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9up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起點-第十二章 蒼蠅雖小但也是肉推薦-9hshe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LME是世界上最大的铜期货交易市场,成立于1876年,交易品种有铜、铝、铅、锌、镍和铝合金等有色金属。
一百多年时间的积累,让这家交易所在全球都有着极高的声誉,铜期货上高达上千亿美元的持仓量更是让这里对全球铜价格具备着强大的金融定价权。
没错,就是金融定价权。
现代经济理论中,决定大宗商品资源价格的主要因素是供需关系,但随着信息化技术的不断进步,远期市场合约的规模也跟着不断扩大,电话、计算机以及传真报单,在电子虫族的飞速发展中,固有的供需关系逻辑早已经无法讲述真实的价格变量关系。
对于这一点,滨中泰男非常清楚,作为住友商业有色金属部的首席交易商,他在伦铜上持有的六十亿美元头寸规模一度影响着全球铜业资源的价格。
LME CA3M, 2361.08,-1.26%。
伦敦,住友商社有色金属交易部。
滨中泰男看着中央计算机上伦铜三月的报价,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作为亚洲最大的铜业出口公司,住友是天生的空头,因为当铜价有利可图的情况下,只要在铜期货上建立相对应的卖出头寸,就可以规避铜价无法预测的系统性风险波动,将风险锁定在一定的空间里。
不过有一点非常矛盾,那就是——当锁定风险的时候,利润也就同样被锁定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
如果铜价下跌到一个极其下载的空间,那么,利润就会被锁定的更加狭窄。
一个礼拜的时间,伦铜价格就又下跌了百分之五,长此以往下去,低廉的价格甚至可能无法对冲住友在全球各大铜业公司的现货销售份额。
“吉野君。你认为,第一资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拿起一支香烟点燃,滨中泰男将目光投向了助手吉野山下,这位极富交易经验的分析师不由将眉头也皱在了一起。
按道理来说,以第一资本在欧洲的影响力,是完全没有必要和住友合作的,可偏偏,第一资本实际控制人却找上了住友。
大公鸡还会跟黄鼠狼拜年不成?
用屁股都想的到,这其中绝对有很大的猫腻。
“大人。华夏人虽然地大物博,但在矿产资源上极其贫瘠,不管是铜矿还是铁矿石的品味都非常低,也许,他们是想要和我们合作,打压铜价,以此来购买更多的资源。”
“这个说不通。据我所了解,沈和北极熊关系非常密切。”
“那他们会不会就是想在期货市场上大捞一笔?”
“……”
这个问题令滨中泰男眸子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住友持有全球最大的铜期货头寸规模,可不是谁想捞一笔就捞一笔的。大曰本帝国可不是英国这种废物,被人按到地上摩擦还在想着赚钱。
“吉野君。无论他们是想做什么,我觉得这都是一个机会,没有更多的头寸加入,我们又如何赚钱呢。你说是不是。”
“可是我们和第一资本有协议。”
“那又如何。这个世界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的,何况,一切都只是口头上的协议。”
“大人的意思是?”
