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jhv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第五界點》-第九百四十九章奇怪的葛瑞菲雅分享-xuo1z

第五界點
小說推薦第五界點
这个地方硬要说的话,应该是用电竞网咖酒店来形容会比较合适。这里酒店里面的设备一应俱全,只是在房间内增加了两个电竞位置而已。这里的环境也一点都不比情侣酒店要差劲,或许说还要更加好也说不定。
说起来王权原本是想要体验一下那个单人包间的小网咖,只是想要稍微感觉一下那种特别的感觉。结果他还没来得及行动,就被葛瑞菲雅拉到了这样的地方,当然也不是说他不满意。能够和葛瑞菲雅同住一个地方,他或许高兴还来不及。
只是葛瑞菲雅把他带到这种地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不是为了试探什么事情?
葛瑞菲雅会无缘无故喜欢他这一件事情,他自然也不可能当成现实。他也没有自觉能够有瑟杰克斯那么优秀,再加上瑟杰克斯陪伴了她这么长时间。那么她是有意故意引开他,让他和莉雅丝分离开,为了让莉雅丝做什么让他会感觉到担心的事情吗?
那样也不至于直接把他支开,只要好好说他还是会答应莉雅丝去做一些有小风险的事情。
“算了算了,想这么多也没有什么意义。”
王权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房间内的电脑上。
接下来他也只需要继续玩电脑就可以了,反正今天晚上也没有他什么事情了。正好他也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游戏时间了。
“真的没有过来偷窥啊…”
坐在浴室里面的葛瑞菲雅略微叹了口气,她眯着眼看着自己手臂,白皙的肌肤如同软滑透明的凝乳,隐隐显出肌肤下又细又青的筋脉。
“不是说他很好色吗,还是说我的姿色还不够吗?”
这一句话说出来就连葛瑞菲雅也觉得很有意思,轻笑着摇了摇头。
“这一方面的资料好像也是有一些虚假。不过倒也可以确认他的身份…”
这一次的行动实际上也不关瑟杰克斯任何的事情,完全就是她个人的行动,同样也完全出自于她自己内心的想法。
自从她从旧魔王派加入了现在的魔王派之后,她就一直在寻找一个人。一个当初在战场之上将她拯救下来,让她养好伤,让她体验到那一股独特感觉的人。他只是出现了几天的时间而已,但好像却是触动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几个地方。
葛瑞菲雅原以为他会在新魔王这边,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不过他却并不是任何势力的人,那一次的出现好像也仅仅只是为了处理一些什么特别事情。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她又再一次和他相处,连她自己都感觉到惊讶的事情出现了。
她似乎就这么容易的白给了,她好像对那个他产生了好感。明明连他的模样都没有见过,又或者是吊桥效应产生的影响,不过这一切葛瑞菲雅都不怎么在意。
“如果是你的话…那有多好。”
葛瑞菲雅轻轻闭上双眼,整个人泡在浴缸之中。过了良久她也从浴缸之中站了起来,用着围巾轻轻擦拭身上的液体。同时也换上了酒店内配有的浴衣,然后走出了浴室。
今天的事情,她也早就已经通告了莉雅丝,今天不回去了之类的话。当然理由是要带着王权去一些特别的地方,莉雅丝对此也并没有任何的怨言。
从浴室之中走了出去,葛瑞菲雅一眼也就看着正坐在电竞椅上正在玩着游戏的王权,看起来他正执着于电脑里面的游戏,完全没有在意她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这和传闻之中相差的是不是有一些太大了。”
葛瑞菲雅轻轻摇了摇头,当然她也并没有感觉到失望,她也早就预料到这样事情的发生。
她慢慢靠近了王权的身边,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他并没有玩什么联机游戏。对于人类世界的知识她也有所耳闻,电竞方面的事情她也有所了解,当前也没有深入了解也就是了。
此时此刻王权的电脑画面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小黄油了,他的电脑里面自然也是有的,比如说柚子社之类的产品,不过和一个女性在同一个屋子里面是什么牌子的钢铁直男才会选择去推gal。
所以现在王权现在在玩的游戏是一款新的大作。和一般的游戏大作并不一样,因为它的出版商并不是霓虹也并不是西欧国家,而是来自于天朝…名字最近也十分的火,讲述的是西游记的故事。
就在王权感叹着游戏技术力高超,还有一些小小激动情绪的时候,他就嗅到了一股独特的幽香。
“这应该是初代孙悟空的故事吧?”
看着身穿着浴衣的葛瑞菲雅,即便是他现在想要专心放在游戏上面好像都不行。毕竟那可是浴衣,里面大概什么都没有,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王权陷入无限遐想了。更不用说浴衣上方露出来令人感觉到有一些激动地雪白。
“嗯,不过算是被改变然后加了一些独特的修饰手法。”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王权也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继续操纵着画面里面的猴子和一些长相奇怪的妖怪进行着战斗。
“唔…看起来很不错的模样,原来如此初代孙悟空的能力也基本上被复原了出来吗?”
“毕竟西游记在天朝那边可是十分知名的。关于孙悟空的故事也很受大众喜爱。”
结果接下来一晚上的时间王权就在电脑面前玩着这一款关于孙悟空的单机游戏大作,葛瑞菲雅也在王权身侧看着他的操作。因为王权会分神看身边的葛瑞菲雅,这也导致了他失误了很多次,就像是一个菜鸟一样。
当然,他们最后还是去睡觉了,时间大概在凌晨四点钟左右。王权也感觉到了疲乏,昨天没有睡多长时间,今天下午虽然可以算得上是睡了一个下午觉,不过精神方面还是没有好转。
王权看向了床,只有一张大的双人床,也并没有其他的床。大概也是吧,会一起来电竞网咖的人要不是关系很好的人,要不就是情侣关系。
“床只有一张,我就去睡沙发了。”
对此王权倒是没有什么太大感觉,仅仅只是睡沙发而已,沙发也不是硬的睡起来大概也算是挺舒服的。
“不用了,睡床就可以了。”
葛瑞菲雅轻轻摇了摇头说道。
“你呢?”
