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cj7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只想搞錢 ptt-第三百三十四章 看到了吧展示-oi7a1

重生只想搞錢
小說推薦重生只想搞錢
“既然已经确定了那个潘若玉有问题,我们是不是应该…………”
宋秘书话说到一半,就被苏澈打断道:“还是那个问题,我们现在做什么都可以,洛洛会信任我们理解我们,但没亲眼看到事情的真相,她是永远没办法理解我们的。”
“可是任由事情发展下去,有些麻烦就算我们盯着也不会少。”宋秘书说道。
苏澈想了想,说:“我加入她们好了,宋秘书,就辛苦你安排好人手,随时过来帮忙……不过我猜在京城这个地方,她们也不敢把事情做的太过分了。”
“你小心点,那个叫姜鹏的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物,做事可是出了名的没底线。”宋秘书担忧的说道。
苏澈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话,他往马路边上示意了一下,说:“停在这吧。”
宋秘书十分配合的,按照苏澈的示意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原本坐在车里的苏澈出现在了马路边上。这里距离繁华的商业区距离不远,来往的人很多。相貌出众的苏澈很快就吸引了周围大量的目光。
这些目光绝大部分来自于女性,如果是2019年的话,估计这会儿就已经有人上来要微信了。现在是2007年,没有微信,人们流行要企鹅号和电话号。但或许是人们没有未来开往的关系,并没有人在这会儿上来管他要联系方式…………
好在苏澈自己本人是完全不在乎这些琐事的,或许来个女生要电话他反而会觉得麻烦。
冲着车里的宋秘书摆了摆手,苏澈快步走向了潘若玉和秦洛洛,双防的距离越来越近…………
“呦,好巧啊。”
苏澈追上去,人在左边,偷偷伸出手拍了洛洛右边的肩膀一下,趁着洛洛向右边看去的时候,又说话吸引洛洛把头转向左边。
当秦洛洛看到苏澈的脸时,眼里充满了意外的惊喜,她甜甜的笑了起来:“你怎么在这儿?不是去院长那了吗?”
秦洛洛的这个问题,也是潘若玉的问题。不过潘若玉没有说话,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看苏澈,竟然意外的发现,这家伙真的很帅。
长的好看的人,总是让人很难生起讨厌的心思。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男生看女生身上,丑的女生发脾气叫作,好看的女生发脾气是可爱。
而反过来,这种情况放在男生身上也是有效的,甚至比男生看女生的时候还要夸张。
你永远不知道,如果一个男的长的帅,女生能跪舔到什么程度。
当然了,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潘若玉的身上,她只是最初没有讨厌苏澈而已,但也并不会因此就随便的喜欢上了苏澈。
她心里是有喜欢的人的…………
“院长那里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出来找你了,没想到还真被我碰到了。”苏澈坏笑着说:“我觉得咱们俩可能心有灵犀。”
“如果心有灵犀的话,那我怎么不知道你会来?”秦洛洛歪着脑袋问道。
她这一问,倒是没难住苏澈,却直接把潘若玉问蒙了。
听到秦洛洛的问题,潘若玉一下子就回想起了自己刚刚跟秦洛洛的对话……她还以为秦洛洛是故意在怼自己,让自己难堪,没想到这家伙跟男朋友说话的时候也这么耿直。
难道是自己错怪她了?
她是真的不知道有些话她说了会让别人难堪?
“咳咳!”在潘若玉正纳闷的时候,只听苏澈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的解说道:“我们两个心有灵犀,但是你只是心反应过来了,脑子没反应过来,所以你不知道。”
“心灵是大脑思考后的产物,所谓的心灵本身就是大脑意识,所以你说的心有灵犀但大脑却反应不过来是不成立的。”秦洛洛同样一本正经的纠正道:“而且我的高考成绩是差一分满分,说明我的大脑还是很好用的,比很多人都聪明。”
“学习好不代表聪明,只能说是掌握了学习的方法,放在别的领域里就不见得好用了。”苏澈反驳道。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能够在某一个领域里有突出的发展,就已经能说明这个人很聪明了。”秦洛洛反问道:“你只是理科学得好,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很聪明吗?”
