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on6精品都市小说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ptt-第三千四百三十八章 叛徒閲讀-41p9p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显然,我并不能如他们所愿。
盗取军事机密,本就是可耻之事,况且维奇堡绝大多数高层及普通民众对我极为尊敬,我又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忘本的蠢事呢?
不过,月光城高层明显不这么想。
他们总觉得我既然成为了外族长老,就得有所作为,而这个有所作为,还不只限于对职务的负责,还要包括对国家的潜规则贡献。
而所谓的潜规则贡献,顾名思义,就是借我之便,将能盗取的他国机密通通盗取过来,一并交给月光城高层保管。
得知这层解释以后,我立马找到妖精女皇陛下,向她核实。
好在女皇陛下的回答与月光城高层的略有不同,至少没承认潜规则贡献这一项。
我这才放心的回了家。
虽然我也知道,潜规则贡献这一条肯定也是通过了妖精女皇陛下的默许,但只要她老人家一天不承认这个,我就相信她一天,否则,这个外族长老之职,我是真心当不下去了。
说起来,从一开始,我就对外族长老这个职位不是很感兴趣。
最多是起初觉得这个职位挺自由,还具有一定的权威,但随着担任的时间越长,我发现有些事情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如意。
自由虽然也是自由,但没到所谓的大型会议的时候,我就必须得应征参加。
除此以外,一旦出现外族公民在月光城犯罪等事件,我就得第一时间冲上前去,把这事儿给判了。
并且判刑的轻重程度还得拿当地民众对他们的憎恨程度当参考。
一般会在月光城犯罪的外族人,百分之六十是人贩子,百分子三十九是偷猎者,还有百分之一是杂七杂八。
只要不涉及人命,又或者致人伤残,那百分之一杂七杂八的犯罪者,最严重的的就是驱逐出境,最轻的则是口头责罚。
而余下的百分之九十九犯罪者,无一例外,都是死刑。
这直接引起了其他几个国家的不满,尤其是月光城和约克汉城人民,他们都把我当叛徒看待。
何谓叛徒?
拥有背叛行为的自己人。
我承认对犯罪的人族下重刑是一种对同族人的背叛,但我和艾瑞城及约克汉城的人族却并非是自己人。
再确切一点说,他们从未把我当成过自己人看待。
就那我在艾瑞城生活的那段日子来说,浑身脏兮兮的我,由于受伤及饥肠辘辘,无力的趴在公园的小池塘旁边,眼瞅着奄奄一息了,路过的无数衣着华丽的富人,宁愿将手里的面包丢进垃圾桶,又或者喂野猫野狗鸽子,也不肯丢半块给我。
一想到这段过去,我就对艾瑞城毫无好感。
想你们如此对我,我没有报复也就罢了,竟然在我惩处罪犯的时候,说我是叛徒?
简直是一派胡言!
虽说我并不在意他们是否把我当做叛徒看待,又或者是否又在街头巷尾议论的时候,把我当成邪恶污秽的典型,但常常被他们在背后说道,我也很不爽不是。
但那个时候,月光城是受害者,而且整体风起还算公道,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潜规则,又或者有潜规则,但是没找到恰当的时机跟我说。
如今,这个时机找到了,他们自然不吝惜对我说教。
这也直接导致我对外族长老一职好感度骤降。
回到家后,泰勒老爷子什么也没问,直接给我递了瓶酒。
由于杀意的缘故,我是尝不到一醉解千愁的快感,不过倒是能装模作样一番。
装醉是门技术活,首先不能引起其他人的反感,其次还能借着喝醉的名义,不用被小蕾米等淘气的小萝莉折腾,最后还能享受凤凰的按摩服务。
不得不说,虽然凤凰力气极大,但按摩手法却十分到位,这可能与她从小练武有关,毕竟练武人士对人体构造,穴位功用,十分精通,再加上不错的手指灵活与发力技巧,自然比市面上的按摩师的技术要好得多。
按摩之后,飘飘欲仙。
总算能安稳的睡个好觉。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连前些日子积累的压力都一扫而空。
抛下一切包袱,和家人们一块儿,继续在地下城刷怪。
虽然我的等级已经达到了十四级,可对付一群蛇人祭司的时候,仍旧感到力不从心。
实在不是因为我实力弱,而是蛇人祭司的负面buff太过缠人。
致盲,虚弱,减速等各种debuff一出,不是拥有绝对实力的冒险家,根本抗不过去。
我也只能摸瞎探路,施展各种强横手段,一路平推,在第二十六层杀出一条血路。
然而我的做法,却并不受尤拉等人的赞同,他们觉得,我的这种战斗方式,只适合我,其他人并不适用。
想想也是,我这种战斗方式几乎称得上是以伤换伤,纯粹靠自愈能力,换取杀怪数量。
若是除我以外的其他人用这种方法的话,要是背后没有强力牧师支援,必定惨死当场。
于是,我让尤拉等众人凑一块儿商量对策,等商量出对策了,再由我亲自演示,验证是否可可行。
这条建议得到了家人们的肯定,而在他们议论起见,我则继续刷怪,给大家贡献经验。
贡献经验这种事情没的说,只不过其他人都在席地而坐,议论事情,而我却要累死累活与蛇人祭司搏斗,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高强度刷怪的时候,时间过得是很快的,就在我干掉第好几十的蛇人祭司以后,尤拉招呼了我一声。
我以为他们研究出了什么名堂,结果却告诉我,时间到了,该回家吃饭了。
无奈,只得与他们一道儿回家,路上,我依旧转个弯儿,来到皇宫,与艾米丽好好切磋了一番。
如今实力飞速猛进的我,虽说还不是艾米丽的对手,但也能和她打的有来有回。
大概几百个回合,我俩分出了胜负,依旧是艾米丽胜,我负,但现在的我,虽然仍旧战败,却也不至于太过狼狈。
对此,艾米丽总算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虽然只是浅浅一笑。
回家的路上,我问艾米丽,如何才能以弱胜强,对抗蛇人祭司。
艾米丽的回答令我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