“华夏有一个成语非常的出名,叫做冲锋陷阵。但我读三国志的时候了解到,其实陷阵是一种战术,一种将敌人包围再消灭的战术。”
吉野山下不知道滨中泰男怎么好端端的扯上了三国志,作为一个忠实的街机迷,他条件反射就想到了最爱玩的三国志。
“大人也玩光荣公司的三国志么,我一个币可以打到吕布那一关。”
“……”
画风突变,滨中泰男看着吉野山下兴奋的神色,被气的差点被被烟给呛到。
“巴嘎雅楼,你这个不学无术的白痴。我说的是战术,不是游戏。”
“……”
我不就是问问么,凶什么凶。
吉野山下有点委屈的看了看滨中泰男,交易这行实在是太无聊了,他不就是养一个分散压力的兴趣么。
“沈建南有一点说的没错,欧洲正在发生的金融危机对于我们是一个机会。如果全球铜价因此而暴跌,我们就可以买下更多的铜业公司。”
这特么跟你说的三国志有什么关系。
吉野山下不敢说话,但还是忍不住腹诽了几句。
“属下鲁钝,请大人指点。”
吉野山下恭敬的态度令滨中泰男心里涌起无限豪情,他站起身走到玻璃幕墙旁边看着不远处一眼望不到劲头的海面,眸子中闪过一丝不可一世的战意。
“既然沈建南想要趁机做空大赚一笔,那我们完全可以狙击掉他们持有的空头,等到他们的空头全部爆掉,就会将铜价推上一个新的高点,那样岂不是大大滴赚钱。”
对于滨中泰泰的疯狂和不可一世,吉野山下倒是没什么意外,作为助力,他可是很清楚眼前这个‘锤子’的性格有多锤子。
为了实现多空双杀控制全球铜价,滨中泰男去年甚至要求DLT经纪公司总裁施瑞尔.凯德向他提供虚假的交易证明,为的就是掩盖住友在伦敦交易所实际持有的头寸规模。
让住友成为全球最强的有色金属销售商,恢复中叶时期住友在全球铜市的霸主地位,这是住友每一个人的目标。
狂热看着站在窗户前的滨中泰男,吉野山下嘿了一声恭敬垂下了脑袋。
“大人说的是。那我们该建立多大的多头头寸。”
“愚蠢。”
“哈衣!”
“陷阵,陷阵。我们必须要建立更大的空头头寸令市场上所有的空头先陷进去,你的,明白?”
“哈衣!”
“记住,同时要建立足够的多头头寸,但一定不要让人发现其中的问题。”
“哈衣!”
“……”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滨中泰男不知道,在他算计第一资本的时候,有人也将他当成了猎物。
信誉?
白纸黑字的协议在利益面前都是废纸一张,还别说空口无凭的信誉了。
LME CA3M, 2361.08,买入10。
LME CA3M, 2361.08,卖出11
LME CA3M, 2361.09买入11
LME CA3M, 2361.10卖出9
……
金丝雀码头,第一资本投资部。
在威廉指示下,在场的交易员们抛弃了手里的一键盘,无聊在键盘上来回敲打着。
一会买入,一会卖出。
耗费了半个上午,总账户上愣是没有产生什么盈亏比。
这是废话。
多头头寸上三个合约,累计持有了五万七千九百八十九张合约,空头头寸上三个合约累计持有了五万七千九百八十六张合约,价差只有0.05,能有什么盈亏区间才见鬼了。
对应交易员来说,这是非常无聊的事情。
一上午愣是就看着那点浮动盈亏波动,无聊的让人几乎快要睡着了。
反正无论市场怎么波动也不会出现巨大的盈亏,谁还有心去关注市场是什么样的波动。
“老大。我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老天,这实在是太无聊了。”
为了什么?
想到沈建南说的那些话,威廉心里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但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有关系么?
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老板用这招敌我不分的战术,可是曾经狠狠把芬兰银行狠狠坑了一把,无论想怎么坑住友,结果一定都会非常令人愉快。
战败国三个字,足以说明一切了。
铃铃铃——
突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威廉丢下手里的烟头麻利抓起了电话。
“威廉,是我,那边怎么样了。”
“拉蒙特总裁昨天和我聊了会,他说会和伦敦交易所的总裁大卫.金谈一谈,尽量将我们的保证金调整至最低。目前,我们在多头和空头上分别持有了大概六万张合约,铜价也下跌到了2361附近。”
听到拉蒙特尽心尽职为了公司的交易成本去和伦敦交易所商谈,沈建南还是感觉比较满意的。
不说别的,钱就算放在银行都是有固定收益可以赚的,如果拿去放贷,收益又能够增加几倍。
如果伦敦交易所能够给出最低的保证金,那么将意味着,第一资本要动用的现金流会越小。
省下来的钱,可都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啊。
苍蝇虽小,但也是肉。
不是么。
也算是拉蒙特那混蛋没有白拿一千万英镑的薪水。
“很好。不过等两天你可能要忙起来了,南博银行新开发的产品有两支已经封顶,这笔钱等那边处理好就会交给你们运营。是时候给斯宾塞家族的人一点颜色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