女孩,身為他倆老保持住善念的執念。
事實上早在一停止,晉安就仍舊觀覽來躺在床上入眠的人,是別稱小雄性。而關於這小女娃的身價,已經有鼻子有眼兒。
晉安被這一幕撥動到。
他是果真被動感情到了。
正本他還看這屋子挺空蕩的,沒思悟在看遺失的方擠滿了這麼樣多人,房室裡這樣隆重,他能不感化嗎。
Devil伟伟 小说
邪王的神秘冷妃
最漠不關心的快要屬阿平了,他被那些住客們的醜惡執念撼動到,感觸得人僵住膽敢亂動。
凹凸魔女的母女故事
就當晉安和阿平都不敢亂動時,只好一個人處之袒然,倒轉大口大磕巴喝千帆競發。
就見擺在十五神位前的樽內紹酒,霎時變為冰態水。
而且擺在十五靈牌前的烤香豬、釀菜,熱流都往神位裡飄,其後以雙眼顯見快慢發黴,壞掉。
“?”
消釋動碗筷的晉安、阿平,都呆怔看著放縱般金迷紙醉的十五。
十五的就餐快慢還遠源源於此呢,他在全速“吃”完烤香豬、釀菜後,又吸起了酸筍炒肉、酸筍炒雞蛋,又有兩盤熱菜趕緊敗,輩出綠色黴斑。
這奪筍吶!
他人還沒動把筷夾菜,十五就早就撥開光四盤菜。
晉安第一眉梢挑挑,隨後沒法朝老爺爺抱拳雲:“我這位恩人食量大,讓老爹掉價了。”
莫過於晉安也智,十五甭是假意偏聽偏信,十五並比不上意志,他偏偏依靠舊職能的在下存在就餐。
既然是無意之錯,晉安替代十五向公公致歉。
誰叫是他積極把十五靈牌處身飯桌上的呢。
胡攪吶。
晉安雖然留神裡細語,但道歉的速錙銖收斂落。
哄,嚴父慈母噱:“能吃是福,總的來說小老兒我諸如此類成年累月沒炊,歌藝並從未退讓,膩煩吃就好,愛吃就好吶。”
有一種口感叫老年人感覺你很餓,更其是投機的廚藝能取同意,把老人家得志得笑不攏嘴,繼而老是的給十五的靈牌夾菜。
給屍神位夾菜,還對死人牌位喃喃自語,這種現象要說多新奇就有多怪態。
十五帶著任其自然的吃飯職能,有求必應,大口大口食氣而餐。
晉安一起再有些拘禮,在以此冷清間裡,不敢縮手縮腳,但乘興鞭辟入裡認識,外方對他建議的一期個事都犯言直諫和盤托出質問,他也浸放開手腳,被動提起筷子夾菜,給老親勸酒,四個大少東家們酒來杯往,喝得很盡興。
愛人的情感,實在很些許,喝就能喝出個別旬的敵意。
這四個大公僕們裡也算一個十五。
反倒是夾衣傘女紙紮軀為婦道身,並不希罕紹酒的嗆鼻氣味,素常風雅夾一口菜給己方和灰大仙,冷靜聽著四個漢子喝酒胡吹。
這一頓酒,喝得政群盡歡,許是因為太久從不然如沐春雨跟人飲酒,老大爺喝得打哈欠,但臉龐的靈魂更為飽滿,眼波閃爍看著晉安。
“晉安道長,謝你肯陪我這一來個糟長者死板嘮嗑……”
帶著微醺,前輩不斷說:“是地頭有太多的罪與惡,我最揪心的身為以前容留下的此小女娃,她和藹明窗淨几得好似是一張霜宣,廉正。”
“咱倆別無他求,只想她此起彼落樂天知命的健皮實康長成,不理合被這人吃人的大千世界染黑。”
說到這,遺老手軟吝惜的棄暗投明看一眼屏風後的床上小異性樣子。
