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1pz笔下生花的小說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起點-第六百十五章 直接掀桌子展示-kkohp

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小說推薦託身白刃裏,浪跡紅塵中
那个奸夫是以朋友的名义出庭的,他当然还没离婚,但是谁让他们都是同学呢,而且我国也没有通奸罪,一个人有老婆但是找了小三只能在道德法庭上谴责他,只要小三不是军人或者军人的老婆,那破坏军婚罪是没法套上去的。
他那个前妻出示了自己的收入流水,证明了自己有着收入很不错的合法工作,而且也有房产,能够为小姑娘白娇提供正常的生活。而白浪只能提交自己的银行存款——六十万,“这也能证明我足以为白娇提供正常的生活。”白浪平静地说道。
这个时候就轮到律师出面说话了,这种案子是不太可能有法庭辩论的,基本上也就是双方各自陈述并且递交文书给法庭而已。律师也只是质疑了白浪的收入情况,首先是无业,其次这六十万能不能证明不是借的?最后王晓玲跟律师说了一句,律师提出关于离婚时候财产分割的问题——白浪是不是偷偷藏下了这笔钱没有纳入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那只舔狗做得确实绝,所以不得好死啊。”白浪暗自叹息道,这样下去他输掉官司几乎是确定的——至于问女儿自己的意愿?要是她再大几岁就很有用,但是这个年纪的话法庭还是更多考虑到双方那一方能够提供更好更稳定的生活。
白浪怎么看也不像是稳定的那一个……
他听着这些话也只是摇头苦笑,再一次轮到他发言的时候,这人也就说了。“白娇随我,我也能教她武功。所以还是随我的好,不然的话判下来也没法执行的。”言罢他摸了摸身上的钱包——这玩意前所未有地厚,就是等着这一刻要变薄啊。
白浪站了起来,这种法庭里是没有法警的,就一位法官跟一个书记员。法官敲了敲桌子,“你为啥站起来?”,而他那个前妻跟坐在后面旁听席上的奸夫根本就是带着嘲讽的眼神看着他,就连那位律师也好奇地看他——就好象他是马戏团的一样。
白浪露出了牙齿一笑,手掌一抬,顿时掌心上便浮现出一个光球。“气功波。”白浪看着法官跟那几个家伙解释了一句,“威力一般般吧。”随后他直接对着身后的旁听席桌椅一推,光球脱手飞出犹如一条光箭一般射入桌椅。
接下来就是破碎与沉闷的爆炸,桌椅直接被摧毁成了碎片不过力道并非爆炸所以没有到处乱飞。“哦,打坏的东西我赔。”白浪挺满意地看见了这些人几乎要瞪出来的眼睛跟被这种情况吓得缩起来的身体,当然外面的门也被一下子拉开,法警跟保卫法院的武警都冲了进来。
白浪的话语依旧不紧不慢,“这等武功便是我要教白娇的,有如此武功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去,这世间万物哪又是我不能予取予夺的。哈哈哈哈!”伴随着嚣张跋扈以及的笑声,白浪整个人缓缓升起,“风之身,舞空术!”
法官的桌子前,一叠钱被白浪丢了过来,“若是不够,上门来取。”
白浪身形旋转,“化为狂风吧。”随着他的话语,整个人模糊不清仿佛化为了风,直接从门口的法警跟武警这里卷了出去……
依稀传来白浪的高歌,“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后面距离太远声音已经断绝不可听了,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想到最后三个字。这根本就破掉了所有人多年以来的三观,真的会有这种电影里一样的现实发生么?
“粉碎吧,现实!”有人喃喃自语道。
而白浪再无遮掩,直接施展轻功在楼与楼之间甚至踩踏着行道树滑翔。于是下面的行人完全呆滞了,“有人在天上飞!这就是轻功?快打我一下看看是不是在做梦!收下我当徒儿吧大侠!”这样的乱七八糟喊声此起彼伏。
白浪快速逼近小学,这时候快放学了,他最后的动作是一飞冲天犹如鹰鹫般落下,站在学校接人的地方双手随意背在背后,一副世外高人的做派。周围的家长当然也看呆了,他们何曾见过电影在现实里居然上演了,眼前这个人一飞冲天然后悠然而落,这不是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又是啥?
不少人直接捏了自己一下,确认不是在做梦。然而终究没有一个人上来问,实在也是这太过于梦幻了。就在大家围着白浪的时候,外面陆陆续续也来了不少警车跟挂公家牌照的车子,白浪接了白娇,随意地往外面看了一眼——虽然其实一般人的视线应该根本看不到。
“娇娇,现在就让爸爸告诉你,爸爸教你的东西练到后面会练出什么样的结果。”白浪将女儿抱在怀里,脚尖一点身形直接拔地而起。在所有人的惊呼跟自己女儿的尖叫声之中,犹如天空翱翔的大鸟,脚尖一借力凭空飞翔向着“家”飞去。
飞得不高,但是很快,所以白娇一开始的尖叫迅速地变成了快乐的笑声,那是犹如游乐园里面一般的快乐。白浪也挺高兴,他飞身而至手掌一缩,前方借住的房子那窗子立刻被一股隔空掌力打开,他身体微微一闪便已经从窗户进入了房间。
小姑娘激动不已,“爸爸教我!要教我这个在天上飞的武功!”白浪哈哈大笑,“先打好基础吧你。想这样飞?等你十六岁之后再说——这还是你日日苦修绝不偷懒的情况下呢。”
被他带回来的钞票让白浪稍微有点儿头疼,因为堆在他的房间里占地方太大了,“还是要借其他的大房子,然后搬家啊。”他坐在客厅里看着女儿做动作,心里是如此想道。
这时候门铃响了,用不着去门口他都知道是谁——除了他那个前妻还有谁呢?而在楼下还有他的前岳母,这个是从相貌上推断的,当然更外面还有一群人,很明显吃公家饭的。
白浪手一招,内力转动门把,将门打开果然外面是王晓玲。而他的女儿倒也不自觉地喊出了“妈妈。”听声音看表情也是非常高兴——肯定啊,别看她嘴里说妈妈轧姘头不要他们了,但是从心里又哪里会不想自己的母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