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jf7p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紅樓春 txt-第四百七十三章 話家常讀書-cu9zg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哎呀!”
贾蔷小院,鸳鸯正和香菱、晴雯说笑着出来,刚一出院门就看到贾蔷站在那。
香菱和晴雯并没甚么,看到贾蔷一喜,倒是鸳鸯唬了一跳,小小惊叫一声,往后退了半步。
“……”
贾蔷无言以对,看着鸳鸯穿着半新的藕合色的春袄,青缎掐牙背心,下面水绿裙子。
蜂腰削背,鸭蛋脸面,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倒添几分俏皮,他笑道:“我又不是抢压寨夫人的山大王,你怕个甚么?”
鸳鸯平日里也是个爽利的性子,可是眼下似乎果真被唬住了,只看贾蔷一眼,就垂下螓首来,不敢说话。
贾蔷心里自我安慰道:许是娇羞罢……
他摆手对横眉看他的晴雯道:“你瞪个屁!去老太太那边仔细着些,老太太平日里看着和善,实则规矩都在心上。你敢跳脱,她非让嬷嬷拉你下去打板子不可!”
晴雯却得意笑道:“爷当我是傻子不成?老太太跟前,我自然是话也不说,东西也不吃,只规矩站着就是。”
贾蔷气笑道:“敢情你就在我这撒野?”
晴雯娇俏的一扬下巴,不认道:“多咱撒野了?”
桃花眼里却满是笑意。
不过见贾蔷目光望她腰身下看去,登时警觉起来,往后退了步……
“爷,打她屁股!piapiapia!”
香菱在一旁眉开眼笑的鼓动贾蔷动手,或者动脚。
晴雯气的要动手,结果……
“好了好了,快去罢,回来再闹!”
贾蔷拿这两个宝贝丫头也没法子,连哄带赶的往外轰。
鸳鸯有些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她素来知道贾蔷是个霸道的,别看贾母常当着众人数落他,但鸳鸯再清楚不过,老太太其实是怕贾蔷尥蹶子的。所以只能拿他当顺毛驴儿哄着……
却没想到,贾蔷对自家丫头这样好,宽容的简直没了规矩。
似看出鸳鸯的不解,贾蔷笑了笑道:“非得调理成木头人才好?女孩子最宝贵的,便是天真烂漫的心性。只要没有坏心,自由自在的最好,我也喜欢。怎样,是不是觉得我这里和仙境一样美好,想不想来?”
鸳鸯俏脸通红,小声嗔道:“侯爷又拿我取笑!老太太那里,如何离得开我?不成的。”
贾蔷哈哈一笑,道:“那就先好好服侍老太太,日后再说。”
鸳鸯不好回应,只低着头不言语,被嬉闹完的香菱和晴雯拉着走了……
等三人走后,贾蔷进屋里换了身衣裳,正巧就见平儿进来,身边跟着小角儿和小吉祥两个,哼哈二将。
“哎呀,爷在家里!”
一身疲惫的平儿进门看到贾蔷,杏眼一亮,高兴见礼道。
小角儿和小吉祥子也眉开眼笑的见礼问安。
贾蔷叫起平儿后,对两个小家伙道:“快去东边院子,哪里正做着烤肉烤鱼,去迟了让人吃光了。”
这样要紧的事,两小丫头子立刻紧张起来,辞了贾蔷和平儿就往外跑。
“慢着些!”
平儿叮嘱了声后,回过头,见贾蔷眼中目光炙热,俏脸一下红了起来,身子都有些软了。
只是……
被贾蔷拉进怀后,忙想起身,小声道:“侯爷啊,我……我还没洗呢。”
贾蔷笑了笑,抱紧她娇软的身子不放,笑道:“只抱抱,先不要。”
平儿软在贾蔷怀里,又羞又紧张,道:“仔细来人,让人瞧见了。”
贾蔷不理会,问道:“怎这样累?是会馆那边的人不省心?”
平儿听闻正事,也正色起来,道:“毕竟刚开始,第一回开集时,还是出了不少小岔子。还有几天功夫就要第二回开集了,这次就不好再出现上回的岔子了。”
贾蔷闻言,手握住了一处香腻软玉,道:“辛苦平儿姐姐了,不过到底身子要紧,可别累倒了。”
平儿只觉得身子也化了,无力的倚在贾蔷怀中,小声道:“并不累……身上累些,心里欢喜呢。”
贾蔷想了想,请教道:“平儿姐姐,瞧你这样累,我忽然想起一事来,也没旁人可请教,你是极聪明的姑娘,对内宅的名堂女儿家的心思也都了解,所以就想问问你。我听人说,女人多了,在一起时难免出现是非矛盾,甚至还会有阴谋害人的事发生,手段残忍可怖……这些是真的是假的?老实说,我不大看的出来。不过会馆那边那么多女孩子,看你这样累,我也有些担心。”
平儿闻言,迟疑了下,还是如实道:“阴谋害人,许还不至于,但女孩子在一起久了,总有性情相合的,也有性情不合的。会馆那边,其实还好。虽有几个不对付的,但并不影响做事。都是苦命人,也没甚么深仇大恨……我会常寻她们说说的。”
贾蔷闻言笑了笑,又问道:“那咱们家里呢?”
平儿闻言心中一惊,仔细的看了看贾蔷后,轻声道:“这些话,原不该我说。只是既然爷问了,那我就胡乱说说?”
贾蔷笑道:“你心性最是纯善,你只管说就是,我信你。”
平儿并没笑,反而愈发正经道:“家里面,眼下还看不出甚么,不过日子长了,必是难免有些波折。舌头和牙齿时日久了,也有磕碰的时候,更何况是人?爷是男人,多半看不出这些来,女人们惯会笑里藏刀,也不会在爷跟前显露出甚么。其实爷也不必看出来,爷只要做好一件事,家里就多半不会出差错。”
贾蔷忙问道:“做好甚么事?”