“我可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苏澈认真的纠正。
秦洛洛惊骇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的德呢?”
苏澈:“???”
终于,被晾在一旁潘若玉有些忍不住了,她插嘴说道:“那个,洛洛,你不向我介绍一下你的男朋友吗?”
秦洛洛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是我的未婚夫,苏澈……”
然后她又看向苏澈:“这个是我们系的潘若玉学姐。”
苏澈看了一眼潘若玉,笑着说:“你好,我是苏澈,突然加入你们,你不会介意吧?”
潘若玉愣了一下,说道:“可我们这是只有女生的聚会。”
“哦……”苏澈点了点头,说道:“也对,那洛洛我们走吧,女生的聚会我也不方便去。”
秦洛洛意外的看了苏澈一眼,虽然不知道苏澈的目的是什么,但就凭苏澈的这一个决定,她就感觉到了苏澈是有想法的。
正常情况下的苏澈都是通情达理的,一旦苏澈开始厚脸皮犯贱了,就意味着他有了目的,想要搞事情了。
而且绝大部分时候搞的都不是什么好事,让别人很郁闷的那种…………
所以秦洛洛感觉到非常的意外。
现在这里就三个人,说明苏澈的目标肯定是潘若玉学姐。可这俩人有什么仇啊?应该没有吧。
但不管怎样,秦洛洛都还是很配合苏澈的,于是她转头看向潘若玉:“不好意思了学姐,那我就跟苏澈先走了。”
潘若玉:“???”
这是什么操作?
你们两个人一点都不要脸的么?不仅自己不要脸,还完全不给别人的面子?
这要是换成一般人,就算不跟这俩人翻脸,也肯定会当场闹僵。但潘若玉她不是一般人,她是有目的的,所以她不仅不能闹僵,还要主动赔笑脸继续维持关系。
“没事儿!不就是多带一个男生么,大不了我也叫几个男生来,这样苏澈还不会尴尬。”潘若玉笑着说道。
“啊?这样好吗?女生的聚会,多了男生…………”
苏澈话说到一半,潘若玉就急忙打断了:“没事,出来玩就得男女搭配,光男生或者光女生,哪有什么意思啊?”
苏澈怔怔的说了一句:“不啊,我们男生一起玩游戏就很有意思啊。”
潘若玉:“…………”
(╯°Д°)╯︵┻━┻
她现在很想求求这两口子做个人吧,真的太欠揍了。难道他们两个平时都是这么跟人相处的?就从来没被打过?
算了算了。
既然苏澈非要横插一脚,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本来姜鹏只是负责帮自己叫人的,现在要姜鹏自己加入,秦洛洛最后会落得什么下场可就不好说了。
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吧。
于是潘若玉说道:“没关系,大家一起玩嘛,人多总会开心了吧?”
“不是,我…………”
“行了!”潘若玉急忙打断了苏澈,努力挤出意思笑脸说道:“我的那群朋友已经等好久了,咱们快迟到了。”
“哦,那我们就快走吧。”苏澈说道。
…………
…………
【蓝河酒吧】
看着招牌上的四个大字,苏澈就非常的无语。
难道这些混混搞事情的时候,就不能换个地方吗?比如废弃的工厂,拆到一半的楼,老旧的医院,别墅里的地下室……好吧,这些都是高端犯罪分子常用的地方。混混要选,貌似也只能选夜店了。
不是说夜店低端,而是说作为搞事情的地方,这里就比较低端了。
最主要的太俗了,一点都不新颖,没创意。
就这地方,苏澈没进门大概都能猜到他们要干什么了。这里能做的无非就是灌酒下药,然后带到包房里去圈圈圆圆圈圈。
“怎么不进去啊?”
