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gs6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搶救大明朝-第2134章倭寇,不許動!看打!鑒賞-l0s5e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松仓重治带领着自己的本阵番队才穿过树林,就听见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接着就是他的兄弟,身高五尺有余的“壮汉”松仓重利大呼了起来:“兄上,前方出现骑马武士,左侧也出现了骑马武士,右边也有骑马武士……数以千计!”
重治连忙拄着自己的大太刀,掂起脚,伸长着脖子,四下张望,就看见三大群“赤备骑兵”已经出现在自己的前、左、右三个方向上,就是屁股后面暂时还没有。
而且这些骑兵好像还都是一人双马……骑一匹,牵一匹,实在太奢侈了!
“兄上,明军的骑兵似乎要冲击了!”松仓重利呼喊声又一次想起,“岛原武士,方圆之阵,保护主公!”
“哈伊!”
在一片纷乱的呼喊声、脚步声、马蹄声中,护卫松仓重治本阵的千余名来自岛原藩的武士,迅速组成了一个小型的“方圆之阵”,就是一个空心的方阵,把松仓重治、松仓重利等围在了中间。
而出现在日军前方、左侧、右侧的骑马武士,全都一分为二,由三大群变成了六小群,每群也就是百余名骑兵。
其中的三群骑兵稍稍整了整队形,就呼啸着冲向已经通过树林地带十个日军番队中的三个……其中一群骑兵,还找上了松仓重治的本阵番队,可把他兄弟松仓重利吓了一跳,连忙让手下组成方圆之阵。
而另一部分明军骑兵则收拢了多余的战马,然后在日军的前、左、右三个方向上拉出了三个松散的横队。
炒豆子一般的枪声很快就乱纷纷的响了起来,枪声很乱,但并不密集。因为开火的仅仅是三个铁砲百人组的300名铁砲手,其中还有几十挺铁砲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打响。
日本德川幕府的朝鲜远征军大体上是依着西班牙方阵的模式编成的,以千人番为基础作战单位。一个千人番下辖四个百人铁砲组和六个百人徒士组,百人铁砲组的装备当然是铁砲。而徒士组又分两种,一种装备长枪,一种则装备大太刀和弓箭。每个千人番中的长枪徒士组都是五个,而大太刀徒士组则只有一个。其中长枪徒士组在战斗中会和铁砲百人组拼成各种方阵或横阵,而大太刀徒士组则会分散在方阵、横阵周围,承担掩护任务。
而当日本幕府军的这些千人番组成最标准的西班牙方阵的时候,方阵的每一个侧面都只有100名铁砲手。而这100名铁砲手装备的也不是威力巨大的斑鸠铳,而是威力较小,但精确度比较高的日本铁砲。
不过精确度再高的日本铁砲,也仅仅是一支火绳滑膛枪,对于三十步开外迅速移动的目标,也构不成太大的威胁。而来势汹汹的三群明军铁骑却非常狡猾,看着挺凶,但并没有冲到日铁砲手前方三十步以内。而是在进入铁砲的有效射程前就来了个突然转向,同时还射出了一波羽箭,射完箭后就拍拍马屁股走了。一百几十支日本铁砲打出的铅弹,几乎全部落了空。
这些明军射出羽箭都是射程较远的轻箭,对于披着全甲的步兵当然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几十斤重的全甲根本不是寻常的足轻可以拥有的……买得起也用不起啊!能披全甲上阵的都是好饭好肉养出来的壮汉,还得“肥瘦搭配”,光有肌肉不行,还得有一层肥膘,要不然坚持不了太久就得低血糖了。在日本国,能有这种身材的都不是一般的武士,根本不会当足轻。
而在朝鲜远征军中的各千人番中,只有负责肉搏的大太刀徒士组的武士和番头、组头一类的军官,才有比较好的盔甲,一般的铁砲手和长枪兵都只有防御力很差的桶川兜护身。所以两三百支轻箭射过来,居然也造成了十几个伤亡。
听见耳边响起的伤者的惨叫,松仓重治就有要砍人的冲动——堂堂武士,就是切腹都不应该惨叫!
不过没等他发作,明军的第二波铁骑进攻又开始了,还是三个骑兵百人队,还是有点散乱的队形,还是假装冲阵,然后以骑射收场,冲击的目标也还是刚才的三个千人番……而第二波骑兵冲击之后,还有第三波、第四波、第五波,全都是冲着相同的三个千人番而去的。
而且这一波一波的骑兵冲击开始的同时,更多的明军骑兵已经到达战场了——松仓重治没有及时占领运河沿线,甚至没有和马谡一样去占领一处高地,而是让一千几百名过路的“骑马武士”吓得在海滩上布阵,绝对是一个只能用切腹才能弥补的过失。结果他不仅浪费了大半天时间,还让对手的士气高涨起来的,金、复二州地面上的“白头武士”、“少年武士”,甚至家里面有马有刀弓的军户壮丁,都赶来凑热闹了。
转眼的功夫,就有一万几千骑赶到了战场。
这些骑兵被毛文龙、毛承禄分成了三大部分,其中装备较好的骑兵为一部分,负责以百人为一群,向着三个日军的千人番发起车轮攻。装备比较差,但还是可以发起冲阵的骑兵为一部分,稍加整理后又散成了七大群,去监视七个还没有遭到攻击的日军千人番——这些日本人只要老老实实的不动,是不会遭到骑兵冲击的,如果他们想去支援正在挨打的三个千人番,那他们就会遭到千余骑兵的猛冲!
而余下的一部分骑兵(主要是骑马军户),则一律下马,去帮着推楯车,其中射箭的本事比较好的,还被编入了临时组成的弓箭营。
等到毛文龙、毛承禄的布署完成之后,松仓重治就发现自己刚刚又犯了一个配得上切腹的大错——他没有在明军骑兵到位之前,调整布署,将十个千人番拼成一个空心大阵。而是让他们各自为战,结果明军的骑兵趁机对这十个千人番来了一对一的盯防……
现在再有组成大方阵,就得冒着小方阵在移动过程中被敌方骑兵冲击的风险了。
“巴嘎!”松仓重治急得都大骂起来了,也不知道是骂明军还是骂自己?不过他现在骂谁都没用了,因为明军的楯车已经上来了!
“战车!”松仓重利发出一声叫丧一样的呐喊,“很多战车……向我们这边逼过来了!”
在野战中使用的楯车战术,其实是骑兵优势的延伸——要没骑兵优势,就不可能“看住”对方的步阵,步兵移动的比慢吞吞的楯车快多了,这楯车还能有啥用?人家转移一下阵地,推车的就得累死。
所以历史上清军的楯车可以大放异彩,而明军的各种战车都没太大啥用处。
不过现在毛文龙手下人人有马,而松仓重治却是一水的矮脚步兵——都跑不过明军的“大长腿步兵”(都是东北人、山东人嘛),更别提四条腿的战马了。
所以没了机动性的日军,现在只能硬抗明军的骑兵、楯车和弓箭手的协同了。而且他们肯定是抗不住的,因为明军可以自由移动,可以打车轮战,而日本根本动不了,只能用三个千人番去扛到底,而他们又有多少体力可以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