“我們從來想帶她逃出此間,可是咱無間逃不出,而年年歲歲從外表來的奸險洞房客也越加難勉勉強強,因故,俺們相連的給她易位地址,恪盡袒護她…但俺們知曉,云云終謬誤個方,咱倆浸無計可施再扞衛住她…她務必距此處才有體力勞動,她慨允在這裡,終有全日會被人找到……”
“最先,再者說一聲多謝,申謝晉安道長為俺們所做的齊備,有勞晉安道長為這家人皮客棧所做的裡裡外外。”
話落。
十六號刑房重復黑洞洞,不過屏風後的床上,躺著名酣然小女孩。

熱門連載小說 白骨大聖笔趣-第511章 又見五雷斬邪符 一篑之功 怅然吟式微 相伴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五傳達的陰氣很重,對於毛衣傘女紙紮萬眾一心阿平以來都是大補之物。
為雨披傘女紙紮人的修為超過為數不少,所以排洩陰氣的速率也快當,她隨身正生出著肉眼顯見的轉折。
霓裳更是腥紅了。
紅傘上也益滑膩,濃豔欲泣血了,進一步是傘表的血書咒怨越是刺目,陰氣森寒。
她整個人都散出不近人情除外的緊逼笑意,但只對晉安非同尋常。
她的能力方飛晉升。
固然收取了這邊陰氣還匱以來到次之境域國力,但也無邊相仿了。
雖然晉安目前渾身腠還在作痛,可這保持沒關係礙他賞美的事物,可觀的物總能愉悅,能減弱痛,加快療傷,他感頭裡的防護衣童女愈益難堪,泛美了,那漠然視之風儀越淡越來越如花似玉啥的。
那仿彿是夢一般
晉安:“……”
他痛感團結一心受得傷還短少重,都此工夫了還有腦力對一度紙紮人白日做夢?盡然男子倘或還有連續在就不興能會憨厚嗎!
……
固然這次很如臨深淵,晉安這條命險些快要招供這,可危機與義利水土保持,此次的斬獲扳平很方便。
除卻陰氣濃厚外,她們還在房室被燒成黑不溜秋的床底下,發生堆疊著灑灑屍骨,看上去像是次誤闖入五號機房的人都被這被怨艾結的房間給殺並吃掉了,隨後把骨都藏在了昏沉地角床下頭。
久已吸取完陰氣的泳衣傘女紙紮諧調阿平,陣掏挖,才算是把那些骸骨都從床下部支取來。
精煉一數,這裡藏著多達十幾具屍骨。
即使晉安這次大過抱著亙古未有的大膽子,在急流中發作扞拒,說不定他也要化為這不少骸骨裡的一縷冤魂了。
此處不但單單純屍骨,還有這些屍骨的生前遺物,之中有養寶貝的火罐、有陰錢、有人的肉眼、有畫滿辱罵符文的土偶豎子、有像是飛頭降的一顆異物頭、有一口怨聲載道的凌遲小刀……
那幅事物陰氣太輕,不快合活人用,晉安定都給雨披傘女紙紮人排洩,助她茶點衝破到仲地步。
晉安一結局也認為該署遺骨,全是對棧房存心不良的奸人,反常殺手,妖怪,厲魂,截至,他發生了一具妖道白骨。
那羽士殘骸略略種質鬆鬆散散,不該是名齡很大的早熟長,全身直裰就千瘡百孔,他的內因是活吞長劍,死於表皮血流如注和血倒灌進肺的窒塞。
這是位為降妖驅魔而牢在此的正路道長。
痛惜了。
晉安目露憐惜的朝老道長骷髏行了個道揖。
