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7gi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笔趣-第九二九章:郎情妾意相伴-zaf0y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话说……这嫡女为妾,本也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可你道是如何?
韦氏门口被人给堵了!
人山人海……
提亲的聘礼还没有搬完,上门道喜的队伍从家门口一直排到坊门外。
是喜是忧先不说,总之韦儒奕是愁了起来。
都是一些有名有姓的官员和世家代表啊,怎么就这么不要脸的来了呢。
主要自己家也没有准备迎接这么多客人的宴席,总不能什么都不表示吧?
席云飞得知这个消息后,笑而不语,韦氏怎么说也是个大家族,应变能力肯定是有的。
此时,他正与几个韦氏的族老聊着水运司的事情。
韦儒奕告辞离去后不久,门外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郎君,不好了,陛下也来了!”
韦儒奕去而复返,脸上满是红润之色,显然对他来说,又是一个意外之喜。
就说吧,谁家女儿做妾能有这个嘉宾规格。
哪怕当年他的宝贝女儿韦贵妃二嫁李世民,也没有这么高调的嘉宾阵容啊。
席云飞却是不以为意,听到李世民也来了,估计是跟韦贵妃一起来的。
果然,不等席云飞开口,李世民爽朗的笑声由远及近,一阵香风袭来,韦贵妃紧随其后。
“二郎,今日朕要是没来,还不知道你竟然有这么多好东西,不消说,那大电视朕也要一台。”
韦贵妃与几个叔伯敛衽一礼,也笑着打趣道:“还有那些护肤品,本宫也不跟你客气了!”
大喜的日子,席云飞自然不介意做一次散财童子,点了点头:“娘娘客气什么,回头让嫂子给您送去,这些物件儿外人觉得珍贵,咱们自家人不差用。”
“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说那些瓶瓶罐罐都是骗你们钱的吧,这小子今日总算是老实了。”
李世民装出一份义愤填膺的表情,惹得在座众人哈哈大笑。
席云飞也笑了起来,气氛很是和谐。
前厅。
韦志高带着席君买与众宾客推杯换盏。
席间,不少人都是对眼前的席君买连连称道。
这次可是发自肺腑的,颉利可汗是谁抓的?
在座的基本都是朝中大员,都知道是席家大郎带着护廷队干趴了颉利可汗……
当年颉利可汗威压四方,朝中这些大臣们可没少受那鸟气,特别是李渊在位时的旧臣们,那一个个可是真正的忍辱负重啊。
“大郎,吾闻听你们打算再对突厥用兵,不知可有此事儿?”
说话之人满脸褶子,几乎纯白的头发意味着他年纪已然不小,但说起用兵,眼里满是光彩。
此人名唤刘政会,隋朝末年,刘政会任太原鹰扬府司马。
后率兵投靠李渊麾下,被派至太原驻守,告发王威、高君雅谋反,为太原元谋功臣。
李唐初立后,他奉命留守太原,经营后方。
而后,刘武周攻陷太原后,刘政会被俘,仍忠心不屈。
获救后历任刑部尚书、光禄卿、洪州都督等职,封邢国公。
今年已经七十高龄的刘政会还能再活八九年,于贞观九年逝世。
席君买对他不陌生的,这大唐有点背景身份的人物,他都有一份详细的资料。
“见过邢国公。”
席君买抱拳一礼,这是对老一辈人的尊重,大唐能有今日,离不开这些人的付出。
刘政会也不躲开,安心受了这一礼,而后伸手扶起席君买,感叹道:“老夫当年在太原可是受够了鸟突厥的气,你小子可以,算是替老夫报了当年的欺辱之仇。”
在座几个老臣闻言,都是一脸的愤愤,当年李唐初立,中原局势混乱不堪,颉利可汗趁机南下敲诈,最后不得已之下,李渊与颉利可汗签下兄弟盟约,之后几年,年年上贡,端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席君买呵呵笑了起来,拿起酒杯与刘政会说道:“国公爷莫要提那些过往,如今颉利可汗还在大牢里住着呢,若是不爽了,您可以直接去唾他几句,解解气。”
刘政会闻言,也笑了起来,摆了摆手,感怀道:“老夫才没那个小气,那是他咎由自取,如今见了唏嘘,想当年他是何等的骄狂不可一世啊,竟也沦落至此。”
好吧,老了都喜欢感伤,席君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悻悻应了一声。
“韦叔,人有三急,我去去就来。”
眼看几个老家伙要开始伤春悲秋,席君买急忙尿遁。
韦志高招呼一个管事过来,带着席君买去侧院茅房。
路上,席君买挥退那管事,走到一座凉亭里坐下。
此时正是入冬时节,凉风带着几缕寒气扑面而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抖擞。
酒虽然喝了不少,但席君买酒量是可以的,此时不过微醺,人还十分的清醒。
坐在凉亭里看着院子角落的一颗银杏树发呆,数着那不断飘落的银杏叶。
身后一阵香风驾风而来,席君买先是一怔,接着回身望去。
韦天真鼻子红彤彤的,不时抽噎一下,让人我见犹怜。
“你怎地也来了?”韦天真先开了口,眉眼宜嗔宜喜。
席君买愣了半响,看着面前的佳人有些不知所措。
韦天真见他看自己看呆了,羞恼的跺了跺脚,直接上前拉住席君买的手:“你随我来!”
席君买起身跟上,回头看了一眼正殿方向,嘴里的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了。
绕了两条长廊,这韦氏府邸面积不小,韦天真气喘吁吁的拉着席君买拐进一个小院子里。
此处距离正殿已经有些距离,原本还能听到的喧闹声,此时只是隐隐约约。
韦天真双手支着膝盖,大口喘气,许是跑得累了,额头上还有点点细汗出现。
席君买怔怔的看着她,鬼使神差的,伸手将一滴快要落入她眼睛的汗珠擦去。
这个动作有些突然,外人看去,席君买的手刚好握住韦天真巴掌大的小脸蛋儿上。
大拇指顺着韦天真的柳叶眉轻轻一拂,说不出的亲昵与宠爱。
韦天真也是吓了一跳的,但她没有躲开,只是抬眼看着面前的傻大个。
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直到一阵风吹动了垂在少女眉间的几缕发丝,韦天真双颊瞬间红润起来,羞赧的偏头躲开。
席君买如梦初醒,傻乎乎的收回手来,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