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dn精彩都市言情 聯盟竊取大師-第364章 邂逅金克絲看書-poyg3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抛下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柴安平驾驶着转盘人在祖安城狭窄的巷道驰骋。
意识空间里的定律硬币兀自轻轻颤动着,但在远离【雷霆】药剂之后,那种渴望的感觉已经从柴安平的脑海消失。
“大名鼎鼎的金克丝啊,能遇上吗?”
怒火者工厂距离暴怒爵士的领地自然不远,柴安平只花了几分钟就赶到了现场。
“果然……”
此时的怒火者工厂一片混乱,但是丝毫没有受到攻击的痕迹。
将转盘人停靠在工厂附近,这机车上有暴怒爵士的领地徽章,被人发现之后自然会被回收。
他在附近盯了一会,确认金克丝应该已经不在工厂内部便立刻选择离开,同时思考着怎么勾引出金克丝。
有关金克丝的情报,柴安平上辈子关注过不少,不只是她的技能,还有她的身世!
说起来,金克丝还和艾克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传闻艾克童年时还喜欢过金克丝,不过在她变得疯疯癫癫之后这段感情就不了了之了。
而更为重要的金克丝从一个正常人变得疯狂的背后凶手,很多人也有一个猜测——
那就是狼人的缔造者,祖安的幕后人之一,天才的炼金术师,诺克萨斯军方的暗中合作人。
【炼金术士】辛吉德!
辛吉德这家伙别看他游戏里贼眉鼠目、唯唯诺诺,但实际上可以称得上是联盟一系列事件的重要推动者,他本身不但是天才炼金术士可以在祖安横行霸道,同时在诺克萨斯第二次侵略艾欧尼亚的战争中,诺克萨斯方那种足以灭杀土地一切生机的炼金炸弹就是他炼制的。
这种炼金炸弹是诺克萨斯压制艾欧尼亚自然之灵的重要武器,巧的是……当时负责护送这些生化武器的正是放逐之刃瑞雯。
因为瑞雯对这种生化武器的深恶痛绝,决心与诺克萨斯割裂,于是寻求御风剑术道馆“素马长老”的帮助,想要摧毁自己的符文巨剑。
其结果就是素马长老被断裂的碎片意外杀死,而负责守护他的倒霉徒弟亚索也因此被迫走上洗刷罪名的救赎流浪之旅。
至于为什么亚索会被误会,倒不是瑞雯真的会什么疾风剑术,而纯粹是因为她的符文巨剑就是“风属性”,这一点从她的大招是“疾风斩”就能看出来,这就非常尴尬了。
虽然说只是诱因,但辛吉德的名字必然是可以说隐藏在战争的帷幕后的。
只要是了解过游戏资料的人,就必然不会对辛吉德有任何的轻视。
柴安平原本笃信金克丝是他创造出来的可怜怪物,但是在迦娜声称有邪神觊觎祖安的存在之后,他又不由自主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当然这些游戏谜团,只要他找到金克丝……就能有答案!
“说起找金克丝,说不定抓住一个吉格斯就能召唤她?”
凭借着对金克丝的了解,柴安平的脑海里其实闪过了不少吸引金克丝注意的办法。
——比如捣鼓一场大爆炸。
立刻打消这个危险的想法之后,他想起风女曾经说过的“气运”说法,被一位神明这样子说,柴安平也很难直接把它当成一句玩笑话。
“既然如此,就让我看看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气运’吧。”
他微眯着眼,一头扎进一条小巷子里。
在昏暗的小巷子连续奔行了快半个小时之后,他突然看见了一副堪称奇葩的场景——
一个身形瘦弱的女孩子,此时一动不动的蹲在地上,两条蓝色的长辫子耷拉在地上,好像丝毫不在意地上的污水一样。
卧槽!
还真撞上金克丝了!
柴安平又走了两步,这时他才发现金克丝的面前是一个被掀开了的井盖,她伸直了一条胳膊,大拇指和食指捻着一条透明的细线竖直的滑进下水道。
她表情带着些许百无聊赖,这时候刚好在打着哈欠。
也不知道她保持这个高难度的姿势多久了……
柴安平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这样的场景下跟金克丝见面。
她这是在干啥?!
不过他同时也很快注意到,金克丝的身上并没有风女曾经展示给他的“邪神气息”。
啊这……
他轻手轻脚的来到金克丝面前,发现她早已睡眼迷离、困顿的直点头了。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他轻声问道。
“嘘!”
金克丝立刻清醒了过来,她漂亮的粉色眸子猛地眨了两下,感觉都要把她长长的睫毛绞断一样。
“小心把鱼吓跑了喔!”
她用一种比柴安平还要高好几十度的声音,朝柴安平龇牙咧嘴。
钓鱼?!
柴安平的脑门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他探头看了眼黑洞洞、散发着浓烈恶臭的下水道井口,你隔这钓的是下水道忍者神龟呢?
“咳咳……”
他终于明白金克丝伸长自己的手是要干嘛了。
“你在这里钓多久了?为什么要在这里钓鱼?”
他在金克丝的身边蹲了下来,看着金克丝重新变得认真的表情感觉有趣极了——
当然他完全没有加入其中的意思。
“嗯……”金克丝甩了甩脑袋:“57分钟38秒?我看见有人从这里钓到鱼的!真的!”
