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sz0火熱小說 最初的巫師 愛下-第七十五章 突如其來熱推-u12gv

最初的巫師
小說推薦最初的巫師
“该如何入手呢?光是波这几乎毫无疑问,光的偏振,双缝干涉实验更是证明光就是一种波。”
达鲁走出了房间,回到自己的实验室,下意识开始思考。
实验台上摆着一个锌球,让达鲁突然想到了过去关于光一直悬而未解决的事情。
那是泰勒斯发现的一个奇怪的现象,用紫外线照射谐振的锌球,产生的火花比没有紫外线照射时强很多,用红外线和可见光根本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
这是电磁学领域的一个悬案,被称为光电效应。
很多巫师做过类似实验,总结出了两个特性:一是光的频率小于临界值时,不会产生光电效应,只有频率大到一定程度才行;二是光电效应和光的强度无关,即使很弱的紫外线也可以产生光电效应。
达鲁从能量不连续想到了作者亚历山大,有想到了亚历山大的成名论文《阴极射线》,他脑中忽然有了一个思路。
“能量不连续对整个电磁学派的打击太大,甚至波及了其他的学派,听说十环传奇巫师泰勒斯的心象世界直接二次破碎,次位面重归混沌。
布鲁老师等人没有遭受重创,已经实属不易了,也辛苦我的根基不是电磁,太危险了。”
虽然波动论已经统治了巫师世界很长时间,但是很多巫师构造自己的次位面时,还是用原子最为最基本单位,至于原子更内部的结构,听说只有拜仁在请教了艾斯之后,尝试构造。
但具体如何,不得而知。
也辛苦基础是原子,达鲁和布鲁这些人才没有爆掉脑袋,达鲁心中很是犹豫和动摇,虽然很想帮助布鲁老师,但是达鲁也怀疑能量子理论也许是确定真实,至少是某种真实的表现。
他来回来回的踱步,皮鞋蹭的地面砰砰响。
“电磁明明是波,应该就是波,为什么会变成粒子,这个该死的亚历山大!”
喃喃了一会儿,达鲁最终决定先进行实验。
“不管其他的,电子肯定是存在的,我先证明自己的设想,验证那火花是什么,至于光究竟是波还是粒子,之后再说。”
他模仿了亚历山大的实验,在产生的火花上加了个磁场,在磁场后面加了个荧光屏,正所谓招不在多,管用就行,达鲁重复了亚历山大的《阴极射线》实验思路,证明了光电效应逸出的正是电子。
作为电磁学派的一份子,达鲁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从电磁学的角度分析,他认为电磁波的能量会慢慢聚集,像晒太阳一样,越晒越暖和,等能量大到一定程度,电子就会逸出。
但是实验的结果无情的否定了达鲁的想法,在临界频率以下光照射一天,也没有看到一个电子逸出,而临界频率以上的光,也就是紫外线,即使再微弱,也能轻松将电子释放出来。
达鲁陷入了恐慌,他的脑海中反复的闪过一句话,“能量不连续,世界不连续!”
如同诅咒一般,如影随形。
达鲁眼睛红红的,像是被逼到绝路的野兽,随时准备拼死一搏。
他慢慢调整自己的状态,作为一名史诗巫师,他的心象世界也就是对世界的认知至关重要。
早已经抛弃魔具的他,这一刻出门专门买了一个三级魔具,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稳固自己的心象世界,然后找到了自己的老师布鲁。
“是达鲁啊,有什么事情?”
布鲁的黑眼圈很重,似乎这段时间思虑过度,祂正趴在书桌上演算,如果靠近就会发现,他演算的正是亚历山大公式!
黑洞洞的一串字母,“能量不连续”!
达鲁对布鲁深深鞠躬,郑重的说道:“老师,我半个月前买了一个三级梦境魔具,将自己的心象世界的认知全部挪移到了梦境魔具之上。”
布鲁缓缓的站了起来,低声问道:“你,发现了什么?或者说,你要做什么?”
布鲁的双眸全是血丝,声音低沉而寂寥。
达鲁认真的说道:“这是我前段时间的研究,关于光电效应,想与老师您讨论。”布鲁深吸一口气,接过论文却没有打开,带着一丝恐惧说道:“关于能量不连续的?”
