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7d7熱門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第1022章 在中國(6)讀書-b5zcc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忙碌的周末,直到周日下午在浙江省驻京办招待所的会议室里与林素父亲带领的招商团队完成两个小时的会面,终于结束一周的工作日程。
虽然挤出时间大致浏览了林岚带来那份厚厚的招商文件,但很多事情当然不可能立刻做出决定。
陈晴从中挑选了三个项目阐述意向后,重点还是讨论锦书影视城的开发计划以及西蒙打造东方好莱坞的思路,女郎直接将西蒙抬出来,再加上《荆轲刺秦王》、《英雄》这些总价值数亿的项目,即使中国电影产业现在已经沦落到鸡嫌狗不理的状态,浙省政府团队还是颇为振奋。
因为陈晴同时讲述了西方国家不惜给予大量退税优惠引进影视产业的种种好处,重点就是最近几年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已经成为南半球最重要的影视制作基地。
更何况,影视产业还只是基础。
最重要的还有基于影视产业之上的大文旅产业链。这一项如果能够实现,除了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GDP,还能广泛提升地方声望。
以至于,当口才很好的陈晴一番鼓动,不仅在场诸位浙省高层热血沸腾,连林素都生出一股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一张饼竟然能画这么大!
坏妮子。
本想留下来和父亲私下交流一番,不要太头脑发热,不过,察觉场合不对,林素暂时还是先和陈晴一起离开,反正随时可以通过电话联系。
回去的路上,看着身边依旧见缝插针阅读一份卓越科技报表的陈晴,林素忍不住道:“你刚刚说的那些,每年上千万游客,上百亿产值,还能形成浙江省文化名片,这些,能实现吗?”
陈晴头也不抬:“短期内,不能。”
“那你还说。”
“如果把时间线拉长到十年,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
陈晴斜眼瞟了下林素:“我这可是大公无私呢,接下来就是江浙两省争夺这个项目了,我把前景描绘的越光明,他们的积极性越高,说不定你们这边开出条件太好,就把项目抢走了。”
林素无奈:“你当省政府的人都是傻子?”
饼画的太大,难免会让聪明人生出疑惑。而且,太大的饼,审批起来难道也会大增。
陈晴露出坏笑:“这我可不管,反正选择权我是毫无保留的给出去了。”
林素听到这里,想想也是事实,一时间倒是不知该如何反驳,考虑片刻,又道:“既然这样,今天讨论的另外那三个项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总不能只凭借一些简单的资料就砸钱投资吧,当然要进行详细调查。不过,你放心,只要这些项目没问题,投资也就没问题。”
“万一……有问题呢?”
陈晴白了她一眼:“你找茬啊?”见林素讪讪的小表情,终于还是又道:“其实,就像上次,入股的娃哈哈不说,这本就是一家非常出色的企业,另外的农夫山泉,只要做好,将来规模也能够非常庞大,但这些都需要时间,一口吃不成胖子。外人看咱们老板,经常和冒险联系起来,但实际上,他是一个非常注重长线投资的人,现在的1.5亿美元身家,仔细计较,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林素沉默点头。
其实明白陈晴的意思,她父亲那边,确实有些过于急切,希望短期内做出很多功绩。不过,这也是这些年中国的整体风气。
冒险,激进,乃至于浮躁。
林素同样在和陈晴一起跟进的那家摇摇欲坠的巨人集团,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回到帽儿胡同的四合院,虽然一周的工作日程结束,陈晴也没有浪费时间,短暂休憩,换了套居家服,就来到隔壁花园,打算晚餐之前在书楼内看一些资料。
刚刚带着江山舞姐妹进入花园,意外看到不远处坐在池畔亭中的吉尔·佩克特。
私下里也从江山舞姐妹这边得到祝莫莫一行人住进来之后的日常,想了想,陈晴向佩克特走了过去,吉尔见陈晴走近,起身招呼:“下午好,陈。”
用的还是中文,不过明显标准了很多。
陈晴微笑着在石桌旁的圆凳上坐下,一边道:“还是说英语吧,你想练习中文,可以私下和莫莫她们聊,对了,莫莫不在?”