柴安平先是对金克丝这么精确的计时表示震惊,接着便嘴角抽搐,神他妈真的有人能从这里钓到鱼?
对祖安的下水道生态毫无所知的他一时间也蒙圈了,难道是我孤陋寡闻了?!
两人正搭着话,忽然金克丝捏着的丝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柴安平顿时眉毛一挑。
“上钩了!”
金克丝兴奋的大叫起来,她立刻从地上“蹦”了起来,两条白嫩的胳膊扯着线来回拉扯,就像是一个大号的收线器一样很快就像线头拉了回来。
“吱吱吱!”
一只篮球大小、浑身长着烂毛的肥老鼠在柴安平面前剧烈的抽搐挣扎着,恶臭的腥风一股股朝他脸上拍来。
他连忙跟着起身躲开几滴溅来的下水道污水,嘴里还不忘“卧槽”一声,好家伙……原来是搁这钓老鼠呢!
“啊——”
金克丝看着被尖利的钩子穿透上颚的肥老鼠发出一声气恼的呜嚎:“怎么又是臭老鼠,别咬我的钩了,坏家伙!”
她一把捏住老鼠的小腹,五根手指都嵌了进去,柴安平看着老鼠身上那些污泥、病菌群眼皮微跳。
“给我走开啊!”
金克丝怒吼着,蓄满了力量直接将这只运气不好的肥老鼠丢了出去。
“吱——!”
老鼠的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惊恐的情绪,一股恐怖的巨力直接掏破了它的皮肤,接着它就飞了起来!
长长的尾巴徒劳的在空中摆荡想要重新找到平衡,但是金克丝愤怒的一击几乎眨眼间就将它丢到了四层楼高。
柴安平:喵喵喵???
他眼睁睁看着图奇的远方亲戚,起码也得有二十来斤重的肥老鼠在高空中越飞越远,这尼玛是人形炮架吗!!!
怎么看金克丝的小胳膊都不应该有这种巨力才对吧?
这种炮弹独有的呼啸声显示出金克丝刚刚究竟使出了多少力气。
“呼……”
金克丝甩了甩手上的脏东西,在这样的巨力下她甚至不需要先把钩子摘下来,此时锋利的细钩上正嵌着一块血淋淋的、不知道哪个部位的老鼠肉。
尼玛,这连鱼饵都不用了!
柴安平都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吐槽起了。
金克丝没有搭理他,只是自顾自挥了挥拳头重振旗鼓,便接着在井口边上蹲了下来,将细线丢进下水道里去。
“这次一定会成功!”
她闭着眼不知道跟哪位神明虔诚祈祷。
“不然我就把这里炸了!”
柴安平又下意识看了眼肥老鼠飞出去的方向,啊这……
果然该说真不愧是疯丫头吗?
不过看起来金克丝对普通人(也就是他)并没有什么攻击欲望,而且也有沟通的能力。
前提是自己能够对得上她的脑回路。
为了金克丝能够给自己提供的定律硬币,柴安平又耐着性子在她身边蹲了下来。
“你这样是钓不上来鱼的。”他主动说道。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混蛋!”
“嗯?!”
柴安平一懵:“当然不是!”
看着金克丝目露不善的眼神,他顿时灵光一闪:“我是说这里的老鼠太多了,你还没钓到鱼就先被它们把饵给吃掉了。”
“是这样的吗?”
金克丝立刻将恶狠狠的表情对准了下水道井口:“果然还是把这里炸了吧!”
“嘿,等等!”
柴安平赶紧按住她的肩膀:“在这之前,你为什么想要钓鱼啊,直接买不就好了吗?”
嗯?!
他身形一歪,险些被金克丝直接顶得摔进下水道里头去。
这特么的!
他可是服用过六级炼体药剂的人,竟然差点被金克丝给拱翻?
他赶紧腰腹发力稳住了身形,也幸好金克丝这时候因为他的话停止了起身的动作,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柴安平震惊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买东西可是浪费钱啊!”
卧槽!
柴安平同样震惊的看着她,小老妹,你这思路牛逼啊!
难道就是因为这种奇葩的脑回路才让她至今没有做出什么抢银行的举动吗?
柴安平忍住了向她传授正确金钱观的冲动,因为这很难说会不会给卡密尔增加额外的工作量。
毕竟来钱最快的方法应该也就是……内个了吧。
“受教了。”
他憋了老大一口气:“你是喜欢吃鱼吗?”
金克丝闻言舔了舔嘴角,忘记了自己对柴安平的质问,转而想起扎克给她做的美味意犹未尽道:“那可真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了!”
不知怎的,柴安平突然感觉金克丝这枚定律硬币,自己稳了。
“我做鱼给你吃啊!”他说道。
金克丝这时才眯着眼开始细细打量起跟自己蹲在一起的陌生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突然警惕起来的小兽。
她微微龇着牙:“你谁啊你?”
现在才想起来要问这个问题吗!
柴安平内心咆哮,他还以为金克丝要问出什么奇怪的问题呢。
“我只是一个……擅长煮鱼的厨师罢了。”
他带着一丝谦虚的笑,华夏美食还征服不了你一个小小的金克丝?
金克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那你可真是个怪人啊,哪有刚见面就想做鱼给别人吃的!”
柴安平闻言猛地攥紧了拳头。
赣!
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