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ytm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奶爸戲精》-第兩千九百四十五章 你們今晚要喝啥酒?相伴-nasn2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关荫到底还是给了人家一个面子。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人家有两场酒会。
第一场,当然是跟本地达官显贵畅谈一下地方经济和文化建设。
随后还有一场,是本地的贤达们以及跟本地有些关系的圈内名人请关老师欣赏一场不公开的表演。
“我怎么觉着这词儿有味儿?”关荫很奇怪。
小姐姐嘲笑:“你就是把人家当王八蛋才认为人家的酒会是王八蛋呢。”
不行?
“行!你是大霸王,我还能让你改变思想咋的。”小姐姐劝慰,“别一上去就动手啊,好歹也是有饭菜的,你等咱吃饱了……”
“拿二十响给狗日的拜寿?”关荫油然想起魏大勇的名言来了。
小姐姐上去就是一顿猛攻。
这……
“所谓的酒色财气,但凡有名酒必然有美人儿,万一在场你控制不住你自己,那就是我的责任了,我得先把你对色的一关的意志保证了。”小姐姐很任劳任怨,“众所周知,我陪你出门就是负责干这个的,对吧?”
你这叫监守自盗明白吗?
“我还管那个,快走吧。”小姐姐拿着钥匙赶紧出门了。
这是第二天傍晚。
天后们正在忙着开机,今天得拍几个夜景还要等演员就位了。
关荫当然是主演,他很不要脸地抢了赵蒙生。
连长梁三喜原本想请三弟来,三弟有任务。
进了国家队大部分都得听从命令。
关荫想了下,请巴音老师过来。
他倒是想找吕老师,可人家年龄大了点。
还有个靳开来,是国家队推荐的一位演员。
此外,韩玉秀交给了小姐姐。
梁大娘请吕中老师赏脸。
“出去啊?”关荫刚出门,大哥过来了,手里提溜一袋子。
关荫好奇道:“你是不是逃难来的?”
大哥很奇怪,这话从何说起啊?
“嘿嘿,嫂子貌美如花,是吧?”关荫觉着猜测没错儿。
结果后面车上跳下一大姐,横眉竖目瞪过来。
哟!嫂子亲自监督来了啊?
“滚!”人家可不在乎你小关是啥人。
你就是桃园三英里的二哥!
大哥是来扮演雷震的,这是有意改变一下自己的屏幕形象呢。
这是一开始就说好了,这角色没人能抢走。
“我得赶紧看剧本,还多加了几句话,回头咱商量,”大哥吩咐道,“弟妹出门谨慎点,这小子酒色财气一概不沾外头的,但仗义,这很容易被人利用。我查了一下,本地的发展很缓慢,老百姓致富的道路较少的,他要脑子一冲动,答应投资个什么,办个什么厂,你得拦住。这里的问题,既是靠近边境,也是应该自上而下的全面整顿的,不是一两个人带几十亿几百亿就能拉动的事,你心里可要有个数。”
“别这么说啊,我还不是呢。”小姐姐很懂避嫌。
大哥大嫂嗤之以鼻,你要舍得走就见鬼了。
就那帮大姑娘,现在找对象都看有没有带头大哥的三分气质呢。
你能逃得出这道门算你狠。
“去吧,自家剧组我们都用心着,你就别管了。”大哥拖着袋子跑,“我大侄女儿在哪?这次大伯父攒了不少好吃的,还补钙,小宝贝长身体必须得注意,不能啥都给吃——你小子别啥都敢给吃,辣条那是孩子能吃的?老惦记着跟你说这个,这次你给我记住了!”
“是是是,大哥说啥就啥,那啥,房子都安排好了,你们先住着,晚上咱喝酒啊。”关荫透露了,“弄了点好酒,回头给三弟捎一点儿,其它的咱俩今晚就给它喝了去。”
大哥:“呵呵呵。”
你今晚还能早回来喝酒啊?
未必。
关荫出了名的不给人面子,今晚请客的还真有点忐忑的。
节度使没来,转运使也在省府。
但他们都说了,宁可让关老师发火也要对本地说点啥。
“那个什么爷的处理了,该惩罚的都惩罚了,但这么一个边境小城接下来如何发展,我们是没有多少信心的,老百姓的信心估计也不足用,那就得有高屋建瓴的人来说,我们得听着。”节度使话说的很好听。
这其实应该叫甩锅吧?
你治下没想着发展,找别人求贤问策?
倒是知府很自觉,本来她觉着自己身为一个女人的魄力就不是很足。
再加上当地耽误了这么多年,受南边的骚扰破坏很重,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定位这个地方。
可……
罚酒三杯的事情真的可以?
她丝毫不看好。
“我不去,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的责任不会因为今晚去了就减轻,不是我的责任也不会因为今晚不去就甩给我。”女知府通报,“今晚大大小小的知县,全都给我准备来开会,我不要听好听的,在我离开之前,每个地方都应该拿出自己的东西,不要老人云亦云,这样做没意思。”
结果这行为还真让关荫有点刮目相看。
这些人,不怕他的很少。
人家要是持身正干嘛怕他?
但出了问题的地方,还没听说过哪个知府不怕他。
这女知府有点意思。
“行,那就让她忙去吧。”关荫对同知说道,“你也别在这待着,经济发展本应该是你的职责,你可以软弱,但不可以无能,你要是无能,继续把你留下干什么?回去开会吧,我只是个传达命令的,不用太在意。”
同知惊喜道:“那就是说……”
“都尉有问题,这你们本应该处理,但你们没有处理,这个责任节度使替你们背负了八成,落下来的就是批评,希望你们能体会吏部的爱护心,别辜负,行了你回去吧。”他现在是真有资格这么不留情面地驱赶人。
同知欢天喜地离开了。
关荫站在酒店外抬头望了一下,很有地方特色的建筑。
这恐怕没一两个亿建设不起来吧?
新换来的知县通报说:“这是姓白的自己建的,现在没收了。”
是吧?
“我就喜欢在这些人留下的地盘上溜达,走吧,”关荫顺口说,“查一下,这里头到底有没有所谓的贷款,有没有拨款,你们要做到心中有数。”
是是是。
“别光嘴上答应,哦,今晚准备的什么酒?”关荫又问道。
知县悄悄往后落后了一点,这事儿得文化界的人来回答。
他还有别的事儿呢。
比如:“梁老师快请,这边请。”
小梁都混成梁老师了。
可喜可贺啊。
但你为什么不明说今晚喝的什么酒呢?
咋的?
说了你就会喝?
不会!
“我没喝茅五洋的命嘛。”关荫说这话的时候,前面有人就知道这人今晚肯定不给他们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