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b5i优美都市异能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第三百五十三章 去西天請徐清閲讀-n15yg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小說推薦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我没认错人吧。”即便赵姗姗已经跟徐清打了声招呼,算是默认自己的身份了,但是徐清依旧不敢相信天底下竟是有这般凑巧的事情
一次航班上遇见了两个熟人!
赵姗姗其实一开始就知道了徐清要加机组。她们乘务组每次航班的时候都要确认加机组人员信息的,只不过徐清现在不再属于蓝天航空,在网上的航班信息上,只能看到徐清一个名字而已,但是看不到其照片还有其他详细信息。
在此之前赵姗姗怀疑过是不是同名同姓,直到她看到了徐清的真人。
徐清上飞机后,先是去了驾驶舱打了招呼,出来之后到客舱要了个毛毯倒头就睡。赵姗姗这次航班是负责后舱,所以徐清登机的时候没见着。倒是赵姗姗在巡舱的时候见着了呼呼大睡的徐清,即便徐清外貌气质变化很大,不过,赵姗姗好歹是见过真人的,心里还是有些谱的。看了徐清的样貌之后,赵姗姗基本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徐清。
虽说身份确定了,但是不代表赵姗姗就有上前相认的勇气。且不说她跟徐清不过是一面之缘,而且牵扯的事情着实不是什么优美的回忆,赵姗姗还没脸皮厚到就这样跟徐清攀关系。
再者说,自从她的乘务长级别被拿了之后,日子很是不好过。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唐琛报警抓自家机长的事情在圈子里名声非常不好,所有与此相关的人员都不好过。到现在为止,客舱部还是对她苛刻相待,别说恢复乘务长级别了,就算保持现在的级别都是举步维艰。
与此相对的唐琛就更惨了,虽说恢复飞行了,但是一直以二副的级别来飞,不仅飞得窝囊,而且工资比之前少了将近一半。
这般巨大的付出下,唯一值得庆贺的就是那个外籍机长被解除了合同,同时被民航局列为黑名单,无法在国内继续飞行,只能灰溜溜地回老家去了。
虽说有所收获,但是这份代价太惨烈了,惨烈到唐琛甚至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应该忍口气。唐琛后来想了想,要是自己就这么忍气吞声,那他就不是唐琛了。只能说他运气不太好,遇到这么个奇葩,就当为民除害了。
自己现在在客舱部混得跟个鬼一样,赵姗姗也没脸巴巴地去主动跟徐清说话,只求默默地飞完本次航班,然后再无交集。
没成想,一次颠簸意外,终于还是让两人见面了,当是奇妙无比。
徐清跟赵姗姗又不是啥熟人,交情估计就跟水洼子那么浅,只是时隔一年还能在飞机上看见曾经认识的人,给徐清一种命运奇妙的感觉。
徐清觉得新奇,赵姗姗则是不然。混得好的时候,恨不得天下皆知,混得差的时候,就是另一番光景了,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别人不要理睬最好。
好了,现在不仅见到以前的老熟人了,还是混得最好的那个,那对比真就是天地之别,更是让赵姗姗浑身难受。
“你怎么还没有恢复?”徐清脑子一根筋,当然其实也不能说徐清一根筋,他根本就没有嘲笑赵姗姗的念头,只是真的好奇为啥赵姗姗现在还没有恢复乘务长级别。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徐清觉着自己跟赵姗姗也算半个熟人了,想来说话应该不用那么顾及才对,而事实上,偏偏赵姗姗就是在意得紧。徐清现在的问话,无疑就是揭了赵姗姗的伤疤,让赵姗姗又羞又怒。
赵姗姗红着脸,有些磕巴地解释道:“现在公司应该不缺乘务长,所以可能卡得比较紧。”
徐清不知道乘务那边晋升的道道,听赵姗姗这么说倒是没有深究的意向,只是问了唐琛的情况。