“她和前几天新认识的一些朋友们出去玩了,都是中戏的新生,”吉尔换了英语,又不知为何主动解释一句:“今天是周日。”
陈晴点头,瞄了眼吉尔面前的一份文件,这是一份中国1990年颁布英文版的《城镇土地使用权出让暂行条例》:“你对中国的房地产感兴趣?”
吉尔诚实地点头:“是啊。”
“很好的切入点,”陈晴道:“老板在一封邮件里和我说过,在中国,只要你能玩转房地产,你也就能操作中国的其他很多产业。”
吉尔听到陈晴提起‘老板’这个称呼,不由更多了几分精神,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需要你亲自体会了,”陈晴没有解释,而是继续道:“不过,只是看这些材料可没用,你有自己的目标和思路了吗?”
吉尔顿了下,还是点头,说道:“我最近关注到了北京这边的一个别墅项目,我觉得,如果接下来,利润肯定不错。”
“仔细说说。”
吉尔从旁边的一叠文件夹中找了找,抽出一份递过来:“暂时只有这些,大部分都是从公开媒体上收集到的资料,你知道,我们几个才来中国没几天,不过,我昨天去了一趟那处别墅区的现场,再次确定了我的想法,那边已经完成了上百套别墅的建造,缺的只是有人能够其中的繁杂纠纷理顺。”
陈晴听吉尔说着,已经翻开资料,第一眼就看到了别墅区项目的名称。
玫瑰园。
继续翻下去,原来,这是一处位于京城北郊昌平区占地约800亩的大型别墅项目。只不过,项目最近突然爆出了诉讼丑闻,快速浏览过手中吉尔收集到的资料,虽然有用信息不多,陈晴还是捋出了一个大概。
1992年敲定的玫瑰园项目最初开发者刘某通过不怎么光明的手段超低价拿到了这块大型别墅区地产的开发权,结果,对方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只想空手套白狼。
然后还真有‘狼’上钩。
这就是第二任开发者邓某,对方的心思也不存,同样是贪图玫瑰园当初以不正当手段获得的超低成本地块,只是,接手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个正规手续都不全的超级烂摊子。邓某花费了几年时间,终于捋顺所有关节,并且将项目启动,结果,预售第一批别墅得来的款项,又被第一任刘某违规挪用。
就在去年,走投无路的刘某自杀身亡。
同样走投无路的邓某,不得不引入第三任接盘者,陆某,同样是一个投机客。
事情发生在最近,邓某和陆某发生内讧,结果把项目的种种内情全部捅了出来,并且闹上法庭,不仅引来媒体的大量关注,最关键的,还有涉及数亿人民币的各方面债权人围追堵截,当下已经是山穷水尽。
认真看完手中的资料,陈晴端起江山舞刚刚送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抬头对吉尔道:“我刚刚说的老板那句话,正好可以在这个项目上应验一下。”
吉尔若有所悟。
陈晴又道:“很麻烦的一个摊子,不过,如果真能捋顺这个项目,并且成功运营下去,那么,就像老板说的,你也就能玩转中国的其他很多产业了。”
吉尔终于道:“陈,你的意思是,这个项目很麻烦?”
“大泥潭,”陈晴点头,又道:“但如果能够接手,也是一个大机会。”
吉尔表情中带着几分跃跃欲试:“那……”
只是,这句话出口,又不由有些心虚,她本来打算花费几年时间慢慢扎根中国,现在,立刻就上手这样一个纠杂而庞大的地产项目,似乎,根本不现实。
陈晴注意到她的表情,却是道:“你想要试试,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咱们老板是最敢用人的那一种。”
“可是,我没有经验。”
陈晴弯起嘴角:“你知道列维森国际中心项目吧?”