平儿轻声道:“爷一定要最疼林姑娘,不仅要疼,还要敬着她,维护她当家太太的体面。爷是外面的主心骨,那林姑娘就要是内宅的主心骨,家里的事,爷最好都交由林姑娘来理会。只要林姑娘能当得起家,家里就不会乱……说句不恭敬的话,西府那边,二老爷若是将内宅事都由二太太做主,那赵姨娘也不会闹出那么多笑话来。二爷若是能敬着二.奶奶,他们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男主外,女主内,便是世上最大的道理。只是咱们家里,原比旁人家里更难些……”
见平儿担忧的望着他,听方才那番话大有领悟的贾蔷一下明白过来,笑道:“平儿姐姐是担心尹家?这你放心,即便是金枝玉叶,我尊重归尊重,但又如何能迈得过林妹妹去?再者,尹家姑娘娴静聪明,最不好多事。”
平儿苦笑道:“许是我小人之心了,但……我们女人最怕的,就是这个‘娴静不多事’。大家都认她是这样的人,那万一起了是非,又是谁在多事?”
贾蔷闻言,若有所思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
平儿却一下忍不了了,俏脸滚烫,杏眼中快要溢出水色来,声音都有些颤,嗔了声:“侯爷哪!”
原来她被贾蔷横抱在膝上,而贾蔷在思索之时,一只手在她身前,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她的秀足,轻轻把玩起来。
“还没洗呢!”
平儿螓首靠在贾蔷怀里,羞不可抑的小声求饶道。
贾蔷笑了笑,没理会,问道:“那依平儿姐姐之见,该如何稳妥的安顿好尹家姑娘?”
平儿忍着身前和脚上两只作怪的手,轻声道:“这怕是没甚么两全其美的法子,只盼那尹家姑娘果真如爷所说,是个娴静少事的。另外,侯爷可以敬着她,但还是要让尹家姑娘身边的人,知道林姑娘才是国公府的管家太太。”
贾蔷连连点头道:“听姐姐一席话,胜读国子监!这内宅事,果真有学问。”
平儿听他说的诙谐,忍不住笑出声来,又宽慰道:“爷其实不必担忧,林姑娘那样聪慧过人,再加上爷那样疼爱她,我瞧连晴雯这块爆炭性子,天不怕地不怕,可平日里提及林姑娘,言语上也都一直敬着呢。将来,以林姑娘的手段,断不会让家里出现那些乱事。”
贾蔷点头道:“极是极是!看来我是白担心了,我也是今儿忽然想起来才问问。我自然信得过林妹妹,也信得过平儿姐姐你们。”
话虽如此,平儿却护紧身前,不让衣襟里的那只手再往下探去,哀求道:“爷啊,还未洗呢,都是汗……还是先去见见奶奶罢。”
贾蔷闻言,自不好强行求欢,放平儿起身。
平儿想了想后,含羞道:“爷,要不,我还是去后面小院里住罢。”
贾蔷不解问道:“这是何故?”
平儿小声道:“女人住一起时日久了,月事的日子就会变得相近。我前儿问过香菱和晴雯了,她们俩原本差着十来天,结果现在只差二三天了。我和她俩差着半月,若是住一起久了,我怕会……”
“有道理!不过等几天罢,等再暖和些,不必烧暖气了,你再搬过去。”
贾蔷高兴说道。
见贾蔷高兴,平儿却又有些担忧不安起来,问他道:“爷,会不会以为,我是不正经的女人,还教爷们儿这些?”
贾蔷哈哈笑道:“怎么会?若不是姐姐爱煞了我,怎会给我说这些梯己话!”
听闻此言,平儿美眸盈盈的望着贾蔷,实在爱到心里去,头一回主动的一把抱住贾蔷,恨不得将身子融到他身上,再不分离……
如她这样身份的女孩子,从不奢望轰轰烈烈的情爱故事,能遇到一个真心对她好的,尊重她的,不拿她当顽物发泄火气的,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虽死也不变心。
二人拾掇稍许后,相视一笑,一起乘车往西府而去。
荣禧堂后大甬道边的三间小抱厦内,绘金将贾蔷、平儿引入内房,作为过来人,凤姐儿一看到平儿眼角未消尽的余韵,登时忍不住啐口骂道:“好浪蹄子,瞧你脸上那股骚劲,刚干甚么了?”
平儿闻言大羞,气道:“奶奶!可别逼我说出甚么好话来!”
凤姐儿一下想起前些时日,平儿说她梦里如何如何的事,也红了脸,老实下来,问贾蔷道:“蔷儿怎来了?”
贾蔷下意识的往她身前瞄了眼,见裹的严实,干咳了声,道:“来看看二婶婶。”
凤姐儿见他眼神不老实,啐了口,对绘金道:“去给侯爷和平儿奶奶上茶。”
绘金含笑出去后,平儿看着凤姐儿,轻声道:“这才两三天的功夫,奶奶怎瘦了这么些?”
贾蔷也打量了两番,点头道:“是瘦了不少……你要是在家里待的憋闷想不开,就出去逛逛。”
凤姐儿苦笑道:“浑身上下没一点气力,连床也下不来,哪里出得门去?我怕是难好了……”
平儿闻言担忧的不得了,却没甚么好法子,只是好劝。
贾蔷却忽然笑了起来,凤姐儿看的莫名其妙,没好气道:“蔷儿笑甚么?”
贾蔷看着披着头发虽是素面不施粉黛,却也怜人的熙凤,道:“我又想到了一个能赚银子的好法子!”
凤姐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