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4ih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戲鬧初唐笔趣-第二二三九章讀書-ulghh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陛下?”
“刚刚,朕怎么了?”
李治满头大汗的抬起头来。
“陛下,刚刚你睡着了!”
武,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不是睡着了,而是梦魇了,就闭了一小会眼,竟然梦魇了。
“刚刚,朕梦魇了,梦里,没有姐夫,也没有,不要说了,那个谁,是不是还在城门处。”
“是的,陛下,他,还在那里,据说,越活越年轻了呢。”
他们在说谁,李绩。
“小的们,看好城门,让老夫先喝个小酒。”
城门外面,一个棚子底下,一个小小的老门官,正在跟一些光膀子的闲汉们喝酒聊天呢。
额,棚子,茶寮,酒寮,茶,没有好茶,就是大碗茶,来了,二分钱,一碗茶,酒,掺酒的水,五分钱一碗,吃的,炸豆渣,一文钱一碗。
这里,竟然这个炸豆渣是最贵的,额,自然了,用油了么,用豆油,来炸豆渣,怎么感觉有些说绕口令的意思。
这个,其实算是杨家的最新产品,专供小酒馆,小酒肆使用的,一个方块一个方块的豆渣,用油,不一定是豆油,也许有别的油呢,给有油炸出来,就着下酒,是最好的食品了,或者,盐煮豆子也成,额,怎么跟豆子叫上针了。
那个,这些出脚力的大汉,也就是吃这些东西有力气工作,那个,骡马的夜宵都是这豆子呢,还别说人了,据说,豆子,壮肾,那个,这算是一个广告,不过,广告效果很好,这不,就是李绩,那也是吃着豆渣,喝着酒水,额,都不知道应该叫水好,还是叫酒好了,他也是吃的乐呵呵的。
是的,马上要启用了,能不乐呵么,不过,这等的,有些心烦了,这不,他在这里,也是在听一些小道消息呢。
“你听说了么,今天朝堂上……”
好吧,这话,自然不是这茶寮里面的人说的了,一群脚汉,能知道什么,只知道背大包。
这是边上的一个酒馆里面传出来的,边上,还有酒馆,自然了,这是一个贵的酒馆,一些人,士子啥的,从城里出来,在这里等车的,有的,在等自家的车,有的则是在等公车,那个,城里没有地方住了,这不,城外有地方么,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这一关的,嗯,花小钱,在这里喝点酒,吃顿饭,甚至,还给家里人带着点回去,便宜啊,自然了,这里也是信息散发的地点,嗯,这李绩,可是在这城门处观察了好久,才找了这么一个好地方的,早先,他是在城里自己支起一个棚子的,不过却感觉到孤单,那个,桥底下。
哪里来的桥,自然是铁路桥了,靠近城墙的铁路桥,这不,当初应李二的要求,杨乔给设计的城墙铁道,就是在里面架起了一道桥梁,正好这四周的道路也比较宽广,所以,多了一些柱子,也就无所谓了,还别说,柱子底下,其实,也是有空隙的,甚至,里面都能够通过一辆轨道车了,是的,上面是铁道,下面,也是轨道。
不过底下这个轨道,是单程反复的,就是说,李绩在的这个地方,下面是闲着的,那个,也是一些闲人聚集的地方。
“报告丞相,陛下出宫了!”
此时,这长孙无忌,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尖峰,三省六部,三省他就掌控了两省,六部,那自然不在话下了,此时在朝堂上,那几乎算是一呼百应了,要不然,李治哪里来的白天做梦,甚至让杨乔听到的话,李治,这是梦到了真正的历史,那个,真正的历史,不是没有他这个姐夫不是么,而且那王皇后,这个,真没法说了。
“你们说说,这个女子,是怎么送出去的!”
这个,老闫,已经查找了好久了,为啥这个王皇后会有一个女儿呢。
是的,不久之前,王皇后竟然有了一个女儿,这是武所不想看到的,可,不想看到,也是有了的,怎么说,只能在李治面前多多表现了。
“爹爹,你给训练的这些,啊,这些士兵,应该怎么称呼,交警,开路警?”
嗯,此时,从皇宫里面,出来了一路拉着警报的摩托车。
警报,不过是一个红色的转的灯光,自然不是灯转了,而是里面的反射镜在转,然后,还有一个空气警报器,嗯,就是转动的,警报器。
这不,给按在了摩托车上,还给李治的这房车配备上的一队摩托车队,就是为了开路用的,那个,给了李治,他就没有用过,而此时,他竟然使用了,立时之间,什么长孙无忌,什么各路的家主,还有什么各部尚书,都听到了消息,就是杨乔,也很快得到了消息。
“好了,宝宝们,不要猜猜猜了,该下去跟娘亲会合了。”
是的,此时,牛宝宝应该有事询问杨乔了,其实,也不是询问杨乔,不过是为了说说话,别的事情,她又插不上手。
“九哥这是?”
果然,这牛宝宝耳朵里,也被送来了消息,正楠楠的说着,看着楼上,等着杨乔下来呢。
“娘亲?”
鸾儿这边,也给惊动了,额,在杨家,这电话,真是及时了,就这一会,几乎所有的人,都能够通知到了,自然,是相关的人了,如,三夫人什么的,就不会关心了,关心的,也就是媳妇,李莲,牛宝宝,然后就是春生,壮娃,那个,壮娃此时还在城里。
“陛下出宫了啊,跟我们无关,不要喝醉了就成,否则,犯在陛下手里,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这个自知之明,他们还是有的。
“来了,兄弟们,喝着,今天老夫请客,喝饱了才成。”
听到了这警报声,自然了,这个声音,提前杨乔都做了通知了,这是陛下出行用的声音,那么,奔着这个方向来,是为了什么。
“李官人客气了,送李官人。”
额,这些脚汉,竟然文明了很多。
“哎呀,可算是走了,要不然,我连鞋子都不敢脱的。”
文明啥啊,这就是草鞋,鞋子一脱,那也是臭气熏天的样子。
“李头,李头?”
随着门丁的一路问候,李绩回到了城门里面,然后整理着装,嗯,尽管是九品官,那也是有官服的,然后,岔开双脚,站在了门边,看是不是来找自己的,估计么,九成希望是来找他的,是的,刚刚,或者说,这些天,外面酒馆的消息,无不说着一个事情,李治,少了一股力量。
而此时,那警报还在继续的响着,隔一段距离,就会停下一辆摩托车,然后,路口会停下一个拿旗子的士兵,嗯,就是把摩托车放在一边响着警报,然后,人下来,拿着旗子。
“来,你,你,你,身份证明给我,然后,跟我来。”
不管是干什么的士兵,衙役,这不,就给拉了过来,先收身份证明,然后,一人两个旗子,给我看守路口。
而随后,自然还有专用的卫队出来了,这个,就跟房车无关了,这些配备,那是为房车配备的开路的,此时,则是用在警示上了,是的,就是到前面的门口么,不是很远,不到二十里而已。
踏踏踏!
紧接着,一队骑兵也全副武装的跑了出来,同样,在道路边上给排好了。
“李?”
额,叫什么,所以,这个将军只是朝着李绩一拱手,然后,就站在了李绩身边,明显,这是奔着李绩来的了,可,为啥是房车,那个,房车最快啊,平时,这锅炉都是烧着的,一旦想用,上车就可以出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