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ilf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討論-第165章 和志保的約定閲讀-npmou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松尾贵史万万没想到,自己得的这小小流感,会成为让他暴露的关键。
此时此刻,面对浅井成实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他就像是被家猫堵在死角的老鼠,心虚得浑身发颤。
“松尾先生,认罪吧!”
浅井成实敏锐地捕捉到了松尾贵史暴露出的脆弱一面。
他趁热打铁地劝说道:
“或许你还抱有那么一丝幻想,幻想检测结果会对你有利。”
“但是,想想吧,这能有多大的概率呢?”
“现在认罪,你还勉强算是有自首情节,能够适当地减轻刑罚。”
“等几小时后病毒活性的检测结果出来,通过证据确认你是凶手,你想回头也来不及了。”
“我…”
松尾贵史额上渗出薄薄的一层冷汗。
这一刻,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而崩溃也是正常的。
毕竟,和这个柯学世界里,那些BGM一响就要跪地痛哭的犯人比起来,松尾贵史能一直负隅顽抗到现在,已经算是在超水平发挥了。
“我…”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最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没错,是我杀了诹访道彦。”
此言一出,在场的警员们都轻轻松了口气。
他们总算能顺利收工,回家睡个安稳觉了。
倒是毛利兰眼里流转着触动的情绪,有些在意地问道:
“为什么呢?”
“你不是说,你和诹访先生是半辈子的好朋友吗?”
即使已经见过无数友人、恋人、家人同室操戈的例子,天生感性的毛利兰,仍旧会为这样的悲剧感到动容。
她按捺不住地问道:
“既然是朋友,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
“因为他背叛了我。”
说出这话,松尾贵史的脸上多了一抹痛苦:
“《透视曰本侦探社》这个节目,是我和诹访一起策划制作,一起努力经营起来的。”
“它就像是我的孩子,是我毕生的心血。”
“但现在节目火了,他却觉得我过时了,拼不动了,想要把我给’优化’掉。”
“他毁了我的梦想,让我的人生变成了一个笑话!“
“唉…你们肯定是不能理解吧?”
“这种无法化解的恨,恨到想要杀人。”
说着,松尾贵史颓然地坐在座椅上,仍由围上来的警员给自己戴上手铐:
而浅井成实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答道:
“不,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而且,绝对理解得比你更深。”
“但松尾先生,你自己应该也体会到了…”
“复仇并不能挽救你的人生,只会让你的人生彻底向深渊跌落。”
“这..或许是这样吧…”
松尾贵史轻轻一叹,表情变得有些释然。
就这样,他顺从地戴上手铐,被警员们押送着走了。
而望着这犯人被押送远去的背影,浅井成实驻足不语,神情无比复杂。
“怎么了?”
林新一走到身旁,试探着问道。
“没什么…”
浅井成实深吸口气,嘴角露出一抹感慨触动的笑容:
“我只是在想,如果不是有林先生你在的话,我也会变得跟松尾先生一样吧?”
“不…跟他比起来,我的结局恐怕只会更加黑暗。”
“而现在,我却已经摆脱了仇恨,活在了光明和温暖之中。”
他转过身来,看向林新一的目光无比动容。
“谢谢你,林先生。”
“我很喜欢你给我的这个,崭新的人生!”
说着,浅井成实在内心激荡之下,不由走近一步,给了林新一一个感激的拥抱。
…………………….
“情况就是这样…志保。“
“相信我,这就是我肩膀上会有‘女人的长头发’的原因啊。”
一小时后,已经回到别墅的林新一,这么语气无奈地,跟板着一张冷脸的志保小小姐解释道。
他也没想到,自己和脱离生命危险的小女朋友相见后聊的第一个话题,竟然会是这么奇怪的内容。
他刚刚才伴随着午夜的钟声,沐浴着深夜的黯淡星光,悄然回到这别墅。
用钥匙进门之后,他注意到,宫野明美似乎是已经去休息了,现在并不在客厅。
但小志保却还蜷缩在沙发上,忍着困意打着哈欠,一个人看着电视。
两人相见,沉默对视。
而林新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小志保那略显困倦的大眼睛,就陡然变得犀利。
她从沙发上站直了小小的身子,轻轻地踮起脚丫,努力地伸手去够林新一的肩膀。
林新一还以为志保这是童心泛滥想跟他“求抱抱”。
他心里还在纠结,自己现在要是真抱了,算不算犯法。
然而,他却没想到…
这位现在看着只有7、8岁大的茶发小姑娘,竟然用鹰隼般锐利的眼神,一脸冰冷地从他那黑漆漆的西装上,揪下了一根黑漆漆的长头发:
“这是谁的头发?”