“当然。”
“列维森国际中心,虽然是列维森集团在中国的投资项目,但主要负责人却是中国人,列维森的海外团队只能参与建筑设计和财务监管等工作。因为老板从一开始就担心列维森的团队把他们的美国地产开发经验引入中国。所以,你没经验,反而也是一件好事。”
吉尔明白过来。
想想这些日子祝莫莫偶尔虽不专业却也切中就里的一些话语,归根结底,中美两国的房地产行业大相径庭,如果把美国那一套搬来中国,有害无益。
陈晴从头开始再次翻起手中的资料,见吉尔点头,又道:“你对中国地产行业感兴趣,方向没错,因为老板也非常看好中国的房地产行业,不过,着眼豪宅市场,这就有些不妥,因为房地产和其他很多行业都有着一个共性,只有面向大众的,才拥有更加庞大的市场体量和潜在利益。”
吉尔忍不住反驳道:“列维森在北京和上海的两个项目,好像都是高端物业。”
陈晴点头,笑道:“还有第三个,正在洽谈,同样也是高端物业,涉及别墅和高尔夫球场开发。不过,这些项目的投资目的都不算单纯,或者存在政治因素,或者因为私人原因。而老板的布局重点,还是面向大众的普通住宅或者商业广场。而完成手中这些项目后,老板的计划,是将列维森集团的中国分部逐渐发展成一个面向地产行业的投资控股平台,对中国这边投资的地产企业进行二次整合。”
吉尔认真听完,想了想,说道:“中国的豪宅市场总是存在需求的,既然选中了这一点,我想只要坚持下去,肯定没错。”
“很好,”陈晴这次不仅没有泼冷水,还由衷地表示了赞赏:“既然这样,接下来你可以和我一起参与列维森集团在中国的第三个项目,还是老板的那句话,通过一个项目的历练,我们能学到很多东西。”
“好的,”吉尔毫不犹豫地答应,随即又看向陈晴还拿在手中的那份文件:“那,这个呢?”
“我先让人调查一下这个项目的更详细资料,如果能插手,我们可以试试。”陈晴说着起身,想了想又道:“你可以使用书楼一楼左边的那个房间办公。”
吉尔见陈晴说完走向书楼,简单收拾了一下面前的资料,也跟着向那栋二层书楼走去。
……
祝莫莫和一群刚认识的小伙伴在外吃过晚餐,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返回四合院。
恰好被陈晴逮住,训了一顿,很是不满,也没敢反驳,带着跟班赵安妮溜回自己房间,还念念想着自己哪一天要把场子找回来,也训对方一顿。
两人身份相差不多,凭什么她就能踩自己一头啊。
回到房间,倒是没有注意到吉尔的不同,巴拉巴拉地说起今天和中戏一帮女生都去了哪里,很遗憾吉尔没有跟去云云。
然后跑去洗澡,换了衣服出来,顿时又苦下脸蛋。
今天是周日。
当然,这没什么,关键是,已经一星期没有往家里打电话,更没有和母亲大人说自己回到中国的事情。
万一……露馅了怎么办?
纠结一番,趴在卧室大床上,终究还是拿起了话筒,拨号,还很是小聪明地没有忘记越洋通话的延迟,等下和母亲大人说话,一定要顿顿的,嗯,如果是老爸接电话,那就更好了。
只可惜,再精明的小狐狸,终究斗不过老猎手。
而且是段位相差太多的猎手。
电话接通,祝莫莫刚刚说几句话,就被精明的母亲大人察觉到异样,这通话太清晰了,没有电流杂音,以前可不是这样,然后,几句质问,慌乱的祝莫莫更是忘记了‘延迟’,彻底露馅。
连续被母亲大人逼问几句,只得乖乖承认,自己现在在中国。
丢人呀。
此前可是刚刚说起自己很受经纪公司器重,正在美国接受培训的,现在,怎么解释?
祝莫莫其实挺擅长说谎,可惜这次实在太心虚,毕竟,自己成了某个家伙情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坦白?而如果不坦白这一点,自己人在美国,却突然拿到了出演张国师电影的机会,又实在太玄幻了一些。
嗯嗯啊啊一番,得知她此时正在北京,被女儿骗了好写日子的祝母当即表示,会让她在天津上学的小姨莫五菱明天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