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8h精品言情小說 異常樂園 txt-第三十九章 臍帶、烏龍與前輩照拂閲讀-9eka6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
当余烬飞身跃起,整个世界便仿佛只剩下了他和紫红婴孩,魔人化身硬抗摄魂魔音,助力黑骑重剑凌空斩下,劈向婴孩头颅,让时间于此刻停止。
【提示:由于你拥有印记“寂灭”,传奇武器“黑骑重剑”的传奇特效“寂灭斩”,得以发动并进入判定阶段。】
呲呲呲……
黑骑重剑上,因薪火淬炼所形成的黑色武装,在一阵细密碎响中突然崩解,网纹裂痕遍布剑身,有亮银光辉于缝隙处璀璨闪耀,一时间,紫红婴孩受威势所迫,忘却哭闹,而剑身上的点点黑色则化作无数飞蚊,倏尔涌入婴孩体内,正式进入斩杀效果的判定阶段。
【提示:判定中……黑骑重剑汲取到传奇存在“???”,百分之七十九点三的生物气息,而“???”的剩余血量不足六成,由于信息汲取依旧存在一定缺漏,“斩杀”效果的成功概率为百分之九十四,请问是否发动“寂灭斩”?】
哇……
体表染上黝黑色泽的紫红婴孩,预感到大难临头,猛地张开眼睛,紧握双拳,用尽全身气力发动摄魂魔音,试图抢先反杀余烬。
噗噗噗噗……
强劲音波宣泄开来,骤然把魔人化身吹成了筛子,无数活性软体倒飞而出,如若余烬处于正常状态,少说也要面临内脏尽毁骨骼全断的惨烈逆境。
但重新展现出本来面貌的银骑重剑却不曾出现分毫动摇,依旧悬停在婴孩头顶,当余烬沉声暴喝,猛然催动寂灭印记,手中重剑旋即向紫红婴孩发起了致命一击。
涌入婴孩体内的点点黑色,在传奇重剑触及紫红婴孩的刹那,得到寂灭印记的法则加持,正式显现出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它们就像是食谱全面的巨噬细胞,只要出现在嘴边的东西,拥有早先提取到的生物气息,便毫不客气的一口吞掉,旋即不加停歇的继续寻找,下一个登上“菜单”的可口食物。
于是,紫红婴孩就像是被它吞掉的生命具象那样,开始自上而下化作齑粉,只不过,这些齑粉以及偶有出现的颗颗碎肉,都是被寂灭之力“浪费”掉的食物。
如若紫红婴孩状态全满,它可以通过与生俱来的吞噬之力,迅速补全残缺身躯,只是排钟和诡秘考官的攻击,让它失去了甩脱死神的机会,而猛然落下的传奇重剑,则为它敲响死亡警钟。
斩!
余烬眼神坚毅,意志坚决无比。
传奇重剑所过之处,寂灭之力蔓延开来,弹指间便作用至紫红婴孩的四肢百骸,彻底摧毁了它的成型根基,正式宣告斩杀效果顺利达成!
【提示:“寂灭斩”成功发动,传奇存在“???”斩杀成功!】
【提示:你的人物等级提升至三十五级,你获得了一点自由核心属性点,一点自由重要属性点。】
【提示:你在“罪城角落”中成功脱颖而出,获得“完美”评价,获得天量贡献点与十万信用点。】
【提示:“寂灭”印记的法则之力,暂时耗尽,恢复时间为一个小时。】(一点一小时)
成了!
当黑骑重剑将紫红婴孩劈成两半,涌入婴孩体内的点点黑色,便又回到重剑之上,重新形成黑色武装,只有等到余烬的寂灭印记恢复力量,才能再度呈现斩杀之威。
而提示中的常规收获,完全吸引不了余烬的注意力,因为当紫红婴孩败亡之后,剩余的身体组织自动坍缩,最终变成了一根紫红脐带!
