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vy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477章 關平的策略展示-6od3n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具体的谋划还未曾想好,不过应该快了,容我在想想。”
关平说了一句,如今只有一个小小的框架,还需在仔细斟酌斟酌,博取众长。
“要俺说,谋划什么谋划,直接杀到襄阳城,强行攻城,俺料定曹仁守不住。”
一直未曾发言的张三爷直接大吼道:“俺早就想拿下襄阳城了,还等什么呢。”
张三爷方才一直抱着膀子仔细听着,这帮人议论,到底打不打襄阳。
大哥说了听二哥的,二哥方才问计的意思就是要打襄阳,那还等什么?
先前已经给了曹仁三天的准备时间,如今大水退去,陆地干涸,完全可以兵发襄阳,一鼓作气拿下来。
曹仁本就是败兵,又遭逢地动,襄阳城内人心惶惶,加之城墙断裂,他们还如何再守?
关二爷摸着长髯道:“此番水淹曹军,局势一片大好,大哥已经将决断权交于某的手中,那我等务必趁势拿下襄阳。”
“喏!”
众将士大声称喏,心中颇为欢喜。
年轻的马谡也是轻声附和,只是认为即使拿下襄阳城,那江东便是要在荆州内部站稳了脚跟,于己不利。
关键还不能和江东撕破脸皮,毕竟先前两家谋划分割南郡,已成定局。
“对了,平儿,你昨日曾言,那蔡乌是特地前来诈降的?”关二爷摸着长髯问了一句。
关平点点头,利用蔡乌诈降的事情,确实是一个送上门来的迷惑人的法子,可以利用一二。
就是不知道曹仁是否会孤注一掷,想要搏一搏,毕竟像他那么喜欢冒险的性格,就喜欢搏一搏。
“索性就答应蔡乌,让他传递消息。”关二爷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关将军,蔡乌前来诈降,恐是计策,还请三思而行。”马良拱手谏言道。
对于荆州四大家族,同在宜城老家的马良,对于他们却是清楚的。
就这个蔡乌,十有八九就是被送来诈降的,反正他们蔡家不缺人。
蔡乌从哪方面看都没有继承蔡家的资本,还不是全靠曹操一人的提拔。
若没有曹操,蔡乌算什么,他会来真心投降,想想都不可能是真的。
“某要给曹仁一个杀掉我的机会。”
关二爷摸着长髯笑了笑:“否则他再跑了,岂不是功亏一篑!”
嘶。
不仅仅是要拿下襄阳城,还要擒获曹军主将。
关将军好大的口气!
帐内的众人先是一阵震惊,随即大喜,关将军霸气的模样,当真让人又羡慕又欣喜。
跟在他的麾下,还愁没有战功吗?
张三爷瞪着眼睛,随即哈哈大笑道:“就是,二哥说的对,焉能再让曹仁那个狗贼跑了。”
“那我们不可不留后招。”马良叹了口气道:
“襄阳城内至少还有五千士卒,即使大多数是东拼西凑的郡兵,但为了避免鱼死网破,我等还是要小心行事。”
“后招?”
众人陷入思索当中,除了正常攻城之外,还能有什么后招?
关将军说了,利用蔡乌是为了吸引曹仁不跑。
如何避免与曹仁陷入鱼死网破的境地,却是个难题。
猛攻襄阳城,三五日是拿不下来的,曹仁必定会竭尽全力死守,等待曹操的援军。
甚至离着最近的一股人马,张辽张文远,很可能会暂缓对贼子的剿灭,回援荆州。
相比于那伙贼子,襄阳城更加重要。
五千守军守城,而己方不过是一万五千有余士卒攻城,还要分兵看守俘虏。
趁着敌军胆寒打一打,可当真能够顺利强攻下来?
帐内的众人陷入了思索当中,能有什么更好的招式!
