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205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戰錘神座 漢朝天子-第一千零五十一章,團圓飯(下)鑒賞-bjb9t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一直以来,维罗妮卡对议会的发展路线和欧若拉对议会的发展路线就存在着本质上的不同,这种分歧已经从玛格丽塔开始传下来,几乎围绕着整个嘉兰议会的历史。
这个问题详细说起来非常麻烦,这里尽量地简化一下,通俗易懂。
那就是,拥有巫师血脉的魔法女童,是否可以在议会的培养过程中天然地占用更多教育资源和研究经费支持?
在这点上的分歧贯穿了整个嘉兰议会的历史。
维罗妮卡继承了玛格丽塔的想法,她一直认为有教无类,公平对待,每一个魔法女童都应该给予同等待遇,保证公平,因为只有足够公平,才能够保证每一个魔法女童都可以得到出头的机会。
然而欧若拉则是认为,拥有巫师血脉的魔法女童往往天生在施法和学习上拥有相当程度的优势,议会应该优先和重点培养这些带有巫师血脉的魔法女童,现在的女术士集会所早已经不复嘉兰议会时代的盛况了,资金来源除了部分的女巫们接受委托和出售魔法卷轴、魔法道具的钱,其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靠从莱恩那里得到的财政拨款,和各大公爵那里的少量捐助。
公平对待等于什么呢?等于有限的资金被浪费,等于那些优秀的尖子得不到最好的教育,等于没法快速培养出即战力和恢复议会实力,等于女术士集会所的复兴遥遥无期。
在这点上,维罗妮卡也不得不承认欧若拉说得有道理,很多时候所谓的公平意味着浪费和低效,魔法教育是一种高淘汰率的培养,大部分魔法女童一辈子都只能当个学徒,能够创造的价值很有限,想要成为一位最终能够独当一面的巫师并不容易。
然而公平却是大家追求,尤其是曾经多次受到打压的维罗妮卡所坚持的。
人这种生物啊,天生最喜欢平等,追求自由,然而在这个世界,巫师血脉确实能够极大程度地影响到魔法女童的天赋,也就是说王侯将相生来确实是有种的,有些人出生就注定是后浪,有些魔法天赋平庸者注定给导师打一辈子杂工。
因此双方的争吵往往无法得出结果。
然而,争吵到了最后,维罗妮卡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来了一句:“这是莱恩同意的事项,有本事你去说服莱恩啊!”
这句话令欧若拉无话可说。
这场争吵再次以圣域女巫的完全失败告终。
最近的圣域女巫已经遭受到了一系列的刺激,包括凯瑟琳居然成了侯爵夫人,包括她越发感觉到自己和特蕾莎正在逐渐远离核心圈层,包括在议会内斗争被压制,也包括她始终受到莫吉安娜的排挤和打压。
而最致命的打击,来自于西尔维娅居然怀孕了,而因为这次怀孕,这个原先地位低下,在莱恩宫廷中毫无存在感,甚至就连露脸机会都不多的女廷臣居然翻身当了半个主人,而且她的家族和她的父亲都靠着这个孩子飞黄鹏达了!
这让欧若拉如何能够忍受?!
最终,从女儿房间里面出来之后,欧若拉思考了很久,她找到了自己的一个小学徒:“那批药剂炼制完成了没有?”
“已经完成了,刚刚好,副议长。”魔法学徒小心翼翼地说道,谁都知道欧若拉的脾气很不好,至少比起维罗妮卡和特蕾莎都要更坏,虽说欧若拉本质上也不是个阴毒的人,但要是得罪了她被穿小鞋和被罚去打扫厕所、花几天时间清理图书馆可少不了。
“好,带我去看看。”欧若拉稍微犹豫了一下,又出声止住了小学徒:“等等,你现在有空么?”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欧若拉脸上表情很别扭:“特蕾莎她有点事在忙,我这里有一封她的信,你将这封信送到公爵城堡去给骑士王,记得说这是特蕾莎的亲笔信,明白了么?”
“明白!”
…………我是亲笔信的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莱恩从寒冰巫师塔回来之后,骑士王的脸色就一直怪怪的。
反正就是说不出来的奇怪,看起来又有点窃喜,又有点尴尬,搞得正在练习剑术和控制全新力量的苏莉亚都觉得莱恩的状态很奇怪,女骑士此时一身戎装,从奥莉卡的手中接过毛巾擦了擦汗。有些好笑:“怎么了亲爱的,昨天晚上在特蕾莎那里遇到了麻烦?”
“呃,算是吧。”莱恩少见地没有趁机上去欺负一下苏莉亚,而是站在原地,耸肩:“怎么样,亲爱的,圣吉列斯兄长的力量如何?”