老成長的身上樂器和黃符大部都在陰氣腐化下,聰明伶俐被毀,無能為力再運用了,剩下還能用的也是聰明昏黑。
箇中闊別有半西葫蘆的香檳酒、寫著宇人三字的三才陣陣旗、五雷斬邪符六張、救苦往生符三張、鎮壇木一隻、三百六十行存亡鏡一隻。
汾酒特殊刺鼻,一被西葫蘆嘴就能聞到那股厚嗆鼻的雄黃味。
談起這陳紹,晉安並不人地生疏,在祛暑除紙鶴面專有三陽酒,也有料酒。
三陽酒有行血、發汗、開鬱、驅寒的肥效,優質補氣壯陽。體虛多病的人,甕中之鱉被髒工具農忙,喝一口三陽酒,燒旺舉目無親陽火,出形影相對熱汗,生手到回春。
而這紅啤酒,儘管也有驅邪除魔績效,但它並比不上補氣壯陽的肥效,唯獨在解毒驅蟲,專解邪毒寒毒方面有療效。
料酒的冶煉並推辭易,需在日頭下暴晒,從五月月朔晒到初十,吸足陽氣。
當再次看出如數家珍的五雷斬邪符時,晉安眼睛猛的一亮,他不顧隨身難過,希罕的過往檢視起身。
結果輕退一氣。
這六張五雷斬邪符己等次並不高,再累加被陰氣侵得智商大消,晉安忖了下,潛能簡便對付能劈死著重境界晚期的水平。
一味就如此這般,這也仍舊是很閃失之喜了,晉安無須是那種難飽的人,他高興的貼身收好五雷斬邪符和救苦往生符。
救苦往生符,則是寬寬厲魂用的,倒是對屍煞類的來意並短小。
鎮壇木和生死鏡都是方士兼用的樂器,有鎮魂驅魔的時效。
……
晉安此處愛的查著新斬獲的幾件法器、黃符,看這趟冒險太值了,而另另一方面的夾克傘女紙紮大團結阿平也正奮鬥攝取另一個的邪器陰氣,突如其來,省外不脛而走一聲輕響!
那是掌落在舊人造板上的異響。
以此鳴響很輕,類似正有一下人捏手捏腳的朝此守。
誠然中的小動作已得足足輕,可在本就坦然輕鬆的三樓走廊,裡裡外外小半輕細響聲城邑分外鮮明。
當是五門子鴉雀無聲太久,有見五號空房球門失落,故此就有好奇心強的三樓房客體己捲土重來驗證處境?
晉安眸光倏變得漠不關心,目光從手裡幾件法器上轉回來,不容忽視看向取水口地點。
就連夾衣傘女紙紮攜手並肩阿平也權且放膽收執陰氣,齊齊生冷看向河口。
並從沒等多久,一顆不修邊幅的小乞丐首級,從黨外的黑空間裡躡手躡腳縮回來。
那小托缽人粗粗十四歲近旁,眼波很駭人聽聞,看著稍稍精神失常,比二樓那對樂意自殘的痴子的眼光而嚇人,好似是面上一期無惡不作的靜態殺人狂,秋波仁慈,油滑,僵冷敏感,幾分泯十四歲童所該片嬌憨孩子氣。
當平視上這雙冷冰冰調皮陰毒的目光時,晉安眉頭一挑,是十四歲小跪丐的眼裡蕩然無存半分和氣和性,倒轉更像是逃過一次次拘傳的壯丁才會部分沉穩鵰悍眼色。
當與晉安目光隔海相望上,斯十四歲小乞討者眼色照舊倉皇淡然得恐怖,好幾毋避開的趣,就那探出顆滿頭與晉安黯淡隔海相望著…直到,他矚目到阿平的五官臉龐時,他才伸出了腦瓜兒想要逃。
就在那顆腦袋瓜剛縮回去的剎那,一塊兒身形驕縱的衝了出去,帶起大風,是仇人相見的阿平!
都市最强弃少 小说
晉安喊道:“號衣姑婆你去幫阿平抓回稀小乞丐!”

