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htc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 巖隱士-第一一四九章 認命推薦-h3vk7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赵德彪接着往下讲述,道:“但卫波瞬间就不在反抗,口中大叫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我要见田处长,要去军法处……”
说到这里,赵德彪看向庄晓曼道:“庄秘书,我感觉卫波被抓的那一瞬间,身体僵硬的时间很短,我不知道你看见没有。这一定是她的真实反应,处座说过这种反应,一旦超过一定的时间,那反而是故意让人看的一种反应,但真实情绪的反应时间,反而没那么长。这一点,在我们的屡次行动中,也得到过证实。”
庄晓曼点了点头,道:“没错,所以后面的身体瞬间放松。在这一刻,我感觉,她在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是不再反抗。因为她可能是从这短短的几秒钟变化,已经判断出了,即便是反抗,也一样是会被抓的。所以,经过了瞬间的僵硬后,她直接身子变软了,不再反抗了。另外口中的大喊大叫的,什么要见田处长,军法处之类的,那都是她的一种伪装,应该是一种最后的挣扎,想要鱼目混珠,蒙混过关。”
赵德彪笑了笑,道:“卫波在被卑职等人押解去审讯室的路上,卫波身体依旧没有反抗……哦,说的不准。她反抗了,比如说使劲挣扎了一下肩膀,转动了一下头部和腰身等等,口中还说:你轻点压我。这些应该也都是演戏。最后我们将她押在了审讯室当中,让四个卫兵看着她,便立刻回来向您汇报此事。”
范克勤听罢,心中真的比较欣慰,赵德彪和庄晓曼不但观察仔细,并且将对方的反应,身体的动作,面部的表情等等,分析的已经非常细致了,看起来自己真是没白带着他们这几年啊。进步绝对非常巨大,要知道原先赵德彪可是干脏活的,虽然一样也接受过特工的训练。但是这方面,可是一点不懂的。
而庄晓曼呢,原先就做过非常危险的潜伏工作,要知道在敌后潜伏,那本身在这方面,其实就非常优秀。只是肯定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学习罢了,另外当初太可惜,她的上线竟然把她当成杀手来用,而且还是那种一次性的,用完就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杀手。而现在,庄晓曼长期贴身跟着范克勤,因此,她此时的观察力,绝对是和特工天才华章一个等级的。
听完了两个人的诉说,范克勤看向了纪纲,道:“你们呢?先说,陈府的反应,像是内鬼吗?”
“反应不算激烈,开始是质问的异味更强烈一些。但是……”白丰台说道:“不像是内鬼的反应。”
“嗯。”范克勤直接就相信了他的判断,因为现在必须要抓紧时间。综合两伙人的汇报,那一定是先把重心放在更可疑的卫波身上。于是转头看向了田蓝天,道:“田处长,那你就和……老虎,一起去亲自审审卫波吧。别忘了我们的计划。”
“是。”田蓝天立刻起身答了一句,而后看向了赵德彪道:“老虎兄弟,这次可是麻烦你了啊。”
赵德彪起身笑道:“田处长客气,您请……”说着,和田蓝天两个人已经离开了办公室。
见他们走出了门,范克勤再次看向了白丰台和纪纲,道:“你们一样,讲一下,抓捕陈府的情况。”
“是。”白丰台答了一声,跟着讲述了起来:“卑职等,开始和庄秘书老虎他们一样,带着站内卫兵去了行动队的办公室。也是一样,按照处座的吩咐,行动要果断。进入房间之后,正看到陈府在行动队的大办公室里,和一个人说话。看见我们一进来,他便皱眉,面带不解的神色看着卑职等人。不过这个时间很短暂,因为卑职等一样也看见了他,于是立刻下令开始抓人。”
白丰台说到这里,顿了顿,微微眯着眼睛回想当时的情形,说道:“陈府在我们下令后,眼睛瞬间瞪大,不解神色更甚,但身体也有微微僵硬之感。但跟着他就开口急切发问:你们是总部的吧,抓内鬼竟然抓到……你们抓错人了!”
“对。”旁边的纪纲接口道:“再说到第一句的时候,卫兵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并且抓住了他的手臂,往背后扭。然后继续说的时候,陈府是弯着腰,抬脸看着我们的。整个过程除了一开始之外,都没有其他的反应。在我们押解他出来后,他转头还问我们,能不能让他见见田处长,另外还请我们明察,说自己绝不是内鬼。”
纪纲说到这里,也是略微回想了一番,道:“处座,卑职等判断,陈府的这个反应,是正常的反应。他后来的坦荡,不像是装的。”
“没错。”白丰台说道:“尤其是,他主动提到了内鬼。而且是在最开始,他来不及思考的瞬间脱口而出,这个反应,应该就是他的本能。”
范克勤“嗯”了一声,道:“在路上他不是提出想要见一见田处长吗,他是怎么个语气?”
白丰台道:“是这样。”跟着他模仿的张嘴往里微微吸了口气,看着范克勤,用很是诚恳,甚至是有些夸张的诚恳语气,道:“长官,能不能让卑职见见田处长,卑职真不是内鬼,请各位和田处长明察。”
说完白丰台恢复了正常,道:“就是这样,应该没错了。”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嗯,一个人,想要分辨自己的清白,并且他知道是涉及到内鬼的可能性,那么夸张一点,反而是正常的。他问完了后,你是个什么反应?”
白丰台道:“卑职故意微微瞥了下嘴角,斜着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嗯,做得好。”范克勤道:“然后呢?”
白丰台道:“他再次张了张嘴,好像是要说些什么,或者是分辨什么,但是他最终却没有说任何一个字。看起来像是认命了,但这个认命……卑职感觉,应该是他知道此时再是分辨也没有用。所以才会这样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