与此同时宣告结束的罪城角落,不可避免的逸散出庞大能量,其中涌向脐带的被其尽数吸入,令脐带色泽稍稍鲜艳了一点,仿佛只要给足资源,便能在未来的某一瞬间,再度孕育出神奇生命。
“你的运气属实不错。”灯神杰弗里斯突然叹道。
“怎讲?”余烬眉头一挑。
“通常来说,被寂灭斩杀的存在,不会留下战利品,但是由于信息收录并未圆满,斩杀并不彻底,让你不仅收回了前期投资,还能大赚一笔赚。这根脐带是神灵之物,比进化粉尘的效果好了不知多少倍,我先用神灯替你收着,等回到基金会就可以直接用上。”
“好!”
闻言,余烬满意点头,但就在一阵蓝烟卷走神灵脐带的刹那,具象全无回归混沌的生命禁区,突然出现了变化。
云雾翻涌,好似有巨物降临。
“愚者来了,你自求多福!”
灯神杰弗里斯匆匆提醒了一句,便自封神灯防止意外,他能为余烬保管脐带,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如若不能以自己的身份,避免愚者强行索要,结果必然会让自己违例下场。
“听说愚者性格古怪,在基金会反应过来之前,也只能希望你自己挺住了。”
灯神杰弗里斯暗自摇头,封闭所有感知来源与出口,假装神灯只是死物,而余烬这个时候却在翻涌云雾中,看到了一座巍峨殿堂,高高的穹顶下,是一张长桌,周遭围有二十二个椅背上刻着玄奥秘纹的高大座位,就在长桌另一端,和余烬正对的座椅上,便坐着一位面庞被雾气遮挡,不可捉摸不可窥探的神秘存在。
他,就是愚者吗?
余烬屏气凝神不敢说话,虽然他自认为问心无愧,但这个时候还是闭上嘴巴更明智一些。
“诡秘边缘自成立以来,招纳了很多成员,有天才、有蠢货、有奇人、有凡夫,但是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
“……”余烬听得有点蒙,心想正常剧情不应该是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吗?怎么反而夸上了呢?
愚者双手搭在椅背上,仪态自然,问了一句:“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吗?”
“呃嗯……”
余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愚者一上来的温和表现,让他完全确定不了,自己应该用强硬还是顺从的方式加以应对。
“就让我来说吧。”
愚者用指尖敲了敲椅背,引得余烬投去目光,而他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余烬猛地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留在生命禁区的,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古神幼体,而是我的复活胚胎,虽然很多人把我当做古神,但事实并非如此,也就是说,你让我损失了一条命,近百年来,我一次都没有死过,而你却让我死了一次,所以我才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嗯,在闯祸方面。”
“……”余烬眼角一抽。
“复活胚胎的重要性,以你的脑子应该能想清楚,所以我并未向基金会报备,情有可原。因此,你的所作所为损害了我正当财产,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余烬眼角再抽。
“另外,我必须要补充一句,七阶,也就是俗称的神灵阶位之间,有很大的不同,乐园世界的七阶强者们,因为一个你现在还没有资格得知的理由,空有神格没有神性,而我却不同,神格与神性兼备,是货真价实的神灵,是比那些依循本能行事的古神,更加高贵的上位神灵。”
“……”余烬眼角抽了三抽。
“综上所述,我必须要恭喜你,完成世间罕见的弑神成就,如果被杀的不是我,念在你加入诡秘边缘的关系上,我一定会向基金会的中央电脑,为你申请一个金灿灿的神灵标记——【弑神者】,让你成为传奇之下,不,让你在传奇强者中都能成为独一号的存在。”
听着愚者一边鼓掌一边做出最后陈述,余烬的眼角这回不抽了,因为抽痛让他不得不按压双眼,极力思索如何化解这尴尬局面。
哔了狗。
谁能想到真相会是这样?
本以为基金会能够占据主动压制愚者,这下可好,于情于理,愚者都有理由向基金会发难。
一个弄不好,就有可能引发轰动几大世界的公共事件。
其影响与辐射范围,绝对要远超阴影女士逃离囚笼,在孤岛位面所引发的【燃烧枫血】。
“完犊子,我的名字铁定要被公开处刑了,再这么下去,不等甩掉【叛教狂魔】的恶名,就得再填一个【麻烦制造者】的称号。”余烬捂了捂脸,很想厚着脸皮和愚者商量,这事儿能否私了,结果让他深感意外的是,愚者反而主动提出和平解决。
笃笃笃!