当得知唐琛这一年来竟是连原先的级别都没有恢复的时候,徐清端是讶异非常。徐清想了想,给赵姗姗吃了颗定心丸,他会从中活动一下,让唐琛早些恢复原先的级别。
赵姗姗听后大喜,唐琛现在要是能恢复原来的级别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不敢奢求太多。如今的徐清今非昔比,他说能从中活动一下肯定就不是信口开河,这点儿她是信得过的。
对于徐清来说,唐琛的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跟杨霁月沟通一下就行,反正当初他也是烦那个外籍机长得很。唐琛虽说鲁莽了些,但是事出有因,而且一年多的处罚也足够了,该是恢复原级别的时候了。
“对了,现在你们公司都没有餐食了吗?现在不是饭点了吗?”徐清奇怪道:“还是说现在已经过了饭点,或者没到。”
徐清看现在已经到了饭点,却没有一点儿要开餐的意思。当然现在还处于颠簸状态肯定开不了餐,不过完全没有要开餐的迹象。
赵姗姗听说徐清愿意出手帮唐琛,心情早已大好,顺口就是回答道:“现在已经取消餐食了,以后应该都没有了。”
“没有了?走廉价航空的路子?”徐清皱着眉,对蓝天航空的经营战略变化顿觉新奇,甚至一时忘记了强烈的颠簸状态。
赵姗姗:“对的,公司已经明确廉价航空的路线。”
之前徐清还在蓝天航空的时候,蓝天航空就在走廉价航空的路子。各种缩减机供品,同时收紧免费行李的量。然而,虽然做的事都是在往廉价航空的路子上靠,不过蓝天航空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廉价航空,不仅是对外这么宣传,对内也一直宣称公司只是控制成本,并不是廉价航空。
这怎么看都是有种要当那个什么又要立什么的意思。
“现在机票很便宜?”徐清问道。廉价航班基本可以等同于飞行的空中巴士,基本不提供额外的服务,大幅度缩减运行成本,从而可以降低机票价格,以低价来吸引更多客流,颇有些薄利多销的意味在。
“一些大城市之间的航班机票价格降低了不少,省内航班的机票价格没怎么变动。”赵姗姗解释道。当时蓝天航空确定廉价航空的战略后,曾经进行内部宣传,其中就涉及机票价格的调整。
对于大城市之间,或者准确来说枢纽机场之间的航线通常上座率不错,而且机票价格居高不下,算是比较能赚钱的航线。
不过枢纽机场之间的优质航班时刻都已经被几个大型航空公司所垄断,像蓝天航空这种地区性航空公司在枢纽机场的布局时间本来就晚,一步慢,步步慢,坑就那么多,占满了,后来者就很难再进入了。再者,像蓝天航空这种中小型航空公司根本没有雄厚的资金打通关节获得优质航班时刻。因而,造成了蓝天航空在枢纽机场之间的航班时刻非常地糟糕,不是早上六点多,就是晚上十一点多,加之其机票价格比大型航空公司那些时刻更好的航班也便宜不了多少,这就使得航班上座率并不高。别说赚钱了,还要亏钱。
不过,蓝天航空一直不愿意放弃枢纽机场之间的航线,如果长时间不飞这段航线,局方可能会收回这段航线的经营权。
就算是亏些钱,也要保住这类的干线航班,否则,将来再想进去,就连时刻不好的航班都没有了。
愿意为了维持干线航班亏些钱,不代表蓝天航空就愿意一直亏下去。在彻底确定廉价航空的战略路线之后,蓝天航空拆除了所有头等舱,同时降低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干线航班的机票价格,如此一来,价格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低廉的价格是一个巨大的优势,有些并没有太急事情的人纷纷选择蓝天航空,让得上座率大大提升。
不过机票价格下降幅度太大,导致此类航班其实还是赚不了钱,不过至少不会再亏钱了。能做到这个地步,蓝天航空算是比较满意的了。
再说,蓝天航空本来就不靠这类干线航班赚钱,他们靠得是省内航班和高原航班赚钱。而省内航班和高原航班并不在机票降价范围之内,至少说价格调整的幅度不大。
杨霁月来到蓝天航空之后还是拎得清蓝天航空的优势在哪里,短板在哪里。
蓝天航空坐拥国内数一数二的高原航线,同时背靠西南旅游区,这个基本盘不能丢,还要继续做稳做大。
