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r2r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唐第一村 橘貓囡囡-第九二八章:憨婿上門分享-zzpdm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长安的女人们都要疯了。
各种朔方商会限量发售的好东西,如今不要钱一样,一车一车满满当当的从面前走过。
空气中一股十分好闻的奇特香味蔓延不断。
有人见多识广,指着车斗上的香水化妆品就开始介绍起来。
妇人们没别的爱好,平日里除了家长里短,便是研究些使人变美的玩意儿。
朔方商会推出的几款护肤品效果都是不错的,用的人虽然不多,但在真正的贵妇圈子里风评很好,唯一的差评,就是供不应求,每次发售的时候,都是限量加疯抢。
与这些妇人们关注的点不同。
男人们就将注意力放到车队后面,那一台台造型奇特的电器上。
认识的人指着一台电风扇就开始吹嘘自己在哪里见过,此物如何如何好用之类的。
不认识的人,则是指着一台吹风机,好奇的打量着这么小巧的物件究竟拿来做什么。
当然,也有大家熟悉的电视机,只是相比于席云飞之前送出去的十九寸小彩。
今日提亲用的五十二寸大屁股就十分不得了了。
为了把效果做到最好,甄有财特意在车斗里装了电池和变压器。
此时那五十二寸的大彩电,正播放着前段时间十分风靡的《彩云国物语》。
超强的视觉冲击力让人目眩神迷,相比较之下,家里那台十九寸的电视感觉可以扔了。
队伍很长,聘礼多到人目不暇接。
绕了大半个东市之后,队伍才拐了个直角弯,朝韦氏在永嘉坊的大宅缓缓驶去。
其实永昌坊距离永嘉坊就一条直路,之所以特意绕道东市,主要是为了炫耀。
席家人纳妾,也是如此这般的豪横!
当然,效果那是杠杠的好。
昨日还在早朝中对韦志高阴阳怪气的官员们,此时都闭上了嘴。
辰时刚过,车队抢着巳时的准点,将将抵达韦氏大宅门口。
韦儒奕带着一家人早就恭候多时了。
席云飞走下老爷车,开门的竟然是韦儒奕,这让围观的众人又是一阵哗然。
韦儒奕才不在乎这些呢,伸手拉住席云飞的手,笑得那叫一个满面桃花开。
“韦家主,以后就是亲家了,不客气,不客气,哈哈哈!”
席云飞随韦儒奕走上台阶,身后的老爷车开走,第二辆顶了上来。
车门打开,下车的是一脸腼腆的席君买。
韦志高是见过这个女婿的,主动迎了上去,与席君买攀谈了起来。
席君买视线在人群里扫了一圈,没见到那道倩影,眼里有些小失望。
不过,想想也正常,到洞房花烛之前,自己怕是都见不到她了。
韦志高拉着席君买的手臂,就开始为他介绍家里的叔叔伯伯们。
毕竟,今日席君买才是主角。
至于席云飞,与韦儒奕一起,朝第三辆黄金老爷车走去。
崔尚下了车门后,街道上又是一阵喧哗声传荡开来。
“那,那是博陵崔氏崔尚?”街上聚集的吃瓜群众都是有点见识的。
有人认出了崔尚,自然就有人猜到了什么。
当第一个人说出大媒人选竟然是崔尚之后,整个永嘉坊都是炸了开来。
崔尚作为士林风云人物,自然是要表现一番,与人群中几个相熟面孔拱了拱手。
那些人急忙也拱手回礼,只是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的精彩。
席氏纳妾,竟然请动崔尚做大媒,估计这个消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成为热议的话题。
崔尚倒也不以为意,与韦儒奕还有席云飞一起,直接走进了內院,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而此时,席君买已经被人围在中间,如众星捧月一般。
太常寺卿韦湛,仗着未来五叔公的身份,抢了席君买的右手位,嘴上说着韦天真的好话,还不忘提点这个未来的贤侄孙几句:赶紧来讨好我啊!
席君买倒也不是傻子,笑呵呵的指着不远处的银色老爷车:“韦大人若是喜欢,回头我让人送一辆到府上,”
“大气!”韦湛欣喜若狂的朝席君买连连点头,拉着席君买的手笑得那叫一个畅快:“大郎果然如传闻那般豪爽,走走走,今日五叔公与你不醉不归,哈哈哈。”
其他几个叔叔伯伯自然也不甘示弱,感觉比起席家二郎,这大郎就憨厚懂事了许多,应该是个好交流的晚辈,没准今日能得到不少好处。
其实他们不知道,席云飞来之前就已经与席君买约法三章,什么人可以给点甜头,什么人可以不搭理,席君买大抵是心知肚明的。
韦志高见五叔轻轻松松就得了一辆老爷车,心里老不得劲儿了,总觉得自己无缘无故被人偷了一块肉,脸上自然就不给韦湛好脸色,见韦湛对着那台大电视垂涎不止,气呼呼的说道:“五叔,适可为止啊!”
韦湛嘿嘿一笑,懒得理会他,拉着席君买就开始说起韦天真小时候的趣事儿,人老成精如他,自然发现了席君买的一些异动,再结合自己收集到的一些小道消息,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
果然,韦湛一说起韦天真小时候如何如何调皮,席君买就顾不上别人了,脸上傻呵呵的笑着,实则耳朵朝着韦湛越凑越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人瞬间成了忘年交呢。
韦志高在一旁气得牙痒痒,心道:到底是我嫁女儿,还是你嫁女儿啊。
可是想了想,韦天真小的时候,自己都在外为官,鲜少在身边陪伴,韦湛说的很多事情,自己更是听都没听过,如今女儿就要出嫁,不知怎的,心里突然觉得空落落的。
偏门不远的一座假山后面。
“春儿,看清楚了吗?”
“娘子,看不得真切呐,五叔公把人挡住了。”
“哼,这五叔公也真是的,没事儿跟他那么亲近做甚?”
“娘子,咱回去吧,要是让大娘子发现了,准又要打骂奴婢了。”
“你别怕,我娘最听我话了,我会替你求情的,你快帮我看看,那席家大郎究竟长个什么样。”
丫鬟无奈的点了点头,踮起脚尖努力朝人群里被众星拱月的席君买望去。
许是席君买人高马大,倒是看到了一些模糊的面目,只发现眉眼甚是刚毅。
可光看眼睛有什么用,有些人眼睛好看,没准长得一副鞋拔子脸呢,所以丫鬟不敢乱称赞。
假山后,韦天真透过石头缝隙小心瞄着,今日这种场合,她是不敢乱来的。
偷偷跑来已经是犯了忌讳,所以能看到就看到,看不到大不了就算了,反正大橘已定。
“娘子,其实奴婢有个更好的建议!”
韦天真看着那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叔伯公们,现在都在奉承一个竖子,琼鼻忍不住微微皱了起来,听到丫鬟的话,头也不回的哼道:“你说嘛!”
丫鬟知道小娘子在闹脾气,贼兮兮指着后院的方向,道:“今日必然是要宴请这席家大郎的,席间少不得喝酒,这人有三急,咱们何不直接去侧院茅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