精华都市小說 白骨大聖 起點-第496章 《一千種死法》!《仵作科普集》!《洗冤錄》!《魯班書》…… 夜凉风露清 偷寒送暖 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老話說的好,有恩報仇,再求唾手可得。
晉安對報恩的渾樸醜惡思想,他來到人民大會堂,抱導火線為掉陰氣,化為普及紙紮人的婚紗傘女紙紮人,大步到達用於佈置空壽材的小木板房。
“由來還不未卜先知姑娘家的稱號,權就先名叫你風雨衣女兒,線衣妮你陰氣受損,那些壽材是陰宅,好肥分陰氣,你先躺壽材裡優異睡一覺,填補補償的陰氣。我晉安是有恩報的人,緊身衣姑救了我一命,我理合要還上這份禮。”
晉安把救生衣傘女小心搭在棺槨裡,隨後蓋上木蓋,但低位封死櫬蓋,得宜對方借屍還魂後能友愛出。
這一天的晉安很勤苦。
在安放好羽絨衣傘女後,下一場,他重複趕回紀念堂,把無頭跳屍搬到庭院子裡,往後坐有言在先建設方好的荔枝樹花枝堆上,一把火給燒了。
可能福壽店裡屢次也會離開到些怪屍和煞屍,這後院柴房裡存著遊人如織荔枝樹虯枝,特意用來燒屍用的。
民間親聞裡說,丹荔屬於夏日生果,丹荔樹陽火重,丹荔吃多了簡單掛火,而陽克陰,這荔枝樹燒邪屍功力特級。
晉安燒化掉跳屍,特地找來口炮灰壇裝好香灰,再把煤灰壇佈置進放空壽棺的小售貨棚裡,緣此間有跆拳道八卦鏡擋煞鎮宅,用晉安只擔憂把火山灰壇放此。
這福壽店裡奉為如何廝都兩全,連爐灰壇都有,木、焚化、炮灰壇、祀用的線香、炬、紙錢、紙紮人、紙紮屋宇、大師絕對高度,從殮屍到火葬到祭拜一溜兒效勞全齊了。
這就叫深刻民情的勞務發覺,讓人賠帳都花得情願。
用人話以來就算,讓喪生者走得無汙染,讓生人也走得白淨淨,榨乾你末一個銅子兒才肯放你走。
連晉安都只能真心誠意讚佩福壽店老闆娘的商頭兒。
一個字:絕!
處分完無頭跳屍的事,仍舊是幾個時辰後了,然後,晉安再返房子,一番清掃規整,把被跳屍整亂的坐堂重新歸置整齊。
牧野薔薇 小說
他自幼庭找來些木頭和木工水族箱,精短修建腳手架,然後把一地駁雜零七八碎再度陳設到會架上,越是該署貼著亡者名字紙條的魂燈,晉安膽敢有薄待,每盞紗燈都勤儉節約擦拭明窗淨几。
當晉安擦整潔,更擺佈好那幅魂燈,神乎其神一幕爆發了,人民大會堂牆上出新同機道依稀塔形的陰影,她們似朝晉安做了個團伙立正申謝的舉動。
晉安:“之後這福壽店即便咱學者同一的家了,隨後你們得管我叫晉安,我管你們叫家屬們,而後與此同時託諸君家屬們多多顧問,夥保護福壽店,融洽存世。”
既是是妻兒,晉安也辦不到太一毛不拔,他找來藏香和紙錢,給每盞魂燈都點一根盤香和放一沓紙錢,那幅瑞香和紙錢都用魂燈壓住。
這一通忙完後,晉安這才到頭來偶然間手一冊《收屍錄》,就著青燈看起來。
原因會堂還殘存著跳屍才思殘液的酸味,晉安精選坐在外堂閱覽起《收屍錄》。
這本《收屍錄》是他在打掃整飭福壽店時成心找出的,本是藏得挺隱藏,要不是他除雪整頓還浮現不停,晉安有安全感,業主寄託他的事很有諒必就記錄在這本《收屍錄》上。
《收屍錄》的機要頁只是大概幾行字——
為亡者礦化度,替死人守夜。
雖才精煉幾句話,可搭配上《收屍錄》幾字,嚼開班卻另有一度意象。
接下來的幾頁,是目次,這收屍錄上精確敘寫著福壽店老闆幾代人接收過的各族奇屍、怪屍。
則廟堂推翻有獎罰分明禁,但無所不至宗祠的肉刑,改動登峰造極,稍村落小鎮的系族受刑還是誤王室,偶連群臣都不太敢管窮山陰山背後裡的一點逸民。
民意比鬼心黑手辣,者廟用報主刑所闡發的各種死罪,富炫示了性情也好歪曲到何以化境,很難留有全屍,這類人所以死得慘,境遇亂的蹊蹺也多,為了紛爭死者怨尤,就會找還一對硬手到來殮屍。
難道學長是大野狼?