祂的手微微颤抖,显示出内心的极不平静。
达鲁轻声说道:“有可能,这个实验还没结束,后半部分我还没开始,我想和老师先讨论讨论。”
传奇巫师布鲁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脑中回忆起看到亚历山大论文《黑体辐射定律》时的情形,如果不是祂的根子也是用原子近似构造认知,恐怕脑袋当场爆炸了。
想到自己目前的根基,最微观的还是原子,祂心中稍安,应该不会像泰勒斯那样惨,直接二次认知破碎,差点当场没了。
也不会像更惨的传奇巫师拉瓦特一样,直接化为一团火焰,身体和灵魂都烧没了。
不幸中的万幸,拉瓦特是一位传奇巫师,祂的不朽果实还在,还可以历史长河中走出,不是真正的陨落,只是需要长眠一段时间。
缓缓的打开,布鲁仔细的阅读,不住点头。
“很精彩的设想,稍微变动了《阴极射线》的实验,就证明了光电效应逸出的是电子。”
接着,布鲁的眼中流露出凝重,他看到了后续,电磁波聚集,能量变大不能让电子逸出,祂开始思考,缓缓不确定的说道:“也许电子逸出是共振的结果?紫外线的频率与电子发生共振,导致电子逸出?
不对,不对,电子共振频率不可能那么多,我们需要用实验证明。”
两人立刻开始实验,然而事实摆在眼前,这个思路被实验否定了,似乎只剩下了一条路!
布鲁和达鲁对视一眼,达鲁坚定的说道:“不能犹豫了,老师,无论我们再不相信,再不愿意,当一切可能都不可能,那最不可能的可能就是真理。”
传奇巫师布鲁也苦笑着说道:“确实如此,引入能量不连续和亚历山大公式来解释吧。”
两人好似握着一把钥匙,打开了恐怖的魔盒,异常顺利,数学演算,实验证明,一切都是那么的谐和。
达鲁准备的魔具也没有爆炸,或许他内心早就认同,布鲁的心象世界一片狼藉,但是祂还活着,而且认知没有破碎,这样就足够了。
“达鲁,这是你的实验和荣誉,你来执笔,做第一作者。”
布鲁疲惫中带着兴奋说道。
达鲁刚刚想说什么,却见布鲁一把按住他,沉声说道:“这不只是荣誉,也意味着你站在了风口浪尖,老师心老了,站不住了。
光的粒子化,可以说是巅峰性的观点,我们按星界四层的时间,几百年前就已经将光粒赶出了基础理论领域,现在又请了回来。
哎……”
一声长叹,预示着未来的可怕场景,布鲁甚至能看到,自己曾经同一学术阵营的兄弟姐妹,会残酷厮杀,有时候这种学术之争,比普通的战争更残酷。
达鲁点点头,心情格外沉重,但是事实第一,光量子可以解释光电效应,必须尊重事实。
他俯下身子,提笔写下。
窗外的黑云早已密布,天之界的天气突变,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越来越多的传奇巫师带着人聚集在布鲁巫师塔的门口。
拜仁突兀出现,细雨打湿了他的胡须、头发,衣服却依旧干净整洁,沐浴在这雨中,拜仁喃喃道:“暴雨将至啊。”
“老师,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即使世界是不连续的,那又如何?您是艾斯大人道路的继承者,可以说是最接近传火者的巫师,我们的最基本组成,按照艾斯大人的建议,是由原子构成。
而且是反馈原子模型,即使是提出量子概念的亚历山大,所做的工作也是验证艾斯大人得到的大源反馈。”
一位年轻的巫师出现在拜仁身旁,他看上去很英俊,很精神,中气十足。
拜仁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我们暂时不用担心,但是汤姆逊,你也不可过度自信,亚历山大正在进行的研究非常重要,他在真正验证和测量微观世界。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与亚历山大多进行学术交流,也许会有更多裨益。”
汤姆逊这个年轻人,与拜仁有着很深的渊源,他是拜仁孙子的曾外孙,也因为这一层关系,他年纪轻轻就能在拜仁身边学习。
当然汤姆逊本人也非常优秀,不过才十八岁,就已经是一位传说巫师,拥有绝佳的魔法资质,在数学方面更是有着很高的天分。