吧嗒。
关平打了个响指直言道:“既然父亲说利用蔡乌,那我们便用他来迷惑曹仁。
至于其麾下士卒,本就是士气不高,咱们摆出一副日夜不休,猛攻襄阳的模样,先给他来个震慑人心。
曹军先败于赤壁,又从江陵逃亡,再败于汉水,至今没有什么胜绩。
无论是曹仁精锐士卒,还是李通带来的精锐士卒,几乎全损。
我们就看本地荆州士卒是否有决心陪着曹仁一同死战。
自古以来攻城为下,攻心为上,魏文长将军继续用他的疲兵之法。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派人混入襄阳城内,来个里应外合,万一城内见此场景,还有人想要改换门庭也未可知呢。”
最重要的是自家社团扛把子的人气在荆州,那不是一般的高。
以前刘备是没机会把政治威望变现,如今机会来了,就看能套出多少现来了。
他在荆州到底有多得人心,也该证明一二了。
“此法过于冒险。”
马良摇摇头,表示还是在仔细思虑一二:“曹仁难道就不会怀疑,辨别这些人?”
坚固的城防,往往是从内部被打开的。
“太好了,如果曹仁真的来了这么一处,定会谣言四起,激发本地士卒的逆反心理。”
关平这么一说,倒是点醒了众人,曹仁就算发现了,处理这些人,但总归不信任的种子都埋下了。
少将军他不仅杀人,他还要诛心!
关平直言道:“季常先生,方才你不是说,这几年偶有士卒逃回襄阳城。
既然如此,那便派人假装成李通的士卒,分批多次前往襄阳城内。
待到曹仁真的按照蔡乌的吩咐在城中埋伏起来后,潜入进入的这些人。
可散播谣言,亦或者争夺城门,里应外合,迎接我等进去,如此襄阳城可速破。
若是我大伯父还能在派兵支援,那就让他们假装江东人马,沿着汉水进入淯水,佯攻新野,断其后路,绕其军心。”
“此法过于冒险。”马良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混入城中,就等于把自己人送到曹仁手中,少将军说的没错,计策是个好计,只是容易让人发现。
“关将军,我愿带人潜入襄阳城。”
魏延抱拳请命,论对襄阳城城防的熟悉,在场的所有人都比不上他。
马良瞥了魏延一眼,方才自己都说了非常冒险,还有人往前冲!
关二爷瞥了一眼魏延,开口道:“不妥,文长的脸在襄阳城内必有熟识,不稳妥。
方才平儿说了,你对于襄阳城的城防非常熟悉,在城外的作用更大。”
“喏。”魏延抱拳领命。
“关将军,莫不如让我去。”留赞站出来请命道:“曹军定然不识我。”
“留正明,你给我回来。”关平直接把留赞给拽进队列:
“你的特征更明显,战场上披头散发,引吭高歌,想让人不注意你都难,你不行。”
张南、冯习,卓膺等人纷纷请命,这些都是刘表或者是荆州本地人士,总归是有人认识的。
潜入进入,一点都不方便,还容易暴露。
马良也懒得劝阻了,大家都想打襄阳,一个个都不要命似的往前冲。
“报,关将军,向朗押运粮草到了营帐外。”士卒进来拱手禀告。
“嗯。”关二爷点点头,随即吩咐道:“季常,汝去与向巨达交接。”
“喏。”
马良拱手退出帐内,帐篷内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不要命的人。
自从自家与江东划分南郡后,向朗就被大伯父派去总督秭归、夷道、巫山、夷陵四县的军政民事。
而巫山紧靠白帝城,只要出门走不远,便能达到益州入口。
那里因为有袭肃的叛变,刘璋也开始差人聚集起了不少人马,进行防守。
李通虽然是个荆州人士,可他麾下也不能是刘表的人,但是荆州口音的人,却是正常的。
关平瞥了一眼年纪不大的周鲂,开口道:“子鱼,要不你试试?”
“我?”
周鲂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少将军竟然把如此重任交到他的身上。
满帐篷的人,轮到谁也轮不到他啊!
“怎么,你觉得你不行?”关平拍了拍周鲂的肩膀问道。
“回少将军,却是有些不自信。”
“没关系,我不要你觉得你不行,子鱼,你是个聪明人,这点事对于你而言,手到擒来。”
关平继续拍了拍周鲂的肩膀鼓励他。
周鲂瞪大了眼睛,没成想少将军对于我抱有的希望是如此之大!