“我也睡床。”
这又是什么展开?
这个时候葛瑞菲雅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王权感觉到有一些惊讶,因为正常来说他的行为才算得上是正常的。哪怕是再亲密的男女,只要没有达到亲人级别又或者是男女朋友关系,睡一张床上总归是会让人感觉到怪怪的。
不过对象是葛瑞菲雅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他大概也不会和葛瑞菲雅做出什么事情。放一万步来说,他如果要继续保持现在的关系,他也不能够强迫葛瑞菲雅做任何的事情,而且他好像也不能够拿葛瑞菲雅怎么样。
即便他到现在也没有完全认知葛瑞菲雅,但冥界最强皇后这个称呼可不是谁都能够拿到的。
“嗯。”
半响王权也点了点头,既然葛瑞菲雅都不介意,他还介意啥,反正吃亏的也不是他。决定好之后,王权也先去洗了个澡,他花费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十分钟左右就已经从浴室里面出来了。
等到他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葛瑞菲雅已经躺在床上闭上了眼。均匀的呼吸声也传了出来,看起来应该是睡着了。
“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对我很放松啊…”
王权有一些无奈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葛瑞菲雅,然后他也没有任何介意的来到了葛瑞菲雅另外一边的床上。
“晚安。”
躺在床上的王权转过头看着葛瑞菲雅那十分惬意的睡颜也轻轻开口说道。
没有过多久,王权就彻底睡着了。在他睡着后的几分钟时间,原本应该在王权身边睡着了的葛瑞菲雅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王权。
“还是一如既往对于身边的人没有任何的防备…”
葛瑞菲雅轻轻撑起自己的身体看向了王权,嘴角也微微上扬。这一天的单独相处,再加上之前的疑惑好像都已经得到了证实。
“虽然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会等到你和我坦白的那一天。”
她轻轻向王权所在的地方靠了过去,然后轻轻吻住了他的嘴角。然后也若无其事的躺在了床上,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等到我主动坦白的那一天?
葛瑞菲雅躺在床上的时候,王权的眼睛也动了动,原本他的确是进入了睡眠没有错。不过他的睡眠暂时还是很浅,所以在葛瑞菲雅起来的那一刻他也已经从浅眠模式之中苏醒了。
我和葛瑞菲雅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
王权翻遍了整个大脑记忆都没有找到有和葛瑞菲雅有关的事件,又或者说他对葛瑞菲雅的事情没有半点印象。
难不成我在无意识的时候对葛瑞菲雅做出过什么过分的事情吗?
希望不是这样吧…
做了一个稍微的小祈祷,他也不知道这一件事情到底指的是什么,正面的也好负面的也好。现在他都没有那个时间去处理多余的事情…他的大脑也正在告诉他这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睡觉吧。
王权转了一下身体,再一次睡了过去。
……
次日凌晨,王权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葛瑞菲雅已经不在身边。不过她有给他手机调了闹钟。不过为什么她会知道他的手机密码…这个事情好像也并不怎么重要了。
今天还是正常要上学的时间,所以王权也起床准备了一下,稍微洗漱了一下然后到前台退了房间前往了学校。
在他刚刚走出酒店门口的时候也被几个人同学校的人看见了,其中还有一个是王权熟悉的人。
“那个不是二年级那个出了名的色情狂魔吗?他为什么会从酒店里面走出来?”
“大概他家里面或许是开酒店的?总不可能一个人来到酒店里面体验情侣的感觉吧?”
声音虽然并不大,但王权却十分明显的能够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也没有想要去解释,也不打算去解释,毕竟这样解释起来太过于麻烦,再加上他并没有任何的理由去解释这一件事情。
他怎么样和她们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吗?
“权,你这个家伙为什么会从这里面走出来。难不成昨天晚上你和…”
另外一个王权认识的家伙在看见王权出来的那一刻就凑了上来,这个人也就是学生会的匙元士郎,他脸上带着羡慕。
“怎么样?对象应该是莉雅丝前辈吧,你的革命看起来已经成功了。”
之前也有了解过·,匙元士郎这个家伙喜欢的人也是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学生会长支取苍那,不过不同的是王权是一开局就和莉雅丝关系不一般,而匙元士郎倒是从零开始。
更加困难的事情是匙元士郎的上司也就是他的主人可是一个十分严肃的人,王权之所以能够那么快得手的缘故,更多也是因为莉雅丝或者说是整个吉蒙里家的人际交往关系特殊的缘故。
“你想多了,只是稍微来这边体验一下电竟网咖酒店是什么滋味而已。”
“你一个人?”
匙元士郎有一些疑惑的开口,王权摇了摇头。
“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又不会乱说话。”
匙元士郎用自己的手肘轻轻顶了顶王权的胸口,脸上也露出了令人感觉到猥琐的表情。
匙元士郎并不是知名色狼三人组的成员之一,不过作为男生而言又有谁真的不好色呢?更何况是对自己喜欢的女生而言。
“那就不要乱说,回头我请你喝水。”
王权叹了口气,也没有打算继续解释下去。这种事情无论怎么描述,到最后都是黑的。还不如在最轻的事态就放松接受。
“最起码请我吃一餐午餐吧?”
匙元士郎也没有见外,伸出手勾搭着王权的肩膀,两个人也就这样肩并肩往学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