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1se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狂暴逆襲-第二三五二章 反骨仔推薦-69gq7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
第二三五二章反骨仔
白钧没有想到,自己处在生死关头,大易神王的意志和火柴人武衍,都不出头吭个气,甚至连屁也不放一个。
难道说,自己在他们眼里,就那么不堪?
还是说,自己的所有心思,都让大易神王觉醒的意志给知道了?
其实他内心的想法,他也知道根本不可能瞒不住大易神王。
但是,老子作为天选者,就必须为你狗神王完全付出吗?
待你彻底觉醒恢复,我特么就么有一点可能,哪怕在我的识海灵魂深处,挤出那么巴掌大的地方,留存我的意志和记忆吗?
难道老子的生命,生来就是为了你这狗神王而牺牲的吗?
如果当真是这样,大易神王见死不救,甚至宁愿眼睁睁地由他自爆,而不干涉阻止,也是有道理的。
换位思考一下,谁愿意自己的天选者,打着和自己共享一个神躯的想法?
这不但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对神王的一种亵渎。
白钧算是看出来了。
自己就算是真的自爆,狗神王和火柴人,也只会作壁上观。
如此,那就怪不得老子了。
求神不如求己。
想要活下去,那就最终不能让神王意志,彻底复活。
得罪了老子,不给老子一丝丝活路。
狗神王,你等着!
这个时候的白均,彻底伤心失望,对大易神王的仇恨,比对林西和林二狗还来得更猛一些。
决定了这一切。
白均忽然呐喊起来。
“林二狗住手,你想要的老子给你。
但是,你必须让老子离开这里。
现在,立刻马上停下,老子要和你谈判!”
呃……啊?
此时的林二狗,直接住手,浑身破破烂烂,到处喋血。
喘息一下,冷眼盯着白钧。
催动脊柱,大量生命能量涌出,伤势立即驱除。
“白眼狼,你丫的想干什么?”
白钧也趁机恢复了自己受创的神体,竟然对着林二狗,友好地微笑起来。
“二狗兄,其实咱们也没多大仇怨是不是?
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都是来这青龙之墓中,寻找机缘的。
因为一点点利益,打生打死,甚至保不定,最终两败俱伤,为他人做了嫁衣裳,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说对吧?
所以,本神……我白日天决定,和你罢战修好。
七片莲叶,赤子之心,都给你,你看如何?”
如何?
林二狗对当初,白日天对自己出手,倒是不怎么记恨。
但是,你特么杀了我的爱狗兄弟,抢走了他的赤子之心,你说我和你没什么仇怨?
仇大发了告诉你!
但是此时,他也忧心青狐姐姐的状况,更生怕白钧,此时真的豁出去自爆,不但是莲叶没了,就连赤子之心都没了。
所以,谈判……可以有。
“白日天,想不到你这天选者,未来神王,竟然就这么认怂了?
你特么的不是哔哔呱呱嚷嚷半天,要自爆什么的吗?
怎么滴?
想了想不划算?
或者你就是个色厉内荏,虚张声势,其实内里就是个贪生怕死的龟孙子?”
白钧此时,情绪严重不稳定。
气急败坏,急赤白脸,甚至都跳脚了。
“住口住口!
以后不要说老子是什么天选者。
天选者是一根悲催的毛。
以前老子以此为荣,今后老子以此为耻。
还有,老子想要活下去,贪生怕死没关系。
老子只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死了之后,烧纸的还是自己。
所以,今后无论咱们为敌为友,你少提天选者和神王这两件事。
不然,老子跟你急!”
林二狗大笑。
“好的,天选者!”
“林二狗,老子说了,跟你急!
你再说一个试试?”
“好吧神王,老子不说天选者了,你的样子好狰狞,好可怕!”
“林二狗——”
“呵呵哈哈!”
“吱吱嘎嘎!”
一个在大笑,一个在磨牙。
“好吧好吧,但是为什么?
不是真的怕死了吧?”
林二狗此时,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像白日天这种,刚才还决死拼命,转眼就要罢战求和的奇葩。
此时的白钧,因为大易神王意志的冷漠,和武衍对他的鄙视,彻底成了一个反骨仔。
所以,他一心一意的,要结束和林二狗这一场,不死不休的战斗。
但是,他知道自己和林二狗之间,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怨,哪里是他所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先是林爱狗的神躯破灭,神格都破碎,神魂都湮灭了不说。
仅剩下一颗赤子之心,还被他挖出来要融合到自己心脏之中。
紧接着就是小青狐姐姐。
关键时刻,直接将小青狐的妖魂都破灭的七七八八。
此时要想和林二狗罢战求和,就必须解决这两桩深仇大恨。
但是说到为什么。
这尼玛的能和你狗日的说吗?
我识海之中有十八道飞檐,乃是当前,最有希望成为大易神王载体的天选者。
我的苦衷,我的悲催,知道什么叫逆流成河吗?
“林二狗,别说什么为什么不为什么。
老子不想打了,就这样。
你划出道来吧!”
林二狗一翻眼。
“凭啥?”
