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8el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郭芙殺到熱推-oq5no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知道一些她的身世,眼底闪过一抹疼惜,紧了紧手臂,话锋一转,“你说那个贞.操锁长什么样?戴上之后岂不是没法上茅房了?”
阿紫感受到姐夫这一刻的宠溺,她心中一甜,解释道,“哎呀姐夫你想到哪里去了,贞.操锁只有半个巴掌不到那么大,两侧用细小的金链连接,堵住那里就可以了,不会影响排泄的。”
一边说一边比划,慕容复听后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古怪之色,这玩意怎么有点像后世的某物啊,难道这个时候的“古人”就已经这么会玩了么?
他却是忘了,“奇淫巧技”一词最早就是用来形容房中术和类似贞.操锁那种奇怪工具的,可见“古人”在对待房事方面,并非完全像书上说得那样“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后世的许多玩法,不乏借鉴了老祖宗的奇思妙想。
“姐夫,你觉得这个妙计怎么样?”阿紫迫不及待的开始邀功。
慕容复思绪良久,终究还是摇了摇头,“不行。”
阿紫大失所望,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嘛,只要锁着她那里,姐夫就不用烦恼了啊?”
慕容复叹了口气,“阿紫,蓉儿到底是个好女人,姐夫不能用对付青楼妓.女的办法来对付她。”
他虽然在房事方面极其没有下限,在床上什么操作都有可能做出来,可那也只是在床上的时候,完全可以算作一种趣味,如果平时用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办法对付一个女人,至少对黄蓉,他还做不出来。
毕竟他已经得到黄蓉的身体,接下来自该以攻心为上,为了一点小小的醋意就这样对她,实在得不偿失,逼急了她说不定来个鱼死网破,想想昨晚的事,不是没有可能。
“哦。”阿紫却没想那么多,见姐夫不肯采纳自己的意见,她心里有些不甘,还有点小委屈,心想,姐夫什么意思嘛,黄蓉是个好女人?那阿紫就是坏女人咯?干脆赌气道,“若不然让阿紫去宰了那郭靖吧,反正有阿紫出手,那黄蓉也不会怪你。”
慕容复登时吓了一跳,“阿紫不许胡来,郭靖的武功位及绝顶,你远远不是他对手,就算用毒也奈何不了他。”
阿紫登时不乐意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干脆把人家肚子搞大算了,那样一来她就没法行房了。”
本来这只是她的气话,慕容复听了眼前微亮,目光闪烁,这或许倒是一个办法。
不过他如今天人化生,想要怀上实在太难了,恐怕不是一次两次就可以办到的,难道以后要在郭府长住?
这似乎不是不可以……慕容复心思渐渐活络起来,等他回神,却见阿紫小嘴撅得老高,小脸气鼓鼓的,明显在生着闷气。
慕容复心念转动,为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索性说道,“阿紫,姐夫说不能这般对付黄蓉,可没说你的妙计不妙,这样吧,你有空就去打造几个那什么贞.操锁来给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嗯,真的只是为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而已。
阿紫顿时眼前一亮,但很快反应过来,姐夫明显是在安慰自己,“好吧,这城中有不少青楼,肯定有精通此道的师傅。”
“那可不行。”慕容复白了她一眼,“这玩意又不是给妓.女用,不能让别人打,必须你亲手打造。”
“知道啦。”阿紫顿时来了兴致,话锋一转,“那姐夫先前答应阿紫的事……”
话未说完,院外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声,“郭大小姐,姑奶奶,小祖宗,这院子你真的不能闯。”
听声音居然是吕师圣,只不过语气完全没了往日的颐指气使,倒有点哀求的意味。
慕容复急忙拍了拍阿紫的背,让她从自己身上下去,随即袖袍一挥,阿紫面容变幻,瞬间恢复了此前那副普通容貌。
阿紫有些不乐意,但见他神情严肃,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时,另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有什么不能闯的,不就是住了个老神仙么?本姑娘今日正是来见识见识那所谓的老神仙,吕二狗,你到底让不让!”
“不让,打死也不让!”
“哎哟,吕二狗,几天不见,胆肥了呀,要不要姑奶奶给你松松筋骨?”
慕容复与阿紫听到这声音,瞬间知道来人是谁,阿紫眼珠子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什么,而慕容复则面色古怪,更多的是疑惑,郭芙怎么找到这来了?
另外吕师圣那个花花公子,明明是襄阳城一霸,但在郭芙面前,居然怂成这副熊样,难道说郭芙才是襄阳城真正的“霸主”?