《收屍錄》上哪希奇死法的殭屍都有,因人所為十有八九,故意所致才佔一成,充斥認證了那句話——
鬼未傷我絲毫,人卻讓我傷痕累累。
照說車裂、車裂、剝皮、鋸割、炮烙、蠆(chài)盆、人彘(zhì))、腰斬、騎木驢……
呃。
“這不算得遠古版的《一千種死法》嗎?”晉養傷飄帶起一抹怪。
他見過的各種遺骸有算夠多的了,這本《收屍錄》上記載的各式死法,只不過引得就有某些頁,他大約摸閱讀了下幾個熟習的死法,發生每張死法都有應和的殮屍、土葬技巧。
未来世界超级星联网络 秒速九光年
仍這腰斬的人,人決不會就死,不過腸流一地才會緩緩粉身碎骨,這人死得愉快,勢必硬是嫌怨重。
能補給兩段屍還算好的,凶縫製遺體後再進展刻度和土葬,最怕的說是某種死者宅眷只找還來半個遺體的。
這種遺體若一番甩賣不得了,剛下葬就立刻詐屍,懊惱家口為什麼不給他補充異物就給他浮皮潦草下葬,後因怨生恨淨一家媳婦兒。
這本《收屍錄》上概況記敘了添屍和找不齊死人的殮屍法門,現錯事說前者,只說傳人,服從這其上記載,遭受這種變,過得硬交還紙紮人擔綱另半個人身機繡;倘或遇難者妻孥粗產業吧,名不虛傳碰用布偶塞稻草,成功一比一百科比重,形骸僵硬有惰性,不像紙紮人那難上加難;假設出得起更匯價錢,還認同感用《魯班書》下冊裡的邃古祕術,應用木打一比一的腦瓜、動作或臭皮囊停止縫製屍體,木是萬物消亡,能養魂聚精,年齒久點的盡善盡美木材都是名不虛傳的陰料。
可是這些人藝對比度一下比一番大,左半事變都是摘取紙紮萬眾一心布偶醉馬草縫合屍骸。
非獨兩段屍不錯皮紙扎人、布偶含羞草縫合,縱使是車裂這種殍碎成肉糜、五馬分屍這種只剩下光禿禿的身體,也都能布紋紙扎人、布偶虎耳草給你補合上,即使是剝皮也能給你套上一比一紙紮人肉體,而你想要哪種俊男、美人地步,好的匠人都能給你造出。
《收屍錄》上祥記錄著哪的死法,遺體會有如何反饋,及區別年紀的人的屍、骨頭架子、臟腑百分比,再有因患處不可同日而語論斷人是為什麼死的,因而來判這人是枉死的甚至於他殺的抑意料之外死的,由於殊的死法,怨恨分歧,拍賣一手也異樣……
晉安越看越神色詫愕,他窺見說《收屍錄》是邃版《一千種死法》險些太小了!
這昭著縱使《一千種死法》加《仵作大集》加《申冤錄》加《魯班書》加《殯殮師職業需知》加《紙紮師帶你撈陰部》的聚合提高版。
原始人大巧若拙不失為咋舌這麼吶!
後頭他當權士混不下來了,有那些農藝傍身,跑去開福壽店也斷然毫不憂念會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