作为一名少年,汤姆逊有着自己的桀骜,他只是微微点头,心中却有着不服气,他也要做出一番事业,让拜仁看看。
汤姆逊低声回答道:“我会和亚历山大交流的,不过我更想独立在这一领域取得成就。”
拜仁倒是没有生气,笑着说道:“有心气很好,不过更重要的是要有行动和才智匹配。有才智的心气是傲骨,无才智的心气则是眼高手低了。
我们等等吧,不过确实无需担心。我们学派的根基其实是决定论,所谓有因必有果。
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普遍存在客观规律和因果联系,这就是魔法研究的基本精神,我们以此为基,也就无往而不利。”
其他传奇巫师听到拜仁的话,也不自觉的点点头,世界究竟是波还是粒子,其实并不会根本上动摇大家的根基,除了直接用波作为根基的电磁巫师。
相信事物存在客观规律,一切皆有因果关系,这才是绝大多数巫师的根本认知,也是当前巫师中盛行的观点:给我初始条件和边界,我可以预测出星界一切的未来。
巫师塔内,达鲁已经写到了最后。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光束是一群离散的量子,而不是连续的波动。
每个光量子的能量就是能量子,都可以用亚历山大公式表示。
电子逸出需要给它一个能量,当能量子的能量大于或等于临界能量时,光子就可以逸出,逸出的光子有动能。
当能量小于临界能量时,则电子不会逸出。
光束里的光子所拥有的能量与光的频率成正比。”
大源的震动越来越剧烈,阴云也化为了暴雨,巫师们感受着大源的反馈,一位新的神话巫师已经诞生,与此同时,似乎关于世界构造的真实也被揭开,整个世界仿佛恼羞成怒般的震动。
巫师塔的门打开,外面的巫师拥了上去,有人高呼:“究竟发现了什么。”
达鲁望着黑压压的众人,高声嘶吼道:“光是粒子!光也符合亚历山大公式。”
好似期待已久的靴子落地,众人的反应并不是错愕,而是长舒了一口气。
但也有电磁学派的巫师冲了过来,高喊道:“你如何解释双缝干涉实验?光的干涉和衍射就是证明光是波的最佳事实。”
达鲁沉默了,他确实无法解释,只能喃喃的说道:“我并不清楚,但是光电效应最后告诉我,光束是量子化的。”
达鲁的论文如疾风暴雨般传播,有电磁学的巫师高喊布鲁师徒是叛徒,也有的气冲冲的找达鲁等人论战,谁都无法说服谁。
就在此时,整个世界忽然剧烈晃动,这种晃动不是宏观上的,而是微观上的,大家犹如信号不好的电视机一般,变得模糊不清。
“这是怎么回事?大源似乎发生了异变,整个世界也发生了异变?”
拜仁、贝蒂和刚刚认知破碎的泰勒斯聚集在了一起,祂们经过紧急商讨,决定一同进入世界大源深处,寻找艾斯。
三位十环巫师同时升维,进入了四维时空,化为四维态的三位十环巫师,来不及在四维海洋里遨游,就发现整个巫师世界的四维粒子团变得非常不稳定,祂们避开各种粒子波动,最终进入了大源的深处,并立刻降维。
整个大源正在汹涌澎湃,似乎有某种东西在与大源重合,三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大源深处,一尊血型石碑静静的立在这里。
一尊纯金的时之钟镶嵌在石碑顶部。
“这是所有被我们奴役的神灵真名记录之碑,上面的时钟则是司时。这应该就是血型命运石碑!”
泰勒斯神情复杂的说道。
“这些真名或者说不朽果实,都在剧烈的震荡,似乎要挣脱出去,极不寻常!”
在银心附近的第一学术之环,第三区。
亚历山大等人也感受到了剧烈的变动和不适感,他们的身体如同信号不好的显示屏,变化无常。
“似乎是世界性的变化,而且不只是宏观,这种变化,大概微观领域也发生了我们不知晓的变化。就好像构成我们的那些微小粒子在试图四散逃逸一般。”
亚历山大处事不慌,仍然试图分析着局势。
事实上他的处境最差,唐娜和娄西卢两位神话巫师的状态相对稳定一些。
亚历山大几乎扭曲的不成样子,他的魔力也在迅速下降,破妄之眼激发,双眸闪烁着白光,努力的去理解这种未知。
但这几乎是徒劳,作为史诗巫师,根本不能理解这种异变,连对面的两位神话巫师也无法理解。
“我们身上的魔力在非正常损耗和逃逸,整个世界的熵似乎在一瞬间迅速增加!”