不过,西南地区的民航市场不管再大,终究是有极限的。所以蓝天航空要发展必须要走出去。当初蓝天航空的高层正是知道这一点才决定改变发展战略。只不过,他们选择的视线是国际化,大力发展国际航线,拓宽国际市场。只是数年下来,事实已经证明国际化的战略是行不通的。
杨霁月综合分析之后,认为蓝天航空下一步的战略应该在西北。
西南多山,其地面交通不甚发达,所以省内航线异常发达。而西北地区多沙漠戈壁,区域又是极广,地面交通同样艰难,这时候西北区域内的航线同样上座率极高。
目前在西北地区运行的航空公司就是华航,不过西北地区的机场也有不少高原机场,华航的高原航线运行经验又不足,所以西北的不少高原机场并不在华航的运营范围之内。这使得西北民航市场还有不少空白。
蓝天航空作为国内高原航线运行经验最丰富的公司之一,进军西北有着天然的优势。而且这类区域性支线航班才是蓝天航空的未来。
徐清:“看来你们公司倒是想清楚了。”
俗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样的道理,一家航空公司要是走了廉价航空的路子,想要以后回头就很难了。
廉价航空这个路子走得时间长了,容易造成固有形象。以后要是想再重回高端路线,基本就不可能了。而且对将来施行新的增值业务也相当不利。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原蓝天航空的高层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做的是廉价航空的事情,对内对外却始终不愿意承认,这也导致蓝天航空的廉价路线走得很不彻底,反而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感觉。
杨霁月对蓝天航空的定位就清楚多了,坚定不移地走上了廉价航空的路线。
“而且,我听说我们公司的一些枢纽机场的航线会交由星飞航空运行,而星飞航空涉及西南特殊机场和高原机场的航线交由我们公司运行。”赵姗姗知道的还挺多,甚至连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交换航线运行的事情都知道。
徐清眉毛一挑,惊讶道:“交换航线,还可以这样?”
航空公司交换航线甚至说出售航线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但是涉及如此多条的航线,还是比较少见的。
星飞航空和蓝天航空虽说合作颇深,但是如此大范围地交换航线也是极为罕见的。昨晚,李先奕说周末聚会讨论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合并的事宜,看来不是仅仅说说而已。而是已经超出了合并意向的步骤,已经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星飞航空和蓝天航空这是要进行专一性运行了吗?
其实这种事也很容易理解。星飞航空虽有涉及西南地区特殊机场和高原机场的航班,但是数量极少,运行特殊机场和高原机场都需要特别的资质才行。为了极少数的特殊机场和高原机场航班就需要保留一整套的培训体系,光是培训成本的代价就是极高的。为了区区几条航线而保留一整套培训体系,着实有些得不偿失。
同时星飞航空在干线航班的运行上比蓝天航空的经验可就丰富太多了。蓝天航空那些半死不活的干线航班送到星飞航空手里说不得能化腐朽为神奇。
就在徐清和赵姗姗相谈甚欢之际,颠簸稍稍平稳了些。赵姗姗看安全些了,就准备起身去前舱到乘务员座椅坐着。
一个乘务员老坐在乘客座位上总觉得不太好。
赵姗姗跟徐清说了一声,刚刚起身,就见到乘务长接了个电话,然后松开安全带,竟是往他们这边走过来了。
徐清紧了紧自己的安全带,准备再眯一会儿,便是这时,手臂被人拍了拍,抬头一看,竟然是乘务长已经到了跟前。
乘务长低声轻语:“哥,机长要你现在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