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ttx人氣都市小說 太平客棧 莫問江湖-第十九章 激鬥鑒賞-3v22b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秦清和宋政之间的争斗十分玄妙,秦清早在第一刀之后,就已经来到了宋政面前,可两人之间的空间却仿佛被压缩了无数,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在秦清破开宋政的幕布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又重新拉开。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四时阵”的缘故。此阵名字简单,可其中玄妙却半点也不简单,毕竟是出自心学圣人之手,又是由一位长生地仙和三位天人造化境高手联手布下,四人之间的位置实则随着四季轮转正在不断变化,宋政与秦清之间的距离也随之不断变化。
若仅是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阵内还有一个李道虚,在这种情况下,就变成了两位长生地仙内外夹击“四时阵”,原本占据上风的四人陡然间压力剧增。
在这种情况下,宋政和三位儒门隐士瞬间有了计较,宋政脱离“四时阵”,而大祭酒司空道玄和大祭酒宁奇则是与三位儒门隐士合作一处,五人瞬间变化成“五行阵”。
儒门的至高功法是亚圣的“浩然气”,只有三字而已,心学圣人留下的诸多功法也都是名字简短,根本功法“心力”只有两字,其他阵法也都是三字,在这一点上却是与道门不同,道门中越是厉害的功法,名字就越长,少则五字,多则七八字不等。“五行阵”乍一听,似乎是道门中不入流的基本阵法,可实则是穷极五行变化的阵法。
五位儒门高手围住了李道虚,宋政得以专心应对秦清。
五行变化,青鹤居士站了东方木位,紫燕山人站了南方火位,白鹿先生站了北方水位,宁奇站了西方金位,司空道玄站了中央土位。
不过这样一来,也有不足之处,儒门功法固然不似道门那般千变万化,只要是儒门弟子都能相互配合,可“三才阵”、“三光阵”、“四时阵”、“五行阵”都是心学圣人留给儒门七隐士的手段,七隐士修炼多年,也多有默契,司空道玄和宁奇固然修为不逊,却是不谙阵法,哪怕是临时学了,也万万比不得七位隐士浸淫多年,配合之间更算不得天衣无缝。而宋政之所以能与三位隐士配合无间,则是因为他境界高出另外三人的缘故,认真算起来,宋政完全可以当作三位天人造化境的高手来算,却是不好一概而论。
如果是五位隐士在此,李道虚必然要陷入极为艰难的苦战之中,可三位隐士加上两位大祭酒,却让李道虚有了可乘之机。
李道虚手持“叩天门”,不敢说人世间第一人,当今天下杀力第一之人的名头却是当之无愧,无论是大天师张静修,还是地师徐无鬼,亦或是圣君澹台云,在杀力上都有所不如。却见李道虚一剑向虚空劈下,用出了自己的成名绝技之一“六灭一念剑”。
此剑是无形之剑,关键在一个信以为真,对于死物,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可是对于活人,却是大有妙用,只要中剑之人相信自己的手臂已断,那他的手臂就会真的掉落下来,若中剑之人相信自己的被此剑斩杀,那么他便会立时死去,浑身上下却不留半点伤痕,端的是玄妙无比,与顶尖术法的弄假为真有异曲同工之秒。”
如果李道虚一开始便用此剑,几位儒门高手定然是不信的,可经过方才一番交手之后,无论是三位儒门隐士,还是两位万象学宫大祭酒,哪个不对李道虚心生惧意?一旦心怀怯意惧意,“六灭一念剑”的威力便会水涨船高,越是对“六灭一念剑”深信不疑,“六灭一念剑”的威力也就越大,直到将人彻底斩杀为止。
此剑一出,五位儒门的眼前分别出现了一把似虚似实的“叩天门”,五人立刻各显神通,准备接下这一剑,可刚一接触,就发现空空荡荡,根本没有实物存在,紧接着五人身上各自出现一道剑痕,深浅不一,这也意味着五人对于李道虚的畏惧程度有所不同,越是畏惧,伤口也就越深。
不过五位儒门高手多年的修心功夫也不是无用之功,明白过来之后,各自运转功法驱散心中暗藏的惧意,亚圣的“浩然气”本就含有虽千万人吾往矣之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六灭一念剑”的确有一定的克制、抵御作用。