唐娜惊呼道。
“确实如此,但这不魔法!我们世界已经有三千多神灵真名,切割出了罐装超维魔力发生装置十万多个,我们的世界不是孤立系统,我们从能量更高的高维层面裂解了大量的能量,所以我们的熵应该保持着一个极低值才对。”
亚历山大疑惑不解的说道。
这样的疑惑几乎在一瞬间遍布了整个巫师世界,包括正在梦境虚拟世界沉迷的凡人,虚拟世界忽然非正常波动,大量的人被直接弹出,少数人竟被困在已经变得光怪陆离的梦境世界。
世界规则层,拜仁、贝蒂和泰勒斯三位十环巫师终于见到了艾斯,众巫师的导师,世界的掌控者,传火者艾斯正在两股源力间沉浮,祂坐在梦幻大源形成的云雾之上,头顶着一团晶莹剔透的水晶球,其中雾气缭绕,森然有抗争之意。
梦幻大源的力量一丝丝的蔓延,似乎在侵入水晶,两者竟然在忽然间重合,又忽然间分开,正是这种重合与分开的状态,让整个巫师世界陷入了混乱,从微观到宏观,从规则到表象,无处不在。
拜仁闭上双眼,默默激发自己的十环法术模型,一颗虚幻的眼睛忽然睁开,十环法术,“大预言术”。
因为相信决定论和因果循环,有因必有果,演化出的预言魔法,有着窥视未来和勘破现在的奇妙能力。
窥视一个比自己更强者的未来很难,拜仁选择的是勘破现在,他看到了两个“源”的角逐,更看到了两个强大意志的对抗,一个意志正是传火者艾斯,如旭日般火热,充满朝气。
另一个意志大气磅礴,却又如残月般老迈,不堪重负。
胜利的天平似乎在慢慢倒向艾斯的这一方,那老迈意志孤立无援,被迫动摇血腥命运石碑,妄图将那些携刻真名的不朽存在释放。
“我们必须帮助艾斯大人,集合整个巫师世界的所有不朽传奇,于魔法圣殿帮助艾斯大人吞并融合异质大源。”
拜仁立刻说道。
贝蒂点点头,表情凝重:“漫宿似乎还有一个残存的伟大意志,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不能让其存活!”
泰勒斯神情复杂的望着那真名不停挣扎的血腥命运石碑,眼中闪过一丝不忍。
传奇巫师们的效率很高,在接到拜仁的讯息之后,几乎所有的传奇巫师在一刻钟内斗聚集到魔法圣殿,神色紧张而肃穆。
“到底发生了什么?”
“估计马上就能知道结果了。”
“我猜测,也许是世界底层架构出了问题。”
“会不会是艾斯大人……”
“别胡说,这种事不能信口开河。”
“根据世界外三百个人工次位面的反馈,没有任何外敌入侵迹象,大概率是内生。”
……
传奇巫师们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流着信息,祂们的状态比较稳固,除了刚开始有点波动扭曲,现在基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拜仁等三位十环巫师出现在高台纸张,拜仁直接高声喊道:“艾斯大人在世界大源深处试图融合吞并真名世界的漫宿,现在发现漫宿中有一个强大的遗留意志,我们姑且称为漫宿意志。
艾斯大人的意志和漫宿意志在激烈交锋,两种源力在对抗吞噬,漫宿意志试图动摇我们世界的根基,将那三千具名者和二十四位司时释放。
这就是世界出现异变的原因,而且这种异变很可怕,从微观到宏观,从银心到边缘,从主物质位面到世界外侧,无处不在。
我们必须帮助艾斯大人,控制住我们的奴隶,击败漫宿意志,吞并它,增强我们的大源,稳定我们的世界。
现在请各位一起前往潜意识海,支援艾斯大人!”
话音落下,魔力剧烈震荡,三位十环传奇巫师联手开启了巨大的旋涡,浅蓝色,十道悬臂,一粒粒浅蓝的魔力因子,在空间飘荡。
传奇巫师们没有犹豫,成群结队的进入其中。
巫师世界这么长时间的爆发式发展,诞生了一千四百余位不朽传奇,在这一刻祂们全部进入巫师集体的潜意识海。
在巫师世界,巫师集体潜意识海比卡亚的众神意识海更加重要和磅礴,因为整个巫师世界巫师占据百分之二的人口,再加上法师和血脉术士(不单指神裔,包括凡人接受神血改造),施法人口接近百分之二十。
其他的战士、骑士、血族不计,这巫师潜意识海几乎等同于超凡潜意识海,是整个多元巫师世界超凡的集体意志。
不朽传奇们集体进入,浸泡在意识海中,整个意识海开始沸腾,几乎所有的超凡者,心中都升腾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与此同时,一条信息在全星河联盟各个宜居星球开始通过广博、魔法视频机、智能魔杖等各个渠道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