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s4m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餘燼之銃笔趣-第四章 入職熱推-7qlys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所以情况如何?”
亚瑟登上了马车,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蓝翡翠正坐在车里,看到他回来,直接问道。
“还算可以,他没有直接拔枪杀了我,而是愿意好好谈一谈……不过他想要的条件有些困难。”
亚瑟扫了一眼外头横立的数辆马车,温彻斯特事务所内,欢乐的笑声接连不断。
看起来这一切都在洛伦佐计划当中,当他愿意主动出现时,大家就已经处于他的剧本之中了,按照他预想的那样发展着,亚瑟可以肯定,他甚至已经料到了自己的到来,或许两人的谈话可能变得恶劣起来时,就会有这些妇人来解围。
“什么条件?”
蓝翡翠有些疑惑,她不觉得洛伦佐会提什么贪婪的条件。
“他要面见维多利亚女王……就连我都不能轻易地面见她,更不要说洛伦佐了。”
亚瑟为此感到头疼,虽然维多利亚王室很少出现在世人的视野前,并且自身也被王咒所困扰着,但亚瑟总有着一个奇怪的预感,这个神秘的王室远没有表面上那样脆弱,他们如今依旧统治着英尔维格,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这种感觉很难言明,可不得不说,维多利亚王室做出的每一个决断都无比精确。
有些人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会舍弃蒸汽技术,而换取甲胄技术,就连亚瑟也头疼了一阵,可后来他想明白了。
这个难题不难解决,九夏距离西方世界太远了,远到西方世界基本可以忽略他们的存在,而且以现在的发展来看,基础的蒸汽技术并不存在什么技术壁垒,只要有了一个蒸汽机,它的原理很容易被解构出来,英尔维格没必要死抓着这些不放,它要做的只需要领先就可以了。
在其他国家还在进行工业改革时,永动之泵已经凭借着这些积累的技术,开发出了可以量产的三代甲胄,在未来这会是对抗妖魔的中坚力量,可同样的,当战争打响时,这会是改变局势的军团。
接下来的事,亚瑟有些不敢想了,他也曾在夜深人静时思考过这些,当妖魔被根除后,他们会何去何从呢?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头,靠在了椅背上。
“我会向女王报告这件事的,希望能顺利一些,接下来还有什么事程吗?”
随着马车缓缓起步,亚瑟询问起了蓝翡翠最近的事宜。
“与福音教会方的谈判还在继续,他们这次已经完全激怒了我方,而那位新教皇却回答这一切并不是他的指示,而是安东尼神父的私自行动……”
“替死鬼吗?其实我们都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如果没必要谁也不想撕破脸皮。”
亚瑟闭着眼睛,他心里也翻滚着怒火,恨不得亲手杀了安东尼,但碍于种种因素,他不能这样做。
这就是大人的世界,没有什么善与恶,只有利与弊。
蓝翡翠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她很擅长把情感藏起来,她有着同样的怒气,但就像亚瑟说的那样,现在还不是和福音教会全面开战的时候。
“高卢纳洛那边呢?”
这便是妨碍他们复仇的因素之一,虽然光辉战争胜利了,但白潮海峡之后的敌人却没有被打败。
“根据情报,他们内部也有了一个对抗妖魔的机构,不过似乎是直接和军队挂钩,并且据悉他们高层找到了一位合作者,能帮助他们完成这一切……剩下的就不太清楚了,高卢纳洛对于我们一直充满警惕。”
亚瑟睁开了眼,直视着虚无的前方。
妖魔并不是在某个地区特例出现的,而是在整个世界上的每一处都有活跃的踪迹,高卢纳洛也不例外,所有国家的最高统治都或多或少地了解这些憎恶之物,而大家也都默契地守住了这个秘密,暗中控制着这一切。
不过从目前的情报来看,对于妖魔了解最多的便是英尔维格与神圣福音教皇国了,也只有这两个国家能将妖魔的部分力量军事化。
对于这些亚瑟并不担心,由于侵蚀的因素,研究妖魔技术远比蒸汽技术困难多了,整不好便有可能引发另一次圣临之夜。
“不过,有些值得注意的是,高卢纳洛与莱柏之间的联系最近紧密了起来,他们合作建立了工业区,具体在做什么还不清楚。”
英尔维格掀起了工业革命,这种改革向着周边扩散,其中莱柏便是自这之后发展最为迅速的国家。
“还有呢?”