只见五位儒门高手脸色略微发白之后,便恢复正常。只是李道虚也未想过凭借“六灭一念剑”就将五人悉数斩于剑下,他所求的就是五位儒门高手化解剑意的短暂时间。
在这极短的时间之中,“五行阵”的运转有了片刻的凝滞。当五位儒门高手从“六灭一念剑”的剑意中挣脱出来的时候,李道虚已经来到中央土位的司空道玄面前。
司空道玄大惊,万没想到李道虚已经窥破了“五行阵”的关键所在。
五行之中,土行居中。其他金木水火四行由此而始,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相生不止。
李道虚才智不逊于地师,固然不曾深入钻研阴阳之理、五行之学,也颇有涉猎,自然知道五行变化的根本所在,他并不能十分确定“五行阵”的起始所在,根据他的推测,要么是自东方开始,要么是自中央开始,要么是金位开始,三选之一之下,李道虚选择了中央土位,就算选错了,以李道虚的境界修为,也不至于一步踏空就万劫不复。
不得不说,李道虚的运气不错,他赌中了“五行阵”的起始位置,只要李道虚攻入中央土位之中,强行阻断“五行阵”的相生之势,那么此阵便算是破了。
儒门诸人见李道虚窥破阵法的关键,各自暗暗心惊,奋力催动阵法的同时,只盼司空道玄能顶住李道虚的压力。
到了长生境之后,武夫与方士的区别已经微乎其微,不过还是有区别的,方士出手,尤其是倾力出手的时候,总是难免天象变化、山摇地动,大天师张静修和地师徐无鬼就是如此,金帐国师也是如此。而武夫出手,则是凝聚于一点,很少有如此多的气机外泄,圣君澹台云是如此,李道虚自然也是如此。
只见李道虚一剑点出,所有气机内敛,没有一丝一毫的向外发散,悉数凝聚于“叩天门”的剑尖之上。李道虚一剑之威,哪怕与鬼国洞天合道的藏老人都没有挡住,被李道虚一剑破去金身,司空道玄如何能挡住?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退。
司空道玄一退,李道虚便占据了“五行阵”的中央土位,整个阵法立时告破。
这也是儒门中人的劣势所在,承平日久,空有境界修为,却无太多厮杀搏斗的经验,如果换成张海石、白绣裳、李玄都、张静沉、王天笑五人围攻李道虚,恐怕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最起码以五人多次历经生死的心性来说,不会全都被李道虚的“六灭一念剑”所慑。
不过五人阵法告破,也不意味着就是彻底输了,只是五人不能再对李道虚形成围杀之势,以五人之力,自保还是不难,也可以与李道虚继续相持对峙。
另一边,宋政对上秦清,当真是势均力敌。
多年以前,两人就是一时瑜亮,到了如今,各有际遇,双双踏足长生之境,正是棋逢对手。
宋政抓起星野湖的湖水,化作一方水世界,将秦清困于其中。
一方水世界不断向内挤压,也是暗循天道。若是李道虚身在其中,定然能识破此招的玄妙,当年李道虚潜入东海深处,寻觅隐藏于海底深处洞府中的“叩天门”,每下潜一分,海水带来的压力就大上一分,待到极深处,寻常人会直接死于海水的万钧重力之下。此时宋政的水世界便是效仿苍茫大海,其中蕴含力道之大更甚深海千丈,据说海下三千丈的海水足有两千斤之重,而且不是一掌之力的两千斤,而是全身上下所有地方都要承受两千斤之力的压迫,好比是几十个天人境大宗师向全身上下各处出掌不停,其中厉害可想而知。
只是秦清看似身处水中,实则并不在水中,他的“天问九式”全力施展开来之后,刀法轨迹凝而不散,如同留在画卷上的笔迹,不断交织,不断完善,随着时间推移,就好似丹青圣手以线条勾勒出山水草木、飞鸟鱼虫,俨然一个正在浊气下降而清气上升的真实世界。水世界的压力未曾落在秦清的身上,而是被他以刀法“绘”出的世界所抵消。
此等小世界可谓是分外特异,大天师的“乾坤袖”也好,宋政的水世界也罢,俱是以有形之物化无形之界,而秦清却是以无形之物化无形之界,以身合刀,以刀合道,不愧“天刀”之名。
如此一来,两方小世界硬撼,等同是宋政以有形之物去对抗秦清的无形之物,有形的是水,刀本身也是有形的,可是刀法却是无形的,于是秦清的刀势无视了两方小世界的极限,直接作用在宋政的身上。
只见宋政周身上下炸开无数血花,鲜血淋漓,而秦清的刀气并不消散,而是继续盘踞于伤口之中,阻挠宋政恢复伤势。
“厉害。”宋政赞了一声,脸上并无恼怒惧色,望向水世界深处的宋政,周身上下渐渐亮起如深夜星空一般的光芒。