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5h5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末日之最終戰爭 愛下-第六百零三章 陷阱相伴-5u4dy

末日之最終戰爭
小說推薦末日之最終戰爭
三架直升机呈品字形,以密集的队形,先是沿着海岸线快速掠过,然后突然转向,朝着吉不提城内猛然扑去。
直升机在房顶上空掠过,有时还需要提升高度,以躲避地面的高层建筑,但总得来说,直升机是擦着一个城市的屋顶飞过去的。
这种飞行方式本身就意味着风险,很大很大的风险。
在飞行途中,直升机也遇到了攻击,但是超低空飞行的一个好处就是给地面的敌人所留出的反应时间极为短暂,就算敌人发现直升机,他们都来不及做出反击,如果只是用步枪对着直升机开上几枪,那毫无意义。
直升机快速抵达了作战区域上空。
以剧烈的姿态减速,直升机直接降落,然后,三架直升机上的人从机身两侧的舱门纷纷跳下。
落地几开战,开战进入白热化。
塔尔塔第二个跳下了飞机,他身前是弗莱。
塔尔塔举起了步枪,他在快速搜索中瞄准,搜索即瞄准,发现即摧毁。
塔尔塔的枪停了下来,他开了一枪,将一个朝着真升机开火的机枪手一枪击毙。
“圣柜在你们正前方!”
耳机里响起了星河的声音,塔尔塔没动,但杨逸指向了一栋低矮的水泥建筑,然后他大吼道:“公羊!圣柜在哪儿!”
双突击队阵型,即刻推进。
敌人比预想中的要少一些,少的不太正常,塔尔塔心中有些疑惑。
圣柜所在之处必然是敌人的核心所在,可是这里的守卫力量未免过于薄弱了一些。
守卫力量一定很强,只不过,没有在明处就一定在暗处,一定是这样的。
那么公羊面临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呢?
首先,找到目标的精确位置,这一点已经做到。
其次,找出敌人防守力量的薄弱处,目前来看,这一点尚未明确,但只要一个突击就可以测试出来。
最后,切开敌人的防御,长驱直入,用毫无道理可言的方式结束战斗。
最后一步是最难的,要依靠撒旦的战斗力,尤其是公羊快速逆转敌我人数对比的逆天枪法。
塔尔塔能够做到,因为他是枪王。
如果没有公羊,塔尔塔就是枪王,枪手之王,至少年轻的时候是。
但是现在塔尔塔依然能起到一个神枪手所应发挥的全部实力。
塔尔塔开了十二枪,打死了十二个人,如果是知道公羊的人,他们会认为这就是公羊。
除非敌人之中有极为熟悉公羊的人存在,能够从时间上分辨出细微的差别,塔尔塔用了十秒钟,半自动步枪射杀十二个目标,距离不定,全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枪手不超过五个。
但是公羊能把这个时间压缩在六秒钟之内。
不过有个好处,知道公羊能做到什么程度的人,要么是他极亲密的战友,那么是他枪下的亡魂。
那么问题就解决了,既然是枪下亡魂,自然没机会指出这几秒的差别。
托米开炮了,他其实不是很有必要开炮,但是撒旦的长眼炮极具辨识度,在熟悉撒旦,而又不够熟悉撒旦的人眼里,工蜂神炮应该是辨别撒旦佣兵团极为重要的一个特点。
就好像清洁工,和撒旦合作多年,对撒旦的每个成员都非常熟悉,他们知道撒旦有个神炮手,有个机枪艺术家,有个投弹的明星……
一个打棒球的超级巨星,公羊身边的左膀右臂,弗莱。
清洁工当然知道了,清洁工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所以即使撒旦的每个人都带着面罩遮脸,穿着防弹衣遮挡身材,但是一出手,每个人的身份都马上暴露无遗。
弗莱接连丢出了四个手榴弹,于是他的身份被立刻确定了。
撒旦来了。
敌人确定是撒旦来了,于是敌人马上亮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突然间,敌人的火力瞬间增强,哪一个灰色的水泥建筑看似完整的外墙,突然开始出现一个个的射击孔。
在原本平静的房屋后面,突然开始驶出一辆辆坦克,而在原本寂静的房屋里,屋顶上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个人影。
一连串的重机枪子弹打在地上,溅起泥土,蹦起水泥碎块。
就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在撒旦向前推进了不到三十米,击毙了二十个敌人,刚刚完全展开了队形,正准备对被层层防御沙袋包围起的灰色建筑发起突击时,他们就被包围了。
被彻底的包围了。
塔尔塔很愕然,因为他们被敌人包围了,但是敌人开火的目的是阻止他们前进。
重机枪打在了三头犬四人小队的脚前,打出了一条横线,用非常明确的事实告诉撒旦,他们身上的防弹衣是没有用的,他们的反抗是徒劳的。
而且敌人选择的位置竟然很不合理,因为塔尔塔身边仅仅不到五米的地方,就是一个扛起来很坚固的房子,用钢筋混泥土加固,可以住人可以作战的房子。
说是房子不如说是拱卫敌人核心的堡垒,可敌人就像是故意把这个堡垒留给了撒旦。
塔尔塔马上朝着堡垒跑了过去,而包围他们的敌人可以开枪,但没有一个敌人开火,一个都没有。
塔尔塔跑了进去,撒旦的人陆续跟了进去。
已经经历过一次被围困的撒旦对此很熟悉,水组织见证了撒旦的被围困,于是,在进入那个堡垒之后,杨逸的第一句话就道:“上当了。”
这个时候,一个很大的声音响了起来。
“公羊,你被包围了。”
杨逸轻叹了口气,而塔尔塔不动声色,格列瓦托夫将手中的步枪枪口垂下,道:“很显然,敌人有所准备,我们怎么办?”
拉瑞的声音继续在空中回荡,他语气中有难以掩饰的得意。
“公羊,想不到吧,在马拉卡尔你没干掉我,现在我要干掉你,你是不是很疑惑?想知道为什么吗?如果你放下武器走出来,我可以接受你的投降,认真的,我们应该合作,而不是毫无意义的内耗,你认为呢。”
塔尔塔没有开口,他看向了杨逸,而杨逸在稍加思索之后,突然道:“既然我们被包围了,而且显然无法突围,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让花朵盛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