亚瑟继续询问。
这些事看起来并不由净除机关负责,而且这么久以来他们的权力范围也只是在英尔维格之内,就连海外的殖民地都少有涉及。
可亚瑟很清楚,他很清楚净除机关在维多利亚王室的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当妖魔威胁过大时,他们会是人类理智的城墙,可当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打响时,他们会是最残忍的血肉机器。
亚瑟不希望那样的局面到来,比起与人类厮杀,他更想将所有的妖魔摧毁。
不过,他可以不这样做,但却要做足充足的准备,他可以不去随意地杀戮,但要保证那把锋利的刀永远握在自己的手中。
“还有的话,便是维京诸国的使者,他们一直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旧敦灵,成为了通讯的枢纽,并且最近又有一批来自维京诸国的访客到来了。”
“这样吗?”
这些情报对于当前的现状影响不了什么,但亚瑟还是喜欢去了解,这让他有种局面还在控制之内的感觉。
“不过这里有一件会让你十分头疼的事,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讲到最后,蓝翡翠的脸上反而带起了些许的笑意,那更多的是一种坏笑,就像在看某个倒霉蛋一样。
“什么事?”
蓝翡翠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
“这是今天放在你桌子上的,我帮你收起来了,感觉你这个时候看比较好。”
“这是什么?”
亚瑟接过了文件,有些疑惑地拆开了它。
“简历。”
“简历?”
亚瑟的手停住了,有些不明白简历这种东西为什么要给自己,这种东西不应该给人事吗?等等,净除机关有这类岗位吗?
“对,应聘岗位,不是需要简历吗?”
蓝翡翠有些忍不住了,亚瑟则在她一脸期待下把其中的简历拿了出来。
入目的是一张熟悉的黑白照片,紧接着是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履历,以及想要应聘的岗位。
“要我直接拒绝掉她吗?”
蓝翡翠问道,很意外,这次亚瑟的没有流露出那种快要被气死的表情,反而是看着这简历沉默了下来。
亚瑟没有急于回答,看着这份简历,他的记忆不由地被拖回了那场令人绝望的暴风雨中。
幸存下来后,亚瑟每次回想这一切时,都觉得有些不真切的,他似乎本该死在那里,但被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拯救了过来。
他还记得那划破雨幕的赤红之影,不知不觉中,她已经长大了,甚至说做的比亚瑟还要好。
“让我想想……”
亚瑟沉思了一下,接着问道。
“红隼现在是比较闲,对吧?”
“嗯,他之前一直负责查找洛伦佐的动向,现在他正在休假。”蓝翡翠回答。
乔伊至今依旧生死不明……不,准确说他已经死了,那种状态下,没有人觉得他能再次清醒地醒来,而随着乔伊的“死亡”,红隼接替了他一部分的工作。
他曾是个来自下城区的小混混,为了员工住宿和美好的退休生活毅然决然地加入了净除机关,经历了大风大浪,红隼现在也算是成为了中坚力量,加上暴风雨里出色的表现,说不定他以后会接替伯劳的位置。
“把他叫回来吧,让他带一带伊芙。”
“哦……什么?”
蓝翡翠正准备把这简历销毁,可突然愣住了,就像怀疑自己的耳朵一样,她看了看亚瑟,一脸的不敢相信。
“怎么了?”