潘若玉走在最前面,看到苏澈跟秦洛洛两个人在酒吧门口停住了脚步,便回头问道。
苏澈看了看表情茫然的秦洛洛,又往远处看了看,随后不知道冲着什么地方笑了笑,拉起秦洛洛的手就走了进去。
潘若玉亲眼看着两个人走进酒吧的大门,才终于放下心来,跟着一块儿走了进去。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酒吧才刚开业,酒保们还在吧台前整理瓶瓶罐罐,舞台上的工作人员在布置场景。有两个刚刚拖完地的保洁阿姨,看了三个年轻人一眼,仿佛是想到了自己正在上学的孩子,忍不住撇了撇嘴。
她大概是不想自己孩子跟这些年轻人一样吧,虽然她自己也在酒吧干保洁,却从来不认为酒吧是什么好地方。
她的世界观就跟外面的绝大部分人一样,酒吧两个字,仿佛就代表了混乱,不正经。
而她身处在这个混乱的中心,也的确见到过很多真实的案例。
单独的女人一转头的功夫,杯子里就多了一个白色药片迅速的融化消失不见。舞池里扭动腰肢的美女,跟陌生的男人说了两句话,就亲昵的一块儿离开了酒吧。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年轻男女,躲在角落里喝了数不清的酒,然后醉醺醺的一块儿走进了厕所…………
当然了,这并不是酒吧的全部。
酒吧里会有几个要好的朋友高举酒杯欢声笑语,也有男女浪漫的一见钟情展开一段美好的恋爱。那个杯子里融化了白色药片的女生,突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抢走了自己的酒。跟着陌生男人一块儿离开酒吧的美女在门口遇到了自己的老公…………咳咳,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展开。
总之,这里虽然有混乱,但也不全是混乱,更多人在这里获得的是释放,是快乐。
只是那些阴暗的角落一旦被人看到,就会在人的心里留下烙痕,变得比光还要亮。
苏澈跟着潘若玉走到了一个包房门口,透过玻璃看到包房里面有几个女生,应该也是刚到不久的。
没有进门,苏澈问道:“不是说有男生一块儿来吗?”
“临时叫的,他们一会儿才能到…………”
潘若玉话音未落,就有个男人的声音把话接了过去:“我这不是来了。”
苏澈循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了一个留着长发,脸上堆着笑容的男人。在男人的身后,还有三个应该是跟班的人。
“怎么不进去?”姜鹏走到苏澈面前,问道:“不会是不敢进去吧?”
苏澈愣了一下,笑着说:“我猜一定有人不敢单独跟我出去,你觉得呢?”
“不是不敢,是没必要。我能感觉出来,其实你跟我是一类人。所以你应该明白,对于我们来说,达到目的才重要。”顿了顿,姜鹏说道:“一个人再厉害,就算能打过两个人,三个人来就能放倒了,没什么用。”
“也对。”说着,苏澈拉着秦洛洛的手,转身就要走,却发现狭窄的走廊里,前后都已经被姜鹏的人不动声色的给拦住了。
秦洛洛愣了一下,不解的转头看向苏澈。
苏澈说:“现在你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吧?”
秦洛洛眉头皱了两秒钟,然后舒展开来,想明白了。
这还没进屋的,眼前的阵势就已经很明显了,这些人不想让自己和苏澈离开。于是她看向了潘若玉,问道:“我们现在走不了了对吗?”
“我要是你就老老实实的进到包房里去,没准我们心情好,做事还能收敛一点。”潘若玉一改先前友好的态度,冷笑着说:“但你们现在想走,是不可能了。这家酒吧的老板是姜鹏的舅舅,现在又是刚刚开业,附近除了我们已经没有别人了。”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我没得罪过你。”秦洛洛问道。
如果这会儿只有她自己,她肯定慌了。但现在苏澈在身边了,她心里就非常的踏实,因为她相信苏澈。
苏澈一开始就看出了潘若玉有问题,还是跟着来了,就说明肯定是有准备的。
所以她现在很淡定,仿佛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黑老大的女人…………
潘若玉盯着秦洛洛的脸蛋,低声说道:“你对刘景礼做了什么事,应该没忘吧?他那个人最要面子了,你们却那样羞辱他。所以我觉得你们也应该尝尝同样的滋味。”
姜鹏听了潘若玉的话,气的居然笑了出来。他骂道:“你还真他妈的贱啊,潘若玉。”
潘若玉冷冷的看了姜鹏一眼:“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