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ay8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九百四十八章 支援推薦-9uaiw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营正,张营正派了人过来。”传令兵进大帐禀报。
陈寻平目光从沙盘上移开,一抬手,说道:“快,把人带进来。”
很快,一名战兵走进了大帐。
“属下参见陈营正。”那战兵进来了朝陈寻平行了一礼。
陈寻平摆了摆手,说道:“没有必要弄这些虚礼,快告诉我,你们营正把你派回来,是不是车阵那边出什么事了?”
这个时候张三叉把人派了回来,让他下意识以为车阵那里出了事情。
“我们营正说蒙古人偷袭后面的墩堡,问问我们营正那里要不要撤回来。”那战兵说道。
听到车阵那边没事,陈寻平松了一口气,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营正,墩堡已经派去支援了,让他继续守在车阵那里。”
“是,那属下这就回去把消息告诉我们营正。”说完,那战兵转身准备离开。
就听陈寻平那里说道:“不急,我安排铁甲骑兵的人送你回去,这样你回去也能快一些。”
“属下谢过陈营正。”那战兵道了一声谢。
一旁有人把他领出大帐,去安排骑兵送他回车阵那里。
陈寻平目光再次落到身前的沙盘上,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来回在下巴上搓动。
“要是担心张营正那边,不如让他先把人撤回来,与第一战兵大营一起驻守营地。”第一战兵大营的参谋秦荣说道。
陈寻平皱着鼻子摇了摇头,说道:“我倒不担心三叉那边,我担心的是咱们后面的墩堡,会不会守不住,别忘了,那里面不全是咱们虎字旗的战兵,还有好几千民夫在。”
“你不是把第七战兵大营的另一支千人队派过去了,有一个战兵营的战兵驻守在墩堡里面,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秦荣说道。
发现蒙古人有偷袭墩堡意图的时候,营地里便派出一支千人队去支援墩堡。
陈寻平想了想,说道:“我想再派一支炮队过去,你觉得怎么样?”
说着,他抬头问向了站在一旁的秦荣。
秦荣迟疑了一下,才道:“如今蒙古人的骑兵已经在墩堡周围,这个时候派一支炮队过去怕是不太安全。”
“我想过了,让一支千人随同炮队一起过去,这样一来炮队有了保护,千人队还能支援墩堡。”陈寻平说出自己的打算。
秦荣犹豫道:“如此一来,营地这里就只剩下两个千人队,会不会太少了一些。”
“两个千人队足够了,别忘了,车阵那里还有两个千人队和一支炮队,而且墩堡不容有失,一旦墩堡丢了,咱们也没有守在这里的必要了。”陈寻平说道。
秦荣想了想,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再派出一支千人队和炮队支援墩堡那边,不过,你准备让谁带队,墩堡内一下子有了四支千人队,没有足够分量的人过去恐怕压不住。”
“我想过了,让张三叉过去,他是虎字旗的老人,而且墩堡里又有一支第七战兵大营的千人队在,他份量足够。”陈寻平说出自己心中的人选。
秦荣沉吟片刻,道:“他过去倒是合适,可车阵那边怎么办?”
“第七战兵大营的副营正曹光不是和张三叉在一起吗?张三叉离开后,可以交给曹光指挥,没问题的。”陈寻平对秦荣说。
秦荣摊了摊手,说道:“我没意见,按你说的来。”
“我派人去通知张三叉,你这边也准备一下,争取三叉一回来,就能带着队伍出发。”陈寻平交代了一句。
秦荣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准备。”
说完,他快步离开大帐。
陈寻平还在安排的时候,蒙古人的六千大军已经出现在墩堡的左右两侧。
一边是阿济格的三千喀喇沁部战士,一边是苏赫巴兽率领的兀鲁特部三千战士。
六千蒙古大军一点点靠近墩堡。
墩堡内,各有一支战兵千人队驻守在堡墙后面。
一支支火铳的铳口从堡墙的射孔处伸了出去,同时还有十几门四磅炮也从较大的射孔里探出炮口。
“肖参谋,蒙古人已经靠近了,要不要打?”一旁炮队的队长问向一旁的参谋肖河。
肖河是第六战兵大营的参谋,这一次第六战兵大营派来草原的两个千人队也是归他统领。
“再等一等,等蒙古人靠近一些再打,咱们这里的炮有限,要尽量做到最大杀伤蒙古人。”肖河沉着性子说。
此时他手掌心里全是汗水。
轰隆!轰隆……轰隆!
墩堡另一侧的炮声传了过来。
“开炮!”肖河大吼一声。
炮队队长吹响嘴里的铜哨,发出两长一短的哨声。
十几门四磅炮先后响起震耳欲聋的炮声,肖河急忙用手捂住双耳。
即便如此,当一轮炮击过去后,两个耳朵里仍然是嗡嗡的响声。
炮手用沾了水的刷子清理炮膛里的残渣,并且对炮膛降温,重新装填火药包和铁球。
墩堡外蒙古骑兵的冲锋没有因为堡中的炮击而停止,依然坚韧不拔想要靠近墩堡的堡墙。
炮队队长再次吹响嘴里的铜勺。
轰隆!轰隆……轰隆!
十几门四磅炮再次打响,炮膛里射出的炮子落入正朝墩堡冲锋的蒙古骑兵队伍里。
两轮炮击过后,少说带走了敌人一二百死伤,墩堡外的蒙古骑兵冲锋的势头明显受阻。
不过,蒙古骑兵很快又朝墩堡靠近。
肖河借助一个射孔,看向远处正靠近过来的蒙古骑兵,已经能够看到对方身上的绳索和抓钩。
“不能让外面的蒙古人靠近墩堡,火铳队,一定要给我拦住靠近过来的蒙古骑兵。”肖河大声命令道。
当他看到蒙古人手中的绳索和抓钩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些蒙古人想要用抓钩拉塌墩堡的堡墙。
堡墙上面几层刚修建不久,哪怕用火烤硬,也比不得下面几层城砖坚硬。
一旦被蒙古人用抓钩抓住堡墙,凭借马力,很有可能把堡墙拽塌。
堡墙是他们用来抵御蒙古人的外壳,他决不允许堡墙在自己眼前被蒙古人毁去。
“炮口放平,换铁砂包。”炮队队长对四磅炮的炮手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