“末将定不会辜负少将军所托。”
关二爷瞥了一眼年纪轻轻的周鲂,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反对。
总之这一趟差事并不是什么好差事!
他倒是没想打儿子会派出他自己的心腹去干这件事。
关二爷瞧了瞧众将没有再提出什么意见,便直接开口道:“粮草已到,那便即刻兵发襄阳。”
“喏。”
众将抱拳退下,各自安排,准备拔寨而起。
计策就此定下,而关平让周鲂把收集的信息,让麾下士卒多记忆汝南的信息,不求深刻,只需常识性的知道就行。
消息同样传递到了公安城,但此时刘备已经赶往了夏口。
一场地动之后,甘夫人受到惊吓,病危了!
如今军政大小事务皆是由左右两位军师商议做主,马谡带着关云长将军决意攻打襄阳城的消息传回来了。
诸葛亮听完后,长叹一口气,最终也没有再次反驳,只说道:
“既然云长已经决断,那吾等尽力配合,定国此法有些冒险,还需在抽调一些兵力支援云长。”
“五千人马由黄汉升老将军带领,前往支援!”
徐庶摸着胡须说了一句,再多就真的拿不出来了。
就这五千人马还没有训练结束,上了战场不知道能发挥出多大的战力,但总归能给关云长减小压力。
而且他也认同关平的策略,既然攻打襄阳城就是冒险之事了,想要迅速拿下襄阳,不给曹操反应的机会,理应采取冒险的错失。
就算败了,还有荆南四郡以及南郡的大片土地,而曹操也断然没法立即出兵支援。
“孔明,云长将军决意攻打襄阳之事,是否要告知江东周公瑾?”
诸葛亮眉头紧皱,一时也无法反驳,到底是该如何去做。
先前告知鲁肃,绝不会攻打襄阳,相信周瑜已经得到消息了。
诸葛亮也是料定周瑜拿下江陵城,便不想在动弹,江东也需要好好休养。
“我再去江陵城一趟告知周公瑾,若是他们出兵牵制最好,若是隔岸观火,我等也没什么损失。”
徐庶摸着胡须道:“孔明尽管去,周公瑾必然会推脱一番,再选择出兵,我们打下襄阳,有利于江东。
就算江东拒绝出手,就算在襄阳城下旁观,与我等也是有利的。”
诸葛亮看了徐庶一眼,点点头,却是如此,只不过他也不想给江东太多的话柄。
“主公借给江东三千斛粮食的事情,也该提一提了。”诸葛亮挥舞着羽扇,摇头笑了笑。
“说服别人,正是孔明你所擅长的事情。”徐庶摊开竹简笑了笑。
马谡站在一旁并未搭话,前线的将士对于打襄阳城,很是渴望。
而且关平的谋划可圈可点,是他未曾想到的。
主公是否也想要拿下襄阳城,又不想反驳诸葛军师,遂让前线的关将军做出决断,因为主公了解关将军。
值此机会,他必然会全力进攻襄阳城!
只是这些话,因为有徐庶在,马谡并未说出来。
待到诸葛亮带着马谡一同前往江陵城的路上,马谡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了。
诸葛亮站在小舟上,迎着江风:“幼常,勿要想太多了。”
有些话大家心里清楚就行,没必要卖弄出来,反倒显得你不是个聪明人。
“喏。”
马谡站在诸葛亮的身后,他知道军师听进去了。
襄阳城下,不时的出现几个狼狈逃过来的士卒,进入城中,先是一顿大吃。
可在满宠的审问下,皆是不清楚徐晃曹洪叔侄的情况,他们一水都是汝南郡太守李通的人。
因为不熟悉地形,又被大水给冲走,好不容易死里逃生,问路问回城中的。
对于这些人,满宠虽然有些怀疑,但并未太过明显的关押起来,只是让他们全都好好休息。
谁知道其中有没有关羽派进来的细作,想要打探消息的人。
可惜李通的人马,大家都不熟悉。
“禀征南将军,并未徐公明等人的消息。”满宠大踏步的进来拱手说了一句。
坐在一侧的曹仁脸色阴沉的很,难不成他们真的是被大水给淹死了,连尸首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