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o6s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金色綠茵 ptt-第〇九七章 跨越千年的相逢鑒賞-5zaas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离开圣火殿很远了,羊一的心脏还是如同锥子在扎一般锐痛,疼得他几乎无法站立。
圣火殿里,至高无上的圣女薄纱蒙着面,只露出一双星光般淡蓝的眼睛。以双手交叠抚胸恭敬地施以拜火教教礼的羊一抬起头,看见这双眼睛,那把锥子就狠狠扎进了他的心脏。
是丢失的楚痛,是不悔的眷恋,是难以割舍的刻骨铭心之痛。
只是看到了圣女的眼睛,羊一就知道自己五百多年来寻找的人,终于找到了。迷失在这个世界里,圣女正是能够带他回家的人,她是他在黑夜里的光明之火。
看到面容苍老的羊一抬起头,圣女的身躯猛然一振,显然她也认出了他。他和她虽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但知道他(她)就是。
圣火殿里,圣座之上的圣女和台阶下的羊一四目相对。心里都是尖锐的楚痛,彼此眼神中是永远不能忘却的痴然。
羊一看着朝思暮想的这双眼睛,已经无法呼吸,他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你是谁?你是我的妻子吗?你等我多久了?
我这五百年找得好辛苦,如果再找不到你,我怕要坚持不下去了。
圣女看着羊一痴痴的眼睛,她空白的人生经历仿佛在瞬间落满了灰尘,沉甸甸地压住五脏六腑。
你是谁?你是我梦里的那个影子吗?你从哪里来?
为什么我好难过?你一定很累吧,一定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才走到这里。
.
圣火殿里,没有人敢于直视圣女,羊一表现出来的异样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右光明使欧基里沉声提醒:“萧大力王,不可在圣女面前无礼。”
羊一慌忙低下头,忍着心脏传来的痛苦强行让自己恢复了呼吸。此后的觐见仪式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直到被沙普尔拉扯着走出了圣火殿。
“萧大力王,你怎么了?今天很失礼,不应该。”
“我……太紧张,圣女……我太紧张……”
走出去很远之后,羊一驻足回身,再看向圣火殿,那里半隐在一层缥缈的云雾中。
回到山侧自己的住处,心脏之痛才终于不那么难以忍受,羊一开始认真分析现在的情况。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五百年来一直要寻找的,竟然就是拜火教的圣女。虽然并不知道圣女是谁,但那种相见的感觉,明明白白告诉了羊一一切。
进入拜火教十四年了,迈入中层以上也有了十个年头,羊一已经对拜火教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拜火教创教九百余年,但一开始并没有圣女,直到五百年前圣女才出现在圣山的圣火殿。羊一算算,应该和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差不多是同一时间。
圣女也是‘死人’吗?她也活了五百多岁吗?
五百年来,拜火教圣火、圣女、圣山,三圣合一,是所有教众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对于广大教众来说,圣女就是光明的化身,是他们信仰之所在,是光明神在圣山上的永恒之火。
如果圣女就是我回去的路,那我又该怎么回去?圣女也要一起回去吗?她到底是谁?
羊一能感觉到圣女和他是彼此灵魂的一部分,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羊一如今是十二宝光王之一,有自由进入圣山的资格,他甚至可以直接走进左右光明使的殿门去见他们,可以在不周山绝大数地方来去自如。
但是,圣火殿和其后的圣女殿依然是他不能乱闯的所在,这两处是所有人的禁地,任何人硬闯都会被诛杀。
禁地?哼!羊一背着手看着山外远处浩瀚的雷翥海,鼻腔里发出不屑之声。
到了深夜,圣山峰顶除了圣火殿里永远不会熄灭的圣火,漆黑一片,羊一穿好夜行衣朝着圣女殿摸去。
峰顶各处有长老院和执事院的武术家轮番换班警戒,但羊一这五百年什么没干过?而且五百年中从来没有外敌能抵达圣山峰顶,值班守夜的武术家们警惕性能有多高?
等羊一从离地一丈多高的圣女殿窗户钻进去的时候,远处两位长老还在小声聊着昨天从山下运回来的金子。
圣女殿是峰顶依山壁而建成的小宫殿院落,三进的样子,甚至有些房屋纯粹就是在山壁上掏出来的石窟,想必都是殿内仆役或侍女的住处。
圣女殿里自然全是女性,任何男性走入这里都会被处死。圣女是光明和纯洁的化身。
殿内肯定有女性武术家,而且一定会是长老或者执事级别的高手,也肯定不止一位。所以羊一在里面花了比外面多得多的时间,不断闭气潜伏,最后索性一点点爬着滑行,像蛇一样。
来到最里面圣女的小院时,他不像蛇,根本就是一只灰头土脸的泥猴。
也只有最里面的房子还亮着烛光,羊一在来之前就知道它一定会亮着。自己深夜来访,圣女就一定会深夜等待。
推开虚掩的屋门,满身是土的羊一走进香气扑鼻的屋子,蒙着面纱的圣女果然在等他。
和圣女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小丫头侍女,看起来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小侍女很吃惊,但显然不是吃惊羊一的到来,而是吃惊他这么脏。
五百年来,第一次有男人走进了这里,甚至是第一次有男人走入圣女殿。
圣女同羊一默默对视了一会儿,便示意他和自己进去里面,那是圣女的卧室,宽大寂静,后窗挑在悬崖之外,能远眺雷翥海。
小侍女守在外屋的门口。
圣女和羊一四目相对,感觉到了彼此灵魂上带来的熟悉和温暖,也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灵魂的完整。
他和她,跨越千年,又一次相逢在滚滚红尘之中。
他和她,穿过无边的黑暗,相遇在人世间。
他和她,冲破生与死的阻隔,又一次倔强地走在了一起。
只不过,他知道是她,却不知道她是谁。她也知道他来了,但不知道他是谁。
圣女摘下面纱,露出绝美的少女容颜,羊一贪婪地盯着她看,不敢眨眼。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害怕眨了眼,眼前的一切会变成一场梦。
她去抚摸他脸,羊一摘下蒙面,露出苍老的面孔。只看面貌,他更像她的曾祖父。
羊一扯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年轻的嫩脸,她用手指在上面轻轻抚摸,抚摸他的嘴唇、眼睛,和鼻子。
“我知道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我找了五百年,也没有找见我是谁。”
“你从哪里来?”
“从另外一个世界。”
羊一握住她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我出生就没有名字,每个人都叫我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