“只是……只是……”
蓝翡翠一时间居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我放弃了,让她做她想做的吧,而且,这也算是对我的一种动力吧。”
亚瑟不去看蓝翡翠那荒唐的表情,头偏在了一侧,看着窗外昏暗的世界,伴随着马车的前进,路灯的光带在他脸上扫过。
“对,与妖魔作战是很危险的事,但只要把它们杀光,这种威胁就不再存在了,不是吗?就像她之前想当警探一样,只要把所有的罪犯都抓住了,她这个警探不也就安全了吗?”
亚瑟说着奇怪的歪理,但这也是他坚信的歪理。
洛伦佐说的没错,这几年里净除机关对于妖魔的了解越发清晰了起来,或许……或许这古老的诅咒会在自己的手中打破呢?即使自己做不到,作为这一切的见证人,也是一种极大的荣耀了。
……
送走这些妇人,洛伦佐回过头看了看堆积起来的委托单,走到桌边随意地拿起几张扫视了一眼。
工作内容千奇百怪,比如抓小三,比如毒死丈夫,比如偷取对家的商业情报,比如打通走私通道……
等等,这怎么越来越奇怪了呢?
妇人们在洛伦佐脑海里的画面一瞬间变得凶神恶煞了起来。
这种工作洛伦佐也不是没有做过,可现在多多少少也算是正式营业了,洛伦佐觉得自己至少该干一些光明磊落、合乎伦理道德与法律的事。
“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看起来都不能干了啊。”
洛伦佐把几个充满怨气与杀意的委托单揉成纸团,随后丢进了垃圾桶里。
打打杀杀多不好啊,自己现在可不是什么杀手了,而是个正经的侦探啊。
突然洛伦佐的动作停住了,他的视线的余光被什么东西吸引到了。
“这位女士,活动已经结束了,还不离开吗?”
洛伦佐看着阴暗的楼梯间,常人难以窥觊到那片黑暗,但这对于身为猎魔人的洛伦佐而言不是问题。
他看到了,一个一身漆黑的女人正站在那里,她应该是跟着那些妇人一起混进来的,可她们都走了,而她还留在这里,想必是要做什么。
被洛伦佐发现后她并不慌张,从容地走出了黑暗。
她的浑身都被黑色的衣料包裹着,脸上盖着一层黑色的面纱,洛伦佐看不清她的样子,但能嗅到一股冷冽的清香,这和洛伦佐常闻到的香水都有所不同,令人印象深刻。
“洛伦佐·霍尔莫斯先生。”
女人开口了,洛伦佐本以为她会是个年轻的女子,但声音听起来却有着些许的老态。
“我听说你很专业,并且会承接一些‘阴暗’的工作,对吗?”
洛伦佐看着被黑暗笼罩的女人,过了一会脸上流露出一个讨打的笑容,随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对她说道。
“啊……听起来又是什么杀人的工作吗?我是个侦探,又不是个杀手。”
洛伦佐突然觉得很无聊,他本以为这个女人会对自己哭诉一个伤心的故事,然后委托自己一个有趣的工作,不过现在听起来就很无趣。
“不,是一份找人的工作,我的一位朋友失踪了,我希望你能找到他。”
“哦?”
洛伦佐神色微变,难以想象一个找人的工作会与“阴暗”搭边,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妙了。
“讲一讲。”
“你还没有答应我,我不能透露太多。”
“可你不说明白,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工作呢?”
洛伦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虽然嘴上嚷嚷着没钱养家,但说到底也只是说说而已的,现在他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委托单,即使不做这些,洛伦佐也可以选择去敲诈亚瑟一笔,毕竟给净除机关干了这么久的活,他们好像还没给过钱。
他喜欢有趣的工作,但讨厌麻烦的,尤其是这种遮遮掩掩的。
“我的一个朋友在高卢纳洛失踪了……”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洛伦佐直接打住了她的话,激动地甚至站了起来。
“怎……怎么了?”
女人有些懵,不明白洛伦佐为什么这么激动,更疑惑的是洛伦佐接下来的话。
“我!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