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7pe超棒的都市小说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討論-第兩千三百一十五章藥方看書-dgota

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小說推薦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
最近鬼舞辻无惨很是生气,因为新鬼一个比一个不争气,连下弦的表现也不能让他满意,实在是气死个鬼。
为什么这些鬼如此不争气?人心不古,鬼心何尝不是呢,也难以回到以前。
鬼舞辻无惨心想越是以前的鬼越是厉害,也越是争气,大正时代的鬼真的是垮掉的鬼,真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他都想直接把新鬼全部干掉算了,省得他们丢人现眼。
开会!
下弦全部到场,下弦的表现不好,和百年都不动的上弦相比,下弦经常换人,现在连蜘蛛上上的累都死了,最老资历的下弦完蛋了,剩下的下弦是人人自危。
鬼舞辻无惨积压了一肚子怒火,现在正好找属下发火,对他来说属下不过是消耗品,垃圾属下更是毫无用处,杀了也不心疼。
在鬼祖手下办事,采用的是绩效制度。鬼的表现越好,鬼舞辻无惨就会奖励更多的血液,让鬼变得更加强大。
但鬼如何才算表现得好?那就是要完成鬼祖的任务,比如杀掉鬼杀队的成员,比如找到鬼祖一直要找的花,或者鬼祖有时候会下达一些任务,凡是完成就可以得到奖励。
不过下弦的实力确实一般般,毕竟主角团从下弦的淘汰者开始刷经验,一直刷到下弦的在位者。
剩下的五个下弦都吓坏了,因为鬼祖的气场太可怕了,再说他们也是心虚,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表现的不是很好。
但他们觉得责任不在下弦,只是这个念头一起,鬼祖就已经看穿了:“你们认为自己做的很好么?”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猎物好似都变了一样,我们捕猎很不顺利。”
“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你们这些鬼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反正不管怎么说,鬼祖已经决定放弃这些下弦了,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弱鸡。
“只要给我更多的力量。”有个下弦提出了要求,这是在找死,因为给不给力量他们说了不算,得看鬼祖的心情。
“你在教我做事?!”鬼祖杀机顿起,因为他不允许任何鬼犯上,只有他鬼祖才拥有绝对的权威,其他鬼不得质疑、不得背叛、不得忤逆,否则死。
轰!
鬼祖一挥手,那个开口讨要力量的鬼已经粉身碎骨,眼看是活不了了。
其他人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压力太大了。
有人想要逃,因为鬼祖显然是要拿他们出气。可是现在他们位于鬼祖的无限城中,这是鬼血术创造的空间,自由变化,根本逃不出去。
又是一个,血肉如雨般洒落,生命如花般凋谢。
“我可以给你们,也可以收回。”“你们让我失望,这就是你们死的理由。”
面对已经杀来的鬼祖,众鬼是被吓得魂飞魄散,只有下弦·壹不但不害怕反而很激动,因为他觉得死在鬼祖手里是莫大的荣幸,他对鬼祖的崇拜已经盲目了。
就算是死,只要是鬼祖自己动手,那就是死得其所,所以他是一脸痴迷,甚至是痴笑了起来。面对这种盲目的崇拜,鬼祖倒是愿意给他一次机会,赐予他更多的血,让他去玩个大的。
“何必呢,明明都是自己人竟然先内乱起来了,果然反派就是反派,只考虑自己。”杜兰把这些鬼也全部拉了回来,不让他们渡过黄泉,让他们听经,现在数量已经不少了,经文可以传递到其他鬼的耳中,影响他们的心性。
这段时间炭治郎在训练,顺便了解一下自己火焰一般的呼吸,不过火焰呼吸一直是火柱家族把持的,别人也不知道,想要学只能去找火柱。
不过这年头火柱家族也衰落了,家主不成器,两个儿子一个没有练武天赋,就最后一个儿子支撑门面。
“所以说大家族还是生女儿好,生儿子很可能会因为环境和天赋等等原因而失败,所以还是生女儿好,挑女婿就可以择优录取,只要入赘就好了,还能为家族引入人才。”杜兰对于现在大家族的生存提出了意见。
其实一些大家族已经开始按照杜兰的说法改变了,但杜兰是第一个公开这么提出来的,而且还是当着当主的面提的,因为当主有四个女儿,如果选择四个优秀的女婿,那么说不定鬼杀队的实力能更上一层楼。
当主就知道杜兰每次来都会提出新的建议,从鬼杀队的选拔,到自家的事情,都要操心,实在是太费心了。
找女婿么?这种事情还真是没想过,当主家族一直是男子接班,不过每代当主都活不过三十岁,如果让女婿接班的话,不知道女婿能不能坚持鬼杀队的初衷。
但用女婿来协助家族的兴旺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因为选女婿确实比生儿子更保险,生儿子就好像是赌石,大部分时候会输得很惨,而选女婿就等于打明牌。反正重要的是血脉和姓氏,只要这两者保住就可以了。
当主虽然有四个女儿,可惜四个女儿都还小。因为知道自己活不过三十岁,所以结婚之后的几年他是疯狂生孩子,运气也好生了两对双胞胎,可惜都是女孩,最后才生了个儿子。之后身体就不允许了,太虚。
“法师,你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说招女婿的事情吧?”当主问道。
“当然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蓝色彼岸花的,这东西是鬼祖一直在找的,我已经找到了。”说着杜兰拿出一个花瓶:“这是我巡游的时候,信徒进献给我的,非常稀有珍贵的花卉,也是鬼祖认为克服阳光的药引子。”
“绝对不能让他克服阳光。”
“其实我很想知道给鬼祖治病的大夫到底开了个什么方子,竟然可以把人变成鬼,然后又可以让鬼克服阳光,这样的大夫竟然被砍死了,真的是可惜了,要是他还活着,说不定能留下更多不可思议的药方。”
“大夫救人虽然可敬,可是他将人变成鬼,这种药方还是不要流传为好,不然世界上说不定会多出更多的恶鬼。”当主却不觉得遗憾:“这花既然如此重要,还请法师好好保管,或者直接毁掉,就如那药方一样。”
“其实药方并没有失传,还在鬼祖手里呢,因为大夫的笔记没有消失。”杜兰说道,鬼祖当初杀了大夫,抢走了笔记,这笔记可算是国宝级别的古董了:“但我相信鬼舞辻无惨比你我更害怕笔记流传出去,因为如果笔记药方真的能让人变成强大的鬼,那么鬼祖就会失去唯一性、特殊性,到时候人人都是鬼祖,那鬼舞辻无惨就再也没有优越感了。所以你放心,笔记现在安全得很。”
不过杜兰的笑容让当主不安,特别法师还说人人都是鬼祖就能打击鬼舞辻无惨的自尊心,所以法师难道想要搞一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