指尖敲响椅背,引得余烬抬头,旋即便听愚者若有所指的说道:“听说你是第一个踏入混沌温床的人?还被造物主亲自送上黑珍珠号?”
“是的,愚者阁下。”
“叫我愚者先生。”
“好的,愚者先生。”
点了点头,愚者这才继续说道:“如果我所料无误的话,基金会应该会要求你利用叛教狂魔的人物标记,加入混沌灯塔吧?还是说,现在的你已经是一名混沌使徒了?”
“……是的,愚者先生。”
余烬脑仁有点疼,按理说这事儿应该是绝密情报,怎么搞得好像人尽皆知一样,老木匠明知他有背叛风险,都主动提出加入邀请,生怕余烬不在伊甸园搞出点名堂。
“很好,中央电脑的一大特性,便是让人信服其数据结论,哪怕结论是错误的,也能令人奉为真理,除非拥有特殊权柄,否则无法保持清醒,这一点,恐怕造物主都并不具备,让你名牌加入混沌灯塔,确实是一步好棋,只要中央电脑认定你还有价值,造物主便不太可能动你。”
“愚者先生的意思是……”
“混沌温床是个好地方,世间再没有一处的混沌气息比那里更为纯正,我希望新的胚胎,可以出生于混沌温床,如果你能够1神不知鬼不觉的办到这一点,我会免除大部分财产损失,当然,该演的戏还是要做足的,你将被诡秘边缘公开除名,基金会也得象征性的给出道歉。”
“您的要求,我可以试试,但是我加入诡秘边缘的首要目的,便是为造物主取来一枚放在社团仓库的残缺齿轮,倘若有这件物品,我相信行动会更加顺利,至于您后面的要求,我觉得还是请基金会的高层与您商议吧。”
到了这份上,余烬没有继续隐瞒的理由,和盘托出开诚布公,更有利于谈判进行。
“不错,有你的态度,其实就够了,正好,议长先生来了,剩下的就由他来出面负责吧,而你最好拿出足够的演技,我不希望被潜在的混沌使徒看出破绽。”
闻言,愚者果然对余烬的诚实配合略感高兴,弹指一挥,便把他送出生命禁区,而此刻罪城角落的剧烈变化,已经引起广泛关注,早先走人的排钟和诡秘考官,被诡秘边缘的社团高层强行拦下,正经受着寒声盘问。
“特使,我确实不知道余烬是怎么和混沌灰雾形成共鸣的,实际上直到最后,我才确认余烬真的有能力潜入封印并接触到那件东西,这一点,排钟可以作证!”诡秘考官极力甩锅,然而如此弥天大祸,不是想甩就能甩的。
“哼!你的失职,社团自由公论!退到一旁,等候发落吧!”蒙面特使只露出一对锐利眼眸,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是……”
“排钟,你来说说情况!”
特使看向排钟,令灰头土脸的后者,不禁打了个哆嗦,满心怨念的他,也只能一个劲的给余烬推锅:“事实就像考官所言,如果不是余烬,我现在已经斩了原罪之子,特使,能否再给我一个机会?”
“失败就是失败,找什么借口?”特使冷哼一声,独属传奇强者的骇然气势直接把排钟压得抬不起头,“你的评价为不合格,安心等着下一次机会再证明自己吧!”
“是,特使……”
纵然心头有万般不甘,排钟也只能接受这个结局,恰在这时,余烬现身于禁区出口,当即让排钟两眼喷火,抬手怒指:“好啊,你这狗东西居然没跑?”
余烬懒得搭理他,不然真就成狗东西了。
排钟认为余烬理亏才不敢应话,斯文面貌当即被狰狞充斥,拿出空心钢管大步上前,抬手就要将他当场打杀,而另一边的诡秘考官见此情形,也有一并出手惩戒余烬的想法,但是愚者特使的一声冷哼,让他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排钟!你敢放肆?”
“特使,我……我只想拿下余烬,是他闯下的大祸!”
“那也轮不到你一个普通成员动手!越权行事,你可知是什么罪过?”
“我……”排钟哑口无言,不敢同特使顶嘴。
“另外,纵然余烬犯下大错,你也没资格说他是狗东西。”
出言之时,愚者特使扫了余烬一眼,眸光竟是颇为激赏:“我们基金会的人,何时轮得到你一个大学的说三道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