“不太好……控制。”说起这件事苏莉亚有点不甘。
圣吉列斯的力量与其说是圣洁的,不如说是一种倾向于情绪化和狂热的力量,这对于一向信奉骑士道和相对来说清心寡欲(除了和莱恩在一起时)的苏莉亚来说并不是很容易驾驭,女骑士一向对自己非常自信,她第一次遇到如此难以控制的力量。
“没事,慢慢来吧。”莱恩点头。
“主人,贝利亚和塔列朗那边都已经待命了。”奥莉卡似乎发现了什么,黑暗精灵上前一步:“需要我现在去叫他们么?”
“让他们下午两点半一起来见我吧。”莱恩读懂了奥莉卡的暗示,他摇头:“我先去洗个澡,你安排一下。”
“好的主人。”奥莉卡甜甜地笑道。
苏莉亚隐隐觉得莱恩今天有点不对,可女骑士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她见状干脆拦住了莱恩:“亲爱的,你今天怎么了?这可一点不像是去找特蕾莎,反而像是从莫吉安娜那里出来了一样?”
“我没事的。”莱恩见状转了一下眼睛,将实话告诉了苏莉亚:“在女术士集会所的发展上,欧若拉和维罗妮卡发生了很大的分歧。”
莱恩将欧若拉和维罗妮卡的矛盾告诉了苏莉亚。
“对于魔法这些我不是很懂。”苏莉亚用毛巾擦着自己的汗水,骑士王后从莱恩的身上隐隐闻到了紫罗兰和薰衣草的香水味,女骑士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随口问道:“你打算怎么解决?”
“在尽量保证公平的同时,设立一个提高班或者火箭班好了。”莱恩苦笑着说道:“尖子生和天赋优秀的女童确实需要重点培养,这点欧若拉的意见也确实没错,苏莉亚你想想,如果当初我一直作为一个普通的游侠骑士在诺德鬼混,那也不会有现在这天了。”
和苏莉亚说完顺便指点了她几招,莱恩带着奥莉卡继续朝着城堡内走去。
走在路上,骑士王发现自己确实挺长时间没有好好地练习一下了,自从成为了国王之后,太多的事情缠身,无数的政务让他的战斗能力有点生疏了。
不过之前他找了安格朗对练,尝试了一下晋升圣域巅峰之后得到的两个能力。
分别是时间暂停的“魔男时间”和“灵能黑洞”。
然而和安格朗的实战之后,莱恩发现这两个能力也算不上那么无敌,原体明白为什么帝皇也拥有类似的能力却很少使用了。
首先是时间停止能力,这个能力在和安格朗实战的时候……说实话,挺鸡肋的。
因为时间停止能力是一种相对的能力,如果对方比你强不少,那么时间停止能力几乎没有什么用,因为神秘会在更高级的神秘面前失去意义,对于安格朗来说在亚空间里面什么可怕的能力他没见过?
恐虐座下第一大魔卡班哈在恐惧之眼内曾经一斧头劈开了整个时空领域,恶魔原体马格努斯的思维曾经能够瞬间创造和毁灭无数个世界,并轻易穿梭于时间线摧毁和重塑现实。
莱恩的这点能力在安格朗面前不太够看,甚至对安格朗来说,帝皇的时间能力都不足以让他的斧头止步,能让安格朗被打得停滞不前的只有升魔原体佩特拉博的超重型亚空间恶魔火炮齐射(还有他那张臭嘴,专戳痛点,戳到安格朗开始怀疑人生)。
简单点来说,如果对方比你强,那么时间能力几乎在对方身上不起作用,如果对方比你弱,那么本来就能赢的场面,时间能力也就能拿来欺负对方一下,只有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时候,时间能力可以起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关键时刻影响战局的作用。
至于灵能坍缩黑洞确实非常厉害,就连安格朗都直言他不敢正面对抗这招,但这招同样有个问题——读条时间太长,需要好几秒钟,这些时间够安格朗杀莱恩一百次了。
“主人~”奥莉卡跟在莱恩后面,黑暗精灵笑嘻嘻地:“舒服不?”
“还行吧。”莱恩心想果然奥莉卡已经知道了全部事情,他干脆将黑暗精灵抱起来,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辛苦你了,奥莉卡。”
“主人开心就好。”奥莉卡摇了摇头:“我现在暂时只能够帮到你这么多了,不过主人,对于黑暗精灵的事上,我倒是有一个提议。”
“什么提议?”