志保小小姐的脸,就跟林新一当时在公司食堂第一次见到她时,那么冷漠无情。
“……”
林新一无奈地解释了来龙去脉,又说道:
“所以,这其实是浅井医生的头发。”
“浅井医生?”志保小脸冰冷:“就是电视直播里出现的那个,你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下属吧?”
“他是男的,我说过了。”林新一特意强调道:“虽然看着很可爱,但他的确是男孩子。”
“真的?”
“真的,不信,下次让你看他的证件。”
“……”
志保小小姐一阵沉默,似乎是终于相信了男朋友的解释。
而林新一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她便又紧紧抿着嘴唇,问道:
“这真不是那个毛利兰的头发?”
林新一:“……”
这种加班太晚,回家被老婆查岗的既视感,真是诡异极了。
“想什么呢!”
林新一顺势坐到沙发上,坐到了志保身旁。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招惹其他女孩子的。”
这倒是真的——
他要真有招惹女孩子的本事,也不至于单身到现在了。
如今近距离地看着眼前那张写满警惕的稚嫩小脸,他不禁有些好笑:
“怎么了,志保?”
“这可一点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我…”宫野志保微微一愣:
的确,要是以前的她,才没心思吃这种飞醋呢。
只不过,现在不一样了…
她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个小不点。
一个踩在沙发上,踮起脚,才能勉强够着男朋友肩膀的小鬼头。
想到这里,志保小小姐不禁有些患得患失。
而这时,看到她这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呆呆萌萌的纠结模样…
林新一就跟她的姐姐明美一样…
“哈哈,别胡思乱想了。”
他微微笑着,又按捺不住地伸出手,摸了摸志保的小脑袋:
茶色的头发软软滑滑的,摸起来像是在撸一只小小的猫。
跟柯南的大脑壳比起来,虽然不够圆润,但胜在手感顺滑。
“不要摸我的头!”
“我可不是小孩子啊!”
就像是生气的小奶虎,志保小小姐有些炸毛:
没错,她担心的就是这个。
因为她现在长得太萌,所以林新一也下意识地,把她当成了小孩子对待!
这可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要是她在林新一眼里的形象渐渐地变成小女孩,而不是女朋友,那她的猪说不定就要被别的白菜给勾引走了!
志保阴沉着小脸,目光不禁变得有些低落:
“你现在肯定也觉得,我只是个没长大的小鬼吧?”
“如果我一直没办法变回去的话…”
她这样内心不安地喃喃自语着。
而林新一却深吸口气,郑重地开口说道:
“放心吧,我会等你的。”
“嗯?”志保小小姐有些不解地抬起头来。
林新一长长吐了口气,说道:
“在看到你变小之后,我就已经认真思考过了:”
“就算你没办法变回来,也没关系。”
“大不了我再等你10年,差不多也就够了。”
如果是以前的他,恐怕也不懂如何说出这种动情的话。
甚至,在昨天之前,他都无法真正确认自己是不是喜欢宫野志保。
但昨天晚上,眼睁睁地看着宫野志保服下APTX4869,即将在自己怀里死去的那一刹那…
林新一终于懂了。
那一刻,他想倾尽一切去救她,去为她复仇。
原本只想明哲保身的他,那时就像是一头疯狂的猛兽,想要拼上性命,彻底撕碎这个害死志保的组织。
他找不到词汇来形容这样的心情。
但按照林新一童年时网络流行的说法,那或许就是:
ㄚòひ若摺她翄髈,莪必毁妳天堂づ!
“咳咳…总之!”
林新一发自内心地,有些不好意思地,讲出了自己的心声:
“我会等你的,即使是十年那么久。”
志保小小姐一阵沉默。
沉默之中,她那张冰冷的小脸上,不由多出一抹微不可查的笑容:
“为什么是十年?”
志保小小姐抿着嘴唇,若有所思地问道。
“嗯?”林新一微微一愣,说道:“你现在身体年龄大概是8岁,10年之后,你也差不多正好成年了。”
“到那时我们再谈恋爱,也不算太过奇怪了。”
和现实世界里诸多相差几十岁的老夫少妻的魔幻案例比起来…
十年之后,他们两个一个34岁、一个18岁,这年龄差距已经很现实主义了。
不过…志保小小姐指出了他计划里的误区:
“你弄错了吧?在曰本,20岁才是法律意义上的成年。”
“20岁才成年?”
林新一有些脸黑:
“那我岂不是还得等12年…”
12年,都够做完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再读四年大学本科的了。
“笨蛋…
志保小小姐轻轻一哼,心情似乎已经变得好了起来:
“等我8年就够了啦!”
“8年?”林新一有些疑惑:“那也太早了吧?”
“哼。”
志保小小姐送来一个好看的小白眼。
她也不多解释,而是悄悄扭过头去,不让林新一看到她那张微微泛红的脸:
8年之后,是16岁。
在曰本,不到20岁不能买酒。
但是16岁的少女,可以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