心中有些好笑的想着,他朝阿紫使了个眼色,阿紫会意,打开院门,“大清早的,你们在这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院外的两人惧是一愣,郭芙上下打量阿紫几眼,眼中闪过一丝醋意,身形一动,绕过吕师圣,一把推开阿紫,直接闯入小院。
吕师圣脸色大变,阿紫更是大怒,“喂,你这人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
郭芙进入院中,一眼看到躺在太师椅上晒太阳的慕容复,顿时驻足不前,满脸狐疑的打量着他,心中想道,娘说这个老神仙就是慕容大哥假扮的,可这差的也太离谱了吧?
吕师圣急匆匆跑到慕容复身旁,“前辈恕罪,小生阻拦不及,让这个野蛮女子闯了进来,惊扰了前辈,小生该死。”
慕容复随意的摆摆手,“无妨,你出去吧。”
“呃……”吕师圣登时为之一愣,这情形不对啊,难道不是前辈大发雷霆,好生惩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泼辣女人一顿?怎么反倒赶自己走呢?
“怎么,老夫的话你听不到?”慕容复淡淡问了一句。
吕师圣瞬间回神,急忙说道,“不敢,小生听到了,小生这就走,只是这个野蛮丫头……”
“老夫自有打算,你走吧。”
“是。”
吕师圣无奈,心中的不解渐渐变成了嫉妒,自己好不容易将老神仙请了回来,但前辈也只是在这住下而已,自己几次前来请安都被轰走了,想见一面千难万难,可现在前辈竟然要留下郭芙,这叫他如何甘心。
走得几步,他忽然转身回到慕容复身旁,躬身道,“前辈,今日便是晚辈大婚之日,恳请前辈纡尊降贵,出席酒宴,好让小生敬上前辈几杯,聊表谢意。”
“知道了,到时老夫会出去的。”
吕师圣迟疑了下,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个……前辈此前答应晚辈替晚辈化解劫难,不知……现在如何了?”
慕容复闻言面色微滞,明显早就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心念急转,沉吟道,“放心吧,老夫答应你的事自然不会忘的,这两天老夫夜观天象,今夜子时正好是星斗移位,逆天改命之时,到时我自会做法,替你化解劫难,改变命数。”
吕师圣大喜,眼珠子一转,又说道,“不敢叨扰前辈,晚辈还……还有一事相求。”
慕容复瞥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
吕师圣倏地一惊,知道前辈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晚辈自从听了前辈的教导,一直照方吃药,现自觉身子大有好转,不知是不是能够提前服下灵丹,根治顽疾了?”
当初慕容复跟他说的是半月之期,为了能够缩短这个期限,他一天服用三天的剂量,现在只觉气血旺盛,中气十足,全身上下都憋着一股子“火”。
慕容复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不由冷哼一声,“老夫告诫过你,你的身子虚不受补,老夫开方子的时候,还刻意调缓了药力,为的就是让你容易吸收药力,不想你倒行逆施,实话告诉你,只要你现在碰了女人,轻则一辈子不举,重则泄尽元阳,当场暴毙。”
郭芙正暗自出神,听得这话,忍不住噗嗤一笑,一双美目瞪得老大,“吕二狗,原来你还有这种顽疾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吕师圣闻言脸色一白,也顾不得理会郭芙,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前辈,晚辈知错了,求前辈救我。”
慕容复白眼一翻,“你起来吧,现在知错还不算晚,不过这也是老夫最后一次告诫于你,今后一定要严格按照老夫开的方子调理,否则回天乏力,另外因为你这两天的急功近利,半月之期,要延长到一个月了。”
“一……一个月!”吕师圣吃了一惊,本来他的想法是,看能不能求老神仙教他一个方法,让他短时间内恢复雄风,渡过今晚美妙无比的洞房花烛夜,现在这个想法胎死腹中,提都不敢提了。
慕容复不耐烦的摆摆手,“老夫言尽于此,你走吧。”
“是。”吕师圣不敢拖拉,躬身退出小院。
他走后,郭芙来到慕容复近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真的是……慕容大哥吗?”
慕容复听得这话,瞬间明白过来,这丫头定然已经得知自己的身份,否则不会一上来就这么问,反正也瞒不住了,索性化去伪装,无奈道,“是你娘告诉你的么?”
郭芙不答,伸手在他脸上捏了捏,确定是真容,一下骑到他身上,“慕容大哥,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