“暂时还不能说,但如果主人让我来处理,或许到时候我可以接过一部分黑暗精灵军队的控制权,如果主人相信我的话……只是如果要这样做,就必须冒点风险了。”
“我明白了,放手去做吧,奥莉卡,我会支持你的。”
“主人~最喜欢你了~”
洗了个澡,莱恩趁机稍微补了个觉,中午吃过午饭又午睡了一会儿,下午,在公爵城堡的会客室中,莱恩召见了罗科索夫斯基元帅、贝利亚总政委和外交大臣塔列朗。
莱恩召见这几个人的目的很简单。
骑士王坐在主位上,他朝着三个人说道:“根据军情七处最近的情报显示,女沙皇卡塔琳在帝国首都布伦瑞克盘桓了一段时间后,尽管得到了不少的小规模捐助,但想要靠这点钱复国依然遥遥无期,因此根据可靠的消息来源,卡塔琳打算近日前往马林堡,趁着冬幕节的时间,朝着马林堡的市民发起募捐,同时向马林堡的上下两议院的大壕商、大官僚、各大公会以及别的可能势力寻求资金援助。”
听到莱恩的情报,三个人反应各不相同。
罗科索夫斯基露出了有点犹豫和局促不安的表情,这位双料元帅低着头不敢说话。
贝利亚皱起了眉头,他微微点头,一条腿不安分地抖动。
塔列朗则是两眼泛光,瘸子的手杖在会客室铺着木地板的地毯上轻轻地画圈。
“怎么了?都哑巴了?你们一位是元帅,一位是总政委,一位是外交大臣,怎么到了这个关键时刻都不说话了?”莱恩玩味地笑道,他观察着三个人的反应。
有趣,真有趣,多做多错,少做少错。
罗科索夫斯基是真的不愿意牵扯入这件事,罗帅低着头不开口,而他也确实是个军人,莱恩也就没有勉强他,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贝利亚和塔列朗。
“陛下。”贝利亚思索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这是很正常的举措,众所周知,帝国最富有的三个城市就是布伦瑞克、努尔、马林堡,既然卡塔琳陛下在布伦瑞克得不到足够的资金或者军事支持,她的反应肯定还是前往马林堡寻求帮助。”
“为什么不是努尔呢?”莱恩似笑非笑地问道。
“陛下知道原因的。”贝利亚微微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女爵不会欢迎她的流亡宫廷,努尔选择和我们站一边。”
“是的,是的,陛下,努尔和我们站在一边。”塔列朗开口了,瘸子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十分真诚,笑得旁边的罗科索夫斯基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无论他军事水平如何厉害,罗帅都最讨厌和贝利亚还有塔列朗这种人接触:“但马林堡就不一定了,陛下你肯定知道,就算是八峰山大远征之后马林堡那些大壕商输得很惨,然而那个地方永远不缺少反对和讨厌你的人。”
“这是自然,谁都清楚。”莱恩缓缓点头,商人和军事贵族本来就十分对立,骑士王也笑道:“实际上根据我的情报,这些商界王子们一直试图扶植起一个能和我对抗的人,可惜他们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那么卡塔琳会不会是一个合适的对象?”塔列朗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女沙皇手中有基斯勒夫的最强宣称、有圣域实力、有一套相对完整的行政班子,她确实失败了几次,但在世受皇恩的波耶贵族那边,也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别忘了陛下,她已经是罗曼诺夫家族最后的血脉了,如果我是商界王子,我一定会把她利用起来的。”
“确实如此。”塔列朗的话非常有道理,在座的众人都忍不住点头。
“厄伦格拉德的事,马林堡也一定会想分一杯羹的。”罗科索夫斯基开口了:“而这也许正是一个机会。”
“这也是我召集你们来的目的。”莱恩沉声说道,骑士王认真起来:“贝利亚,还有塔列朗,就麻烦你们准备一下带上人手,动身前往马林堡,密切关注这件事,我授予你们临机专断之权和一笔运营资金,务必不能够让马林堡的商业王子们和卡塔琳达成秘密协议或者军事联盟,破坏我们在厄伦格拉德的利益,如果可以的话,尝试和卡塔琳接触一下,告诉她,我们布列塔尼亚能开出更优厚的条件。”
“是!”贝利亚和塔列朗都站了起来,贝利亚面有隐忧,塔列朗两眼泛光。
“康斯坦丁你就不用去了。”莱恩接着朝罗帅说道:“我有别的事要交给你——那群诺斯卡矮人最近在翻修安格朗德氏族的啤酒厂,你的第一近卫枪骑兵团就负责保卫他们的安全吧。”
“是!”罗科索夫斯基也起身应是。
就这样,塔列朗和贝利亚这对奇怪的组合收拾好了行装,动身前往马林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