白钧直接就被噎住了。
是啊,凭啥你说不打就不打了?
我的爱狗兄弟,我的小青狐姐姐,怎么说?
白钧便秘似的吭哧几下。
“那啥,先说林爱狗的赤子之心吧。
其实赤子之心有一个更加非凡的功能。
就是这颗心脏之中,可以留存一缕神魂,包含他所有的记忆。
如果不被人融合,只要将这缕神魂壮大起来,就能够让他的灵魂重聚,神格再塑。
至于肉身,咱们这种程度的神灵,还缺少给他塑身的手段吗?”
轰!
林二狗立即就睁大了眼睛。
“白眼狼,忽悠人是要死全家的哈!”
白钧怒了。
“羊驼啊!
老子要是忽悠你,老子是小婆姨养的好吧!”
林二狗哼哼:
“谁知道呢?
说不定是几房小婆姨呢!”
白钧气得哆嗦,不想跟他啰嗦。
“别特么跟老子哔哔这些。
就说行不行吧,不行老子还真不惧你,大不了就是个同归于尽,老子还做不到了?”
林二狗沉吟半晌,盯着白钧的眼睛,想看出来,他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白钧此时,也不着急了。
你在犹豫,在判断,那就说明,最终你还是会接受。
比起不相信来,相信总是一个机会是不是?
最终,林二狗还是强势道:
“把你手给我!”
白钧一愣。
“干啥?”
“摸一下!”
“林二狗——”
白钧吃了毛毛虫一般,立即怒吼起来。
“你特么还有这嗜好?
我特么知道自己长得帅,但是老子自打知道男女之事以来,最厌恶的可就是G佬啊!
老子宁可和你丫的不死不休,也不想你拉着老子的手乱摸一气!”
“啧……
我说,你自我赶脚是不是过于良好了?
就你这副嘴脸,给钱老子都不待碰你的。
老子想说的是,老子要读取你的记忆!”
读取记忆?
白钧立马就不干了。
“特么的,你狗孙子是不是想搜魂老子?
告诉你想都别想!
老子宁可和你来一场决死之战,都不会让你碰老子的识海神格!”
气死了气死了!
他当然知道,林二狗的神识,一旦侵入自己的神识海,会发生什么。
动了自己的神格,先别说自己的所有秘密都不再是秘密。
而只要林二狗使坏,在识海之中制造一场神识风暴,自己的灵魂,就有可能被他冲刷成白痴。
搜魂和神交一样,在九沌大陆,乃至整个神界,就算是双修道侣之间,也是最不被人接受的邪恶之举。
林二狗咂舌鄙夷。
“想什么呢?
老子就是不相信你这丫的说的是实话。
所以不过是想听听你的心声,如此而已。
你见过谁特么搜魂是摸手的?”
白钧嘴巴张大,心中嘀咕半天,犹豫不决。
“你是说,你摸摸手,就能知道老子心里想啥?”
林二狗拇指推了一下鼻翼。
“怎么滴,没听说过他心通吗?”
嚓!
白钧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就后撤两步。
“不是吧?
神界神灵,都没有几个,能修出他心通来的。
你说你会他心通?
真的如此,你特么还用摸手?”
林二狗无语。
“白眼狼,平时看你挺聪明的。
怎么这时候傻缺了?
你什么境界?
老子什么境界?
别说老子只相当于中位神中期巅峰的神识,就算老子现在仅仅是个一重光大神境界,他心通你丫一下,还需要摸你的手?
你特么愿意,老子还嫌你脏呢!
麻溜的,手来!”
白钧差点一个趔趄跌倒。
你妹呀!
相当于中位神中期巅峰的神识,老子的神术竟然轰不破他的识海神格。
甚至神术最后都轰不进颅骨了。
仅就神格境界来说,整整相差了一个大境界啊!
老子竟然要和这狗孙子求和。
悲从中来,心灵受到巨大的打击。
“特么的,究竟谁才是天选者啊!”
白钧下意识地,就伸出手去,别过脸去。
面对这样的妖孽,老子还是不要多说话了。
林二狗一搭手,停留了不过三秒,直接就将白钧的手甩开。
满是嫌弃地道:
“算你没说假话吧!
不过你丫手真臭!
啊呸!”
白钧此时,来了精神,也顾不上林二狗的唾弃和嫌弃。
“对吧?
我白日天没忽悠你吧!
所以,赶紧的打开这个蚕茧空间,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林二狗乜斜,撇着嘴道:
“把你给日能的!
先交出七片莲叶,和我兄弟的赤子之心来。
我要先将我兄弟复活,然后看看我青狐姐姐能不能复原。
不然,老子愿意跟你在这磨叽?”
白日天炸毛了。
“但是,你特么不放老子出去。
一旦你都合适了,却转身约着破山大神来围杀老子。
你以为,老子有那么傻吗?”
林二狗冷笑。
“那你还想咋地?
你以为谁都跟你白日天白眼狼一般,说话跟放屁似的?”
白钧咬牙切齿。
“林二狗,不管怎么说,你信不着我,我也信不着你。
那你说咋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